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黑夜进化〕〔咎由自娶:鲜妻每〕〔漫漫诸天〕〔我真的不想扮猪吃〕〔我有一座军火库〕〔重生元末做皇帝〕〔知心大师〕〔寻宝师〕〔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下一秒,巨星〕〔兽世田园:抢个娇〕〔电影世界大赢家〕〔末日有战车〕〔武者诸天〕〔头号前锋〕〔甜妻逆袭,霸道老〕〔蜜爱100度:宠妻成〕〔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云灭 第七百九十九章 如意郎君
    烈霓裳怔了怔:“不用眼睛?”

    秦飞也开起了玩笑:“用眼睛挑的话,在丽疆的时候,我怕是要多拍卖一件宝贝。”

    “唔?”烈霓裳想起了当初的那次拍卖会,那时的秦王还青涩得很,不免有些好奇,“什么宝贝呀?”

    “你呀。”

    “……”

    烈霓裳又怔住了,甚至还有些脸红起来。她经历丰富,按说不会被一些花言巧语所动摇。但也要分人,秦王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人物,万民敬仰,威风八面。往日听到的,都是关于他的英雄事迹,几次见面,除了看到他身上的冷厉果敢,哪知道居然还如此有情调?

    原来秦王殿下真的好平易近人,也没有架子,就跟个邻家大男孩似的。而且直接说人家是“宝贝”……嘤嘤嘤,脸红了啦!

    倒不是烈霓裳花痴,而是绝对的地位差距,导致了烈霓裳此刻的想法。

    眼里正有些小星星,秦飞接下来的问题却让她啼笑皆非起来——

    “话说霓裳,你是哪一辈的?我该叫你姐姐,还是姑姑,还是姑婆,或者……呃,姑奶奶?”

    烈霓裳真是被秦飞逗到了,坐在床沿轻笑不已,于是道:“我跟你父亲一辈,都是受烈元帅之命,在苍云界活动。”

    “嗷……”秦飞很不情愿的传音叫了声“姑姑”。两人的床铺相邻,坐得极近,通过铠爷可以得知烈霓裳的真实修为,同样是隐藏了灵眼等级,现在是一名六星真神,比坐镇云烟城的重霄宗强者还要高上一星。

    至于她如何伪造骨龄,就不得而知了,秦飞也不打算多问。

    烈霓裳听他叫了“姑姑”,开心的笑出声来,继续传音道:“那我以后可叫你小飞了!”

    “嗷……”秦飞眼睛落在她动人的身材曲线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却听见烈霓裳轻轻叹息:“其实我本不姓烈,大约是三五岁的时候,被烈家发掘,就此接入烈家培养。”

    秦飞有些好奇:“你这么漂亮,我父亲,或者我叔叔他们,对你就没什么想法?”

    “……”

    烈霓裳有些语塞,抿唇瞪了这小家伙一眼道:“我虽然被赐姓烈,但身份低贱,你父亲那一辈根本瞧不上我。”

    门户之见历来有之,秦飞也不能说什么,但是想起叶听雨去琴仙阁赎了个清倌人就往家里带,也算守护家族里的一号猛人了。

    话说回来,莫问老哥和张九儿现在密境里待着,不也一样滋润?莫家知道此事由秦王殿下亲手促成,哪里还敢说二话。

    甚至还在秦飞的施压下,在搬迁的过程中,公开发表了道歉声明,恢复了张家的名誉。为此,张九儿还非要登门道谢,给秦飞唱了个小区。

    秦飞也乖觉的直接管她叫嫂夫人,张九儿自然开心,从此把秦飞当成了自家兄弟。

    “身份高低,有那么重要?”秦飞摇摇头,“出身高贵的守护家族子弟,大部分到最后都泯然众人。靠父辈余荫,算什么本事?自己去闯出一片天地,那才叫身份!”

    烈霓裳凄然叹息:“不是每个人努力之后,都会得到好的结果,就像我,现在还不是要在这里?”

    秦飞皱了皱眉,下意识反应道:“烈家,押了你的家人?”

    “也算不上是押吧……”提起这个,烈霓裳很是矛盾,“烈家给了我家更大的舞台,让我的家族发展壮大。说起来,我做这些事,也是理所应当呢。”

    但烈霓裳的梦想,真的是在这里吗?

    具备真神实力,明明已经可以自己立足,自己发展家族,却还要受烈家钳制。

    秦飞也说不清楚其中的对错,假如没有烈家的培养,烈霓裳也很难有今天的本事。一个长得倾城倾国的女子,本来就容易引发争端。更何况是一个天赋妖孽的美人,若无烈家庇护,烈霓裳的家族恐怕早就覆灭。

    烈霓裳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才会一直甘心听从烈家的命令。

    肩上的责任,让她不能有任何怨言。

    何况烈家让她打探的事情,的确关乎天下安危。

    秦飞安慰的笑笑:“再坚持一阵,很快就结束了。”

    “嗯。”烈霓裳很是开心的点了点头,“我看到你来,就知道要结束了。”

    这话说的,让秦飞都有些腼腆起来。想想倒也是,正所谓秦王出征,寸草不生。秦王殿下所到之处,皆尽披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聊了一圈,终于切进主题。

    烈霓裳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这两年之间在云烟城发现了什么?

