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装成隐士高人〕〔仙王的日常生活〕〔海贼之极品置换系〕〔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全球都是轮回者〕〔觉醒大明星〕〔都市之仙尊归来〕〔游荡在漫威的灰烬〕〔我的无尽神国〕〔活棺〕〔仙帝归来混都市〕〔惹火甜心太难宠〕〔重生之神秘军嫂有〕〔仙欲游〕〔武道狂徒〕〔天尊在马路边〕〔都市绝世神医〕〔阴阳旧事〕〔最强妖孽仙医〕〔捉鬼龙王之极品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云灭 第六百五十八章 霸道秦王
    “相公的尺寸?”几位秦王妃眼底闪过一丝狡黠,晴儿皱着鼻子哼道,“相公每次都好……”

    似乎是想说“好大”、“好深”、“好用力”,但是看见几位长辈在侧,只好吐了吐舌头,嘻嘻一笑。

    ——

    四英亭,秦飞和秋梦并肩而入,秋家子弟的归来,早让这里高兴坏了,主掌此间事务的秋三爷秋树礼欣然出迎。

    秦飞道:“我和梦儿去四英亭逛逛,待会儿回家吃饭,这次就不劳烦三爷了。”

    “哈哈,莫不是吃腻了四英亭的酒菜?”秋树礼玩笑一句,顺其自然的往里边领了几步。

    “哪能呢,只是这次来的亲眷太多,怕占了你的客房席位,影响了生意。”

    大约就是怕给他们添麻烦。

    秋树礼却道:“殿下这就是见外了,你来了,四英亭的生意反而更火爆,你不来,大家都跑去秋府踮着脚看了。是不是这个理?”

    “说的也是哦。”秦飞眨了眨眼,于是道,“凝儿他们还在逛街呢,劳烦三爷着人通知一声,待会儿午饭还是在四英亭。一共有十二三人,安排一个十五人桌差不多了。”

    “得嘞!”秋树礼欣然而去,立即安排。

    秋梦不是很明白秦飞的意思,正愣神呢,自己的手却忽然被他拉着,心里咚咚一跳,只能跟着他往后园走去。

    秦飞也不说话,只顾着往里走,直到靠近了四英亭,秋梦在身侧连唤了两声“殿下”,才停了下来。

    江水拍岸,发出哗哗的声响。疾风咻咻,撩起人的衣角,拂过人的心头。

    “殿下?”秋梦被他拉着手,羞怯的想要挣扎,却又舍不得。

    当初对他的喜欢,其实更多的是仰慕。

    青苏赛诗会的噱头,无非是习惯性的炒作罢了,和她无关。但是借着玩笑话表白,也是文艺女青年的努力。

    舞绝小姐撩一撩当年的冠军侯,也没什么不对。

    但是秦飞的命运多舛,让秋梦觉得自己是一厢情愿,两个人的经历完全不同,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秦飞是那种一直盯着前方,朝着目标不懈努力的人。

    秋梦则是习惯经常回首,看看逝去的春秋。

    以前她曾对前任书绝动心,但事实证明,赵坤为人不堪。后来被秦飞展现出来的悍勇无畏所震撼,被自家兄弟的绝命攻击所感染。

    这才知道,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自己的歌舞升平,因此才坚定了内心的喜欢。既然喜欢,就义无反顾的为他做所有事情,包括放弃最钟爱的舞蹈。只想默默的帮助他,去完成他想做的事。

    在几番进出星阙之后,大家也都明白了,其实秦飞根本没有必要那么劳心劳力的折腾,他已经有能力自保,已经可以促成合家团圆。

    说白了,大家的努力不是在帮谁,其实是在救自己!

    “怎么,当初冲过来抱我的勇气呢?”秦飞站在江畔,颇有些玉树临风的味道,短发轻扬,和初见时的长发少年已经有了质的改变。

    更成熟了,更帅气了,更迷人了。

    “呀!”秋梦羞得把脸一低,下巴几乎点在了高挺的双峰上。那还是贺兰山爆炸之后,秦飞出现在青苏城的事。

    “殿下,你这是在……”秋梦银牙轻咬,看着江畔石滩的水波,宛如自己的心境,涟漪点点,渐起波澜,“你是在泡我嘛?”

    “咳咳……”秦飞乐得一笑,“我都拉你手了,难道是在玩你啊?”

    “哼!”秋梦连忙用力把手抽回来,她的修为比秦飞还高,力气自然比秦飞大。

    秦飞有些着恼,脸色一黑:“你也欺负我修为低,抓不住你?”

    “不是……”秋梦声音有些发颤,这样撒娇式的辩解,一般人还真扛不住。她微微抬起眼眉,妙目盼盼,樱桃小口冲旁边努了努道,“好多人看着呢!”

    秦飞愣愣的往旁边一看,只见临江的阁楼的雅间,好多都开着窗,不少人正探头探脑的张望。除了一些食客,居然有不少秋字营的兄弟。

    “看你妹啊!”秦飞恼羞成怒,这要坏了本王的好事,你们等着吃班子!

    哪知有些秋家兄弟好死不死的应了一声:“就是看我妹啊!”

    论起来,秋梦还就是他们的妹妹。

    “卧槽……”秦飞有些气急败坏,“关窗关窗!不关窗的话,老子拆房子了啊!”

