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她千娇百媚〕〔天启预报〕〔漫威之怪物猎人大〕〔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峡谷之巅〕〔磨了10年剑的我终〕〔我成了世界的漏洞〕〔十方乾坤〕〔小说天医归来〕〔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天才萌宝:总裁爹〕〔龙虎香江〕〔大奉打更人〕〔医者无眠〕〔吴峥林夏〕〔小司机闯都市〕〔仙武大帝〕〔天命道尊〕〔兵王弃少〕〔大佬又在装萌新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乃读书人 第七章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太子到府上了,来的竟然这么快!”

    “是啊,殿下,所以咱们尽快出发吧,在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能被太子挑出一丝一毫的毛病。”纪宁说道。

    秦焱也自知此事耽误不得,便随挑了一辆战车坐了上去,一队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赶回了王府。

    军队的行军速度果然不是说说而已,本应一个多时辰的路程,在快马加鞭下半个时辰便已回到了王府。只是这冲锋陷阵的战车确实比不了自家那豪华舒适的马车,秦焱一下车便整个人如散架子了一般,差点跌坐到地上,幸好纪宁手疾眼快扶了一把,这东境小王爷才没在自家军士面前出丑。尽管身体十分不适,但秦焱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朝那王府会客厅堂奔去。他这东境未来之主可万万不能在此时失了身份。

    会客厅内秦钰并不在,只有一个身着蟒袍的贵气青年,和世子妃高媚儿两人在厅堂里。能身着蟒袍的人除了东境王爷就只有这位太子了。太子一到东郡便片刻不歇的来到了东境王府,要是寻常来访倒也没什么,可他偏偏是穿着蟒袍来的。蟒袍在战国法典中规定,只可朝会时亦或是代表朝廷做事时才能穿。很明显,太子是带着皇帝的旨意来的!

    太子正襟危坐在厅堂的侧位,高媚儿手里拿着茶壶正在给太子倒茶。本来这些事应由王妃来做,但是东境王妃不在了,府里的大事小事只能由她这个世子妃代劳了。秦焱十六岁成亲,至今已有四年了。高媚儿比秦焱年长两岁,十八岁嫁进府后,便担起了王府大管家的重担,这几年王府在她的管理下,也算是井井有条。但这些都是平日在外游山玩水的世子殿下不曾知道的。在秦焱心中,自己的世子妃或许只是那个闻名天下的放荡不羁女子。

    一杯倒满,高月准备收回茶壶,一双手却突然袭来抓住了她那嫩滑的小手。

    “媚儿,多年不见,你的皮肤是越来越好了,本太子真是十分想念…你的味道……”战无行边说着边站起身来,就要一把强行将高媚儿揽入怀中。

    高媚儿手一抖,茶壶就从手中滑落到地上打碎了,随即高媚儿立马俯贵到了地上说道“臣妾该死,冲撞了太子,王爷就要回来了,容臣妾先行告退。”

    谁料战无行非但没有打算放高媚儿离开,反倒再次抓住她的手臂,“你给我过来。”

    “你给我把你的脏手拿开。”只听一声大喝,秦焱带着纪宁从门外进来。纪宁上前直接用身躯挡在了太子的面前,秦焱一把将高媚儿拽到了身后护了起来。

    战无行对秦焱的做法没有丝毫的气愤,面前的纪宁也直接被他无视掉了。转头回到了座位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都说东境王世子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不过可惜,听闻世子的身体不太好,身边就算有

    如此美人,恐怕也无福消受吧,不如送予我可好,也算是成人之美了。你说呢世子妃!!”战无行用那如猫般的眼睛贪婪的打量着高媚儿的身体,丝毫不顾及秦焱就在身旁。

    “战…无…行…你欺人太甚。”秦焱浑身颤抖的从牙关子里挤出这几个字,而高媚儿着头,胸口也在不停的上下起伏,估计也是气的不轻。就连身前的纪宁都手握成拳,就等秦焱一声令下便随时准备出手,管他是太子还是皇帝老儿都照打不误。

    这时门口一道爽朗的笑声传了进来“小儿无礼,冲撞了太子殿下,请殿下多多海涵!”来人正是秦钰,西门和皇甫分别站在秦钰的一左一右。

    “见过王爷,我和世子不过是开个小玩笑,相信世子也没太过在意。”秦焱将头扭到一侧,并没有理会战无行。

    “不知太子此次前来所谓何事?”秦钰问道。

    太子顿时郑重了起来,站起身说道“吾皇有旨,东境王秦钰接旨。”

