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小神医〕〔战地摄影师手札〕〔嘉佑嬉事〕〔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五十七章 思索
    学堂家老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其实这也是莫战栗的性格使然。

    在他看来,世间万物皆是平等的,杀一只猪和杀一个人没有区别。

    不要说人有智慧,野兽没有智慧。

    在这个世界上,那些高阶的野兽同样拥有高超的智慧,甚至是有的比人还要聪明。

    同样是智慧生命,孰优孰劣?

    真的是没有哪个种族可以高高在上。

    低阶的野兽可以进化成高阶的野兽,凡人可以修炼成为高阶蛊师。

    “在这之前,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你们执刑的时候,不得动用蛊虫。”

    学堂家老这句话一出来,顿时又让人难为起来,这是要学员亲手感受杀人啊!

    在不动用蛊虫的情况下,想要做到这种事情,除非是手里面拥有利器。

    在大家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就来到了这里,谁的身上能有利器。

    “你要是觉得难为的话,我这把匕首可以借给你。”说话的是一直在静默地旁边站着的芦远方,他的手里面拿着一支明光湛亮的利刃,那支匕首就像是穿花蝴蝶一样,在他的手指间翻舞。

    “不要啊,不要杀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还年轻,有大好时光……”

    “救救我,我爹是村长,我可以给你们元石。”

    似乎是被这几个死囚给吵到了,芦远方皱了一下眉头,抬起脚就朝着面前一个人的肚子踹了过去,并顺势用匕首的把手打在了他的嘴上。

    满嘴的牙齿又被打飞了几颗,白中带红在地上跳跃。

    芦远方也使用过羊力蛊增加了一羊之力,再加上他本身的力量,如今拍在一个人的脸上,其威力可想而知。

    这一下的动作镇住了还在求饶的其他人,转而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芦远方。

    这是一个小恶魔啊……

    “不用了。”

    莫战栗冷淡地回答道,随即就走到了被捆绑的那人面前。

    “杀了我吧,你们这些蛊师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似乎是明白自己要死了,原本沉静的中年人反而开始破口大骂,什么都不顾了。

    “恐怕你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啊。”

    说完这句话,莫战栗右手上前,抓住了那人的脖子。

    随着他手指的用力,中年人的脖颈出发出了骨骼碎裂的声音,但是莫战栗并没有停下来,手上的力道反而越来越大。

    随着面前人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莫战栗知道,这个人已经活不了了。

    他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其脖子捏断了。

    随着他手的抽离,那人的头颅低低地垂了下来,垂成了一个夸张的弧度。

    旁边的人惊恐地看着,而芦远方却对此好像没有感觉,反倒是饶有兴致地观察莫战栗的表情。

    看到莫战栗随手捏死了一个人,芦远方也不甘示弱,匕首的利刃顺势就对着面前的囚犯眼睛就插了过去。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在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匕首已经齐根没入。那人仅剩的另一只眼睛拼命睁大,就像是要从眼眶里面凸出来一样。

    嘴里面留下长长的涎水,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

    “放过我,放过我……我可以做你们的奴隶,我什么都能干。”

    “求求你们了……”

    还剩下的死囚犯又开始哀求。

    “一定要杀吗?”仲连生对着学堂家老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你是执刑人,怎么执刑是你的事,你自己决定就好……”学堂家老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和对待莫战栗的态度完全不同啊,对莫战栗就是我命令你杀,对仲连生却是选择权在你。

    这学堂家老有点意思啊,难道他还想因材施教不成?

    “是否要选择动手,你们两个也自己看着办。”说完后,学堂家老就朝着外面走去,似乎是不愿意多待了。

    悠悠地走到了斗兽场的门口,传来了微微的声音。

    “处理完了就可以去吃饭了,之所以不让你们吃饭,就是怕你们吐了,不过看来你们的心里素质还是可以的。”

    他这不说还好,本就在苦苦忍受的众人,受到血腥味的刺激,顿时感觉喉头滚动,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

    “呜哇~”

    不知是谁第一个忍受不了,吐了出来。

    莫战栗也是难受,但是他不愿意在人面前示弱,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他以前还是凡人的时候,见到的死人多了。

    村子里面每年都有人死去,或是打猎的时候遭受野兽袭击,或是不小心踩到了陷阱或者是其他的意外造成了死亡,这些都太多了。

    还有一些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人,由于食物短缺,疾病饥饿等等,比比皆是。

    死个人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让他心里面稍微有些不舒服的是,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难免有点阴影,手上还沾着那人死前留下的鼻涕眼泪口水……

    他得调节一下。

    最主要的是要在心理上调节好,成为了蛊师,就意味着从此以后将与战斗杀戮作伴,若是心态调整不好,很难在这条路上走远。

    除非是后勤蛊师……,即使是后勤蛊师,也没办法一直呆在安全的大后方。

    这世界终究还是战斗蛊师的风采最盛,除非是有的蛊师在其他方面真的非常优秀,否则往往强大的战斗蛊师最受人推崇。

    在这处处充满危险的世界,强大的战斗力是保证安全的前提,崇拜强者是自然而然的。

    那些强大的蛊师,哪个人手上没有沾满鲜血。

    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实在是难堪大用。

    莫战栗也理解一些学堂家老的用意,这让他们杀人,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让他们练胆。

    以至于不会在上了战场后手足无措,和人打架的时候就像是菜鸟一样。

    在回家的路上,莫战栗对此若有所思。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但是绝不会是最后一次杀人,走上了这条路,就没有再回头的道理。

    除非他现在就死了……

    “乌完?你在干嘛呢?”

    前方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正露出猥琐的动作,一步一步朝着街边一只静卧睡觉的黄狗挪去。

    听到有人叫它的名字,它顿时‘嘎啊?’一声,待看清是莫战栗后,朝着他飞了过来。

    莫战栗伸手接住了它。

    这正是之前他打猎的时候捡到的那只在雨天被打翻巢穴后还没死的小乌鸦。

    如今已经能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