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祈福魔药〕〔长相逢〕〔我的爱深不见底陆〕〔孤独是你撒的谎〕〔掌门要逆天〕〔陌上玉人心〕〔春风十里,不如你〕〔唯有清风寄相思〕〔重生之异能军嫂〕〔叶哥的传奇人生〕〔惹火狂妻:邪帝,〕〔权力代言人〕〔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妖孽狂医〕〔小村那些事〕〔永不从良[快穿]〕〔重生奋斗俏甜妻〕〔假婚真爱,总裁的〕〔予你半生〕〔魔君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琴音仙路 第473章回来就好
    度衡真君抽了抽嘴角,十几个魔修一照面,便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这丫头真的好凶残,不过,魔修和道修正在开战,不是魔修死,便是道修亡,凶残一点,没什么不好。

    于是,严厉的度衡真君脸上,露出了难得满意的微笑,跨步走出灭魔阵。

    “师叔”见灭魔阵中走出的是度衡真君,顾轻羽急忙收了凤栖,过来恭敬的见礼。

    “师祖”飞机硬着头皮,躲在顾轻羽背后,和小界一起,向度衡真君见礼,他认得这老头,执法堂的,凶的很,而且嗓门也特别大,他和圆圆正哭得起劲,被他一嗓子,就这么按下去了。

    见顾轻羽如此有礼,度衡真君更满意,看这就是虚天宗培养出来的修士,对待敌人要心狠手辣,对待自家长辈要恭敬有礼,就这是修士的楷模啊

    “回来了”他满意的点着头,却也忍不住暗暗松了口气。

    自从玄同师兄陨落后,虚天宗实力大打折扣,此次道魔大战,更是令谨源师弟也陨落在焚寂山脉内,幸亏微羽那丫头结婴成功,填补了阵法峰峰主的空缺,但是虚天宗的元婴修士还是陨落的太多,成长的太少。

    看眼前这丫头,周(身shen)灵息绵长,这次回来该结婴了吧,而且听宗门传来的信息说,木曦那小子,也已经闭关准备结婴,若他们两个都能够结婴成功,虚天宗的实力又可以重回从前,而且丫头小子们,一个比一个凶,一个比一个战力强横,看谁还敢觊觎七大宗门第三把交椅。

    度衡真君觉得老怀甚慰,而顾轻羽则归心似箭,简单了解了下宗门,以及百年来,焚寂山脉的变化后事,便匆匆告别了度衡真君,回转宗门。

    而她的凶名,却没有随着她一起回宗,亲眼目睹那场斗法的修士,添油加醋的描述魔修的惨叫声,有多响,血喷的有多高,女修当时的脸有多狰狞,看着漫天飞舞的鲜血,眼睛眨都不眨,简直有多凶残就有多凶残。

    等挖出顾轻羽的真实(身shen)份后,更是坐实这样的凶名,有那么护短的师尊,能不凶吗最后包括不认识顾轻羽的虚天宗的筑基弟子在内,一致得出结论,这么凶的一个女修师叔肯定嫁不出去。

    对于这些流言,全力赶回虚天宗的顾轻羽本人没听见,但即便听见了,也最多一笑了之。

    在飞机的全力飞行下,第五天,便看到蔓延几千里的问虚山脉,然后看到了隐在半开启护宗大阵中的虚天宗山门。

    顾轻羽更加的心急如焚,度衡师叔说,虚天宗现任掌门是师兄慕容子轩,这也是万年来,虚天宗第一次由金丹真人执掌。

    不用问,定然是师尊伤势实在太重,一时半会出不了关,所以才不得不提前传位于师兄。

    度衡师叔还说,百年来,虚天宗损失的元婴真君实在太多,先有闻喜真君叛宗,后有玄同真君和静舒真君双双陨落,加上本次道魔大战中陨落的谨源真君,这百年,虚天宗足足损失了一半的元婴真君,实力可谓是一落千丈,七大宗门隐隐有了排斥虚天宗的迹象出现,尤其是玉昆真君受伤,慕容子轩接掌掌门之职后,这排挤更加明显,要不是道魔大战还没结束,要不是虚天宗刚刚有人结成元婴出关,他们都要把挤掉虚天宗的方案,提上(日ri)程了。

    不过这位新晋的元婴真君顾微羽,为了寻找金系灵种,已远赴魔界,不在宗门,坐镇宗门的只有明华真君,和静汶真君。

    宗门暂时实力薄弱,开启护宗大阵,没有什么不妥,但是,这种严阵以待的架势,却给了顾轻羽,玉昆真君伤重难愈的错觉。

    她几乎是从飞机背上摔下来的,踉跄着还没站稳,便往虚天宗山门里冲。

    “前辈,这里是虚天宗山门,请前辈留步”