    在场所有人听到是传圣旨,就算在不愿意也只能跪了下去,唯有秦钰是站着接旨的。

    “朕念东境王多年镇守东境劳苦功高,现正逢天下太平无战事,特准其交还东境军政于太子,即日告老还乡。”

    战无行说完后,秦钰并没有立即接旨,而是闭上眼睛长长探出了一口气,足足过了十几秒才缓缓道出四个字,“微臣…接旨…”秦钰说完后众人才起身。

    谁料战无行又说道“那王爷,把兵符交出来吧。”

    “爹,不能交啊。”

    “王爷,不能交啊。”只听众人纷纷劝阻。

    “都住嘴!”秦钰大声呵斥道,厅堂这才安静了下来。秦钰从怀中掏出了虎符交给了战无行。战无行满脸欣喜的接下了兵符。至少,他来的第一目的已经达到了。

    “既然兵符已交那我便先回驿馆了,明日再来拜访。”战无行目的达成后丝毫不做停留,匆匆告别便离开了王府。

    “爹!!”

    “不必多说,你带着媚儿先回去吧。”秦焱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秦钰这么一说,只能把话咽到了肚子里。

    出了屋外高媚儿刚想和秦焱解释,就被秦焱打断道“你不必解释,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很清楚,我也很清楚你想做什么,但只要你还在王府一天,就别想让我秦家难堪!”

    “夫君,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秦钰哪里会听她的解释,没有理会她便离开了,虽然秦焱已走出很远,但高媚儿的哭泣声却依旧能隐隐从身后传来。

    “……”

    战都皇宫御书房内,正有两人在

    对弈。一边是战帝战天下,而另一边是一个身穿官服的老者,此人白发苍苍,慈眉善目,面对着战帝仍旧泰然自若,此人就是战国第一权相,高卢。

    “高相啊,我叫太子去东境了,你的女儿还在秦府吧,要不要叫人带封家书给她,先将其唤回都城,毕竟那边也快要不太平了。”占地缓缓地说。

    “她自从嫁予东境王府,便是那王府之人,与我高卢再无半点瓜葛了。”高卢毫无波澜的道。

    “那朕就放心了,这盘棋我们可以继续下了。”

    “……”

    秦焱出了王府,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破衣老头。昨日回府本派人去找那老头,但是回来的下人却说,找遍了整条街道也不曾见到一个人,要不是和青萝确认确实有这么个怪老头,还以为又是做梦呢,毕竟近几天做的梦的确比往常多了许多。

    秦焱正想的出神,突然脚下一步趔趄,差点一个狗吃屎倒在地上。刚想怒骂是谁这么不长眼睛,但是低头向下一看竟是那破衣老头。

    “老先生?你怎么会在这?”

    老头笑嘻嘻道“想来我便来,想走我便走,天地任逍遥,好不快哉!”

    “老先生,貌似不是本地人,不知来东郡所谓何事,不妨说说看,我是否能帮上一二。”秦焱见老头脾气秉性不拘一格,两人对话驴唇不对马嘴。实在是摸不透老头的心思,便想换个方式和老头交流看。

    “我来此地是为了寻一件东西。”老头不假思索回应道。

    “寻东西?不知是什么东西?我等下也叫手下帮忙寻去看看。”秦焱回应。

    “不必麻烦了,我要寻的东西已经找到了,而且就在你身上。既然东西已经找到了,我也就是时候该走了。”

    “我身上?”秦焱实在不明所以,从这两次和这个老头见面无论时间地点都是那么的巧合,所以推断这个老头一定是知道什么,或者就是有大能力的修行者。但这老头和自己说的话却那么的不清不楚,丝毫让人摸不到头绪。

    “老先生,你说清楚点啊,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啊,还有昨天你说有东西能让我修练,那又是什么东西啊?”秦焱把自己想知道问题一口气的全都吐了出来。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你若能躲过这一劫,便来西周学堂寻我,倒时你想知道的一切就会有答案了!”说完老头就起身朝远方离开了。

    秦焱急忙朝老头追上去,但老头却如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见了踪影,只留了一句话再空中不断回旋着。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世子很凶〕〔最强唐僧战西游〕〔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剑来〕〔我老婆是大明星〕〔烂柯棋缘〕〔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周仙吏〕〔第一序列〕〔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