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仙王奶爸〕〔出笼记〕〔妃常难驯:魔帝要〕〔霸武〕〔猎天争锋〕〔离婚后,前妻马甲〕〔嘉平关纪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九十八章 他很伤心
    一个浑身浴血的身影踉踉跄跄地朝前走去。

    他的一只右手捂着胸口,从苍老的指缝中看去,胸口上有一个从上到下的爪痕。

    爪痕之长就连他整个手放上去都无法覆盖。

    时不时地咳嗽几声,嘴里面喷出血沫,飞溅在雪地上印成了一朵朵梅花。

    ……

    兽潮已经持续了两天多的时间,莫战栗之前找的洞穴早已经没法呆了,那里因为有大树的原因,常常有飞禽落脚。

    在遭到数只凶禽的攻击后,他不得不离开了那处危险的地方。

    这期间好不狼狈,他躲躲藏藏换了好几处地方。

    实在是凶险异常!

    不过在凶险的战斗中,莫战栗也在迅速成长。

    在一次次的接触战斗中,他迅速熟悉了二转初期的战力。

    如今的水刀蛊已经成了他的主力蛊虫,使用起来非常的顺手。

    撩,挑,劈,刺……

    一系列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这也得益于他前期的训练。否则不可能用起来就这么容易上手。

    刚开始的时候,莫战栗还想过跟芦存刚学习刀法,可惜的是,来到芦家寨过多少时间就不见了他人。

    于是莫战栗只能跟着学堂家老学习一些基础的用刀动作。

    但是即使是这样,凭借水刀的锋利,对付起野兽来依然无往而不利。

    一座小丘横亘在眼前,他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这并非是他太过胆小,实在是这一路上碰到的野兽太多了,时不时就要跳出来一只和自己打架。

    容不得他不小心。

    只能尽量走在偏僻的地方,避免与野兽相遇。

    虽然只经过了短短的两天时间,但是却跟劳累了一周一样。

    疲累不堪!

    他感觉他全身都在抗议想要休息,头脑发昏,眼睛干涩,心里面烦躁不堪。

    他急需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会儿。

    睡眠不足还容易让人变得暴躁,忽视很多东西,在这山林里面将会非常危险。

    走走停停,莫战栗看到前面的地势地形,突然眼睛一亮。

    这或许是个好地方,位置隐蔽且有天然的洞穴。

    洞穴隐藏在山石的后方,若是不仔细寻找,很容易被忽略。

    虽说已经疲累不堪,但是莫战栗还是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洞口,朝里面射去三支草箭。

    箭矢呈品字形射入洞中,覆盖了小半个洞口。

    过了一会儿莫战栗发现没有什么动静,又射出了三支倒品字形草箭。

    直到确认洞中没有什么动静后才进入了洞穴。

    虽说他觉得没危险,但还是在进入洞穴前催动了豕皮蛊。

    他一身的皮肤化为了豕皮,皮肤顿时变硬了很多,身上也出现了粉白黑三种颜色。

    这就是一转豕皮蛊的作用,可以将人的皮肤在短时间内转化为豕皮,提高一定的防御力。

    刚进入洞穴里面却是有些黑,看不清,莫战栗只能摸索着朝前走去。

    走一走停一停,等眼睛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再朝前行进。

    洞穴并不浅,走了好一段,并且洞穴也很宽敞,即使是站起来依然能行走自如。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道庞大的身影,黑暗中依然能看到它光滑的鳞甲。

    莫战栗心中一突,感觉要遭,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步。

    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兽影,防备它随时扑过来。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他依然发现兽影一动不动。

    莫战栗壮着胆子又朝前走了几步,发现这只野兽已经死亡多时。

    看来是被什么东西杀掉了。

    松了一口气,莫战栗感觉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他仔细寻找洞穴的每一个角落,果然发现了一处不寻常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人。

