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大佬又在装萌新了〕〔小司机闯都市〕〔安小暖夜溟爵〕〔红楼镇北公〕〔永恒圣帝〕〔仙武狂潮〕〔最初进化〕〔儒道诸天〕〔那个最恶的崽〕〔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御九天〕〔美女总裁的超级女〕〔重生之巨变〕〔道起蓬莱〕〔逆流1982〕〔万界陨灭〕〔柯南之机械师〕〔近身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乃读书人 第一章 缘起
    东大陆战国史书,异事录中曾有记载,“天下纪元32年秋,帝国东境,东郡城郊外,天降陨星。陨星周遭数百里,竟一夜间寸草不生。凡路过之人皆不知所踪。陨星酷似一颗巨大的石头,也被称为荧惑之石。被民间称之为帝国祸事的开端。”

    “东郡城,战国的第二座大城,也是偌大个战国东境的首城。东境不知什么时候传颂了一首打油诗,战国天下战国都,战都东边有东郡。”茶馆的说书先生说完后便停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喝起了茶。

    这时座位下面听他讲书的一个魁梧大汉却不耐烦了起来,“小老头,你说话倒是说完啊,话说一半算是什么意思?!” 大汉身近两米,健硕的肌肉就算隔着衣服也若隐若现。双目通圆。他大喝一声,倒有一番猛虎下山的气势。

    “奎山……坐下。”

    正当大汉还打算继续发作,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只听声音是坐在大汉身旁边的黑衣男子所发出的,此人黑衣黑鞋,头上带着一顶黑斗笠,让人看不真切面容。双手拄着一把黑剑。虽双目紧闭,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在场所有人都紧张的闭了一口气。可谁知,名为奎山的男子却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缓缓地朝着椅子坐了下去,并应了一声

    “是,大人。”

    说书先生看到这儿,才悄悄地吐出了一口气。急忙继续道“看二位先生的架势,不是咱们东境人吧,不知是来……?”

    “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问,好好讲你的书去。”奎山在底下没好气的提醒道。但是这一次黑衣男子并没有打断他,好似默认了他的做法。

    “好好好,那我继续讲。”说书先生不自讨没趣,便自顾自的讲了起来。“这首打油诗的下两句就是,东郡秦王有世子,世子玉面令天羡。众所周知,东境为我们战国东境王所管,而咱们东境秦王爷的世子殿下,那个长相可谓是,遇花花需折,见柳柳俯腰。就算是潘安再世,也不及咱们世子的十之一二……”就当说书先生还准备继续夸耀东境世子殿下的容貌之时,却被茶馆门外的一道不和谐声音所打断。

    “令天羡?倒不如说惹天妒吧,物极必反,依我看过于俊秀也不见得是件好事。”说话的是坐在茶馆门外的一个老头。这个老头看着约莫花甲之年。身上穿着一套补丁上打着补丁的书生装。一头银发错综杂乱,好似很久没有梳洗过了。手里捧着一个黑色酒壶,半倚着门,双眼微眯,大口大口的饮着壶里的酒。不时间还夸上两句“好酒!好酒!”

    “哪里来的臭老头子,世子殿下岂是你这等人能够妄加评论的?”说书先生气不过,怒气冲冲地朝着老头反驳着,说话毫不客气,好似要把刚才从壮汉那受的气,在这个老头这里一并讨回……

    茶馆里说书先生正叫骂着,原本安静的大街也出现了七嘴八舌的声音。奇怪的是,发出声音的几

    乎都是女人。

    “快点!快点!”

    “你别挡着我,往边上点。”

    “出来了,他出来了!”

    随着声音一眼望去,映入眼帘的先是四个大字“东境王府”。过了片刻,只见府门被两个小吏打开,从里面先走出来的是两个王府的丫鬟。一个丫鬟身着绿装,身材略显丰腴,倒不是因为胖,只因那胸脯要比寻常女子丰满了几分。所以乍一看,却是有些丰腴。另一名丫鬟身着紫衣,身材高挑,长相清秀。虽二人只是两名丫鬟,但也是美女中的上品,寻常人家的大小姐是万不能与之相比。

    此时已到寒冬腊月,天上挥洒着点点小雪。绿衣丫鬟在府门前提早打好伞,就等着门内那位正主出来了。街上众人千呼万唤之下,他终于走了出来。只见那人身着一身白衣,身后还披着一件雪白的鹅毛大氅。身材修长,目测至少也有一米八的身高。剑眉星眸,挺鼻薄唇,俊美无涛。真如说书先生所说的一般,就算潘安再世也不一定能比过眼前之人。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脸色过于苍白,带着几分病态。但也为他填上了几分超尘脱俗的气质。

