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吴峥林夏〕〔仙武大帝〕〔天命道尊〕〔兵王弃少〕〔大佬又在装萌新了〕〔神都猛虎〕〔天医归来秦羽夏晓〕〔天医战神秦羽夏晓〕〔神医嫡妃:邪王宠〕〔大魔王又出手了〕〔冷王霸爱,天才小〕〔团宠小可爱成了满〕〔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最强上门女婿〕〔这不是亡国之君群〕〔游戏娱乐帝国〕〔灵魂冠冕〕〔婚期365天〕〔天医归来免费阅读〕〔试婚365天:霍先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乃读书人 第八章 摄魂铃
    秦焱整整一个下午都在王府内无所事事,要是放在以往,要么会在别院和蔡婉儿抚琴谈情,或者和皇甫下棋为乐。但是如今蔡婉儿走了,皇甫也和秦钰前往青龙大营进行军队的交接。只剩下秦焱一个孤家寡人,别提有多寂寥了。

    秦焱下午心里一直都在想,那个可以让自己重新修炼之物是什么。毕竟自己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可谓是一无是处。眼瞅着整个东境都遭遇此惊天剧变,父亲一个人顶着巨大的压力,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这种感觉别提有多失落了。如果自己是个修行者,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吧,毕竟在外人看来,以秦钰的性子,竟然能对战无行让步到这种程度,怎么看都说不通。

    但是秦焱心里清楚,父亲此举其实是在为自己谋出路,凭秦钰的修为和在战国的地位,就算直接违抗皇命,朝廷那边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可这样一来必定和战无行乃至战帝结下不死不休的梁子了。秦钰倒是无惧,若他有一日死了呢?只是普通人的秦焱靠什么抵抗强大的战国皇族?虽然可以聘请强大的修行者加以保护,可就算是老虎也会打盹,一旦让秦焱独自一人,随便一个淬体境的修行者都可致他于死地。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

    但如果能找到可以让自己重新修炼的那样东西,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到底是什么呢,秦焱心中不停的在琢磨,现在唯一的可能便只有那黑色铃铛,可是这铃铛貌似并无什么特别之处……秦焱越想越头疼,那便与其不想,一切顺其自然便好了。收理了下凌乱的心绪,早早的便回到了侧房,在青萝地伺候之下进入了梦乡……

    感觉自己刚闭眼,秦焱便听到一个女声在叫自己,“过来…过来…”秦焱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世界,非常空旷,但却有着熟悉的感觉,仿佛曾经来过一般。等等,这里不是我昨天梦里的地方吗!!秦焱心里想。随即秦焱又发现了一个非常匪夷所思的问题,明明白天的时候,关于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什么都不记得,可现在却能想起昨天梦里发生的一切。身穿白衣的仙女,大殿内的两个不会动的人,还有那个黑色铃铛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梦中……

    秦焱一边在思考,一边在这个白色世界里不停的探索,大雾将这个世界所笼罩,让人看不清前方的路。除了雾,就只剩无尽的白色了。秦焱不停的游荡着,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那若隐若现的铃声。秦焱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跑过去,跑了不知多久,前方渐渐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台,声音好似就是这个石台发出的。秦焱急忙跑到了石台边,而放在石台上的竟然是自己身上的那个黑色铃铛!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秦焱不自觉地从嘴里说了出来。

    为了再次确认这是否是梦,秦焱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巴掌,但令他更膛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能感觉到那种脸庞上火辣辣的疼痛!这说明,现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是梦境!

    “这是梦境,但也不是梦境。”一道空明,毫无情感波动的女声从石台的后面发出

    。秦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愣在了那里,久久地才回过头去。果然在身后的就是那漂浮在空中,浑身上下被白雾所笼罩而看不清楚样貌的白衣女子。女子身上散发着一种圣洁令人不可侵犯的气息,秦焱本想上前看真切女子的样貌,却不由的望而却步。

    “这里不是梦又是哪里,你又是谁。”秦焱问道。

    女子淡淡的回应说“我乃神界的九天玄女,也被人称之为神女,而你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摄魂铃的内部空间。”

    “摄魂铃?就是那个黑色铃铛的名字吗!你说我现在身在那个小铃铛里?你又说你自己是九天玄女,这不是传说中天上的神仙吗,你不会是拿我寻开心呢吧?”秦焱不可置信道。

    女子并没有因为秦焱的质疑产生丝毫的愤怒,而是依然毫无波澜的说道“在摄魂铃里的并非你的身体,而是你的神魂。在你睡着时,我用残余的神力将你的神魂引入摄魂铃中,进而才能和你进行沟通,你也可以将这里理解为是一个精神世界。至于你信不信我的身份都无关紧要,因为选择你的是他,而不是我。”

