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她千娇百媚〕〔天启预报〕〔漫威之怪物猎人大〕〔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峡谷之巅〕〔磨了10年剑的我终〕〔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十方乾坤〕〔小说天医归来〕〔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天才萌宝:总裁爹〕〔龙虎香江〕〔大奉打更人〕〔医者无眠〕〔吴峥林夏〕〔小司机闯都市〕〔仙武大帝〕〔天命道尊〕〔兵王弃少〕〔大佬又在装萌新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乃读书人 第二章 蔡婉儿
    不知过了多久,秦焱渐渐恢复了意识,耳朵中也传入了好几道声音。

    “少爷,少爷?”

    “世子,您…您快醒醒啊,您可别吓唬我们啊,您要是有个万一,让我和蔷薇可怎么活啊!!”话语声中夹杂着哭腔,别提有多怜人了。

    秦焱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听着两道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就是闭着眼睛也知道是青萝和蔷薇那两个丫头。秦焱身体也渐渐地恢复了知觉,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头正埋在两团柔软之间。情不自禁的竟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这片芬芳。

    片刻无声……

    秦焱察觉不妙,眼睛一闭一睁的慢慢打开。映入眼帘的一幕是青萝那梨花带雨的小脸,正幽怨的望着自己。秦焱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也是才醒,没想到就……”

    青萝又羞又气,扔下秦焱捂着脸跑到角落又开始哭了起来。秦焱望向蔷薇,投向一个求助的眼神。蔷薇回给了他一副不关我事,无可奈何的表情。无奈,秦焱只好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时候差不多了,咱们也赶快出发吧,要是这回再迟到……不光我没有好果子吃,你们也别想有。”

    青萝听到这话,也清楚孰轻孰重。便不继续胡闹,一边抹着鼻涕眼泪,一边随着秦焱上了车继续赶路。三人一路无话。秦焱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昏迷前的一幕。黑色铃铛,铃铛……对了!刚才昏迷前看到的黑色铃铛去哪了?那个黑色铃铛是什么?一个个问题接连的从秦焱脑海中迸发出来。秦焱顺手朝着怀中摸去,但是眼前的一幕却惊呆了他,昏迷时所见黑色铃铛竟然在自己的怀里。秦焱连忙掏出黑色铃铛并问向蔷薇“蔷薇,你看这个铃铛,是你揣到我的怀里的吗?”

    蔷薇不解的摇了摇头,青萝看到了黑色铃铛,赞叹道“哇,好可爱的小铃铛啊,世子殿下,您是什么时候瞒着我们偷偷买的啊!”

    秦焱随意说道,“只是无意间所得罢了,青萝要是喜欢,便送予你好了。”其实心里还在想,这个铃铛是如何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自己钻到怀里去的。

    青萝听到后欣喜了一瞬,但随即紧忙如拨浪鼓一样的摇头,“百合跟我说过,主子的东西再好也不能要,就算赏的也不行。这叫做规矩。”

    秦焱听到后,原本舒展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直接问蔷薇“世子妃为难青萝了?”

    蔷薇慢条斯理的回应“那日青萝冲撞了世子妃,世子妃便叫百合教青萝王府的规矩。青萝这丫头也是,都被世子您宠坏了,也该管教管教了。”

    秦焱听后默不做声,一路上没再说过一句话。

    车子又行了半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秦焱在两名丫鬟的陪同下走到了大宅的门前。大宅的宅门敞开着,好似主人早知有要客来访,特意留门了一样。抬眼望去,只见宅院上写着五个大字“东境王别院”。不做停留,三人便急忙朝着庭院内走去。

    边走青萝边念叨“也不知道这个“蔡大家”到底好在哪,让我们家世

    子天天都赶这么远路来陪她弹琴。”

    蔷薇不紧不慢的道“蔡姑娘乃是商国乐府府主之女,商国的大才女。也是将来咱们世子的侧妃,这可是王爷钦点的主母!!”

    “说到主母,这位蔡姑娘倒是比咱们府里那位和善的多了。”青萝小声碎碎道。

    “住嘴,该打!主母的事情,哪是你我这等丫鬟能谈论的!”蔷薇紧忙呵斥道。

    受了责斥的青萝委屈的低下了头,偷偷地望向身侧的秦焱,秦焱察觉到,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青萝看到秦焱的微笑,整个人又活跃了起来,再次变回了原先俏皮可爱的模样。

    几人穿过亭廊,来到了内院。内院的中央是一片巨大的人工湖。假山和竹林环绕着湖畔。远看湖畔的正中心有一座凉亭,凉亭里有一位白衣少女正在抚琴。只听那琴声袅袅,婉转柔长。秦焱在湖边短暂的闭眼享受了一下这如诗如画般的一刻。便搭上湖边的小船朝着湖心凉亭划去。

    上船后对着青萝和蔷薇说,“你们去附近转转好了,有婉儿在不用担心我。”说罢,便划船渡向湖心。

    见船划远,青萝四处环顾了一圈,偷偷地问蔷薇“每次世子来,蔡姑娘都把船留给殿下,那她自己难道是游到湖心去的?”

