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20714〕〔盛世红妆倾天下〕〔诸天旅道〕〔风起双神〕〔恋战新梦〕〔穿成八零福运小团〕〔爷,夫人是幕后大〕〔太荒吞天诀〕〔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傲娇美妃轻点作〕〔女配她只想考科举〕〔横推从拔刀开始〕〔农家有女甜如蜜〕〔带着系统做巨星〕〔农夫凶猛〕〔墨爷你前女友又来〕〔龙骑士的快乐〕〔快穿宿主她又软又〕〔重生年代娇宠小福〕〔她儿砸被大佬盯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灵师有违常理 第三章 妖现
    “哼!果然是你,你不是已经被逐出家族了吗?怎么?现在又厚脸皮回来了?说起来你倒是也懂事,知道自己已经被扫地出门了,自觉改了姓名。”

    陆源见自己没有认错人,顿时就开启了嘲讽模式。

    他真的从小就嫉恨洛风,嗯...现在他改名叫夏安了.......

    小时候的夏安天赋差的出奇,身为洛氏的直系继承人,竟然连一丁点修炼火系灵法的天赋都不具备,但偏偏家族的很多长老们还都那么地宠爱他。

    大把大把的资源砸在他的身上,却得不到一丝丝的回报,但那些长老们却依然乐此不彼。

    如果氏族高层愿意拿出哪怕十分之一的资源拨给他们这些分家族人们,那么得到的回报难道不比那个废物夏安高?

    甚至他们的族长大人,洛氏一族的当家,竟然还试图让他当族长的继承人。

    这一切就因为他们是分家弟子,而夏安是洛氏的直系继承人......

    所以后来家族里面的那些小辈们在欺负废物夏安的时候,陆源也毫不犹豫地加入其中,并且处处地刁难羞辱他。

    直到后来,他在家族的成年大比中败给了小公主,然后被他父亲给亲自逐出了洛氏。

    万万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次见到已经消失了七年之久的夏安,陆源感觉自己的地位又受到了威胁。

    这些年随着他修炼天赋的展现,他和他所在的陆家在氏族中也有了一定的地位,现在夏安再次出现,难保族长不会继续偏向于他。

    想着想着,陆源的眼神也是越来越冷,他不相信曾经的废物,如今变得能有多厉害......

    “呵——”

    夏安不屑地勾了勾嘴角,瞥了眼在那给自己强行加戏的陆源。

    陆源的内心想法他多少能猜到,但是他也不是以前的他了......

    “江城是你家开的?没记错的话我是被逐出洛氏,可不是被逐出江城!”

    “你......”

    “你什么你,还是说你觉得你们洛氏就是江城的主人了?”

    “我......”

    “我什么我,我现在叫什么名字关你屁事?”

    “洛风!你别太过分!”

    陆源被夏安的这一番话给怼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最终有些恼羞成怒地的开口道。

    “哦?过分吗?不喜欢听你就别问!废话那么多,我看你这人就是天生属黄瓜,后天属核桃的,还有我叫夏安不叫洛风,连名字都能说错,脑子是个好东西!”

    夏安淡淡地开口道。

    如果这陆源要是还不懂事,那他真的不介意教育教育他。

    他以为还是七年前呢?

    他不知道这世上最让人唏嘘感慨又心酸的事情就是六十年与河吗?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外如是......

    天生属黄瓜,欠拍?

    后天属核桃,欠锤?

    陆源觉得自己脑门上的青筋有点跳。

    “诶诶诶,夏先生,陆源小友,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呀!”

    眼瞅着这场上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王多金连忙跳出来当和事佬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两人过去肯定是有矛盾的,但是他王多金只关心这妖魔的事情啊,解决完了,你俩出去爱咋样就咋样,关他毛事?

    “那个...夏先生,您看是不是先解决一下委托的事情?”

    “王叔叔,恕我直言,那妖魔恐怕早已经逃逸了,我刚刚和多才探查了一圈,完全没有探查到妖魔的气息,再说了王叔叔,这夏安可是我们洛氏出了名的废物,您指望他来能做什么?”

    那陆源听王多金这么说,立马嗤笑了起来。

    “这......”

    王多金看向了夏安,似乎有些惊疑不定。

    “呵!那是你太菜!懂?”

    夏安不屑地瞥了眼一脸自信的陆源,象征性地扯了扯嘴角,随后淡淡地丢下一句话。

    “好好看,好好学!”

    妖魔逃逸?

    是要把他笑死吗?

    他夏安可不是闲的发慌才在这里陪着一个没长脑子的货瞎比比半天的......

    早在怼陆源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感应着之前所嗅到的那丝妖气的来源......

    他现在已经锁定了目标。

    夏安将目光转向一直跟在他身边带路的管家,从进来到现在,除了介绍王多金的时候,这管家基本上处于沉默状态。

    众人随着夏安的目光也都齐齐望向管家。

    “夏...夏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管家有些紧张的开口道。

    “还不出来?”

    “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管家摇了摇头,一脸的迷茫。

    众人也是有些不明白夏安这是什么意思。

    “夏安,别在这装神弄鬼的可以吗?承认自己废物有那么难吗?”

    陆源在一旁冷眼观看,又开始了冷嘲热讽。

    “呵呵,既然你舍不得出来,那我帮你一把吧,记得不用谢我!”

    夏安丝毫没有理会陆源的聒噪,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让人费解的话。

    就在众人不知道夏安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夏安突然竖起了手臂,一只手呈手刀状,就那么朝着管家的方向隔空向下一劈。

    管家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

    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风刃被夏安劈了出去,直接将管家的身体从上到下,竖直劈了开来,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横飞,只见管家的身体从额头开始裂开了一道浅浅的红线,一直从额头延伸到了下半身。

    场上的众人看着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幕,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

    “桀桀桀~~”

    一阵诡异的笑声突兀的响起,笑声异常的刺耳,像是猫爪划过玻璃的声音那般让人难受。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只满是鳞片的爪子从管家头顶的那道红线中伸了出来,紧接着是另一只同样的手伸出,随后两只手往外一撑,就像撕开了一件衣服一般撕开了管家的人皮掩饰,一只浑身布满着暗绿色鳞片的怪物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怪物咧着那比正常人大了好几倍的嘴,尖锐的牙齿闪烁着锋芒,还有那长长的舌头伸展着,围着嘴角不停地旋转。

    尽管怪物的脸上也都是鳞片,但依然可以看出曾经管家的影子。

    “这...这是什么怪物?”

    王多金已经吓得脸色发白了,一边的王多才也是,显然以他们的人生经历是从没见过眼前这般恐怖的场面,倒是那陆源虽然一脸震惊,但倒是没见多少恐惧。

    只有夏安一脸地平静,仿佛早就知道了这只妖魔的真面目一样。

    “果然是寄生类妖魔呵,真稀奇!”

    夏安像是在动物园观赏珍稀动物一般啧啧称奇,寄生类妖魔,以前倒是听说过,但从来没见过。

    现下倒是开拓视野了......

    如果没认错的话,这可能就是古书中记载的鳞皮魔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大周仙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武谪仙〕〔剑来〕〔柯学验尸官〕〔三寸人间〕〔玩家凶猛〕〔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