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仙王奶爸〕〔出笼记〕〔妃常难驯:魔帝要〕〔霸武〕〔猎天争锋〕〔离婚后,前妻马甲〕〔嘉平关纪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十三章 安顿
    说完,芦存柔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卷轴。

    卷轴可以明显地看出是由兽皮制成,厚而大,其上还泛着黑黄之色,给人一种由时间沉淀的年代感。

    “大哥,这是?”

    “哈哈哈,这是我们家祖传的地图,由一代族长亲手制作而成,传到我这也有几百年时间了,我们家族的其他地图,大多都是以这个为模板绘制出来的。”

    芦存柔对着地图感慨了一番,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家族已经传承了几百年时间,万不能在自己这里断掉了。

    先人已作古,也只留下遗迹和传说供后人敬仰。

    “来,你快过来看看。”

    “这地图制作的可真精细啊,你看这些细节,这河流走向,还有这山川……”

    “是啊是啊,二弟,我却不是要你看这些的。”

    “大哥的意思是?”

    “你看,这是赤龙江,我们家族就住在这个地方。”芦存柔手指向其中一个小点,那里代表的是芦家寨的芦山。

    “这……我们家族山寨怎么就这么小。”芦存刚难以置信,差点吼叫出来。

    “就这么小,二弟啊,我们都是井底之蛙啊。”

    “这……”

    “你看,顺着这赤龙江往下,是商家的地盘,而往上则是武家的地盘,离我们家族都有几十万里之遥。”

    “据记载,武家和商家都是超级家族,他们那里一定会有搜魂蛊。”

    “即使是没有这次的机会,我也想让你去商家或者武家所管辖的势力范围去,去寻找我们家族的出路,这也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只能拼一把了,不成功便成仁。”

    “二弟,我们家族能担这大任的,也就只有你了。”

    “你打小就聪明,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外面到处都充斥着危险,即使是三转修为也很容易遇到危险,一点要小心再小心,若是遇到一些事情,能不和人冲突就不冲突,记住,家族的希望在你的身上了。”

    芦存刚有点哽咽:“大哥……”

    “二弟……,这是家族为你配置的蛊虫,都是非常优良的蛊虫。”

    芦存柔大手一挥,面前的桌子上面多出了几只蛊虫。

    芦存刚的眼睛盯着其中一只蛊虫,眼睛里面都放出了光:“大哥,这莫非是三转的草上飞蛊?”

    那是一只纤细的蛊虫,有三片像是草叶又像是飘飞的丝带,在上上下下来回晃动,给人一种飘飘欲飞的感觉。

    “呵呵呵,不错,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草上飞蛊,有了这个,你移动不足的短板也就补齐了。”

    “多谢大哥。”芦存刚抱拳。

    “先别急着谢,除了这草上飞蛊之外,还有这叶舟,也是我为你准备的,若是能顺水而走,不但能节省体力,还能加快速度。”

    说完,芦存柔又指着其中一只蛊说道,叶舟蛊也是蛊如其名,就像是一叶扁舟。

    “这一去,山高路远,短则三年五载,长则十年八年,二弟,你一定要珍重啊。”

    芦存刚郑重地点了点头:“大哥放心,只要我还活在,就一定给家族带好消息回来。”

    “好,还有,这是元老蛊,里面有一百万元石,为家族购置蛊虫而用,还有这两个兜率花蛊,里面已经备好了物资,还有你路上能用到的。”

    这元老蛊也可以说是一只奇蛊,它宛一个水晶球,半透明,有巴掌大小,球中有云翳,就像是一朵朵白云。

    这白云又像是一个拄着拐杖的佝偻老人,白发垂髫,仙风道骨,脸上的皱纹栩栩如生,堆积出慈眉善目的笑容。

    里面储存的元石越多,老人的笑容就会越灿烂,若是元石过少,老人还会愁眉苦脸。

    这是专门用来储存元石的蛊虫,虽说只是三转的蛊虫,但是却能储存下百万块的元石。

    说着,芦存柔又拿出了一个形状如红色灯笼的蛊虫。

    它的绿色叶片呈椭圆形,叶肉厚实,肥嘟嘟的,分有三片,相互间距角度一致,分别指向三个方向。

    这是兜率花蛊,兜率花和兜笼草齐名,能储存各种各样的杂物,可是说是出远门的必备良蛊。

    “二弟,随行人员我都已经给你挑好了,都是家族里面有多年战斗经验的好手,他们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招,这一路上你们也好有个照应。”

    “多谢大哥。”

    芦存柔作为一族之长,可以说是考虑的相当周全了,若不是家族越来越衰弱,说不定还真能让他有一番施展拳脚的场地。

    “唉,你刚回来,在家里面休息准备几天,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家族蛊库随时为你开放。”