    此人便是战国唯一的异姓王东境王的世子,秦焱。街上众人见到世子殿下走了出来,男子们一一作揖,女子纷纷欠身施礼。世子见众人也一一还礼,说书先生看到世子出来。虽然隔着大老远,但也深深鞠躬。秦焱看到后并没有吝啬的远远深深一礼,并点头微笑示意。

    “咳!咳!。”

    可能是天气过于冰寒,秦焱捂着嘴,开始咳嗽了起来。

    紫衣丫鬟赶忙拿出一张手帕,上去帮秦焱擦拭。并焦急的道“世子,您又咳嗽了,出门前王爷特意叮嘱不能着凉。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出发了,再迟到“蔡大家”真就不见您了。”

    “不碍事,我这孱弱的身子自己早都习惯了,倒是你还没有习惯…咳!咳!”话没说完,秦焱又开始咳嗽了起来。

    绿衣,紫衣两名丫鬟急得眼泪直在眼珠子里打转

    “世子!”

    “好,青萝,蔷薇,我们走。”说罢,秦焱便在两名丫鬟的陪同下上了马车。

    轿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朝着东境王在郊外的别院慢慢驶去。

    “看,我就说人太俊惹天妒,你还不爱听,看来这位世子殿下病的不轻呦!”老头还是刚才那副模样,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说书先生听到后,气的冷哼一声。

    “今天就到这里了,小二,打烊。”说完,说书先生头也不回的朝楼上走去。

    不知什么时候,一直闭着眼睛的黑衣人已经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的注视着秦焱离开的方向。直至轿子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才对身边的壮汉说,“奎山,我们走吧。”

    “是,大人。”

    “没书听咯,我也走咯。”破衣老头说完也站起身来,离开了茶馆。

    “……”

    马车内,秦焱对青萝说道“青萝,告诉府丁,咱们走近路,今天可一定不能迟到了,不然可有我的苦头吃了。”

    “可是……,世子,老爷特意交代,如果要去别院一定要绕路走,不能走往常那条近路。说是“战都”那边特意派人,守着那块从天上掉下来的大石头,谁都不让靠……近。”青萝声音越来越小,直到细不可闻,缓缓地低下了头。她看到秦焱那张板起来的脸,是万万不敢再说下去了。

    “好你个青萝,我看你是都忘了谁是主子了吧?”秦焱严声道。

    “不敢,世子,就算您杀了奴婢,奴婢也不敢忤逆世子您啊。”青萝和蔷薇双双声音发颤的辩解道,可见着实被平时和颜悦色的世子,突然的发怒吓得不轻。

    蔷薇马上打开遮帘,告诉府丁“快,改走小路..还愣着干嘛?小心耽误了世子的大事拿你发问。”

    秦焱见一切安排妥当,表情才舒展开。自语道“这招果然好使,看来以后得多多使用。”

    二女“……”

    秦焱上下打量了一翻青萝,打趣说道“我们的青萝真是越长越大了,真不知日后便宜哪个混小子。”

    青萝哪还敢说话,羞得俏脸通红,那朵红晕都到了耳根边。

    蔷薇忙说到“青萝,和蔷薇这辈子都是世子的人,哪都不会去,世子可不能丢掉我们。”

    “本世子疼还来不及呢,哪里舍得丢掉……”

    车内又是一片欢声嬉笑……

    在马车上呆的一久,便不由的甚有些烦闷,对蔷薇说“停车,我们下去歇歇。”

    “停车…”

    秦焱走出了马车,站在山麓之上向下望去。但却见到与往常不同的一番景象。山下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深坑,深坑向四面八方扩散足有半里。深坑中有一块足有百米之宽的一块黑色巨石。巨石周边的土地也全都变成了深黑色。

    “世子,这就是那块天上掉下来的大石头吧?可还真大!”青萝惊讶道。

    秦焱并没有回应,只是点了点头。

    正当他要说“我们回去……” “吧”字还没说出口,从山底的方向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秦焱顺着这股不可抗拒的吸力竟朝着山下跌了下去。山麓离山底足有好几十米,秦焱顺着山坡一路跌倒了巨坑的外围。只记得最后一幕他的眼前正对着一块玉佩大小的黑色铃铛,便失去了知觉,昏倒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世子很凶〕〔最强唐僧战西游〕〔超神机械师〕〔剑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伏天氏〕〔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大周仙吏〕〔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