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仙王奶爸〕〔出笼记〕〔妃常难驯:魔帝要〕〔霸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十章 十年前的兽潮
    滴答滴答。

    有水滴滴落在帐篷上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下雨了。

    刚开始还是一点一点,到后来越来越密集,最后连城一片,噼里啪啦。

    闪电划破了黑夜,照亮了一瞬间的雨幕。

    有大猫卧在草丛里淋着雨,嘴巴张着,似乎在打呵欠,几只小鸟挤在一起,护住身下的蛋,蜥蜴躲在树叶下,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发着微弱光亮的帐篷里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有声音了,一男一女就这样坐着,却谁也没有打破这宁静。

    少女微微出神,思绪飘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莫战栗也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同时复习着刚才芦竹清教授的几个字。

    那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常用字符,在莫战栗的眼中却是那么的美丽,那一勾一画,一撇一捺,都散发出异样的魅力,以至于让他深深的沉迷进去,不可自拔。

    这就是字,这就是承载知识的载体啊。

    知识就是力量,这是有权力的人才能掌握的东西……

    “你知道吗?以前我小的时候,母亲总是喜欢给我讲故事,尤其是在下雨的时候,她喜欢抱着我,我最喜欢听的是一些蛊界的奇闻异事。”

    “可惜,好景不长,在我六岁的那一年,爆发了兽潮,家族里面的蛊师都去抵抗兽潮的袭击,我只能在家里不敢出去。”

    “一只幽灵猫不知怎么就绕过了防御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只幽灵猫好大好大,我当时害怕极了,一动不敢动,我以为我要死了。”

    “那个时候,我的母亲出现在面前,她挡在了我的前面,挡住了那只幽灵猫,她让我先跑,自己却留在那里。”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去找家里面的蛊师帮忙,但是当爷爷找到母亲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等我再次见到母亲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爷爷为了将那只幽灵猫赶出山寨,拼尽了力气,最终和那只猫同归于尽。”

    芦竹清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幽幽。

    莫战栗听到这里,只感觉是一个悲惨的故事,但是在他看来,芦竹清至少算是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莫战栗没有打扰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和芦竹清不熟,而且别人的私事,她愿意说他就听着,不愿意说也罢。

    全当了解芦家寨的历史了。

    ……

    “前面就是芦花村了,大家今天晚上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早上我们再回芦家寨。”芦存刚下达了命令。

    “好啊,哈哈哈。”有人兴高采烈,眼睛里面放出强烈的光。

    “终于回来了。”有人松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庆幸着什么。

    “唉,可惜。”有人叹息一声,眼睛里面是一片忧愁。

    风吹过稻田,掀起一层绿色的波浪。

    已经是傍晚时分,田里面劳作的人已经回去了,毕竟晚上也不安全,在外面很容易出事。

    临近村子的时候,有巡守的人看见了芦存刚一行人,赶紧跑去通知村长。

    本来正在吃饭的村长听见有大人物来村子,赶紧放下碗筷,匆匆地朝着村口行去。

    村长赶到的时候,芦存刚他们已经到了村口。

    除了村长以外,村子里面其他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都来了。

    村子口聚集了一帮人,有村长以及众多的村子里面的其他元老级人物,都在恭敬地迎接着。

    甚至还有一些小孩子露出好奇的目光,时不时地看看村长那群人,又看看莫战栗他们,不明白来的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去迎接。

    即使是村子里面一年一度狩猎大会的时候,也就是这种规模罢了。

    “家老大人,大小姐。”

    芦顾恭恭敬敬地对着芦存刚和芦竹清行了一礼。

    三月份的天气并不是很热,但是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却不敢伸手抹去,却只能恭恭敬敬地站着,身体似乎还有一些颤抖。

    芦顾是周围数个村子共同的村长,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但是他的心里面却明白,自己在凡人中再怎么位高权重,比起真正的大人物,自己就是个屁。

    自己再怎么作威作福,也不敢得罪眼前在这些人,若是惹恼了他们,自己被杀掉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芦存刚是家族里面的实权长老,掌握着战堂,是绝对力量的代表。

    三转级别的恐怖实力以及族长弟弟的身份,让他只是想一想就不禁汗流浃背。

    除了芦存刚,再加上芦竹清的身份,芦顾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些大人物会来到这里。

    平时来一个二转的,他都小心接待,丝毫不敢怠慢,现在来到的却是三转级别家老以及家主的女儿,说实话真的让他吓到了,背后已经湿透了。

    “你安排一下食宿,我们今晚要在这里过夜。”芦存刚对着眼前的人说道。

    “是是是。”芦顾连忙应是。

    能为山寨里面的这些大人物们服务,他感觉这是他的荣幸。

    若是能讨好了这样的大人物,从他们手里面稍稍漏出一点资源,说不定自己还能再升一级,成为二转级别的存在。

    莫战栗看到这里也是深有同感,这些下派到村子里面的蛊师,大多是一转实力,但是却在凡人之中享有莫大的权利。

    甚至是生杀予夺。

    村子里面能来一个二转的蛊师是稀奇事。

    三转级别的蛊师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无论在哪里都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没有多少人敢怠慢。

