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仙王奶爸〕〔出笼记〕〔妃常难驯:魔帝要〕〔霸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八十二章 战栗夜空
    正在雪屋之中休息的学堂家老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就好像是被什么恐怖的荒兽盯上,要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呢?”

    用干瘦的手掌摸了摸胸口的位置,感受到那还在突突乱跳的心脏,一阵莫名其妙。

    但是他对此也不敢大意,蛊师修炼,就是逐渐解析了解学习天地的过程。

    越是修为高深的人,越能在危险来临之前得到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

    学堂家老活了大半辈子,对此深有体会,尤其是他还有一只非常稀有的蛊虫,自然感。

    自然感蛊可以帮助蛊师感受外界的情况,无论是动植物,天地元气,还是地水风火等等。

    这种感受不同于其他的五官给予的视觉嗅觉等,同样也不同于第六感一样的心觉,它完全就像是多增加了一个感受天地的器官,就像是上帝的视角一样。

    若是感受植物,甚至让人能融入其中,感觉自己就是一株植株,能吸收土壤中的养分,接受阳光雨露的滋润慢慢成长。

    若是感受动物,亦能感受到它生命的气息,感受到血液的流动,心肺等一呼一吸之下的张驰。

    学堂家老也受益于此蛊,让他靠着这种超越常人的感知力,在修为低下的情况下,上取得炼道准大师的成就。

    他拿出来自己的自然感蛊虫在手里看看,自语道:“难道是因为它吗?”

    这只蛊没有形体,却似乎在一直变化。像是一个虚幻的浅薄的影子,影子上面有一个个或长或短影影绰绰的触手,触手或收缩或伸张,变幻不定。

    这就是自然感蛊虫。

    学堂家老也是在无意中得到的这只蛊虫,他甚至都不知道这只蛊虫是从哪里来的,该怎么炼化的,他只是在某一天突然福临心至知道自己多了一只蛊。

    当时在得到这只蛊的时候,学堂家老也是非常懵,在一番探索无果的情况之下也只能将其归纳于蛊虫的神奇了。

    他不知道这只蛊叫什么名字,只能根据探索出来的功用来为其命名,给它起了一个自然感的名字。

    学堂家老通过自然感蛊虫,他能感受到周围的环境有些躁动不安。

    没错,就是环境的躁动。

    不同于自然万物的生命气息,自然感连天地元气的流动,尘埃的浮动等等都能感受得到。

    它就是这么神奇,但是这种感受的范围也只限于自己身体周围一尺的距离。

    这么短的距离根本就没法将其当做侦查蛊使用,但是却能作为辅助蛊来使用感受天地自然运行的奥秘,对于境界的提升来说实在是一只不可多得的好蛊。

    感受到空中微微波动的元气,学堂家老皱了皱眉头。

    “唳………咹!”

    突然从雪屋顶上传来一阵不知名的鸟叫声,但是学堂家老还是通过声音辨识出了这是什么鸟。

    “这是雪鸮?”

    像这种白天黑夜都可以出来捕食的猛禽,在夜晚出来觅食是很正常的。

    但是学堂家老却从此中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

    雪鸮的叫声过后,紧接着又是一阵哗啦啦的声音,这是大量鸟群在扑扇翅膀时发出的声音。

    “嘎啊……”

    “唳……”

    “咕呜,咕呜……”

    各种飞禽的叫声响动了起来,同时脚下的大地也传来微微的震动。

    学堂家老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变了脸色,充满皱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慌乱的神色:“不好,这是兽潮啊。”

    “期末考核必须得马上终止,不然这一次的学员可能会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学堂家老立马想到传唤手下的人。于是他走出了雪屋,随手朝着天空发射了一个信号蛊。

    信号蛊直至上升,最终在最高处散开,光芒在黑夜中绽放,甚至在一瞬间照亮了大地。

    但是就在这一瞬的光亮下,学堂家老看清了山下的情景。

    那是怎样的景象啊,万兽齐喑,踩死踩伤不计其数,还有一些野兽在捡拾死兽的尸体在吃,山上的积雪被震动的簌簌下滑。

    学堂家老看到这幅情景,脸色都苍白了,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东西一样发不出声来。

    “这……这,我的学员啊……”

    意识到什么的学堂家老收起了雪屋,就朝着山下飞奔而去。

    到底是蛊师,即使是苍老了,依然腿脚利索,噌噌几下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他已经等不及其他人的到来,或许他们已经自身难保,等他们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他要亲自去寻找学员,告诉他们这次的期末考核取消,带他们回家族。

    “哞……”

    山地蛮牛发出一声惨呼,他掉进了早已经布满了地刺的陷阱里面,陷阱中竖立着的土刺木刺将它扎了个通透。

    它只来得及惨呼一声就再也叫不出来了。

    其身后跟着的几只小兽,在刹不住的情况下也一一栽了下去。

    血液从坑洞里面冒出来,喷洒在大地上……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芦家寨外面的其他地方。

    这第一波陷阱攻势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看得寨墙上,墙后面的蛊师心情振奋。

    “小子,不要紧张,放松点,这不算什么。想当年我见过的那个兽潮才叫大,真是铺天盖地,寨墙都被毁掉了一大半,那可真是恐怖啊……”

    一个年长一点的蛊师对着一个紧紧盯着寨外,浑身都在颤抖年轻蛊师指点道,希望他不要太紧张,到时候发挥出应有的战力。

    “杰叔,兽潮过来了……”

    “别怕,这……”杰叔说到一半,突然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地蝎……”

    只见一只地蝎从土里面钻了出来,硕大的钳子首先露出地面,紧接着就是整个身子。

    它的出现顶飞了一只盘羊,一只苍狼敏锐地朝着旁边跳了过去,覆盖着地面的陷阱荆棘难以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它的皮就像是岩石一样坚硬,那些地木刺刺在地蝎的身上就像是在挠痒痒一样,难以穿透它的石皮甲。

    它巨大的钳子左右一挥舞,一只山地蛮牛就被拦腰剪断。

    夹在口中的血肉朝口中送去,那狰狞的口器开合间,一只山地蛮牛就被吞了个精光,巨钳上残留下黑深的血液还在往下滴。

    “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负责此地防守的蛊师看着那在兽群中恐怖的身影,开始撕心裂肺地叫喊了起来。

    地蝎一般都有百兽王级别的战力,有的甚至有的能达到千兽王的实力成为大地蝎。

    这种野兽对于蛊师小队来说都难以对付,更不用说他们这两个人了。

    看到地蝎狰狞的身影越来越近,老蛊师感到越来越绝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从寨墙上一跃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