    “是,族长大人。”这一刻,芦存刚感受到了,芦存柔作为一族之长的压力,尤其是在一个衰落势头已经如此明显的家族。

    想要励精图治,壮大家族,却面临着家族元泉即将枯竭的情况,一个蛊师家族存在的根本即将消失。

    在各种掣肘之下,即使是再贤明,也难挽救家族的颓势。

    “好了,去吧。”

    “大哥,我离开后,你可要多对林全富有所防备啊,我看他也不是很安分的主。”芦存刚给芦存柔一个提醒。

    “知道了,去吧,去吧。”

    芦存柔似乎有些累了,挥了挥手,看着芦存刚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莫少,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了,以后你也就要住在这里了。”温文尔雅的青年对着另一个少年说道。

    在他们的前方,是一个小院,说话的人正在领着那个少年在往里面走。

    从院门进去。

    院子并不大,只有三间木房,青年对着少年说道:“这一间是我住的,另外一间是堆放一些杂物的,还有一间房子是空的。”

    “你以后就住在这儿吧。”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说着。

    “好。”

    应话的少年看起来有些拘谨,也有一些局促不安,话并不多。

    不过另一个少年也早就知道他的性格,并没有见怪。

    “你稍等一下,我去换个衣服,一起收拾一下那间屋子,好长时间没住人了,估计都落满灰尘了。”

    说完,芦应书就推开另一间屋子进去了,不一会儿,换了一身陈旧的衣服出来。

    莫战栗等在外面,在把玩手里面的草箭蛊。

    出来的芦应书,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莫少,你要是没有旧衣服的话,可以先穿我的,我以前穿过的旧衣服也挺多的。”

    “多谢。”

    ……

    “好了,差不多了可以了。”

    灰头土脸的芦应书看着已经打扫好的屋子,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想到莫少收拾东西的速度居然这么快,我还以为要费一番功夫呢。”

    收拾干净的屋子虽说并不大,但是却简单整洁,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听着芦应书的话,莫战栗也只是笑笑。

    他是凡人出生,做家务可以说是基本技能,做饭什么的也根本不在话下。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砰~”

    莫战栗刚要说话,突然传进来一声巨响。

    就好像是大门被人狠狠推开,门板撞在了墙上发出的声音。

    莫战栗和芦应书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这芦家寨内部,能发生什么事。

    “走,出去看看。”

    芦应书一马当先,朝着外面走去,莫战栗也连忙跟上。

    院门口位置处是一个青年人,一身青灰色的休闲武服,脸上带着一丝怒气,头发无风自动,看起来倒是也有那么一些潇洒。

    他的身后还有两个人,一左一右,靠在门框的位置,将门口堵死。

    芦应书一眼就认出了来的青年人,皱了皱眉,似乎觉得很麻烦:“芦子凌,你来这里做什么?”

    “芦应书,我不是来找你的,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芦子凌也是语气不善,霸道地回应。

    从他们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出来,这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其实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竞争、有利益冲突,资源的有限性与人的欲望的无限性这本身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莫战栗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莫战栗是吧?”芦子凌斜瞥向莫战栗。

    “什么事?”

    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而且自己才第一天刚来这芦家寨,哪里都还没去过,怎么就惹到这个人了?

    “什么事?你还问我什么事?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想想你这一个月时间都干了什么?”

    “……”这人是个傻子吧:“我什么事都没做,我也不认识你。”

    “还说你什么事都没做?嘴硬,像你这样的人死的可最快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莫战栗也有些怒气,这人没事找事。

    芦子凌被气笑了,旁边一个人说道:“凌少,要不还是直说了吧,有的人即使是犯错了,也不会觉得自己错了,非要他人指出来。”

    “呵呵,那我就明说了,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山野村夫,实力一点没有,也敢自称是莫家寨的少主。”芦子凌露出一副嚣张的表情。

    “还有?你是怎么骗过芦存刚家老和竹清的?我很好奇,可以给我说一下吗?”

    这让莫战栗怎么回答。

    “芦子凌,你不要太过分,莫少怎么说也是我们芦家的客人,请你客气一点。”站在一旁的芦应书这时看不下去了。

    “客气,你让我对一个骗子客气?”

    “小子,你倒是说啊,别在那装哑巴。”

    “我没什么好说的。”

    像是这样把别人当骗子,还要别人回自己话的人,能跟他说什么,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莫家少主,言多必失。

    而且是一个陌生人,能不说就不说。

    “嘿呦,小子挺拽啊,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以后离竹清远一点,别说没人教过你,万一遇到个啥意外,小心没人救你。”

    “……?”这是威胁?

    “行了,没事你就可以走了,别在我家里面待着。”芦应书开始赶人了。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我第一次警告你,若是再有下次,我可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芦子凌朝着莫战栗露出一个威胁的表情,头一甩,对着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说道:“我们走……”

    “芦子凌,你怎么在这里?”门外又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