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仙王奶爸〕〔出笼记〕〔妃常难驯:魔帝要〕〔霸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九十四章 豹啸山林
    剧烈的震动让整个山体都出现了晃动。

    正在山洞中巩固修为的莫战栗突然惊醒了过来,他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乌完在莫战栗的脚边焦躁不安地转着圈圈,昏暗的天光下是数不清的野兽奔走。

    各种各样密密麻麻野兽挤在一起奔逃,似乎要将整个山谷都挤满,更有野兽擦着山壁前行,撞的山上的石头不住地朝下坠落。

    更有掉下的大石块直接将下面的野兽砸成肉泥的,伤亡不计其数。

    “又爆发兽潮了么?”

    他朝外面看了一眼就将头缩了回去,同时将脚边转圈的乌完放进了怀里。

    这小东西从出生起就没遇到过这么大的场面,他怕乌完会因为害怕而选择逃跑。

    那样的话下场必然是死路一条。

    他现在相当于被困在了这个狭窄的地方,虽说现在突破到了二转初阶,但若是面对千万兽群的袭击,依然没有多大的用,有死无生。

    修炼也讲究循序渐进,突破一转,虽说战力有了质的突破,但是想做到千人敌万人敌的程度还差得远。

    蛊师修炼也是一个自我完善,自我进化超越的过程,这也是越强大的蛊师越接近完美的原因。

    “没法出去的话那就在这休息吧,顺便巩固一下修为。”

    莫战栗这样想着。

    ……

    学堂家老带着两个人在山林间奔走呼号,企图找到失散在山林间的学员。

    他们一路走来见到了太多狼藉的场面,生灵涂炭。

    地面上一滩滩污泥似的血迹,还有一个个野兽啃食着死亡的尸体,也不知道这些血迹中是否有他的某个学员。

    “学堂家老,今年遭遇了不测,这都是学员的命啊!”

    芦永元说的很含蓄,但是意思大家都能听明白,他是劝说学堂家老放弃寻找。

    在这茫茫大山里面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更何况在兽潮的侵扰下,躲起来的学员更不好找。

    学堂家老人老成精,自然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虽说芦永元是被药堂家老派出来的,但是在这兽潮期间,替别人找儿女本就危险。

    谁也没有那么无私,已经算是尽力了,就没必要一直将自己置于危险的环境了。

    “虽说以往在试炼之中死亡和消失的学员也不少,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若是我们不管的话,他们很可能就全军覆没了,这都是我这个老师的责任啊。”

    学堂家老痛心疾首,几欲捶胸顿足!

    时刻处于战斗环境中的蛊师家族比不上生活在安定环境中的蛊师家族。

    缺少了一代人的力量,必然会出问题,引起一连串的问题。

    不过还好的是,他主动出击,救回了八位学员。

    他敢将期末考核设置成这个样子,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拗不过学堂家老,其他两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搜寻。

    突然,一个黑衣人在远处快速奔跑,身后还跟着一个花白的兽影。

    兽影一扑而上将黑衣人扑倒在了地下,血盆大口就对着他的脖子咬下。

    学堂家老等人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急忙大喊到:“好畜生,竟敢伤人!”

    “快快住口。”

    三人一齐朝着那一处杀将过去,但是那花白的身影却丝毫不为所惧。

    它蓝绿的大眼睛中映照着来人,戏谑的目光看向来犯众人。

    “不好,这花豹至少是百兽王级别的实力。”

    “这花豹在百兽王里面都是巅峰存在啊。”

    “小八。”

    一直默不作声的黑衣人失声喊到。

    学堂家老和芦永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原来这个黑衣人就是一直跟踪莫战栗的暗堂精英,如今被芦七叫了出来的芦八。

    “我这就来救你。”

    芦七一改平常的淡定从容,火急火燎地朝着芦八赶去。

    花豹发出一声怪异的吼叫,声音刺耳,空气震荡,地面上的雪块被吹得溅上高空。

    众人连连后退。

    “不好,它有豹吼蛊。”

    “快退。”

    只见八尺长的花豹咆哮在山林中,啸声卷起千堆雪,寒光烁烁的利爪之下踩着芦八,昂首面对着众人,威风凛凛。

    豹啸山林,冰雪飞舞,山谷回响,蛊师避退!

