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冠冕唐皇〕〔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大佬又在装萌新了〕〔小司机闯都市〕〔安小暖夜溟爵〕〔红楼镇北公〕〔永恒圣帝〕〔仙武狂潮〕〔最初进化〕〔儒道诸天〕〔那个最恶的崽〕〔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御九天〕〔美女总裁的超级女〕〔重生之巨变〕〔道起蓬莱〕〔逆流1982〕〔万界陨灭〕〔柯南之机械师〕〔近身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乃读书人 第四章 老先生
    “老子就是老子?”

    这算哪门子的回答?这老头莫不是个疯子?但若真是个疯子,又何能一语中的般的道出自己的心绪?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在秦焱的脑中接踵而至,就当秦焱准备继续追问破衣老头的时候,又听老头慵懒的说道,

    “你是想问我如何知道你心中所想,又如何一字不差的道出你身体实情?”

    “……”

    心中的言语再次被人猜中,秦焱不免有些尴尬,但还是礼貌应道“是,老人家,心中确实有此一问,还请明示。”

    这回老头并没有说话,而是拿起自己的酒壶准备喝酒,但是举起酒壶,朝嘴里倒了好几次,却是一滴酒都没倒出来。聪颖如秦焱如何还能不明白破衣老头之意,便紧忙对着远处站着的两个丫鬟大声唤道“青萝,蔷薇,你二人赶快回府,去把王爷珍藏六十年的女儿红给我取两坛过来,要是王爷问起……就说我今日遇到了贵人,乃是宴请贵人所用。”

    “啊?少爷!那酒可是王爷的宝贝儿,王爷自己都舍不得喝,你真的要拿给这个老头喝?”青萝一听到自家的宝贝要给外人,如何能不着急,紧忙提醒秦焱道。

    “还不快去?” 秦焱见二女犹豫不为所动,忍不住再次的催促道。

    “哦”

    青萝不情愿的应了一声,便和蔷薇两人一路小跑,朝着王府的方向奔去。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只见二女一人捧着一坛酒从王府的方向小跑了回来。二人到了跟前,只听青萝气喘吁吁的把酒递给秦焱说“少爷,酒,酒。”

    秦焱接过了酒放到了一边,看到二女累的够呛,心里也是十分心疼的。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递到了二女的身前,缓和语气说道“累坏了吧,拿去,去前面的集市随便逛逛买点什么,千万不用替本世子我省钱。”’

    二女见到递过来的银票,眼中都散发着难以掩饰的炙热,但却是谁也不敢接过这张银票。秦焱见二女犹豫不决的样子,随即补充道“快些拿着吧,放心,我不会和世子妃说的。”

    青萝听到秦焱这么说了,便不再矜持,率先从秦焱手中一把接过了银票,“多谢世子。”便蹦蹦跳跳的朝着集市方向跑去。

    “青萝,等等我啊……”

    蔷薇见青萝跑走了,赶紧朝秦焱轻施一礼,就急忙追了上去。秦焱见可算把二女送走了,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去寻破衣老头,一回头却被吓了一跳,只见破衣老头已经举起了一坛酒,自顾自的咕咚咕咚喝了起来。边喝着还不时

    赞叹着“好酒,好酒啊,多少年没有喝到这么正宗的女儿红了!”

    秦焱见老头只顾喝酒,却全然不记得自己还在一旁候着,便开口提醒道“老人家,不知……”

    不等秦焱说完就被老头所打断。“毛躁!!读书人最重要的就是耐得住性子,而且我不喜别人叫我老人家,你要是要叫就叫我老先生吧。””

    “是,老先生!”

    “嗯,先坐下喝酒吧。”

    秦焱见老头如此之说,便不再多做催促,也学着老头的样子坐在地上,倚靠着一旁的墙角,端起了一坛酒饮了起来。过了良久,估计老头也是饮的尽兴了,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要说我如何看穿你心中所想倒也不难,我辈读书人,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我看你一人行走在大街上,心事重重。像你这种世家子弟,本不应有所忧愁,这世上该有的你都有了,不该有的你也都有了。但如果要说让你有所忧愁之事倒还真有一件。这人世间以修行者为尊,就算再庞大的俗世势力,如果没有强大的修行者作为依靠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值一提。所以能让你这钟鸣鼎食的大少爷所烦心的必是这修行之事。”

