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老师〕〔神针妙医秦立〕〔都市仙尊洛尘〕〔乘龙医婿〕〔荣耀巅峰〕〔总裁爹地霸气宠〕〔儿子住我家隔壁〕〔网游之金刚不坏〕〔位面无限重生〕〔都市之狂少归来〕〔逢春〕〔一胎俩宝,老婆大〕〔文明之万界领主〕〔重生都市仙帝〕〔杨若曦秦飞〕〔我真的是幕后黑手〕〔建造盛唐〕〔猛卒〕〔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重生的小说主角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灵师有违常理 第四章 战鳞皮魔妖
    鳞皮魔妖,一种有名的寄生类妖魔。

    和自然界的寄生虫原理差不多,这种鳞皮魔妖通常会寄生在人类的身体里面,平日里伪装成人类行动,觅食的时候就会卸下伪装,令人防不胜防。

    以往夏安还只是在典籍中看到过有关这种鳞皮魔妖的记载,据说这种妖魔已经绝迹很久了,没想到今天倒是有幸见识到了。

    不过鳞皮魔妖最为特殊的地方恐怕就在于它们的繁殖性了,一般都会有一只鳞皮妖母寄生在人类的身体中,然后不断地去寻下一个人类,他们每吞食一个人类的血液,都会在其体内注入自己的字体细胞,然后形成一只又一只新的的鳞皮魔妖。

    所以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很容易引发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

    眼前的这只显然只是普通的鳞皮魔妖,这就意味着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必然还存在着一只威胁性更大的鳞皮妖母!

    “呷~呷呷~~”

    那只鳞皮魔妖在卸下人类的伪装之后,显然也失去了表达语言的能力,只能朝着夏安愤怒的怪叫。

    “哼!一只小妖罢了,难怪我没发现,原来是藏在这管家的身体里。”

    这时候,陆源冷哼了一声,随后不屑地开口道。

    不得不说,脸皮厚果然也是一种境界。

    说这话都不带脸红的......

    “别慌,看我灭了这妖魔!”

    陆源对着王多金,王多才两父子说道。

    随后他又看向夏安开口嘲讽道:“洛...夏安,看来你是火系练不下去了改练风系了呵,果然是废物练废系,想来风系那种连传承都丢失了的废系的确是最适合你的了,哈哈哈!现在你也就只能干些找找妖魔的活了吧?学着点,看看我是怎么灭了这只妖的!”

    呵呵......

    夏安翻了个白眼,实在是懒得搭理他。

    就他这个智商,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

    也实在佩服他爸妈,把这么个傻孩子养这么大着实不容易呐!

    陆源双眸似有火焰,空气中的火元素显得异常暴躁,面对着鳞皮魔妖,他怒喝一声,脚下顿时焚起无尽烈焰,由下而上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化作了一个炽烈的火焰之人。

    “炎爆--地煞!”

    随着陆源吐出了灵法之音,他浑身的烈焰顿时朝着右臂汹涌而去,最终压缩凝聚成了一个鲜艳的烈焰之环缠绕在他的手腕上。

    单膝跪地,一拳狠狠地轰向了地面。

    滚烫的火焰能量疯狂地注入地面,肉眼可见的一道火线顺着地表蔓延到了那只鳞皮魔妖的脚下。

    “轰!”

    猛然间,鳞皮魔妖脚下的地面碎裂。

    一道粗壮无比的火焰巨柱陡然喷涌而出,瞬间淹没了鳞皮魔妖的丑陋身躯,一朵充斥着毁灭气息的火焰莲花在地表轰然绽放。

    火焰莲花范围极大,周围还有阵阵火舌不断吞吐炸裂,很难想象其中的鳞皮魔妖此时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折磨。

    王多金和王多才两父子目睹着眼前发生的震撼一幕,他们只感觉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四周散发的热气仿佛能把他们蒸熟一般,只是几个呼吸间,他们便都是满头大汗,就连衣服都湿透了。

    整个别墅大厅好像变成了炼狱一般,昂贵的家具和地毯全部被烧成了灰烬,天花板上挂着的漂亮灯饰,也因为玻璃融化变成了难看的不明物体。

    哎呦不错嘛!

    没想到这小子还会这等级别的灵法。

    看这威力,应该有c级中期了......

    夏安一脸平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幕场景,清凉的风环绕在他的周身,吹动他的发梢,同时隔绝了正在暴走的火焰,因此他连一点汗珠都没出,甚至还有点凉快。

    不过......

    “呷呷呷~~呃啊!”

    突然,一阵充满愤怒的尖叫声从火海之中传出,然后那只鳞皮魔妖就那么踩着火焰走了出来,猩红色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陆源,一身的墨绿色鳞片倒映着火光,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怎...怎么可能!”

    陆源不可置信地大叫出声,感受到鳞片魔妖那牢牢锁定着的他的目光,他一时间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后背逐渐被冷汗所覆盖。

    他此时才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这只妖魔。

    咕噜~

    陆源的喉结狠狠地滚动了一下。

    果然...这点程度还是不够啊......

    如果是洛氏正统的净化之炎的话,现在这鳞片魔妖怕是早已被烧成灰了。

    分家族人的普通火焰虽然强度够了,但是层次明显还差很多,对付一些高等妖魔的时候,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夏安暗叹一声,有些可惜。

    “呷~~~~~~!!”

    “呷~~~~~~~~!!!”

