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930攻略〕〔蜜枕甜妻:老公,〕〔傲斗天玄〕〔最强狂兵〕〔最强军宠:蜜爱狂〕〔最强请鬼上身系统〕〔二次元女友攻略系〕〔盗隋〕〔无限英雄之无尽征〕〔妙影别动队〕〔军爷撩宠之最强追〕〔为夫来也〕〔九层仙莲〕〔精灵之传奇训练家〕〔掌天龙帝〕〔篮坛史上最强〕〔东方玄奇故事〕〔掀翻时代的男人〕〔女鬼请留步〕〔次元法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云灭 第一千零五章 青鸾出窍
    黑金的刀光,璀璨如星的剑光在素云斋上空对撞数回,可以明明的分辨出血线飘飞,散碎如雾。

    金铁交击的声响快速而扎实,似有节奏的撞击在人的耳膜。

    “这个夕夜,为的哪般唉。”秋梦收拾了桌面,随意关注了一眼,摇头笑笑。她和云芝都经过相当专业的训练,无论是在神木大营,还是血色长城,都有着上佳表现。

    这些剑法看在眼里,精妙有余,却是太多花招。

    云芝玩笑道:“冲冠一怒为红颜呗,我都看出来他喜欢你了——略略略,回头我可要跟小飞告状。”

    秋梦掐了她一把,嗔道:“就你调皮,下次我可要拉着你一起伺候殿下了。”

    云芝脸皮却薄,支支吾吾不敢应承,想到那床笫之欢,鱼水交融的情景,就忍不住脸红。她嫁给秦飞才几个月,自然没梦儿放得开。

    说话间,空中交战的人影左右一分,各自身上都有剑伤刀痕,鲜血染红衣襟。

    “啧啧啧,剑挑连营,名不虚传。”谢文长刀闪金光,他知道自己占据了修为优势,可是几番强攻不下,傲神刀法的确在招法上遭到了压制。

    全凭丰富的战斗经验,才和十六岁的夕夜打了个五五开。

    “此子,不能留!”谢文长深知利害,夕夜十六岁就有如此本事,十年后、二十年后会达到何等境地?

    恐怕又是一名足以颠覆天下格局的超级强者。

    从已经获得的消息来看,这夕夜,貌似是“小师弟”?秦飞、成杰、子舟几人排行靠前,那几位的战斗力,谢文长自问难以望其项背。

    估计一个照面,就会被秒杀。

    夕夜还是头一回受伤,身体的疼痛非但没有让他心生恐惧,反而激起了心底的血性。几分倨傲的扬着下巴:“少废话,要战便战,要滚便滚!”

    谢文长心里冷笑:你也就狂得一时,你这样的愣头青,独创江湖,终究难免一死!

    他收刀负手,身上的伤痕并没有影响他卓然的风度,冲某个阴暗处笑笑:“两位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烬天宗、凌虚宗的朋友。”

    ——

    场面僵了一瞬,夕夜顺着看去,果然看见一红一白两个人影出现。他们气势强横,不在谢文长之下!

    “谢兄好眼力。”白衣公子遥遥拱手,笑着招呼。

    红衣公子则是叹道:“数月不见,谢兄刀法又有进步,我的逆火剑,都有些饥渴难耐了。”

    此二人,分别是来自烬天宗的宇炫,以及凌虚宗的张桥。个个器宇轩昂,拥有高阶渐神的灵眼等级,堪称人中龙凤。

    谢文才意有所指的道:“你的逆火剑,我的金叶刀,都要被剑挑连营克制。这小鬼头,啧啧啧,厉害啊。”

    慕辰、谢文长、张桥、宇炫,分别代表着四大宗门,经常在相同的区域活动,因此成为了对手。或许在某些时候是朋友,但更多的时候是敌人,若是有机会,必然想要置对方于死地。

    谁都知道,二十岁出头就拥有高阶渐神战力,并且江湖经验丰富的年轻人,足以撑起一个大宗门的未来!

    抹杀了他们,自家宗门在数十年后就更有胜算!

    当然,一切以利益为先,在没有完美的机会时,大家表面兄弟,也算其乐融融。如今面对一个想要改天换日的清离派,自然要集中精力,一起对付。

    果不其然,谢文长一说,宇炫、张桥的目光就落在了夕夜身上。见他身负刀伤,气势却不弱,看起来还有一战之力。

    两人相视一眼,进入了一个比较危险的距离。

    张桥道:“萧老前辈的高徒,果然少年英雄。不如,就由张某和炫兄一起领教领教!”

    真刀真枪的江湖,从来不会给你公平,不仅车轮战消耗你,还会以多欺少!

    以至于夕夜都不敢相信,眼前看起来一身正气的白衣人会说出这种话,顿时气血涌动,一时牵动伤势,嘴角溢出血光。

    他甚至不知道如何斥责,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斟酌字句,因为宇炫已经捏出了他招牌的逆火剑,张桥亦取出了凌虚宗标志性的八卦剑。

    二人各分左右,呈现包夹之势。

    而已经在夕夜手下吃亏的慕辰、谢文长,亦不远不近的观望,这四人一旦逮着机会,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之击杀。

    哪怕明知道萧梦回就在附近,甚至就在暗中观望。

    结果很容易预想——将要击杀时,萧梦回出手,矛盾升级,给了四大宗门借口。

    或者是击杀了夕夜,萧梦回将这四人杀了报仇雪恨,结果还是一样!所以,四个人的决断出奇的一致,若是不出意外,定要将夕夜当场击杀!

