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才萌宝:总裁爹〕〔小说天医归来〕〔龙虎香江〕〔大奉打更人〕〔医者无眠〕〔吴峥林夏〕〔小司机闯都市〕〔仙武大帝〕〔天命道尊〕〔兵王弃少〕〔大佬又在装萌新了〕〔神都猛虎〕〔天医归来秦羽夏晓〕〔天医战神秦羽夏晓〕〔神医嫡妃:邪王宠〕〔大魔王又出手了〕〔冷王霸爱,天才小〕〔团宠小可爱成了满〕〔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最强上门女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乃读书人 第十二章 小山村
    距离王府大战已经过了好几日,记得在大战还未结束之时,皇宫里的那位便早早地颁布了圣旨。圣旨上是这么说的“东境王秦钰意图谋反,欲刺杀时在东境巡查的太子,幸太子智慧超凡,勇武超群,及时制止反贼的阴谋,方才拯救帝国于危难。现已将反贼满门抄斩,震慑天下……”

    可事实到底如何,就算寻常人家只有几岁的孩童都是再清楚不过了。因此天下士子在此事之后不由得感叹,最无情是帝王家!昔日为其开疆拓土浴血奋战的好兄弟,也不过是其权利之路的垫脚石。东境的老小也无不为这位平日待民如子的王爷所惋惜,但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毕竟上至州府下至县郡都张贴了告示,凡是有为东境王鸣不平的人,皆以同罪论处!

    可要是说此事最大的受益者不是战帝,更不是太子战无行,而是那昔日的东境旧臣,名震天下的西儒皇甫。据宫里的御书房的太监传出的消息,太子早在前往东境前就许诺于他,此事若成,他便是东境总兵,统领东境的兵马大权。这才有后来二人里应外合,东境王府的惨案。但战都那边对于这件事也算是言而有信了一回,不仅任命皇甫为东境总兵,还将其调任回战都给予重位,位列三公之一的大司徒,可谓权倾朝野。但也有人说将皇甫调回战都实则是以毫无实权的大司徒之位将其软禁在战都,以防这位反骨之人再次背主。

    “……”

    东郡向北五十里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小村子,这个镇子背靠着小雪山,也因此,这个村子有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小山村”。可这个听起来普通的小村子,却是一点都不普通,虽然村里只有三四十户人家,但竟然村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修行者,连仅有几岁的孩童,都是淬体境的入门修行者。更不寻常的是,这个村子异常的安静,安静到从村头到村尾走一圈,除了能听到草丛中的蛙叫之声,便再无一点响动。就是路中间迎面走过两个相识之人,也不见他们相互问候,真是要多稀奇有多稀奇。可就是如此安静之地,却在村子最深处的一个房屋内,响起了人们对话的嘈杂之声。

    “娘,这都三天了,他怎么还不醒啊,不会真出事情吧!” 说话的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小姑娘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两个大眼睛明亮通圆,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明艳动人,甚是可爱。虽然年龄还小尚未发育成熟,但任谁看了都会觉得难以置信,在这闭塞的小山村中,竟也有着如此不可多得的美人坯子!

    “别胡说,这位是贵人,吉人自有天相,柳老,你快再来看看吧!” 小女孩旁边的一位美艳妇人说道,女子约莫三十多岁,梳云掠月,虽然容貌算不上上品,但是有种干练飒爽的气

    质极其夺人眼球。屋子里除了这对母女的还站着两个人,紧挨着妇人的是一个年约六十来岁的老者,头发花白,身穿白袍,拄着一个龙头拐杖,瘦削的身材略微显得有些驼背。白袍老者的身后站着一个青衣书生,仪表堂堂,手上拿着一只大毛笔不时地把玩着。

    白袍老者开口说道“按道理来说今天就该醒了,他的伤势虽重可不致命。或许因他身子骨太弱,才比常人醒的更慢些。”老者慢条斯理的说着,听闻床上之人今日便可醒来,几人才松了一口气。老者说完话后,房间里便安静了下来,刚才还在担心床上之人的三人,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除了静静的观察着床上那人的变化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屋子里除了烧火取暖用的火炉之外就只剩下一张不大的床了,床上躺着的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脸庞精致无比,哪怕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看到这副长相,也会由衷的赞叹一声,真俊俏!此人正是那东境王世子,或者准确点说是前东境王世子,秦焱。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但是围在秦焱身边的众人并没有要散去的迹象,只因那白袍柳老说他今日会醒,那他就一定会醒。

    果真,没过多久秦焱的嘴角一抽一抽的动了,额头也皱成了一个川字。突然他大喊一声,猛地就坐了起来。

    “父王!”

