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商女:首〕〔最强神阶武魂〕〔重生奋斗俏甜妻〕〔甜蜜娇妻:大神,〕〔科技改变异界〕〔绝世毒医:帝君,〕〔龙珠演义〕〔高能来袭〕〔我和我的冒险团〕〔剑鸣九天〕〔爱情从再见开始〕〔明星饭店〕〔我的无限个系统〕〔锦衣挽唐〕〔永乐迷案〕〔钱探吴乾〕〔最强灵异大师〕〔王者英灵,荣耀归〕〔穿越影视游戏世界〕〔八零奋斗小军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竹马谋妻:误惹醋王世子 第404章 又吃醋(四更)
    程沐予突然将清溪搂如怀中,手臂收紧,用力地抱着她,紧得清溪几乎骨头都要发痛,但她此时还一心担忧程沐予肩膀上的伤口。

    只见程沐予将脑袋埋进清溪的肩窝,低声道:“幸好,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

    “害怕什么?”

    “害怕你说不出我喜欢吃什么。”

    清溪突然被他的偏执逗笑了,“所以这件事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你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却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那么在你心里,他比我重要。”

    “怎么?若是我说不出你喜欢吃什么,你就要跟我退婚吗?”

    “不会,我会把那个叫孙业成的男人给杀了。”

    清溪惊声道:“程沐予!”

    “我跟你说过,如果你爱上别的男人,我会把他给杀了,这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随便说说,我是认真的。”

    “放手!”清溪扬声道。

    程沐予怔怔地看着清溪,所以她现在是因为自己说要杀了那个男人而生气吗?

    “我说放手,你弄疼我了。”清溪盯着程沐予的眼睛。

    程沐予终于松开自己的手,心中一阵揪紧的痛。

    然而就在程沐予松开手的刹那,清溪伸手抱住了程沐予的腰,程沐予顿时诧异地低头看着将脑袋埋在他胸口的清溪,她怎么……?

    只听清溪口中不满地抱怨道:“你这什么手臂啊?硬得跟铁似的,你把我抱得也太紧了,骨头都发痛了,还是换我来抱着你吧。”

    “清溪……”

    “你想要杀了猴子是不是?好啊,你去杀了他吧,不过我可提前警告你,他未婚妻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主儿,在她的手下宰牛杀鸡都不是个事儿,跟玩儿一样。”

    “他……已经定亲了?”程沐予诧异道。

    “前年就已经定下了,她未婚妻跟我是同年生的,明年就及笄了,而且她也是跟我从小就一起玩儿的。”

    “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他喜欢我,还是我喜欢他?”

    “清溪,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对谁那么热情过。”也难怪他会多想吧?

    “因为很长时间没见了吧,他们都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你知道那个时候的朋友跟长大之后的意义是不一样的。而且见到他们,我就会想到之前在洛水镇我们一家三口的样子,记忆中的一切仿佛都是美好的。”

    “可是他应该是不一样的吧?他教你爬树、游水,还偷过猪肉给你……”

    清溪噗嗤一笑,“爬树、游水都是我硬缠着他教我的,因为好玩儿嘛。至于猪肉,那是因为那天我娘亲正好带着我去他家送东西,凑巧罢了。那时候都是小孩子,就是玩得好而已,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要说喜欢,他对他未婚妻更好啊,有一年珍儿……就是他未婚妻,生病了,大冬天的,他硬是在山上待了一整天弄了一只野鸡来给她吃,我生病的时候,也没见他对我这么好。”

    程沐予低头轻啄了一下清溪的唇,“我对你好就行,管他做什么。”

    清溪环着他的腰,抬眸看他,“不生气了?不嫉妒了?”

    “嫉妒。嫉妒他比我更早认识你,嫉妒他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对你好,嫉妒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他的喜好。”

    “可是我只喜欢你。”清溪抬头看着程沐予。

    清溪也在反思自己,难道是自己表现得不够在乎他吗?所以一有风吹草动他就紧张。

    这么想着,清溪踮起脚吻上程沐予的唇,也许有的时候,自己该主动一些,是不是能让他安心一些?

    清溪的手小心地避开程沐予受伤的肩膀,只用一只手揽住他的脖子,学着他吻自己的样子去吻他。

    程沐予的心口顿时鼓噪不安,之前那次她主动吻自己,是因为她喝醉了,而这一次她完全是清醒着的。

    “我是属于你的,永远。所以,别担心。”清溪呼吸略重,看着程沐予道。

    程沐予看着清溪那浮着胭脂红色的脸,还有润泽的唇,低哑着声音道:“这句话不要轻易说出口。”

    “哪句话?”

    “属于我的这句话。清溪,你现在还不属于我,不完完全全地属于我。而且,你在这种状况下,说这句话,很危险。”

    清溪不解地看着程沐予,程沐予却拉下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我会等,等到能完全拥有你的那天。”

    清溪这才明白了,整个耳根一下子红透,自己原本不是那个意思的。

    但是眼睛瞥到程沐予已经被血染红的衣裳,脸上的羞红顿时褪了下去,眼中那愤怒之色有重新涌了上来。

    “程沐予,有些事情可以原谅,有些事情不能原谅,你明白的吧?”

    程沐予看了看自己的肩头,“放心,如果我真的想要伤害自己,就不会将匕首扎在这里了,我只是想看看你还会不会心疼。”

    “疼,快疼死了,你满意了?”

    “清溪,以后我要是惹你生气了,你打我、骂我都没关系,就是别不理我,行吗?”

    “我要是不理你呢?你还要像这样伤害自己?”

    “如果这个方法能让你理我的话。”

    “你就是个疯子。”清溪将程沐予按在凳子上坐下,重新帮他上药包扎。

    这一次程沐予倒是乖乖不再动了。

    但是,“你跟那个孙业成,你们两个小时候说过亲事吗?”

    想起方才娘亲一时说漏嘴的话,清溪倒也没否认,“都是小时候长辈们随口那么一说的,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如果这都算数的话,我都被许了好几户人家了。”

    不过清溪心中暗想,如果当初娘亲没有带着自己来京城的话,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会在洛水镇了,自己的夫君也许就会是自己小时候一起玩的某一个男孩子……

    “在想什么?”

    “在想,如果娘亲没有带着我来京城,会怎么样。”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会相遇了,所以我这一生都将感激娘亲做出了带我来京的这个决定。

    这就是当初娘亲跟自己说的,要让自己将来拥有选择的权利的意思。

    “清溪,你说洛水镇里有你最美好的回忆,那京城里有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