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友是阴阳师〕〔吃货在古代〕〔我真的不想扮猪吃〕〔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最强灵异大师〕〔末世之炮灰的腹黑〕〔崩坏神话〕〔垂钓未来〕〔我有一座军火库〕〔晚明霸主〕〔我有神珠能种田〕〔谋杀游戏〕〔死生契阔(古代篇〕〔超品小天师〕〔小学文娱大亨〕〔二次元之假面骑士〕〔邪王独宠:纨绔异〕〔枭妻诱入怀:景少〕〔宠妻入骨:神秘老〕〔玄医枭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诛剑帝 0190都是自己人,没事!
    竖日。

    晨曦的第一缕阳光夹杂着一抹青烟照入了屋中,空旷又寂静的院落房间内,一位身着墨绿长袍,面带面具的男子正双腿盘坐着,双目紧闭,好像若有所思。

    叶明正闭目养息中,昨日遇见木槿韵之后,叶明便与木槿韵一同回到了木家大院之中。不过,木封并不清楚叶明的到来。

    院落门口,木槿韵缓缓的走入屋内,而在他的身后则还有一位神情庄严的男子。男子目光深邃,眉头紧邹。带着一抹敌意,朝着院内望去,此人正是木封。

    “父亲!我都说了,那人昨天救了我。我看他可怜所以才让他住到我们家里的!”木槿韵嘟着嘴,气呼呼的说道,她并未将叶明的正是身份说出来,这是叶明与她的约定。

    “什么朋友,你这是要气死我吗?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大晚上的带着一个不认识的回来,要是遇到危险了这么办?”木封双目怒视木槿韵,怒斥道。

    木槿韵是木封的心头肉,要是她出什么事情,木封还不得气死。再说了,哪有人大晚上的带一个不认识的回来的?

    木封的担忧并没有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话从来都没有说错。可笑的是,木槿韵带回来的并不是什么陌生人,更不是什么歹人,而是叶明,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与此同时,屋内的叶明感受到了木封的气息。他对于木封的到来并没有感到什么稀奇,他清楚木封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家中出现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换做是谁都会警惕,防范。

    叶明缓缓睁开闭目已久的双眸,他的眼眸之中泛着一抹杀意与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旋即,他从床上起身,走到门口慢慢的推开了门。

    而门口,赫然出现了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名木家的侍卫,实力都是剑王。

    “你是何人?为何会来到我们木府之中!”木封刚见到叶明的一刻,双眸之中敌意涌起。随即,他身后的十名侍卫也随之拔剑指着叶明。

    “我不是什么歹人!”

    “我也不是对木小姐有什么非分之想的人。”

    “不过,我的身份我无可奉告!”

    叶明目光冰冷,冷冷道。双眸之中,带着些许的不屑。

    “哼!说不说由不得你!给我上!”

    木封怒哼一声,此刻的他已然将叶明视为敌人。紧接着,跟随着他身后十名侍卫拔剑而起,直刺叶明而去。十道泛着寒光剑芒直指叶明,凶狠异常。

    “父亲,你干什么!”木槿韵脸上大变,赶忙怒斥道。可木封并没有理会木槿韵,而是一把拽着她,不让她上前一步。

    叶明见况,并未作声,他嘴角露出一抹带着嘲弄的笑意,双眸目光扫视一刻后,便收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回来。眼前的十人叶明并未放在眼中,他们并不能让叶明心中激起什么涟漪。

    叶明想要杀他们一眨眼的时间便可,但这里是木府。也是木槿韵的家,眼前的男子更是木槿韵的父亲,叶明不能动手。

    可虽说不能动手,教训一下还是可以的。

    十道泛着寒光的剑刃将要斩道叶明身上的刹那,叶明眉头微微邹起。旋即,叶明周身一股狂暴的剑气涌出,“砰砰砰!”几声闷响传出,原先持剑的十人,硬生生的被叶明击出了几十米远。

    这一幕不禁让木槿韵与木封二人震惊,木槿韵震惊是因为她好奇叶明何时变得如此强横,木封震惊是因为他竟从叶明的身上感到了一抹威胁感。而且,这股威胁感越来越剧烈。

    从脚底直冲他的脑门!

    “木族长,我虽不能告诉你的我真实身份。不过,我可以给你看这个!”

    叶明言罢,从口袋之中拿出一块炼药师的证明,玉牌。而证明之上,赫然出现了九颗夺目的星辰。

    木封用着不屑的眼眸撇了叶明手中的玉牌一看,赫然他的双腿竟有种下跪的动作。他身躯颤抖着,双眸之中透露着震惊与恐惧。

    “九。。。。。。九品?”