    山门里闪出三个,手持灵器,满脸怒容的筑基弟子岂有此理即便他们的掌门是金丹真人,即便他们只有筑基修为,但只要他们在,虚天宗山门也不是任人随随便便就能强闯的。

    三人的怒容,让顾轻羽意识到,她出门一百多年,看守山门的筑基弟子,换了一批又一茬,不认识她再正常不过。

    她急忙取出她的(身shen)份玉牌,抛给为首的筑基弟子道“清泉峰,成韵。”

    三个筑基弟子明显一愣,正准备往宗门里激发传送符的筑基弟子,手一顿,传送符也没发出去。他们这群混迹在执事堂的筑基弟子,或许不知道成韵是谁,但是清泉峰,他们是知道的,上一任掌门亲传三弟子,现任掌门师妹的居住峰,不管上任掌门,还是现任掌门,他们可都会时不时在执事堂发布一些打理清泉峰的任务,可见这位上任掌门亲传弟子,在上任和现任掌门心目中的地位。

    为首的筑基弟子急忙往(身shen)份玉牌里输入一丝灵气,顾轻羽的三维图像,和(身shen)份信息便出现在空中。

    正确无误为首的筑基弟子急忙双手奉还,并行弟子礼道“弟子有眼无珠,还望师叔海涵。”

    顾轻羽不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修二代,知道他们做的很对,但她很急,没功夫和他们闲聊,她冲他们笑点了下头“你们做的很好。”便如一阵风冲进了山门。

    问虚(殿dian)内,慕容子轩突然放下手中玉简,快步走出问虚(殿dian)。

    远处一道红绿两色的遁光,急速的向着凌云峰冲来,他露出个如释重负的微笑,扬声道“师妹”

    “师兄师尊呢”顾轻羽声音有些颤抖,一下子落在他面前,眼中有泪光闪闪,这是她想念的亲人。

    “师尊在修炼室内,我带你去。”说起师尊,慕容子轩的声音略微暗淡,师尊的伤不轻。

    顾轻羽却已饶过他,脚下灵光一闪,便已站到玉昆真君的修炼室外,看着紧闭的修炼大门,顾轻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尊,弟子让你((操cao)cao)心了”

    过了半天,修炼室的门打开一条缝,传出玉昆真君虚弱无力的声音“小羽子,回来就好”

    度衡真君抽了抽嘴角,十几个魔修一照面,便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这丫头真的好凶残,不过,魔修和道修正在开战,不是魔修死,便是道修亡,凶残一点,没什么不好。

    于是,严厉的度衡真君脸上,露出了难得满意的微笑,跨步走出灭魔阵。

    “师叔”见灭魔阵中走出的是度衡真君,顾轻羽急忙收了凤栖,过来恭敬的见礼。

    “师祖”飞机硬着头皮,躲在顾轻羽背后,和小界一起,向度衡真君见礼,他认得这老头,执法堂的,凶的很,而且嗓门也特别大,他和圆圆正哭得起劲,被他一嗓子,就这么按下去了。

    见顾轻羽如此有礼,度衡真君更满意,看这就是虚天宗培养出来的修士,对待敌人要心狠手辣,对待自家长辈要恭敬有礼,就这是修士的楷模啊

    “回来了”他满意的点着头,却也忍不住暗暗松了口气。

    自从玄同师兄陨落后,虚天宗实力大打折扣,此次道魔大战,更是令谨源师弟也陨落在焚寂山脉内,幸亏微羽那丫头结婴成功,填补了阵法峰峰主的空缺,但是虚天宗的元婴修士还是陨落的太多,成长的太少。

    看眼前这丫头,周(身shen)灵息绵长,这次回来该结婴了吧,而且听宗门传来的信息说,木曦那小子,也已经闭关准备结婴,若他们两个都能够结婴成功,虚天宗的实力又可以重回从前,而且丫头小子们,一个比一个凶,一个比一个战力强横,看谁还敢觊觎七大宗门第三把交椅。

    度衡真君觉得老怀甚慰,而顾轻羽则归心似箭,简单了解了下宗门,以及百年来,焚寂山脉的变化后事,便匆匆告别了度衡真君,回转宗门。

    而她的凶名,却没有随着她一起回宗,亲眼目睹那场斗法的修士,添油加醋的描述魔修的惨叫声,有多响,血喷的有多高,女修当时的脸有多狰狞,看着漫天飞舞的鲜血,眼睛眨都不眨,简直有多凶残就有多凶残。