    显然,之前秦飞在烬龙城闹出的动静,已经触及了四大宗门的利益底线,必须想办法探清虚实,将这些人的势头压下去。

    夕夜心里,其实是有一点慌的,首先对方根本不谈什么江湖道义,让自己对江湖的梦想直接破裂。

    残酷的现实,就像身上的伤疤,刺痛着夕夜并不算坚强的内心。

    加上他也会思考,秋梦那般出众的女子,究竟来自何方?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不会真的只是爱好医理的超级世家小姐,来这里玩吧?

    按说那些隐世的超级世家,规矩甚严,通常不会放任家族小辈如此胡来。

    “秋梦小姐,才不是什么蛇妖!”夕夜咬牙喊道,强行给自己打气。手中剑光如星,丝毫不惧两大宗门的小辈强者,“你们这些忍,通通,给我去死!”

    一语喝罢,一人一剑,蹿若流光!

    当面对多人包夹的时候,退守并不明智!要迅速逮住其中一个人穷追猛打,那么其他人很可能丧失出手的机会!

    性格怯懦的夕夜,这一剑宛如狂骂飞奔,惊雷爆射,有道是——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剑挑连营第三式,九转惊雷!

    而夕夜挑选的攻击对象,是二人之中看似更强的烬天宗宇炫!

    宇炫捏紧逆火剑,面对宛如狂雷铺面的剑势,稳如泰山般岿然不动。夕夜此击,无非两个目的。

    一是尽可能击杀。

    二是进入缠斗,尽量消除人数劣势。

    “小子,想当然了。”宇炫哼声冷笑,逆火剑刃上的逆锋吞吐火舌,宛如一根燃烧的大棒,悍然与夕夜相撞。

    轰——

    重重的轰鸣声在半空爆炸开来,使人的耳膜嗡嗡作响,一蓬炽烈的火苗夹杂着无数雷蛇升腾而起。而在爆炸过后,红白剑光交错,连绵的拼剑,带出一串“叮叮叮叮”的声响。两人身形翻飞,在碧空之上激烈搏斗,果然没有给掠在一旁的张桥太好的机会。

    “这小子……”宇炫心里暗哼,表情淡定,“还是有点东西的。”

    眼下夕夜身上伤痕累累,已经不知流了多少血,剑气的伤害在经脉之中纵横恣肆,让他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但在激战当中,人是可以无视疼痛的。

    哪怕他并没有给宇炫带来太大的困扰,比斗之中,自己还吃了不小的亏,夕夜依然选择强行进攻。几次以伤换伤的搏命打法,也让宇炫惊出一身冷汗。

    因此从局面上看来,反倒是夕夜撵着状态更好的宇炫穷追猛打。

    只不过……

    “太幼稚了!”宇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急攻不下,状态有损,最先支撑不住的必然是你。我只需要巩固防御,拖到你的攻势出现断档,一侧的张桥随时都可能抓住机会给予致命一击!

    实力相近者,两相比斗,假如有一方决定采取守势,没有秒杀性质的攻击出现,必然是一场消耗战。

    夕夜功底不深,明显扛不住如此剧烈的消耗。

    咬牙急攻,在极短的时间内击出不知千百剑,看似把宇炫打得左右支拙,却并没有对其造成实际的伤势。

    “这样下去,赢不了啊!”夕夜也不傻,看穿对方的防守姿态,一侧又有个不弱于宇炫的张桥在虎视眈眈。

    难免心急,连忙分神传音:“秋梦小姐,快和云芝小姐跑啊!我拖住他们,你们能跑多远是多远!”

    说着,还加急进攻,仿佛想把所有能量,都倾注在这一战当中,想要为暗恋之人创造逃离的机会。

    秋梦听到他的声音,哑然失笑,和云芝对视一眼:“这孩子,要输了,我们得出手。”

    云芝“嗯”的点头,表情轻松,言语却不乐观:“镇上刚刚来了不少神王级别的强者,恐怕会有些凶险。”

    秋梦的灵眼等级,是在进来之前才堪堪踏入渐神,她的战力相当一般。对上宇炫、张桥、谢文长、慕辰,恐怕只能凭更为残酷的战场经验占据小小的优势。

    若是对上真神、化神、神王级别的强者,则是力有未逮。

    好在搭配了云芝,她的能力的确被压缩到了渐神,可是恒星本源的存在,让她一样具备超强的爆发力。即便对上神王,也一点都不虚。

    “那么……”秋梦取出一柄十分精美的长剑,剑有鸾凤,柄呈青色,剑身薄如蝉翼,有嘶嘶的气息吞吐。乍一看,连着剑鞘,倒像是精致的艺术品,适合放在装修压制的厅堂当中,当成观赏的摆件。

    这是之前秦飞专门委托烈焰帝国,为诸位爱妃打造的诸多烈陨神兵之一!

    秋梦的这一柄,谓之为,青鸾剑。

    她目光爱惜的扫过剑身,似乎想起了曾经和夫君并肩作战的峥嵘,姿态优美的挽个剑花,声音轻轻:“我先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