    沉寂许久的房屋内突然响起的呐喊,将众人惊得一下子便围了过来。秦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可眼前的一切和他所盼望的一点也不一样,没有秦钰,没有青萝,更没有那平日不受他待见的高媚儿。有的只是几个毫不相识的面孔。

    “你们是谁?!我父王呢?!这是哪里?!”秦焱急忙将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炮一样吐了出来,生怕有所遗漏。刚说完一句话,秦焱就有些感到头晕眼花,浑身酸软无力,本是半靠在床上的他,一时间没了力量又立倒仰了下去。

    “柳老,他刚起怎么又晕倒了!”妇人急忙询问着。

    “不碍事,他失去知觉太久一时间难以适应罢了,稍等片刻就好。”柳老说完话就将两只手指朝着秦焱额头上一点,一股股元气被传输了进去。秦焱感到身体变得暖洋洋的,疼痛的身体缓解了好多,在柳老的不断治疗之下,足足过了一刻钟,秦焱方才从不适的晕眩感中调整过来,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审视起身边这群陌生人。

    一抬眼就和靠在最前面的小女孩那一对大眼睛对到了一起,秦焱再一次询问道“你是谁?!”小姑娘被秦焱直勾勾地眼神盯得小脸通红,一时语塞竟是没有回答上来。虽然小姑娘长得十分水灵,村子里也是有几户人家的孩子仰慕她,但是像秦焱如此

    俊俏之人她自生下来也是头一次见到。柳老看出小姑娘的心思,微微一笑便走上前说道“不知世子殿下,可否还记得老头子我啊!”

    突如其来的话,将秦焱弄得一头雾水,便开始上下打量起着白袍老者。秦焱刚睁眼的时候就感觉这个柳老有些眼熟,可就是忘记在哪见过了,看刚才他的举动貌似会治病,难道是!!

    一个人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秦焱的脑海中“你是小时候在王府给我治病的大药师柳伯伯!”

    柳老听到秦焱认出自己后,开怀大笑了起来,“亏得殿下还记得老头子我,我本以为过了这么多年殿下早已忘记了呢。”

    “柳伯伯的恩情,秦焱岂敢相忘。只不过多年不见,记不大真切柳伯伯的样貌了,请莫见怪。”秦焱说道。

    柳老本是神农国药宗的三长老,当年秦钰刚当上东境王的时候,因为杀了太多人,所以仇家不计其数。秦钰的夫人,也就是东境王妃,在怀秦焱的时候被秦钰仇家所暗算,一个仇人家的孩子伪装成仆人,潜入东境王府,长期在东境王妃饮食中下最为歹毒的冰寒玄毒。这种毒无色无味,就像水一样,如就是服用一两次,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多大影响。可若长期服用,寒冰之气就会一点点在体内积聚,最后深入肺腑成为不治之症。当王妃发现自己中毒时,寒气已经深入肺腑,性命垂危,正逢怀上秦焱,极有可能一尸两命。

    秦钰唯一的办法就是向神农国的药宗求救,药宗是唯一一个以钻研药草治病救人为宗旨的修行圣地。而当年药宗所派来的就是三长老柳老,在柳老的医治下,本是命在旦夕的她竟然坚持到秦焱诞生后的一年才离世。在秦钰的邀请柳老下又为秦焱去除寒气稳定病情,直到秦焱七岁的时候才告辞离开王府,说是回到了神农国,可今日却在此处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见一次相见。

    “殿下太过客气了,此地名叫小山村,而我正是这小山村的村长。而这些人都是此地的村民,这个丫头叫霍妍,旁边那个是她的母亲,你叫她宋姨就好了。”柳老指着小女孩和妇人跟秦焱说道。

    随后柳老又指着拿毛笔的书生对秦焱说“这位是村里的村民,叫做楚风流,就是他将你带回村子里的。”

    秦焱朝着众人一一问候后又急忙追问柳老道“柳伯,那我父亲呢,他怎么样。”

    终于还是问到这儿了,柳老一直岔开话题就是避免秦焱问到他父亲的话题,因为就算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秦焱。

    宋姨见到柳老为难,十分悲痛的替他说“王爷或许,已经遭遇不测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世子很凶〕〔最强唐僧战西游〕〔超神机械师〕〔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剑来〕〔烂柯棋缘〕〔我老婆是大明星〕〔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周仙吏〕〔第一序列〕〔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