    等挖出顾轻羽的真实(身shen)份后,更是坐实这样的凶名,有那么护短的师尊,能不凶吗最后包括不认识顾轻羽的虚天宗的筑基弟子在内,一致得出结论,这么凶的一个女修师叔肯定嫁不出去。

    对于这些流言,全力赶回虚天宗的顾轻羽本人没听见,但即便听见了,也最多一笑了之。

    在飞机的全力飞行下,第五天,便看到蔓延几千里的问虚山脉,然后看到了隐在半开启护宗大阵中的虚天宗山门。

    顾轻羽更加的心急如焚,度衡师叔说,虚天宗现任掌门是师兄慕容子轩,这也是万年来,虚天宗第一次由金丹真人执掌。

    不用问,定然是师尊伤势实在太重,一时半会出不了关,所以才不得不提前传位于师兄。

    度衡师叔还说,百年来,虚天宗损失的元婴真君实在太多,先有闻喜真君叛宗,后有玄同真君和静舒真君双双陨落,加上本次道魔大战中陨落的谨源真君,这百年,虚天宗足足损失了一半的元婴真君,实力可谓是一落千丈,七大宗门隐隐有了排斥虚天宗的迹象出现,尤其是玉昆真君受伤,慕容子轩接掌掌门之职后,这排挤更加明显,要不是道魔大战还没结束,要不是虚天宗刚刚有人结成元婴出关,他们都要把挤掉虚天宗的方案,提上(日ri)程了。

    不过这位新晋的元婴真君顾微羽,为了寻找金系灵种,已远赴魔界,不在宗门,坐镇宗门的只有明华真君,和静汶真君。

    宗门暂时实力薄弱,开启护宗大阵,没有什么不妥,但是,这种严阵以待的架势,却给了顾轻羽,玉昆真君伤重难愈的错觉。

    她几乎是从飞机背上摔下来的,踉跄着还没站稳,便往虚天宗山门里冲。

    “前辈,这里是虚天宗山门,请前辈留步”

    山门里闪出三个,手持灵器,满脸怒容的筑基弟子岂有此理即便他们的掌门是金丹真人,即便他们只有筑基修为,但只要他们在,虚天宗山门也不是任人随随便便就能强闯的。

    三人的怒容,让顾轻羽意识到,她出门一百多年,看守山门的筑基弟子,换了一批又一茬,不认识她再正常不过。

    她急忙取出她的(身shen)份玉牌,抛给为首的筑基弟子道“清泉峰,成韵。”

    三个筑基弟子明显一愣,正准备往宗门里激发传送符的筑基弟子,手一顿,传送符也没发出去。他们这群混迹在执事堂的筑基弟子,或许不知道成韵是谁,但是清泉峰,他们是知道的,上一任掌门亲传三弟子,现任掌门师妹的居住峰,不管上任掌门,还是现任掌门,他们可都会时不时在执事堂发布一些打理清泉峰的任务,可见这位上任掌门亲传弟子,在上任和现任掌门心目中的地位。

    为首的筑基弟子急忙往(身shen)份玉牌里输入一丝灵气,顾轻羽的三维图像,和(身shen)份信息便出现在空中。

    正确无误为首的筑基弟子急忙双手奉还,并行弟子礼道“弟子有眼无珠,还望师叔海涵。”

    顾轻羽不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修二代,知道他们做的很对,但她很急,没功夫和他们闲聊,她冲他们笑点了下头“你们做的很好。”便如一阵风冲进了山门。

    问虚(殿dian)内,慕容子轩突然放下手中玉简,快步走出问虚(殿dian)。

    远处一道红绿两色的遁光,急速的向着凌云峰冲来,他露出个如释重负的微笑,扬声道“师妹”

    “师兄师尊呢”顾轻羽声音有些颤抖,一下子落在他面前,眼中有泪光闪闪,这是她想念的亲人。

    “师尊在修炼室内,我带你去。”说起师尊,慕容子轩的声音略微暗淡,师尊的伤不轻。

    顾轻羽却已饶过他,脚下灵光一闪,便已站到玉昆真君的修炼室外,看着紧闭的修炼大门,顾轻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尊,弟子让你((操cao)cao)心了”

    过了半天,修炼室的门打开一条缝,传出玉昆真君虚弱无力的声音“小羽子,回来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