    老头停顿了下,拿起了酒,畅饮了几口,便继续说道“说我如何得知你不能淬体的,也是不难。我观你面色苍白,身瘦体削。听你说话虚软无力,中气不足,不时间还伴有咳喘。当你靠近我时,我能明显感觉有丝丝寒气在你体内散发,这是寒气在你经脉中游走逆冲所致。由此足可断定你患的是极其严重的寒疾之症,而寒气能如此之重,这寒疾必定是你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修行七境的第一境便是淬体境,淬体之意便是淬炼全身肌体以强大肉身,为身体将来承纳天地元气打下基础。虽只是第一步,但却是最重要的一步。可惜以你的身体状况,别说淬炼全身了,就是淬炼个手臂都能要了你的小命。”

    秦焱此时已经彻底的被震惊到了,虽然老头所说的他早已知道。不过那是通过神农国的大药师,花了好多时日将元气入体,探索经脉的每个角落才得出的结论。这看似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看一眼便能得出丝毫不差的结论,还说的如此轻松,此人定非凡人!至少也得是通天境的高手,说不准已经入了世间最强者的行列。秦焱迫不及待的马上追问道“那不知老先生可有治病之方?实不相瞒正这寒疾之症导致我母妃的早夭,也让我无法修炼,先生若能治好我这不治顽疾,那如同再造之恩。”

    老头缓缓地摇了摇头,“你的寒毒早已经深入五脏六腑,我没办法治疗你。我也可以告诉你,不光我,就算不周山上的那位也同样做不到!”

    听到这话秦焱的内心百感交集,不

    周山的那位?天下何人不知,何人不晓。那可是两千年前的道家创始人道祖鸿钧的嫡传弟子,活了无尽岁月的老怪物,传说中的陆地神仙,人称通天道尊的人间最强修行者。要是连这位大能都没办法,那人世间还有谁能有办法?秦焱早知自己不能修炼,虽然缥缈,却总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但今日,那道缥缈的希望却被如此直截了当的打碎,实在五味杂陈。

    “虽然我们不行,但是那样东西却可以。你小子身聚大气运,既然找到了,就要善加使…用……”

    老头突然来了一句不清不楚的话,弄的秦焱一头雾水,正打算继续追问,老头却已经昏睡了去,无论秦焱如何唤他就是唤不醒。秦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便准备离去。恰好青萝,蔷薇二女也从集市赶了回来,脸上洋溢着压抑欣喜。秦焱走过去说“我们回府吧,记得回去叫人拿床被子给老先生,如果老先生醒了就直接请到府上,万万是怠慢不得。”

    二女虽不知为何世子如此在意这个邋遢老头,但见自己的主子如此郑重,也深知怠慢不得,便在心里暗暗记下。三人便不再多做停留,径直朝王府走去。

    “……”

    回到了王府天色已近黄昏,平日此时东境王秦钰应该正在书房与家臣议事。所以秦焱一入府便与二女分开,朝着书房奔去……

    还未入书房,刚到房前庭院,就可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中年男人在讲话,近前一看,此人满身浩然正气,一举一动之间都让人有种不怒自威之感,打眼一瞅就是位高权重之人。此人便是这东境之主秦钰了。

    “战都的人早些时候传来消息,太子已经动身前往东郡了,同行的还有……战无道!”

    “咱们的人也传来一样的消息,我还没来得及禀报。看来,他们还是要动手了!王爷,必要提前早做准备啊!”说话之人是一个白面书生,此人衣冠楚楚,温文儒雅,仪表不凡。而且话语间总是给人一种一切了然于胸之感。这人便是秦钰的智囊,东境的副总兵皇甫了。皇甫在东境的地位丝毫不亚于宰相高卢在帝国之地位。秦钰成就了皇甫之名,又何尝不是皇甫成就了秦钰如今之位呢?世间有两大儒将最负盛名,一个是西儒鬼谷,另一便是东儒皇甫了。还在二十年前战国征伐天下之时,西周国已经近乎全境陷落,就剩都城“学城”一座城池。鬼谷临危受命出任兵马大元帅,硬生生的把已经失去的疆土从战国手中夺回了大半,令战国铁骑二十年间不能迈出西长城一步。西儒就已如此了得,可想而知与之齐名的皇甫是何等人物。

    这时又有一道声音在秦钰身后响起,“无道真君虽然厉害,但有我和王爷在,他……还不够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世子很凶〕〔最强唐僧战西游〕〔超神机械师〕〔剑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伏天氏〕〔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大周仙吏〕〔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