    “你可真是个蠢驴。”蔷薇用小手点了一下青萝的脑袋,继续说道“蔡姑娘乃是修行之人,自然可以遇水而行,御风而走。和我们这些寻常人是不一样的!”

    “那我们殿下也是寻常人了?”

    蔷薇急忙应道“殿下当然不是寻常人,只不过殿下因为身体……不能修行罢了……”蔷薇又急忙补充到“这话可千万不能再在世子面前提起了,不,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说起。明白了吗?!”

    青萝知道自己又差点闯祸,马上捂住自己的嘴不再作声。

    “……”

    秦焱划了有一刻钟,终于划到了湖心凉亭。只见弹琴的少女身着一件白衣,长得蛾眉曼睩,皓齿朱唇,面容清秀,一颦一笑之间脸颊上的两个小酒窝格外迷人。少女醉心于抚琴,好似并没有看到秦焱来到了身边一样。秦焱见少女身上就着了一件单衣,便把自己身上的鹅毛大氅褪了下来,披到了少女的身上。而他自己就坐到少女身边,一动不动的望着少女,好似注视着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少顷,一阵微风刮过,秦焱又猛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

    少女听到咳声立马停下抚琴,站了起来,紧忙去掉那件鹅毛大氅,重新披到了秦焱身上。随即用手帮秦焱拍打着后背顺气。秦焱的咳声渐渐的舒缓了下来。蔡婉儿担忧的对着秦焱说“我都跟你说了,我已经到达晓地境,寻常节气之间的冷暖并不会对我产生影响。倒是你,本来身体就不好,要是再冻出个好歹……”

    少女并没有说完那句话,但两人都深知其意。秦焱对着蔡婉儿说“婉儿,要不……我回去和我父王说,咱们的婚约还是取消吧,我这身子……真是不能再耽误你了!”

    “秦焱!!!你难道是嫌弃我蔡婉儿配不上你吗?”

    “不是,婉儿,我只是……”

    不待秦焱说完蔡婉儿便说“此事休要再提了。””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过来抱紧我!”

    秦焱一时间被蔡婉儿突然提出的要求弄得不知所措。蔡婉儿见秦焱愣在那里没有听她的去做,便摇了摇头,朝着秦焱走了过去。一手抱住古琴,一手搂住秦焱的腰。双脚一发力便从地上跃了起来。这一跃足足飞起近两杖之高,五六丈之远。双脚落到水面上,再次点水,又一次的跃了起来。就这样蔡婉儿搂着秦焱飞到了岸边的屋子外。蔡婉儿朝着屋内走去。而秦焱仍旧在屋子外面,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难道就是修行者吗?”秦焱在心里暗暗想道。

    “再不进来就不用进来了。”只听屋里女声传了出来。秦焱听到马上不再多想,朝着屋内走了进去。

    “愣着做什么?陪我抚琴。”

    “……”

    战都,战国的国都。战都的皇宫内,也就是战国权势最盛的那位所居住的寝宫,在那片宫廷园林中不知有多少暗流汹涌。

    战帝,战天下,这位整片东大陆权力最大,实力最强的帝王此刻正在御书房批阅着奏章。而在他的座榻之下,正有一人俯身跪拜着。

    “父皇,儿臣有事本奏。”说话之人长相精明,说起话来总是眯着双眼,但是那双眼睛却深不见底。此人就是战国太子战无行。

    “无行,起来吧,是无道回来了吗?”战帝并没有看塌下之人一眼,但是战无行却毫不在意,站起身来继续说道“是,父皇,无道这次回来还带了国师的旨意。”

    当国师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就如战帝这般人物眼中也泛起了一丝细不可查的波澜。又似狂热,又似敬畏。

    “那让他进来吧。”

    少顷,一位身着黑色道服的冷峻青年走进了御书房,此人面无表情,散发着一种让人敬而远之的气息。此人便是战帝的三皇子战无道,据说此人从小天赋异禀,对道法有着异于常人的感悟。所以自幼,便被战国国师收入在那远古便存在的仙山,不周山中修行,虽然才时年不到三十,却已经踏入世间至强者之列。

    “儿臣拜见父皇。”冷峻青年施礼说到。

    “无道不必多礼,你这回回来,是不周山那位是要传达上苍的什么旨意吗?”战帝问道。

    “是,父皇,道尊说荧惑之石源头已经找到,请父皇尽快采取措施。”

    战帝听到这个消息,都顾不得帝皇家的礼节,紧忙追问 “源头在哪?”

    战帝回了下神,也发现自己有些唐突,便随即闭眼伸出手去,战无道立马领会战帝之意。起身向前,在战帝的手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了一个字。

    “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世子很凶〕〔最强唐僧战西游〕〔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剑来〕〔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周仙吏〕〔第一序列〕〔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