    “两年前,以及更久以前。”烈霓裳的视线落在秦飞身上,却没有具体的焦点,缓缓陈述,“重霄宗都在尽可能的秒杀苍云界的飞行炽诀,以及,压制秋家的发展。”

    秦飞打开幻光阵法,让神木大营里的智囊团队开始运转。

    烈霓裳的说法,又和秦飞之前的判断不同,按说秋家和重霄宗不是关系挺好的?为何重霄宗一直要压制秋家的发展?

    徐青纱立即反应过来:“秋家很早就知道魂泉的秘密,所以重霄宗才会压制秋家!”

    烈霓裳继续道:“两年以前,你父亲意识到金宫的存在,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撼动,所以提出建议,把目标转向重霄城。他觉得探明了魂泉的秘密,就能掌握绝对的主动。”

    秦飞微微点头,父亲在两年多以前就能认识到这点,的确十分难得:“不错,魂泉的秘密,是一切的源头,而重霄宗似乎不打算让世人知道……”

    “对啊,所以我来了,现在,你也来了。”烈霓裳笑了笑。

    以云烟城为切入点,一定是经过大局分析,烈魂那边由方凌云决策,秦飞这便有徐青纱主导,两大智谋之士,作出的选择惊人的相似。

    而且无巧不成书,秦飞和烈霓裳居然在云烟城巧遇。

    徐青纱凝眉道:“烈霓裳待在云烟城两年,就是在等你!”

    否则凭她的实力,以及方凌云的布局能力,不可能进展得那么缓慢。估计是手里欠缺好牌,这几年烈魂在烈家的处境又十分敏感。

    所以才定下了这个计策,徐青纱甚至有理由怀疑,学思道人的分组,也有烈霓裳潜移默化中的影响因素,否则不会那么巧合。

    烈霓裳并不主动提这一点,而是言简意赅的道:“收集到的情报很多,当然,其中也有很多重霄宗的假情报,需要区分。”

    这些对于徐青纱不在话下,烈霓裳也并不担心,把主要的事件一一道出。

    首先就是苍云帝国建立之前的那一次霄山大战,事实上并不如同重霄宗人说的那样,仅仅由几个冷家人突破霄山防御,进入魂泉密境捣乱。

    当时驻守霄山的重霄宗强者无数,神王级别的就有至少五人。而守护家族这边,也是秘密出动了战神殿的高端战力。

    至于双方为何都对此事保持低调,谁都说不清楚。参与霄山大战的战神殿强者,在那一战之后都逐渐销声匿迹。不知是避世隐居,还是遭到了灭口。

    关于十八年前的霄山大战,秦飞早有猜测。按道义真人的说法,重霄宗是损失了七峰首座,密境里也有七子残魂的故事。

    事实上首座修为都没有神级,凭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以残魂贯通整个苍云大陆的空间,做到万里传音。

    当时阵亡的,很可能是重霄宗的七名神王!

    至于为何要把灵眼等级的十二字诀倒过来念,则不得而知。字面上存在诸多语病,根本无法理解。

    其次,是重霄宗的发展很有违常规。

    重霄宗的传承体系,比其他守护家族更为完善,优胜劣汰极为严酷。所以造就了大批的强者,和重霄城地区固若金汤的防御。

    可他们从来不向外扩张,就守着幻海西部的矿山过日子。守护家族过来了,打出去就行,取得大胜也不追击。

    事后既不调解,也无敌意,这相当违背常理。

    这一点倒是很好理解,徐青纱立即给出了答案:“重霄宗想保持宗门的纯粹性质,苍云界、星阙都是如此。他们有必须守护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就是魂泉。”

    最后,是一些人员数量以及分布之类的细碎情报,都由徐青纱进行分类记录,再逐一甄别整理。

    两人用神魂对话,秦飞用神魂转告,整个过程其实只有几分钟。待交流得差不多时,洗澡间的门吱呀一响,陆小七已经洗好了:“刚刚听见姗姗姐笑了,你们聊什么呢,那么开心?”

    烈霓裳扑哧笑声:“我在调戏小弟弟呀,说以后看看给他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小七,我见你俩挺般配的。”

    “哼,又开我玩笑!”陆小七瞪了烈霓裳一眼,然后冲秦飞嫣然笑道,“快洗澡休息吧,队长回来了,估计有任务,我们就算不忙,也得装成很忙的样子。”

    “唔,好。”秦飞站起身来,角度的变换,可以明显看到两位美人胸前的沟壑,让秦飞下意识的偏转了视线,等他走进洗澡间时,却听见陆小七和烈霓裳玩笑起来。

    “子修小弟弟模样俊俏,又老实听话,天赋又高,姗姗姐,你就不想要一个这样的如意郎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隐婚娇妻:老公,〕〔武道大宗师〕〔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凌天至尊〕〔绝世兵锋〕〔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太子爷的独宠妃〕〔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