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小神医〕〔战地摄影师手札〕〔嘉佑嬉事〕〔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六章 身世及安排
    感受到身体被束缚的莫战栗睁开了眼睛,深如幽潭的眸子中射出了一道寒光。

    犹如平地惊雷,闪电划破天际。

    朝着四周打量过去,莫战栗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帐篷里面。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当天被棕毛野猪追击,然后被撞飞了,自己的脑袋撞到了一个硬物后就不省人事了。

    这是有人救了自己吗?但是又把自己绑起来是什么意思?

    莫非还是被汤家的蛊师抓住了?

    这该死的汤家,是嫌将自己杀了还不够,还想要折磨自己?

    想到这里,莫战栗的眼睛又露出了仇恨的光芒,就连那俊俏的脸庞都扭曲了起来。

    胳膊朝外撑去,想要挣脱这绑着他的绳索。

    挣扎了一番后,却发现绳子依旧紧紧地缠绕在身上,甚至随着自己的挣扎,那草绳还有勒紧的趋势。

    不对。

    莫战栗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在昏迷前,自己的小腿被土刺刺穿,现在却感受不到疼痛。

    朝着小腿看去,发现那里已经被包扎好了,甚至可以看出来包扎的相当仔细。

    而且自己被野猪撞飞,身上不可能一点伤都没有受,但是现在的状态却相当好,完全不像是受伤的人该有的状态。

    若是汤家人,他们可不会这么好心替自己疗伤。

    莫非,自己不是被汤家的人抓住了?而是另有其人?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

    突然,帐篷帘子被掀开了,走进来两个人。

    “小姐你看,我就说他醒来了吧。”掀开帘子,传进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一缕斜阳照射进来,让莫战栗微微眯了眯眼睛。

    来人就像是站在光里,黄金洒了下来,给他们披上金色的战袍。

    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少女。

    中年男人看起来有三四十岁,头发不长也不短,只是用绳子简单地束起来,短衫加绑腿,一看就是蛊师的打扮。

    国字脸虽然看上去有一点成熟稳重,但也给人一种久居高位的威严之感。

    莫战栗看见来人就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说实话,像这种蛊师他见得多了,一个个都高高在上,尤其是在汤家寨,大大小小的蛊师都是这种货色,鼻子都恨不得能抬到天上去。

    至于进来的少女,穿着则比那个中年人华丽了很多。

    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的形状,顺着肩膀披散下来,雪白细腻的肌肤找不出一点瑕疵,犹如羊脂美玉,一看就是养尊处的大家族小姐。

    莫战栗从他们进来,就在打量,从他们的穿着以及神情判断出他们都是蛊师。

    这是打算来处置自己了吗?莫战栗静静地看着来人,一言不发。

    “不知公子是何方人士,为何会沦落到此地?”那个少女发问了,声音软软糯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好听。

    听到来人提问,莫战栗心中的警惕已经升到了最高。

    盘问自己的身世?如果一个说不好,恐怕就不好脱身了。

    看到莫战栗没有回答,芦竹清迟疑了一下,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存刚叔,你看他都醒了,就把他身上的草绳解开吧。”

    “小姐……”

    “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有你在这,还怕什么?”

    “唉。”芦存刚深深地叹息一声。

    莫战栗身上的草绳开始松动,最后缩回了芦存刚的手里。

    “小子,你最好老实点,若是敢动什么歪念头,我必将你斩于刀下。”手上多出的的木刀闪烁出一阵阵冷光,刀气吞吐之间,让人不寒而栗。

    “呵呵呵,堂堂蛊师大人会怕我这个小小的凡人?蛊师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莫战栗头铁,忍不住嘲笑道。

    畏畏缩缩可不是他的作风,若是对方真有存有杀心,那么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又何必做个缩头乌龟让人看不起。

    更何况自己在离开村子的时候,早就想过死在外面了。

    “你不用再装了,我知道你是蛊师,而且你的蛊现在都在我的手里,你最好老实一点,好好好回答我们小姐的问题,或许还能活下来。”芦存刚先入为主,将莫战栗当成了魔道蛊师,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莫战栗露出疑惑的神色,自己是蛊师?他们为什么认为自己是蛊师,而且还认为自己在装凡人。

    “阿叔,你就别吓他了。”

    “哼。”

    转而又对莫战栗说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莫战栗神思百转,眼前这两人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不过却未必都是好人。

    很有可能是装的,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红脸。

    在欺骗他。

    蛊师掌握着强大的实力,手上基本都会沾染人命,很少有纯粹的好人。

    “在下莫战栗,不知此地是何处?我又为何会到这里?”

    “原来是莫公子,此前你被野猪追杀,然后昏迷,是我们救了你。”

    一口一个莫公子,听的莫战栗实在是一身鸡皮疙瘩。

    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尊敬过,呼来喝去算是常态,不殴打辱骂他已经是好的了。

    而且自己是个凡人,蛊师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从来不知道,他们认为自己是蛊师,自己可不能就这么认下了,若是在诈自己,很容易就会露出马脚,反而更让人怀疑。

    但若是实话实说,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出逃的凡人,这两人可能会抓住自己,将自己送回去。

    凡人出逃被抓回去可是会处以极刑的。

    “叫我莫战栗就好。至于我为什么会到这里,在这之前,我可以先问一个问题吗?为什么你们会认为我是蛊师?”莫战栗奇怪问道。

    少女和那位中年人对视了一眼,似乎是看出了莫战栗没有说谎。

    “你不知道你是蛊师吗?那你之前是什么身份?又是从哪里来的?”中年蛊师反倒是疑惑了。

    “不知道。”