    没错!木封看到的正是叶明从手中拿出的九品炼药师的证明,而在玉牌之上,还刻着“丹塔副塔主”这几个刺目的字。

    “对不起!炼药师大人,是我有眼无珠!”木封说着竟要对着木槿韵的面朝着叶明下跪,这一幕不由让木槿韵震惊不已。

    此时,就在木封将要下跪的一刻,叶明伸出双手将木封给拖住。随即,将他快要落地的身躯扶了起来。

    “木族长不必如此,我也仅仅只是到这里游玩罢了。我可以理解木族长的想法,我并未有怪罪你的意思!”叶明目光之中流露出一抹尴尬,淡淡道。

    叶明并未怪罪过木封一分,他清楚木封的想法。而且,要是今日站在面前的是自己的话,叶明也会这么做!

    解释完之后,叶明随着木槿韵走出了木家大院之中。

    “族长,真是没有事情吗?让这个来历不明的人。。。。。。”

    侍卫并未继续说下去,他发现木封看自己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凶恶的起来。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眼眸之中充斥着恐惧。

    “咚!”

    木封二话不说,抡起他那沙包般大小的拳头,狠狠的在侍卫的头上锤了一下,怒斥道:“来历不明?你可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丹塔的副塔主,九品炼药师!我们木家惹不起!”

    木封言罢,叹了口气,走出了院落之中。

    “哎!只求他不要怪罪于我们的好!”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十名侍卫听着木封的话,不由微微一愣。旋即,他们的背后冷汗直流。九品炼药师,这可是整座大陆最为尊贵的人物。而且,刚才他们十人还与叶明动了手。不由让几人心中一阵后怕。

    十人清楚,当时叶明想要他们的命很简单。轻轻一挥手,他们十人便丧命于此,可叶明并未这么做。

    几人的害怕不是没有原因的,昨晚木槿韵将叶明带会家中的时候,刚好是他们十人把守木家大门。当时,他们十人还将叶明给臭骂了一顿。骂的那是有多惨,骂多惨。

    如今看来,十人果真是干了一件蠢事。

    街市上。

    叶明正目光深邃的看着木槿韵,眼眸之中时不时流露出一股饱经沧桑的异光。

    “你对我手中拿出的玉牌不好奇吗?”

    叶明眉头微微邹起,质问道。他不信木槿韵对他所拿出的玉牌会感到不好奇,刚才木封的举动足以说明玉牌的威慑力。

    “不好奇啊!就算好奇了,你又不会和我说!”木槿韵微微一笑,嘟着嘴说道,脸上显得有些不太高心。

    木槿韵清楚,就算自己好奇又能如何?叶明又不会告诉她,她能怎么办?总不能拿着剑架在他脖子之上,威胁他吧?

    而且,叶明的实力木槿韵心中清楚,怎么做实在有点愚蠢!

    叶明也并未说什么,木槿韵说的并没有错,就算她问自己手中的玉牌到底为何物,自己也不会告诉她。

    此时,叶明跟着木槿韵继续向前走着,可当叶明走了一会之后,他眉头微微邹起,发觉有点不对头。

    这个方向正是向着云家,也就是通往云斓的家中的必经之路。

    “韵儿,你带我去云家做什么?”叶明停下脚步,一脸不信任的朝着木槿韵看到。昨天晚上,他可是与木槿韵约好的,绝对不会把自己还活着的事情,对别人说。

    可如今看来,木槿韵有点想要反悔的意思啊!这让叶明不由警惕起来。

    “是啊!去云家看戏啊!你不知道吗?今天丹塔分布的新任掌舵人准备继续向云家提亲,你不准去看看自己的心上人会怎么对付吗?”木槿韵话语间带着些许的嘲弄,说道。

    “什么?”

    叶明闻言,眉头微微邹起。心中涌起一阵愤怒,双眼早已眯成一条直线。一股杀意若隐若现。

    “走!”

    “鬼怨,出!”

    话语刚落,叶明灵海之中,赫然冲出一股强大的怨念。怨念之中还夹杂着阵阵鬼怪的吼声,让人闻了不由胆寒。旋即,一把泛着寒光与恐惧气息的黑剑呼啸而出。没等木槿韵回过神来,叶明一把拉着木槿韵,脚踩鬼怨剑,直奔云斓家方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枕上名门:腹黑总〕〔九龙刀帝〕〔君临星空〕〔帝国萌宝:奔跑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