    犹如王者一般在这峡谷之中,皮毛光滑油亮,眼睛炯炯有神,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不行,不能退,小八还在它的爪下。”

    芦七暴吼一声就冲了上去,学堂家老无奈也跟着冲了上去。

    他是来救自己的学员的,没想到现在反倒来救暗堂的人了。

    芦七的手里面出现了一根长长的木刺,就像是拿着一把缩短的宝剑一样,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

    而学堂家老的手里面也出现了一把戒尺,披上了木叶袍。

    花豹看到冲上来的两个人,不急不缓地朝前一拍,似快实慢。

    芦七本想闪避,但是侧过的身子还是被拍中了一角。

    这一爪势大力沉,芦七直接旋转着吐血倒滚而出。

    他穿在身上的藤甲一边已经被拍碎,胸口位置的藤甲已经凹陷下去。

    若非藤甲的保护,芦八可能就因为胸口碎裂而死了。

    趁此机会,学堂家老拿着戒尺拍在了花豹的头颅上,花豹顿时一愣。

    这是戒尺蛊的一个能力,震慑,如果在挥舞戒尺的时候再加上一些话语,更能深入人心。

    “孽畜,退。”

    只见那只花豹摇摇晃晃地朝后退了两步。

    反应过来的花豹勃然大怒,自己作为傲啸山林的王者,居然被一只无毛猴子给戏耍了。

    豹吼一声就朝前扑去。

    这百兽王级别的存在自然不是一两个二转级别的蛊师所能对付的。

    但是学堂家老的这支小队却也是精英组成的,自然没有退却的道理。

    之前芦七之所以被拍中,还是他没有认清形式就贸然往上冲的缘故。

    “杀!”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学堂家老和芦七一前一后就冲了上去。

    本来已经吐血翻滚的芦七已经被药堂的芦永元使用药水治疗过一遍,顿时又恢复了很多。

    芦永元则站在远处释放飞叶,企图干扰花豹的行动。

    花豹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它敏捷的走位躲过了所有的飞叶。

    “不好,它还有一只移动蛊虫,要不然不会这么灵敏。”

    “快,封住它的行动。”

    一干人等想要封住花豹的走位。

    “就是不知道它的那只移动蛊虫是豹走蛊还是豹跳蛊,我们也好针对。”

    “再试探,总能知道的。”

    芦七和学堂家老又冲了上去,但是突然之间,他们脸色苍白,冷汗涔涔,大冬天的甚至是脊背上都渗出了冷汗。

    不知道是谁嘴角哆嗦,说了一句:“跑。”

    “小八……”

    “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

    “防住,防住!”

    “绝不能放这些畜生进来。”

    “发死力,死力!”

    在寨墙之间的蛊师一个个面目狰狞,血脉贲张,额头之上青筋暴起。

    看着从外面不断涌来的野兽,一个个就像是疯了一样。

    不断的朝着兽群中砸出拳石,火球,水箭,又或者是放出毒烟,木刺,又或是抛洒出一抔抔的铁钉,铁蒺藜。

    但是即使是这样,依然难以阻止野兽的步伐,它们的队伍距离寨墙还是越来越近。

    守卫寨墙的蛊师换了一波又一波,真元耗尽就赶紧退下来,使用元石恢复真元。

    很多蛊师元石不够,家族则根据其修为为他们免费发放元石。

    为了挡住兽群,家族已经不惜血本了。

    在这种混乱的场景下,有人想要浑水摸鱼,也有人想要逃跑。

    但是倒在寨墙下的无头尸体时刻提醒着他们,当逃兵就是死亡的下场。

    被野兽杀死当一个家族英雄还是因逃跑被斩杀成为一个懦夫,两个选择,蛊师自然知道该怎么选。

    林全富看着这混乱的场景,低声道:“是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