    “我们认为你是蛊师,是因为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检查过你的空窍了,确认过你的身份。”

    莫战栗又说道:“我从来都不是蛊师,我之前一直是一个凡人,从小到大都生活在青山村。”

    “至于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是因为我和同伴在打猎的时候被野狼群追击,在慌不择路之下走散了,而且我也迷失了方向,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听到莫战栗说这些话,芦竹清漂亮的眼睛突然一亮,像是一潭清水突然泛起了一波波涟漪,射出了炫目的光彩。

    “不知道莫公子还知道来时的路吗?可不可以带我们过去。”少女的声音中好像是有一点焦急。

    “咳咳,小姐我来问吧。”少女这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站在旁边的芦存刚看不下去了,决定自己来问。

    到底是年轻人还是缺乏城府啊。

    “莫战栗是吧,你说你是青山村的村民,然后你一直是凡人,那我问一下,那里的蛊师家族是哪个家族?”

    凡是有凡人存在的地方必然有蛊师,因为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凡人没有蛊师保护,根本不可能独自生存下去。

    “那里的蛊师家族是散家,我们都叫那里为散家寨。”莫战栗说谎了。

    “既然你一直是凡人,那么你是怎么开窍的,你否见过一个可以产出元石的元泉?”

    莫战栗想到了自己在水底见到的那个能散发出荧光的泉眼:“如果那个泉叫元泉的话,我确实见过。”

    “很好,那么我再问你,你手里面的这些蛊是从哪里来的?”说着,芦存刚伸出了手,手里面拿着的正是莫战栗之前在水底洞里面找到的蛊。

    果然是蛊,莫战栗心里面想到:“至于这些蛊,我也是从那里得到的。”

    “还有一个问题,你身上的这身衣服是怎么来的?凡人可不会穿你这样的衣服。”芦存刚手指指向了莫战栗身上穿的衣服。

    “元泉那里有一个死人,这身衣服是从他身上扒下来的。”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想要得到那口元泉,不知道你如何才肯带我们过去?”

    果然是想要元泉吗,那里有巨额的财富,是个人都会心动,自己只是没有能力带走,实在是可惜。

    “带你们过去也可以,不过我却有条件。”

    “请说。”

    “我想要成为真正的蛊师,而且还要学习蛊师的知识。”

    “可以,我甚至现在就可以教你成为真正的蛊师,蛊师的知识也可以教你,不知道你可以带我们去元泉那里了吗?”

    “不,不行,现在就带你们过去我恐怕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到时候性命难保,我必须要成为像你这样的强者才可以。”莫战栗突然警惕起来,看着那个中年人,说出了自己的野心。

    这个蛊师答应的这么容易,很有可能是在骗自己,到时候若是自己真的将这些人带过去了,他们找到了元泉,那么自己也就没用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若是自己没有利用价值,那么就只能任人拿捏了。

    莫战栗再也不想过那种任人驱使的生活了,他要掌握力量,他要成为人上人,不再做卑贱的奴隶。

    “你等一下。”

    说完这句话,芦存刚和芦竹清从帐篷里面出去了,外面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映照出天边的一片片火烧云。

    “存刚叔,你说这个人的话可信吗?”

    “不知道,散家寨我从来没听说过,不过南疆那么大,我们没听说过的家族多了去了,至于青山村,像这样的凡人村落,这南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根本无从查起。”

    “那我们怎么办?”

    “小姐,我仔细观察过他的神情,他说他不知道他已经开窍了,这件事有可能是真的,倒是有几分可信度,如果真是他装出来的话,那么这个少年的城府就太深了。”

    “我知道,我们要怎么处置他?”

    “我们现在在外面没有什么手段,不妨先将此人稳住,带回家族,到时候就任由我们拿捏,若真有元泉,找到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如果他真的没背景,将其培养成我们这边的人也未尝不可。”

    “那就这样吧。”

    两人合计完后,觉得莫战栗确实有价值,于是又返回了帐篷。

    莫战栗在帐篷里面等的心急,他并不清楚一口元泉的价值,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被那个元泉吸引,答应自己的条件。

    “我们家小姐心地善良,她看你可怜,决定带你回家,至于你说的成为蛊师,也可以,甚至是成为我这样的强者也行。”

    “但是我们也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得到力量后一定要带我们找到那口元泉。”

    “只要你们不骗我,让我成为蛊师,并且学习到蛊师的知识成为像你一样的强者,那么你们一定会得到想要的。

    虽后又加了一句“我莫战栗说话算数。”

    “放心,我们都是正道蛊师,魔道蛊师行径我们不屑于去做。只要你按我们说的去做,那么一切将会没问题,你现在记住我说的。”

    “从现在起,你就是莫家寨家主的小儿子,是未来的少家主,今年十五岁,莫家寨由于被万兽王袭击,山寨被毁,你的父亲和一众家老拼死将你护送出来,是想要给莫家留下一个希望,希望能重建莫家寨,但是很不幸的是,在路上又遭遇数头千兽王,你和家人走散了,你现在想要到我们芦家暂住一段时间。”

    莫战栗虽说已经十七岁了,但是如果说自己十五岁,最多是显得稍微大了点,也不是很突兀。

    “至于你是普通凡人的身份以后不能给任何人说,还有元泉的事也烂在心里,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记住了吗?”

    “记住了。”

    “很好,换身衣服吧,你这套衣服穿出去很容易让人误会,换完衣服后你就可以出来吃饭了,让大家也都认识一下你。”

    芦存刚说完后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套衣服,正是和他类似的蛊师服装,递给了莫战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