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仙王奶爸〕〔出笼记〕〔妃常难驯:魔帝要〕〔霸武〕〔猎天争锋〕〔离婚后,前妻马甲〕〔嘉平关纪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蛊真人之行天下 第122章 意识脱离
    “都走快点,别掉队了。”

    “注意观察四周。”

    “打起点精神来。”

    一个个小队队长的吼声在空气中传播,他们对着队员们说道。

    五只重山犬布置在最外围负责监视,小队依然分成前后左右四个队伍前进。

    这已经是莫战栗离开段家寨的第二天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左耳,那里已经被一只蛊虫代替,想起其中的痛苦,他的脸皮忍不住抽搐。

    在一天前。

    莫战栗赤身站在房间中,手里面拿着一面铜镜。

    镜中的人一头黑发披肩而下,最终垂落在腰间,眼睛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黑潭,脸上多了些风霜,但是却难掩其俊朗,身材也不再消瘦,肌肉块块分明。

    神情凌厉,眼中闪过一抹坚毅之色,水刀一划而过,莫战栗的左耳应声而落。

    “呃啊~”

    莫战栗痛呼一声,喉咙中像是压抑着某种野兽。

    神情扭曲,手指蜷曲,痛苦想要让他趴在地上。

    虽说段泽给他这只蛊虫之时提醒过莫战栗,让他最好找到能麻痹神经的蛊虫再使用,但是莫战栗去并没有在意。

    他非正道,痛彻心扉早已经历过。

    身伤易愈,心伤难合!

    身体的痛苦也是一种历练的机会,他不能轻易放过。通过对段泽和林子芦等人话语的分析可知,这种痛苦并非是人所不能忍受之痛苦。

    于是莫战栗决定就这么使用。

    痛苦到让他想要放弃,但是莫战栗紧咬牙关,他知道不能就这么倒下去。

    这只是第一步,下面才是真正痛苦的开始。

    眼神再次坚定,莫战栗的右手中出现了一只蛊虫,这只蛊相当特别,就像是一只人的耳朵。

    它通体土黄色,巴掌大小,捏在手里有一种温润感,富有弹性。

    耳朵周边上,向外延伸出一个个根茎,数十根细长的根茎就像是人参的参须暴露在空气中。

    没错,这就是二转草蛊地听肉耳草,莫战栗为了喂养它,还专门花了三块元石来购买参须。

    如今这只蛊已经被莫战栗炼化,用手将其按在脑袋左侧的伤口上,一股赤铁真元灌注而入。

    随着真元的灌入,这只地听肉耳草蛊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根茎疯狂地摆动起来,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这些生长出的根茎感受到伤口,并没有再胡乱摆动,而是像发现了什么一样,齐齐扎根在了莫战栗的伤口处。

    钻心之痛!!!

    莫战栗感觉就像是有数十根铁线虫从伤口处向自己的脑袋中钻进来。

    这种感觉不光是疼痛,还有恶心。

    “嗬嗬嗬……”

    莫战栗感觉脑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浑身无力,身体开始摆动。

    脑袋上的冷汗止不住地往下淌,意识出现一阵阵眩晕。

    突然,莫战栗的意识就像是脱离了脑海,他就像是上帝一样,看见了自己身体的全部外貌,在某种特殊吸引之下又重新进入了身体。

    但是他的意识却并没有回到脑海,就像是附身了自己一样。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他虽然不能操控这具身体,但是这具身体所有的地方都清清楚楚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这比内视还要奇妙,或者说这就是精细版的内视。

    身体的肌肉纤维一条条纠缠在一起,一张一缩之下,提供出巨大的力量。

    砰砰跳动的心脏,就如同一个震天巨鼓振聋发聩。

    血液从中喷吐出来,顺着血管循环到全身,巨大的如同瀑布的轰鸣声传入莫战栗的意识中,这是血液流动冲刷血管壁的声音。

    大音希声。

    平时的时候人们不注意,很难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至于血液流动的声音就更小了,除非有某些特殊的能增强感知的蛊虫,否则基本上没有人能听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

    但是如今这一切都清晰地呈现出来。

    脑袋左边正在发生着激烈的入侵,那一个个像是人参根茎一样的触须不断地朝脑袋里面钻入,这些根茎在莫战栗的意识中是那样的巨大,其完全是以蛮力撕开挤入莫战栗的血肉组织,然后再与神经等组织相连。

    这个时候,他就像是一个研究人员在看着这具身体,就像是这具身体不是他的,而是他在研究的一个试验品。

    不好!

    突然意识到什么的莫战栗惊呼一声。

    现在我的意识抽离了本体,没有意识之下,那岂不是说真元将要断供,难道这一次地听肉耳草的嫁接要以失败而告终吗?

    莫战栗的意识朝着灌入真元处看去。

    只见真元就像是浅红色的气体,又像是浅红色的液体,无声无息之间流淌,它顺着莫战栗的手灌注进入地听肉耳草里面,地听肉耳草在真元的催动下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虽说是无意识之间的操作,但是却没有真元断供的样子。

    看到这里,莫战栗放下心来。

    越来越多的根须还在往莫战栗的伤口里延伸,慢慢地,地听肉耳草蛊和他的伤口贴为一体,成为了他新的耳朵。

    直到这时,莫战栗才一下趴在桌子上。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刚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浑身乏力,脑袋的眩晕一阵一阵传递而来。

    心脏咚咚咚狂跳,就像是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一样。

    勉强睁开眼睛,镜子中的少年有一只肥大的左耳,额头青筋暴跳,面如金纸。

    虽说剧痛稍减,但是依然折磨着他。

    蛊虫说到底是外物,人借外物来进化,莫战栗的身体还需要时间来适应这蛊虫。

    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布巾开始擦拭身上的血污。

    等到擦拭干净,他再也忍不住,踉踉跄跄走到床边,一头就栽了下去。

    剧痛与眩晕折磨着他,让他一时间难以睡着,他感觉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凭借强大的意志力艰难地挪动着沉重的身体,让自己尽量舒服一点。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睡去。

    虽然这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莫战栗仍然记忆犹新。

    那种感觉让人难以忘记。

    急忙收束心神观察四周,莫战栗突然看到一束光一闪而过,正当他想要再次去看的时候,那束光已经没有了。

    莫战栗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遂抬头看了看天空。

    阳光正好,并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气也越来越好,太阳每天出现的时间也在变长。

    冷风也不再那么刺骨,正午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莫战栗还是不放心,他半蹲下来,左耳贴向大地。催动地听肉耳草蛊虫,耳廓上的一根根须垂落下来,钻透雪地,并最终艰难地扎入泥土之中,与大地连接在一起。

    顿时,他的听力就暴涨数倍,方圆三百步的范围皆在他的侦查范围当中。

    无数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风吹动森林的声音,蛊师队员踩在雪地上走动的声音,重山犬奔跑的声音。

    雪地下有冰雪已经开始融化,有水滴滴落下来然后又被冻住。

    更远处还有某些小动物在雪下跑动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于是对着其他人问道:“队长,你们有没有发现刚刚有一束光一闪而逝?”

    “一束光?”林子芦疑惑问道。

    “是的,一束光。”

    “学弟你不会是眼花了吧。”

    “你们都没有发现吗?”莫战栗也是疑惑。

    “学弟你的精神还没好吗?我就说让你找个麻痹精神的蛊虫用用,你非不听,这下出现问题了吧?”简宝璐说道。

    “你才出问题了呢。”莫战栗反驳一句。

    “好了,都别争了,不管是什么情况,总之小心点为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深空彼岸辰东〕〔斗神狂飙〕〔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