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论奶妈如何搞事〕〔纵横天源大陆〕〔乱世仙魂〕〔大楚戏子〕〔斗罗之道行〕〔超兽之时间流水〕〔当首富只是我的副〕〔浮光如梦〕〔精灵入侵全世界〕〔一颗柔心两目温情〕〔童芳若程安廷〕〔归一〕〔叶枫〕〔梅妃宠自冷王来〕〔戴面具的爱情〕〔巅峰奇才〕〔凌骞昊〕〔苏年戚卿苒〕〔苏年〕〔万亿资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灾变高武世纪 第二十九章难得清闲。
    陈泽听了后嘴角直抽搐,自从进了龙府后陈泽便经常遇到龙嫣然,也发现这个女孩很有意思,傻傻的很天真,在龙嫣然这里陈泽的内心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归于平静。所以对于小丫头陈泽还是很待见的。

    “哼,还有你,不准叫我小丫头,我们两年纪差不多。”龙嫣然又把头扭着对着陈泽傲娇的说道。

    “大丫头?”陈泽闻言沉思了一会试探性的问道。

    “臭陈泽,哼”龙嫣然闻言目瞪口呆,而后愤然转身离去。

    而陈泽则陷入沉思“叫小丫头不行,叫大丫头还是不行,下次叫不大不小的丫头总行了吧”想着想着嘴角还露出了确定的表情。

    然后,工作上岗,修炼偷懒发呆的混着时间。

    清风吹拂,草地顺风拜倒,椅子翘着,陈泽双手抱头靠着,两只脚搭在桌子上,十分惬意。

    不自觉的陈泽打起了哈欠,第一次觉得如此清闲,以往都是工作时拼命修炼,睡觉时间也用来修炼,因为对于陈泽来说时间真的太少了。

    有的人一心修炼灵气,有的人一心修炼气血(相当于肉体),有的人一心修炼灵识……

    当然其中也有多修之人,而大部分都是灵气和气血同修,而且是灵气主气血辅,也有人修炼灵气和灵识,但是灵识是在将境才能修炼而之前也不过一心修炼灵气。

    陈泽呢?几乎全部都要修炼,而且都是不能落下的主修,同时需要考虑自己的生计考虑资源问题,还要在其中抽出时间去提取一些技能,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境界的上升,陈泽的修炼只会越来越困难,因为到后面所需要的都是上万遍的看,数千遍也已经不足以支撑更高境界的修炼和战斗了。

    陈泽就这么上了双眼,享受着难得的清闲,也是这时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挺美的。

    风调皮的把玩着陈泽的头发,阳光驱赶着黑暗,树荫下成了黑暗唯一的依靠,劲风吹过,风啸声起……

    这时陈泽一个不注意一群人从草地下放跳过栏杆向着山顶而去。

    路过陈泽时几人不屑的撇了撇嘴。

    “龙叔家防卫不行啊…”

    也是这一声陈泽猛的睁开眼睛,一把抓过椅子向着最前面一人砸去。

    “嘭…”椅子被青年一掌击碎,而也因此没停了下来落在陈泽面前,一众青年见状也都停了下来。

    陈泽打着哈欠看着几人境界挺高都是兵境中期,而陈泽也才半步灵境。这也是陈泽郁闷的地方原本已经晋升的灵境却在修炼《太一始诀》后突然跌倒这不上不下的层次,陈泽为其取名为半步灵境,而后就再也不上不下。

    “你们几个瓜娃子干哈呢?”陈泽操着一腔特别的音色问道。

    几个青年见状嘴角抽搐。

    “我们前来拜见龙叔?”几人见陈泽只是拦下几人也便没有出手。

    “哦?那就回去走正门。”陈泽闻言坐在桌子上双手杵着下巴懒洋洋的说道。

    陈泽可是记得的自己是一名狗…啊呸,是一名保安,行该尽的责任还是要尽的,毕竟这份工作可是很值钱……光荣的。

    “阁下,行个方便喽?大家都是家乡人喽,何必喃?”其中一人操着和陈泽一样口音的人站了出来说道。

    这下轮到陈泽懵逼了,这什么跟什么啊,他学的是李枫说话啊。

    “神经病啊?”陈泽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一句平时和李枫对话时的经典语录。

    几人闻言脸色也都不在好看了?

    “对不起?”陈泽看着几人不好的脸色试探性的问道。

    几名年轻人心中怒火中烧,你见过道歉用疑问句的?

    而后几人对视一人果断出手,陈泽见状嘴角微微翘起心中暗道“等着你们呢”。而后在几名青年的围攻中闲庭信步的躲闪着。这也是令陈泽疑惑的地方,自从《太一始诀》体检出来陈泽开始修炼后速度是一天比一天快,不过对于好处陈泽往往都选择遗忘。

    一会后陈泽发现几名青年也没有下杀招,只是想把自己擒下狠一点的也不过是想把自己打昏,有了数陈泽也便不在犹豫。

    身影陡然加快,而几人见一直躲闪的陈泽突然反击都是一阵措手不及,而这也给了陈泽机会,每人一掌全部敲昏,而后拿出保安必备的绳子,全部捆了个结实。而后躺在桌子上继续眯着眼。

    这里人虽然兵境但是明显经历的战斗太少,而陈泽用上灵眼的慢动作虐几人还是可以的,但凡几人有点战斗意识陈泽都不会那么容易。

    ………(龙府内)

    “龙叔,我哥他们什么时候到?”龙嫣然那这剑挥舞着高兴的说道。

    “按理说应该到了啊”龙叔看了看时间回答道,而后看到龙嫣然又是使用剑诀心中一惊不过看到没有用灵气便松了口气,但即便如此空气中依旧波动这。

    …………(山村内)

    赵辉盘坐在几个墓前喝着酒。

    “家父,赵勇之墓”

    “家母,赵蓉之墓”

    “兄弟,陈泽之墓”

    眼神中一片落寞,全身绑着绷带,仰头喝酒间伤口崩裂献血渗透了出来。

    跑三人都做了同一件事,而最痛苦的应该是赵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烂柯棋缘〕〔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道纪〕〔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