    靠在墙角,像是在休息,但是和那只野兽一样,也是一动不动。

    或许他已经死了。

    莫战栗又小心翼翼地朝着那靠在角落中的人而去。

    随着靠近,莫战栗听到了轻微的呼吸声,但是却很微弱。

    这人还活着。

    即使是自己这么靠近,依然没有一点反应,看来是出了什么问题。

    随着时间的增长,莫战栗终于看清了,那人浑身浴血,胸前还有长长的爪痕。

    披头散发,脸上也沾满了血污。他不像是在睡觉,反而更像是昏迷了。

    或许他也活不久了吧。

    莫战栗让开身子,让光照进来一点,他感觉这人有些眼熟。

    走上前去仔细辨认,莫战栗终于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他怎么会在这里?

    “老师,老师?”

    莫战栗试着呼唤几声,甚至用手推了推学堂家老,依然不见他有什么反应。

    可以看的出来,他受了严重的伤,可能是与这只野兽战斗造成的。

    莫战栗没有治疗蛊虫,他也不敢将学堂家老带出洞外,他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想了想,他靠坐在了学堂家老的旁边。

    他太累了,连续的逃亡战斗以及缺乏休息。

    等等,或许学堂家老有治疗蛊虫,莫战栗突然反应过来。

    但是学堂家老现在昏迷不醒,即使是拿到他的蛊虫也用不了,除非是炼化。

    但是要拿到学堂家老的蛊虫就必须探查他的空窍。

    随意探查别人的空窍,这在整个蛊师界都是大忌。

    想着想着,莫战栗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强撑着身子将一丝真元灌注进学堂家老的身体,意识随着真元的流动到达学堂家老的空窍。

    暗淡的晶膜空窍中承载着一点点的暗红真元。

    暗红真元中有一只蛊虫,莫战栗认得,这是二转的都笼草。

    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莫战栗暗叹一声,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一样抬不起来。

    极度困倦之下是深沉的睡眠,在梦中,他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的那个小村子里面。

    村子里面除了一个一转的驻村蛊师以外,其他都是凡人。

    他和父亲两个人相依为命。

    听父亲说,母亲因为难产而死,家里面从此就剩下两个人。

    而父亲也因为要跟随狩猎队外出捕猎的缘故,只能将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

    他小的时候还会被放在邻居家里代为照看,等到他稍微长大一点,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面了。

    狩猎队有时候会出去三五天时间,这期间他就只能想办法一个人生活。

    凡人的生活很是艰苦,基本上挣扎在生存线上。

    挨饿是常态,吃的东西中,粮食只占了很少一部分。

    至于大部分……

    却是在山里面找的野菜,草根,虫子,老鼠青蛙之类的。

    只要能有一口吃的,哪管什么好不好吃。这也是莫战栗捡起马粪豆就吃却毫不含糊的原因。

    实在是——这就是凡人奴隶的生活。

    凡人每年种的粮食都要上缴很大一部分,留下来的根本就不够吃。

    蛊师大人们据说神通广大可以自产饭食,但是却不愿多浪费一点自己的真元。

    而狩猎队也是一样,捕获的猎物大部分也是要上缴到山寨里面去,能给自己留下的基本也没有多少。

    每年冬天食物匮乏的季节,都有好多凡人奴隶饿死,冻死。

    这才是现实中凡人的生活,在莫战栗看来,蛊师的生活就是天堂。

    他一个人在家里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父亲很忙,经常不在家,自己就像个野孩子一样,经常穿的脏兮兮的。被同龄的小伙伴欺负,骂他是没妈的孩子,嘲笑他。

    他很伤心,他想要逃离那个地方,但是却有一群蛊师要抓自己。

    他们说要将自己浸猪笼,打断自己的四肢挂在寨墙上面示众。

    他很害怕,他拼命逃跑,他躲进了一个山洞里面。

    他太累了,靠着石壁坐了下去。

    石壁上每一块石头都看得清清楚楚,石头上面的纹路与裂痕都纤毫毕现。

    他看见了自己身边的学堂家老,他感觉他已经死了。

    他睁开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