    一行十几人去了村长的家里面。

    村长家里面的屋子比起其他人家要大一些,院墙将整个院子围了起来,木石建造的房子,看起来坚固很多。

    院子里面摆了几张桌子。

    桌子高矮不一,大小不同,这是从村里面其他人家里面借来的,凳子也是。

    院子里是一些芦家寨的子弟,芦存刚和芦竹清坐在客房里面,他们的面前摆着香茶,这只芦顾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

    他自己平日里根本就舍不得喝,这还是几年前花了好些元石换来的。

    村长陪在芦存刚的身边,战战兢兢,坐立不安。

    芦存刚看到他的样子,也不见怪,首先开了口:“村子里面这段时间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回大人话,村里面前段时间有过野兽袭村,伤了几个村民,不过我们都处理好了,还有祸害庄稼的,我们也在着手祛除。”

    “嗯,野兽袭击村民的事情你们注意一下,若是有对付不了的事情,就上报山寨,山寨里面会派蛊师小队。”

    “是,大人。”

    “现在村子里面有多少人啊?”

    “回答人话,村子里面目前有二百二十五人,去年冬天走了三个老人,今年又新添了三十七口。”

    “嗯……”

    芦存刚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一些问题,芦顾在下面回答。

    “存刚叔,我去外面透透气。”芦竹清不太想继续待下去,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芦存刚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心里面叹息一声,倒是苦了这孩子了,现在都想让她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强者,能担得起家族的大任。

    但是看现在这种情况,这次出行去寻找元泉,虽说是带回了希望,但是……

    谁知道是不是希望渺茫呢。

    现在芦竹清还是太年轻了,家族里面的情况复杂,内忧外患,真的是希望她能尽快成长起来。

    天已经暗了下来,但是小院里面却灯火通明。

    不知是谁放了一个小光蛊在头顶,照亮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

    院子里面清新的空气让芦竹清烦闷的心情好了一些,看见一旁静静坐着的莫战栗,眼睛里面是希望的光。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莫战栗虽说已经与一些人混熟了,但是却也不是那种喜欢和人在一起吹牛打屁的人。

    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喝茶,听着芦家寨子弟在那里谈天论地。

    他也能通过这些人的交谈,更加了解了这些人,了解蛊师,了解到芦家寨的情况以及蛊界的知识。

    “话说当时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你快说啊。”

    有人催促讲故事的芦巨峰,想让他讲快点,别在那卖关子。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土狗冲过来的一瞬……瞬……”说道这里,芦巨峰就像是卡壳了,眼睛直勾勾地看向一边。

    这可把听他讲故事的人气坏了:“你快讲啊……”

    “大小姐好。”

    嗯?大小姐?

    其他还没反应过来的人转头看过去,一个身影站在屋檐下,虽说穿的也是蛊师的战斗服装,但是到底是女儿家,散发出别样的魅力,对一些少人吸引力巨大。

    家族里面尊卑有序,没有人敢违背,他们赶紧向芦竹清问好。

    “嗯,你们继续。”芦竹清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管她。

    径直走到莫战栗的旁边:“陪我一起出去走走吧。”

    莫战栗诧异,芦竹清怎么会叫自己和她一起出去走走,他们关系并没有好到什么程度,最多只能算是师徒关系。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情况,莫战栗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随她一起出去了。

    “嘿,你们看我们家大小姐居然邀请莫战栗那小子,真是气煞我也。”

    “怎么,你还想要大小姐邀请你?”有人对他露出玩味的笑容。

    “你嫉妒个什么劲,人家怎么说也是莫家少主。”

    那个人气不过,反驳了一句:“你们怎么偏向外人说话。”

    “实话实话而已。”

    “哎?你们说我们小姐不会是看上那小子了吧,我可是……”这人说道这里却停下了,意识到下面的话不能再说了。

    “那小子实力那么弱,我们大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子凌少爷比其他强了一百倍,他们两个才是天作之合啊。”

    有人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

    村子外面倒是没有多少人,现在天气并不热,村民吃完饭就早早休息了。

    芦竹清和莫战栗走着。

    “这个村子是我们芦家寨管辖的最大的村子了,如今却只有二百二十五人,比起十几年前,人少了很多,就这些人还有的是近几年从别的地方迁移过来,还有新出生的人口。”

    莫战栗插了一句:“是因为十年前的那一波兽潮吗?”

    “是啊,兽潮。”芦竹清长叹了一口气。

    “兽潮夺走了一大半的人口,蛊师也是如此,凡人却更惨,甚至有几个村子就这么消失在兽潮里面,凡人都死完了。”

    “兽潮过去了就过去了,只要还有人在就能发展起来。

    “但是一个蛊师家族的支柱要是没有了,那么不光是蛊师家族可能要面临覆灭的风险,而且这些没有蛊师保护的凡人,很快也会消失在茫茫的山林里。”

    听到这里,莫战栗心有所感,感觉她意有所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