刚刚更新: 〔重生千金:神秘总〕〔官海无涯〕〔我的女儿有个系统〕〔律师娇妻:腹黑老〕〔影后重生:薄少追〕〔神级狂兵在都市〕〔他敢撩教练[电竞]〕〔小道姑的清穿日常〕〔流浪村医〕〔豪门蜜婚,霍少缠〕〔直播之恐怖审判〕〔路过漫威的骑士〕〔异度冲击〕〔捡来的仙缘〕〔电影世界穿梭门〕〔贞观太上皇〕〔地中海霸主之路〕〔阴冥之旅〕〔玄门封神〕〔黑龙法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云灭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大当家的
    秦飞看着青玄,有些发怔。

    区别于其他男生的关爱、宠溺、倾慕,他在与之对视之时,总感觉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掺在了彼此的目光里。

    “秦飞学长,有事?”青玄薄唇轻抿,嘴角勾起一抹礼貌的微笑。

    秦飞不会旁敲侧击,更不喜欢弯弯绕,直接问道:“去年,你买了一套玄甲?”

    雷鸣小队的新生有些发懵,不知此问从何而起。难道秦飞学长,和青玄曾经见过?

    “……”青玄听他提起此事,眼眸里闪过丝丝光芒,秦飞在拍卖会上买下破灵针盒,她自然留有印象。

    “怎么?”青玄声音浅浅,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玄甲何在?”秦飞毫不拐弯抹角的问道,“青玄姑娘为何要竞拍玄甲?”

    青玄与他对视数息,忽然发笑:“我喜欢呀,就买了,放在家呢。”

    “……”

    秦飞额冒黑线,真想把青纱叫来:老婆快来,这里有你老妹青玄!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位青玄姑娘的笑容里有些别的情绪,只是她不明说,自己也毫无头绪。

    “说起来,学长征战之时,亦是身穿玄甲。”青玄唇边笑容点点,“去年在拍卖会上,学长莫非也有意于那副玄甲?”

    “我穷,买不起。”秦飞讪讪摇头,自嘲的笑笑,“有机会,可以去你家看看——看看那副战甲么?”

    青玄并不拒绝,先点了点下巴,才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先走了喔!”

    “嗯。”秦飞让开道路,嘴里轻轻道声,“多加小心。”

    ——

    战神府南门下,秦飞呆呆的看着雷鸣小队蹿入山林,仿佛看到了一年之前特种部队的影子。

    “青玄,总感觉是个化名……”秦飞吃够了化名的亏,嘴里嘀咕,“而且她的天赋,有点恐怖啊……”

    凭秦飞一星劫将的神魂之力,居然很难看破!毫无疑问,那个看起来才十四五岁的小女生,也是一名劫将高手!

    身为劫将,却排在了第十三期最后一名,定是有意为之。

    那一副沾染鲜血的玄甲,多半就在她的灵眼虚界之内。

    “搞不懂。”秦将军想破脑壳,也琢磨不出个头绪,只好耸了耸肩,回通天塔给大小姐送早餐。

    大小姐昨夜虽是受创,经过木灵玄晶的治疗,又安心休息了一夜,看起来已无大碍。秦飞就把刚才之事道出,秋凝一惊:“那位姑娘,该不会是你妹妹吧?”

    “呃?”秦飞思考着其中的可能性,可实在记不清楚,和娘亲分别之时,她是否怀有身孕。

    “或许吧,谁知道呢。”秦飞哈哈一笑,“她本名或许就叫秦萱?我昨夜还想,如果咱生个女儿就叫这名字嘞。”

    “谁要和你生……”大小姐俏脸绯红,风情无限的瞪了他一眼,转而郑重的道,“那副战甲也未必就是言帝的,或许是其他苍云将领的呢?即便是言帝的,青玄姑娘不与你相认,就说明她来战神府别有目的。”

    “得,我好不容易才搞清楚身世,这又来许多乱七八糟的事……”秦飞故意垂头苦叹,眼底却闪过丝丝狡黠。

    当看破了迷局,并发现越来越多的线索,会觉得: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秋凝看出他心中所想,笑着问道:“哎,你又想去丽疆呀?你这一星劫将,再不闭关,过阵子可就是修为最低的啦!”

    沉舟侧畔千帆过,苔岛一战后,秋凝、莫晓晴的修为齐齐进步,已经达到了五星劫将,徐青纱也厚积薄发,突破至二星劫宗。其余小伙伴各有进步,此次闭关,必定会有更大的收获。

    “那不是挺好?你们得记得保护我,我还是个孩子呀!”秦飞玩笑一句,照顾得秋凝吃好,才感叹一句,“我也想当场问个清楚,可她似乎有意隐瞒,我不好多说什么……”

    左右还有那么多战神府学员,还有白护卫,许多要紧的话根本不能说。

    “我陪你去。”秋凝总不放心,“你一个人,未必能查清她的目的。”

    秦飞的推敲能力极其有限,纵然开了窍,依然只是个稍微聪明了一丢丢的愣头青。

    听出大小姐的言外之意,秦将军翻了翻白眼。秋凝已经是五星劫将,倒是不急于堆砌修为,如何在毒功中加入空间法则,增加各类毒素的威力,才是秋大小姐的主要课题。当即换上习惯的白裙,就和秦飞一同离开修炼室,自然要给晴儿、青纱留张字条。