    突然,那只鳞片魔妖仰起头颅,发出了刺耳的高亢啼叫声。

    “咻~~”

    下一瞬,鳞片魔妖划出一道残影,瞬间闪现到陆源的面前,然后一道沾染火焰的锋利尖锐从布满鳞片的手肘尾端延伸出来,划向了陆源的脖颈。

    “啊!!!”

    尽管已经做出了闪躲,但陆源还是慢了一步,结果就是他的胸膛被剖开了一道极深的伤口,鲜血喷撒而出,他跪伏在地上,双手捂住胸口,整张脸瞬间变得惨白。

    要死了吗?

    可恶......

    因为失血过多,陆源的意识逐渐变得昏暗。

    “这...夏先生...您快出手啊!”

    这时候王多金也从突然逆转的局面中回过神来,他脸色被吓得有些发白,他想去拉夏安的手臂,结果却被一股看不见空气墙壁隔离,只好焦急地朝夏安喊道。

    “危险程度提高了啊,要加钱!”

    夏安看了王多金一眼。

    此时不趁火打劫,更待何时?

    “加加加!您说个数!”

    “一口价,五百万!”

    夏安点起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说道。

    原本的佣金是一百万,夏安本来觉得应该是一个眼神杀的事,但眼下明显是要自己动手了,多收四百万不过分吧?

    “好!没问题,夏先生您赶紧出手吧!”

    王多金都快哭了。

    您怎么还有心思吸烟呢?

    不就五百万吗!

    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儿啊!

    “成交!”

    夏安闻言打了个响指,顿时肆虐的风开始在室内席卷,随后他手一挥,房间里燃烧的火焰就像是烟幕一样被风给吹散。

    单手伸出呈手枪状,夏安瞄准了那边准备再一次对着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陆源下手的鳞皮魔妖。

    “风杀——”

    如果有会灵视的人,就可以看到在夏安的食指指尖处,高浓度的风元素在不断地压缩再压缩,一直压缩到极致。

    “气枪!”

    不跟你多比比,夏安直接将极致压缩的风射了出去。

    风杀——气枪!

    这是他自创的灵法,如果要定级的话,应该达到了b级了。

    高度压缩的风,所产生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撕裂!

    而气枪,则是通过空气的压缩律动,从而产生爆炸性的推动力。

    “嘭嘭嘭~~~~~!!!”

    “呃~呃呃~~啊啊~~~!!!”

    鳞皮魔妖直接被轰向了半空,然后就仿佛同时被成百上千道风刃给命中了一般,整个身躯在半空中不断地被切割着,撕裂着。

    它不停地挣扎着,发出难听的叫声,它身上的鳞片不断地碎裂,鳞片下皮肉翻卷,墨绿色的血液从半空向下挥洒,眼前这幕简直就像是绞肉机绞肉的场景。

    夏安静静地看着,朝着还没有彻底昏迷的陆源咧了咧嘴道:“学到了吗?”

    陆源:“......”

    他好想就那么昏过去。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是一个废物,明明修炼风系那种废系,怎么还会变得那么强?

    半晌......

    已经血肉模糊的鳞皮魔妖摔落到了地上,夏安瞥了一眼,随手挥出一道风刃,就将它那已经碎裂的鳞片和千疮百孔的皮肉给切开,里面露出了一个昏迷的中年男子,依稀可以看到那男子的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痛苦的深色。

    不是那个管家又是谁?

    “这......”

    王多金被夏安的实力给震惊了,也被眼前这离奇的一幕给震撼地说不出话来。

    “搞定收工,记得我的500万,另外那个管家还没死,他只是被妖魔寄生了,现在妖魔死了,他自然也解脱了。”

    夏安吸完最后一口烟,吐了个烟圈,朝着王多金说道。

    “好好好!这是八百万的支票,夏先生您收下!”

    王多金二话不说签了张八百万的支票给夏安,不是五百万,是八百万!

    见识到了夏安强悍的实力,他自然想要巴结巴结,多给三百万而已,他还不放下心上,如果能用这三百万换来夏安的好感,怎么看都是值的。

    夏安知道王多金的小心思,不过他也不在意,收下支票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俗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白送的钱为什么不要?

    “夏安!”

    就在这时,身后的陆源有些虚弱地开口道。

    夏安顿住了脚步,不过却没有回头。

    “为什么回来?”

    他再一次问道,这是他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

    夏安淡淡地开口道。

    没什么?

    这种模拟两口的回答显然不能让陆源满意。

    “没什么?难道你还想回洛氏吗?难道你认为氏族的大长老,也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他会同意你回来吗?呵呵!”

    陆源冷笑道。

    “嗤~说的我好像是被流放一样,我只是被赶出氏族,去哪里是我的自由,谁和你说我要回洛氏了,现在我姓夏,是夏家人!至于那个人的认同,呵!”

    夏安嗤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随后他不再搭理陆源,身影被一阵风包裹,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觉得你再不去医院抢救一下,说不准就没救了!至于你口中的大长老,有机会我会去讨教讨教的!”

    大厅中只留下夏安的一句话还回荡在众人的耳边。

    “你!”

    陆源被这一句话一怼,又是一阵怒火攻心,终于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世子很凶〕〔大周仙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老婆是大明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武谪仙〕〔剑来〕〔三寸人间〕〔柯学验尸官〕〔海贼之苟到大将〕〔玩家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