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地摄影师手札〕〔嘉佑嬉事〕〔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仙王奶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八十一章 兽潮骑脸
    芦家寨。

    几个站在箭塔上的哨兵被寒冷的天气冻得瑟瑟发抖,时不时将手拿在嘴边哈一哈气,或者是搓一搓。

    实在是冻得不行了再跺一跺脚,兽皮靴踩在梆硬的木头上传出‘?咚’的声响。

    一座箭塔上的两个人,就像是两只秧鸡一样挤在一起互相取暖。

    他们接到消息说今天晚上会有小股兽潮侵袭山寨,于是在队长的命令下,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等着将兽潮湮灭在山寨之外。

    突然,一阵震动传来,站在上面的人都感到了木头的震动。

    哨兵顿时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用手擦了擦眼睛朝着震动传来的方向望过去。

    远处的树林像是被风吹动一样在晃动,落在高处的雪块正在慢慢往下溜。

    紧接着……

    树林里面冲出了一只山地蛮牛,又是一只。山地蛮牛的后面紧接着冲出了更多的各种各样的野兽,朝着山寨的方向汹涌而来。

    哨兵张开了嘴,看着远处那如潮水般冲过来的野兽,像是被吓呆了。

    另一位年长一点的哨兵也是脸色发白,看到距离不足三里的野兽,顿时拿起身边的锤子,对着箭塔顶挂着的一只铜锣敲了起来。

    “兽潮,兽潮,兽潮来了……”

    “当,当,当……”伴随着哨兵歇斯底里的喊声,铜锣响了起来,响声传遍了大半个山寨。

    “防御,防御,所有蛊师坚守好自己的阵地,不得擅自离开,违者家法处置。”

    顿时有指挥的蛊师大吼起来,面对天灾,所有人都忙作一团,紧张地跑动起来。

    “不要慌,等到野兽进入攻击区域了再攻击。”有人对着一脸恐惧地注视着兽潮方向蛊师说道。

    坚壁清野……

    山寨之外早已挖好了各种陷阱,蛊师催生出了各种有毒有刺的植物布满了山寨外的场地,等着野兽涌入其上。

    山寨的寨墙也被土道蛊师加强了一程又一层,厚度和高度都达到了一种极限。

    外墙上面爬满了铁藤蛊催生出的荆棘铁藤,在铁藤的中间还点缀着大量的毒花。

    红花配绿叶。

    “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有兽群迁徙不成?”莫战栗感受到那些震动,心里面想着。

    在这寒冷的夜晚,本来就睡眠浅,结果还发生了这样的事。

    窸窸窣窣的雪朝着莫战栗的头上砸下,那是被震落下来,用于堵围挡缝隙的雪块,如今被震落了下来。

    他小心翼翼地移开其中一个木块,外面的景象顿时就映入了眼帘。

    一大群野兽就像是逃难一样朝着旁边奔过,其中的混乱程度简直闻所未闻。

    有些矮小的动物或者是不够灵活的,很容易被踩中。

    蹄爪一遍遍碾过,成了一摊摊碎肉,将黑夜中雪白的大地污染成一块块黑色。

    一些鸟类在这混乱的局面下,匆忙飞上天空。

    或是嘎嘎叫着,或是哗的一声消失无踪,又有的在空中乱飞失去了方向感,一头撞在数十丈高的大树上。

    “吼~”

    “哞~咩~”

    “啾鸠~”

    “唳~”

    各种飞禽走兽的叫声或是惨叫声混合在一起,造成骇人听闻的场景。

    莫战栗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些什么,心里面乱糟糟的一片。

    “在这样混乱的兽潮下,这届学员至少要死一半吧。”

    不光是莫战栗,其他人心中也这样想着。

    看到这里,莫战栗有了些猜测,自己八成是被当成了弃子,或者说从一开始,芦子凌就没把自己当做自己人,他拉自己起誓,或许还有别的目的。

    这是一开始就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在这兽潮之下,能活下来已是万幸,更不用说是猎杀学员,扰乱试炼了。