    却说雷鸣小队一行十人离了战神府,在崇山峻岭间迅速推进,炎炎夏日,让不少学员衣衫湿透,狼狈不堪。唯独青玄衣袂乘风,始终保持清爽,叫人看了啧啧称奇。其余九人皆是初阶战枭,阵容实力倒是和当初的特种部队相当。

    正是魂兽横行的季节,出了桂郡,进入南方群山,曾屡次遭到魂兽袭击,不过实力平平,经过一番搏斗,都能有惊无险的渡过。

    途径葫芦谷时,难以避免的遭遇了疤爷,这位葫芦寨二当家经过一年的努力,总算晋级了劫将。正想耀武扬威,从虚界里亮骚的取出鬼头刀,没想到台词都来不及喊,蹿出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娃,一巴掌就把自己给扇懵逼了。

    虾米?

    疤爷腮帮子肿得老高,目光晕眩的跌退数步,嗓子发干的看眼头顶的烈日,甚至疑心自己是不是中暑。

    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脖子上正架着一柄薄如蝉翼的秀气文剑,剑身上图案奇异,凛凛锋芒锐利得似乎能切开空气。

    “姑奶奶,饶命哇!”疤爷心里那叫一个悲催,当即弃了鬼头刀,哭丧着脸,跪地求饶,“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没断奶的孩子啊……”

    一通倾诉声泪俱下,说得真真的,就连战神府的年轻人都隐隐觉得,杀了他,那他的老娘谁养?留下一双孤儿寡母,也太残忍了。

    青玄果然把剑一收,似有不忍,一抹无人察觉的狡黠从眼中闪过,打量的看一眼疤爷,意味深长的道:“你们大当家,最近可好?”

    “……”疤爷面色一怔,旋即死死的盯住了这个实力强得可怕的少女,讪讪咧嘴,“姑娘说笑了,葫芦寨其实就我一个人当家,大当家、三当家都是俺杜撰出来充门面的,道上的朋友都知道,可没少取笑我。”

    青玄抿了抿嘴,一副审视的模样,无视了疤爷的敷衍,淡淡道:“回去告诉大当家,就说他抢了我的东西,我迟早来拿!”

    疤爷嘴唇动了动,却惊得说不出话来,呆了数息,才咬着牙点了点头。心里却云山雾里,没有半点头绪。大当家的来历他不清楚,其人深不可测,寨子上下也无人敢问。

    初入伙时,这一条线上还有许多有名的绿林好汉,彼此明争暗斗,竞争激烈,可大当家的一出手,竟似秋风扫落叶般将周遭山寨,尽数剿灭,使得葫芦寨一家独大。而且旁人不知道的是,战神府的白虎卫很早就进攻过葫芦寨。

    大当家凭一己之力,击败高手如云的白虎卫卫,后来还和他们达成了协议:我的葫芦寨,就要杵在这儿,你的学员过来,我只打不杀。

    白虎卫的高手无可奈何,只能答应。

    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大当家入伙葫芦寨以后,几乎足不出户,整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哪会出去抢东西?

    啊呸,大当家那般人物,犯得着抢东西?

    这小姑娘说自己东西被大当家抢了?委实奇怪得很。

    雷鸣小队离开之后,疤爷垂头丧气的喝令喽啰继续斟茶,自己则与几名亲信绕去山后,寻了马匹,飞速赶回葫芦寨。

    说是山寨,主体建筑皆是青砖琉璃,雕梁飞翼,美奂绝伦。庭院里引一弯活水,甚至还修建了一方莲池。夏日荷花,正开得亭亭玉立。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静立池边,只是他浑身笼罩在灰色的斗篷之下,叫人看不清面貌。

    院子外传来一串细细的脚步声,似乎在走近之前还犹豫了半分。

    疤爷探头探脑的往里张望,觑见大当家没在闭关,才放心走进来,远远叫声“大哥”。

    大当家微微转身,阴影下的轮廓,似乎并不苍老,声音之中却夹杂着无尽的沧桑,取笑道:“老二,你这是遇了谁,遭了这般打?”

    疤爷脸上发肿,半边眼睛还眯着,尴尬的咧着嘴道:“是个战神府女娃,还没人胸口高。”

    疤爷身材高大,他的胸口有个一米五六。

    大当家淡淡一笑:“这个战神府,倒是会挖人才。不到二十岁的劫将,一抓一大把。”

    疤爷难免惭愧,想到那事,嘴里有些犹豫。

    “怎么,还有别的事?”大当家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示意他直言无妨。

    “那女娃说……”疤爷心里字斟句酌,生怕说错了话,“说……大当家抢了她的东西,她迟早要来拿。”

    身侧的灰袍人明显的怔了怔。

    疤爷心里更是吃惊,大当家这般反应,难道那女娃说的是真的?于是事无巨细,将事情经过慢慢陈述,最后还补充了一句道:“她打我的时候还带着战神府名牌呢,我刻意看了一眼,那女娃名字叫做青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