    秦焱听的一头雾水,毕竟这个女人所说的一切,听起来是那么的天方夜谭。

    “我还有个问题,现在这个地方我明明之前来过,但是在白天的时候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可刚刚到这儿时我又能想起一切,这是为什么?”秦焱不解的问。

    “摄魂铃乃是上古神器,开天祖神的精神力所化,可以摄人心魂,读人思想,操控人的情绪,甚至更改人的记忆。任何来过摄魂铃内部空间之人,只要一离开,都会被摄魂铃的法则,强制封印起在这里的记忆。可一旦下次再进来,那部分记忆便会自动开启。能控制摄魂铃法则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摄魂铃之主。”女子解答说。

    “也就是只要我明天醒过来,我还是会忘掉所有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没错,虽然你是他所选中的人,但是现在的你并没有资格得到他的一切,也没有资格得到这摄魂铃的承认。”

    “难道就是因为我不能修练?”秦焱情绪激动了起来。

    “你身体上的问题并不是阻碍你的关键,关键的是,你并没有一颗道心。”

    “道心?何为道心!”

    “道心亦是强者之心,只有拥有一颗强大道心的人才真正有资格继承他的传承。你也该回去了,当你寻到自己的道心之时,我们还会再见的,那时你便可知有关他的一切了。”说完,白衣女子一挥手,就听黑色铃铛再次发出“叮铃…叮铃……”的响声,秦焱的意识如上次一样陷入了黑暗之中。

    “……”

    东郡郊外的松树林,本应常年翠绿的松树,却因刚刚下过的小雪,披上了银白色外衣。松树林的一侧挨着东郡,而另一侧就是贯穿战、商两国的小雪山了。已到深夜,在这

    僻静的郊外本不应有人活动,但松树林的深处却能看到两道身影。一人身穿蟒袍,另一人身穿黑色道袍。正是战无行和战无道两兄弟。

    隐隐约约可听到战无行说,“秦钰已经交出了兵符,虽然不可能一次性全都掌控,不过我们可以逐步分化。现在你也来了,那我们的下一步计划便可以开始了!”

    “……”

    虽是一大早,但是街边的茶馆早已座无虚席,所来之人尽是听那说书先生讲书的。名为奎山的壮汉和身边的黑衣男子也坐在靠前的位置。别人来茶馆是喝茶,而奎山来茶馆却是在喝酒,喝酒倒也算了,偏偏还在桌子上放了一碗生肉,这茹毛饮血般的景象,吓得所有人都离得远远的,身旁只剩下那仿佛不存在一样的黑衣男子。

    说书人的声音响起,“街坊们大家早,我们继续讲上回没有说完的“东境往事”。话说这世上本无东境,也无其他三境。这战国中州之外四境,尽是二十多年前,从他国领土攻伐得来。西境乃是从西周和巴蜀手中所得,北境是灭掉了极北冰原的塔库部族所得,连最富裕的南境也是从神农和佛国那里抢过来的。而说到我们东境那是最不得了的,战国本为七国中相对弱小的国家,既比不上国力强盛的西周,也比不上最为富裕的商国。当时我们王爷家里的那位老太爷还是当朝一品大学士,王爷年少时便和战帝结义为异姓兄弟,那可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

    “老皇帝病逝,新皇帝刚刚即位,其他诸国趁势来攻打我们战国,全国的军队都疲于应对西部和南部多国的进攻,东边的商国趁机一路偷袭到我战都城下,正所谓兄弟有难,必然两肋插刀。眼看着大厦将倾,我们王爷从学士府带着三百府兵出城大战商军的十余万大军。王爷以战养战,转眼间,三百府兵被养成二十万的青龙大军,还一路反攻到商国都城殷城之下。据说,还是那乐府府主出面,定下娃娃亲,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我们的世子,再加东境全境赠与我战国,这才免去那亡国之灾。”

    讲到这时台下已经掌声如雷,观众们都不禁叫好。说书先生看到此景,心里也是十分得意,就继续添油加醋到“所以我说,就是我们王爷太仁厚,不想和战都那位好兄弟争,要不连这皇帝的位置现在都是我们王爷的了。你们说是还是不是啊……”

    “对皇帝陛下不敬,对帝国不敬,该死!!”

    说书先生的话并没有说完,黑衣男子的声音就响起了,说罢男子就起身朝着门外要离开。黑衣男子并没有做任何事情,却见说书先生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眼睛瞪的死死的,散发着无尽的恐惧。众人眼中都是不解与困惑,也不知为什么说书先生突然就停了下来,也不知为什么黑衣男子说完话就走了出去。但是只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说书先生直接倒到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脖子中喷射而出。周围的观众看到这儿,哪能还不明白,杀人了!众人急忙叫喊着一轰而逃,可从始至终从未出过一剑的黑衣男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世子很凶〕〔最强唐僧战西游〕〔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剑来〕〔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伏天氏〕〔第一序列〕〔大周仙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