    而且,有了这些野兽,试炼的混乱程度根本就不用自己营造。

    而且现在是晚上,黑灯瞎火的情况下,不知道能去什么地方。

    若是熟悉地形还好,不知道地形的情况下,只能靠自己摸索了。虽说是大致方向知道,但是在这山里面,除非是登顶远望,否则也很容易就迷路。

    他们在参加试炼之前,也就学堂家老用游字蛊组成了一个简易的地图让他们看了一眼,至于能记住多少,谁也不知道。

    莫战栗现在都不知道他走到了哪个地方,他只能凭借着模糊的记忆朝前摸索。

    如今被这兽潮一冲击,或许就会迷失了方向。

    “咚~”

    “……”正想着该怎么逃离这个地方的莫战栗,突然听到耳边发出一声闷响。

    紧接着树干猛烈移动,没有防备的莫战栗被带着倒飞了出去。

    一头野牛撞上了围挡倚靠的一株倒下的树干上。

    飞在半空中的莫战栗没法借力,他极力调整身姿,但还是重重地倒在了地上,身体被压在了树干下。

    “该死……”

    吐掉嘴里面的雪渣,咒骂了一声。

    莫战栗狠狠甩了甩脸,身体抽动试图想要将身上的树干推开。

    “乌完?”

    莫战栗休息的时候和乌完是在一块的,现在自己遭受到这样的变故,莫战栗担心它会被压死。

    只见他旁边的雪堆动了动,从里面冒出来一个顶着雪的乌黑脑袋,对着莫战栗叫了一声:“嘎?嘎嘎嘎……呱~”

    看到这里,莫战栗心里面松了口气,知道它没事。

    再朝着周围看去,依然还有野兽奔逃。周围那只撞到树干的野牛步伐不稳在打着转,莫战栗眼中有一股冷意。

    还好,他身上有一羊之力,费劲全身的力气,终于将树干推离了原地,将身体从底下抽了出来。

    莫战栗皱了皱眉头,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也不知道这兽群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突然就到了这个地方。

    一群掠食者跟在大部队后面捡拾那些受伤的或是踩死踩伤的走兽尸体。

    “嘎嘎噶啊,唧唧唧,耶啊~”

    “呜呜呜,咩,吼,啊啊啊……”

    各种杂乱的叫声充斥在深林里面,为这寒冷的夜晚更增添了几分生机,但是听在耳中却让人感到胆寒。

    “去丘上。”

    下定决心后,莫战栗就忍着寒冷,一路朝着旁边的丘上赶去。

    南疆多山,但也不是有个土包就能称之为山的,每一座山都有千丈之高,其他的只配称之为丘峦。

    巴掌大小的乌完已经被他放进了胸膛里,他担心在这乱夜中丢失。

    等快爬到丘顶的时候,天蒙蒙亮,太阳升起来,金色的天际线像是金丝一样,划开了白天的帷幕。

    而莫战栗却是感到浑身疲累,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划破了好几道,而这还是蛊师衣服质量好的情况,脸上被树枝划破了两道口子,不过却没有血流出来,身上还有凝结的雪块。

    一只雷秧鸡从林间钻出来,莫战栗眼疾手快,跳将过去,一把将其抓住。

    雷秧鸡在莫战栗的手里面不住地扑腾,但是在他的大力之下还是没什么用,手上稍微用力,就捏断了其脖颈。

    扑腾中的雷秧鸡一命呜呼,只剩下了微微抽搐的身体还在一动一动。

    大自然中的各种生物说来也是神奇,这种雷秧鸡长得和普通的鸡差不多,但是却浑身有着浅蓝色或者是浅黑色的花纹,甚是美丽。

    而且更神奇的是,这种鸡不会飞,它只会跑,这也是莫战栗能轻易将其抓住的原因。

    除了躲避兽潮之外,莫战栗登高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一下路,或许还能再找一找哪些地方可能存在学堂放下的蛊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