    当年秦飞带着拆迁大队长司徒弥空来秋家闹事,已然成为秋家的梦魇,这会儿哪还敢开玩笑,连忙“哐啷哐啷”的把窗户关上。

    眼见得周围清静了,秦飞才转怒为笑,又要去拉梦儿的手。

    秋梦却“哼”的一声,往前疾走几步,看样子还是有些放不开,嘴里小声嘀咕:“殿下,你突然这样,我有些接受不了。”

    “哈?”秦飞脑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都是并肩作战,互相帮挡过刀子的人了,那情谊没得说。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咱们卷铺盖就是一家人了哇。

    还有什么“突然这样接受不了”的讲究?

    秋梦走到那白玉石步道跟前,见殿下愣住了,也有些不忍的冲他甜甜一笑:“哎呀,你突然这样,凝姐姐怎么办,其他姐姐都知道么?”

    秦飞心里好笑:连提亲的书信都是她们几个商量着写的,你说知道不知道?

    “她们呀……”秦飞走到梦儿身侧,“知道呀,我已经打过报告了,不然你的凝姐姐为什么逛街不叫你?”

    秋梦有些吃惊的长着小口,这才回过神来,怪不得她们都跑了,原来是在给自己和秦王殿下创造空间?

    那岂不是……都知道?

    “她们……她们都怎么说?”秋梦有些难为情,“凝姐姐可能偏向我,但是神策将军、九翊将军、霸上将军呢?”

    都是跟随秦飞南征北战的巾帼英雄,在她们的眼里,也许秋梦只是一个戏子。别的不说,就和秋凝比起来,秋梦的身份只够当一个丫鬟。

    秦飞看出她的担忧,与之并肩而立,看着满江寒雾道:“她们怪我啊。”

    “哦。”秋梦颓然的低下了头,“你那么花心,喜欢我这样的舞姬,责怪你是应该的!”

    一个只是四英亭的舞姬,秋家的旁系血脉。一个却是当即帝王的长子,功勋无数的秦王殿下。这么看来,身份上的确存在一定差距。

    特别是轻鸿出现以后,徐青纱的来历水落石出,居然是苍云界主之女……

    任何女子在面对秦飞的太太团,恐怕都会黯然失色。

    秦飞看出这妮子的心绪,哈哈笑声:“梦儿,你怎么这么没自信?在我眼里,你才是高不可攀的那个人。她们怪我,是怪我狠心,这么久不理你。明明喜欢,却硬要疏远。”

    “真的么……”秋梦讶异的眨了眨眼,俏脸烧红,“殿下,人家怎么就高不可攀了……”

    这个问题,秦飞想过很久,这是文化程度上的差异,其实和任何一位夫人都有。只是在面对舞绝这样的女生,显得尤为明显。

    “因我我读书少,是个大老粗。”秦飞由衷的道,“也没什么气质修养可言,平时做事吧,就像个山大王……梦儿,你不是比较喜欢书绝那种文采风流的嘛,我肯定是不合格了。”

    “谁说的!”秋梦皱眉哼道,“殿下是首届赛诗会头名,文采自不必说,而且武功盖世,战场奇谋无数,怎么就是山大王了!”

    秦飞哑然道:“那个……赛诗会是秋家主还有章大人给我走了后门……作不得数,战场奇谋,不都是青纱计划的么。”

    “弑神弩是你发明的呀,还有弑神眼!”秋梦为他争辩道,“很多计策,也是由你发起,徐姐姐完善。”

    “也是哈……”秦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但是,我的确没什么教养,经常冲撞长辈,也不懂任何礼数。你是梦江舞绝,礼仪无双,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我呢,就是个刚进城的泥腿子,加上……一直自身难保的,怕误了你。”

    秋梦见他说得认真,心里有些发紧,连忙抚着秦飞的肩头道:“殿下……那,现在呢?”

    “本源晶石我可占其六,青纱的禁制也看看可解。”秦飞自信的一笑,“苍云星阙,已无人奈何得了我。没有后顾之忧,我才有信心面对你。”

    的确是充分了解了星阙形势,才有这份勇气。否则按秦飞以前“喜欢就娶”的性格,早就把秋梦摁倒了。

    哪会有这么多顾虑?

    秋梦愣住了,她也没想到这次回来,殿下居然会和自己表白,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有些缓不过神。

    喜欢归喜欢,但是文艺女生都希望有一个浪漫的过程。当然,这样被霸王硬上弓也挺刺激的,让人不想挣扎。

    霸道秦王征服绝世舞姬,以后想必也是一番美谈。

    “殿下。”秋梦妙目盼盼,美眸横波,却藏着几分狡黠,娇声笑道,“你好傻喔!”

    “哈?”秦飞眨了眨眼。

    “殿下,我说,你好傻喔!”

    听得舞绝咯咯笑声,宛如冬泉叮咚,只见她袖舞如云,脚步飘入飞仙,走上了白玉石步道。腰肢袅娜,臂如玉藕,白皙的肌肤在午间的阳光下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已经十个月没有舞蹈的梦儿欣喜起舞,宛如拨云见日,金辉漫洒。

    动人之处,好似心扉敞开,眉目含光。

    直叫那江边痴人,久久凝望。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最强医仙混都市〕〔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春晓〕〔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