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哈利波特之最强大〕〔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掌心雷〕〔桃运神医〕〔诡秘18月〕〔都市全能至尊〕〔医女酥手遮天〕〔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幻神〕〔千金索吻:卖身总〕〔婚姻的荆棘〕〔重回80当大佬〕〔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极品兵王〕〔网游之星剑传奇〕〔绝世符神〕〔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宠爱成瘾:萌妻不〕〔妃常调教之世子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什么没干过 第17章 草原红花开
    这小孩子经历了很多的变故,磨难之中,别的不说,心智倒是变的老练了许多。

    他很清楚,自己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命。

    只有保住了性命,才可以图谋其他。

    而想要活命,就必须要干掉齐尔汉,还必须要依靠田伯光。

    这人单枪匹马,就制服了齐尔汉,杀死了那么多的高手,自然能够护卫他周全。

    不等田伯光说什么,白使主动为他分忧了。

    “小王,杀了齐尔汉简单,可他还有很多亲信。这些人不除掉,您还是无法重新掌控部落。不如趁此机会,我们把部落里的头人们都叫过来,公开处置了这些叛逆,也能重新树立您的威信,不是吗?”

    白使曾经跟随木高峰欺压过自己,所以小孩子对他的话很是疑虑,只是看向田伯光。

    不过田伯光对白使的话倒是很赞同。

    这家伙武功低微,但是在权谋方面倒是很有一套。

    这个小孩虽然是前头领的后代,但本身能有什么威望?

    草原上强者为尊,弱肉强食。

    即使弄死了齐尔汉,可那些忠心于他的亲信,为了避免被清算,肯定还会作乱。

    这小孩人微言轻,恐怕很难约束住部众,会让草原更加的混乱。

    只有趁此机会,在齐尔汉的亲信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将他们一网打尽,才能永绝后患。

    而且这件事还要当着达沃里所有的头人的面去做,让他们亲眼看到背叛的下场,今后才会老老实实的。

    想通了这些,田伯光点点头,吩咐道:“白使说的没错,就这么安排吧。去把部落里的头人都叫过来,今夜就解决所有的麻烦。”

    白使领命而去,这边也要做一些布置。

    田伯光点了齐尔汉的穴道,将他塞到了帷幔的后面。然后对小孩子吩咐道:“咱们等一下,不要被人察觉了。”

    他拉着小孩躲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保证不会被注意到。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外面乱纷纷的脚步声传来,夹杂着很多人的抱怨声。

    “真是的,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头领到底要干什么?”

    “许是出了什么变故吧?”

    “别说了,没看到白使大人在旁边吗?要是得罪了神使大人,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外面的议论声稍微平息了一些,紧接着帐篷的门被掀开,一大群衣着华丽的人走了进来。

    看样子,这些人就是达沃里部落的头人们了。

    他们半夜被召唤过来,原以为出了什么急事,可是进了帐篷之后,竟然没有看到齐尔汉的身影,不免有些意外。

    “白使大人,首领呢?”

    “首领去哪儿了?”

    却没有人注意到,白使走在最后,有意无意地堵住了唯一出去的路。

    眼见着达沃里部落有影响的头人们都到了,田伯光拍了拍小孩子的肩膀,鼓励道:“走吧,我们出去吧。”

    说着,他当先迈步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头人们听到动静,回头去看,结果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汉人,都十分的莫名其妙。

    可还没等他们发问呢,又注意到紧随田伯光走出来的小孩,人群里当即发出了几声惊呼。

    “这不是扈尔汗吗?”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被首领给囚禁了吗?”

    看到小孩子扈尔汗堂而皇之地走出来,头人们终于发觉不对了。

    有齐尔汉的亲信,豁然转身,向白使问道:“白使大人,这就究竟是怎么回事?首领大人去了哪里?”

    如今布置已经完成,这些头人们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白使也终于撕下了伪装。

    他阴沉着脸色,阴森森地道:“哼,齐尔汉勾结歹人,为非作歹,祸乱草原,其罪当诛。幸得有大英雄降临,如今已经制服了齐尔汉,迎立小王扈尔汗重继汗位。你等还犹豫什么?还不快拜见新首领?”

    这话犹如惊雷一般,席卷了所有头人们的心头。

    谁能想到,一夜之间,达沃里部落就要改天换日了呢?

    这其中最惊慌的,就是齐尔汉的亲信们了。

    当下就有一个头人拔出了弯刀,怒吼道:“你放屁,首领英明神武,岂能被你们得逞。大家一起动手,杀光这些叛乱分子。”

    立刻就有不少人响应,纷纷拔出了兵刃。

    达沃里部落很大,所以头人们也很多。

    齐尔汉篡夺了首领之位后,哪怕几经整理,也没法将所有的头人都收归麾下。

    此时,见变故陡生,除了齐尔汉的亲信们之外,其余的头人纷纷退开了许多,做冷眼旁观。

    这些人里,有的是严守中立,而有的则是老王的亲信。

    所以对于扈尔汗的回归,他们是乐见其成的。

    头人们这一分开,派系立刻就明显了,

    齐尔汉的亲信们挥舞着刀剑,有的奔白使杀去,有的则冲过来要对付扈尔汗。

    可无论是做什么的,他们的结局只有一个。

    田伯光轻轻一掌挥出,那些扑过来的家伙们就全都吐血倒飞,然后在地上扭动了两下,便死翘翘了。

    另一边白使也没有废什么功夫。

    他的武功低微,那是在田伯光的眼中。可是对付这些草原上只是彪悍的牧民,那就要厉害的多了。

    一把弯刀被他使得出神入化,光影如织。刀光所过之处,必有一人丧命。

    不大一会儿,十多个齐尔汉的亲信就全都丧命于他的刀下,连一个想要逃跑都没有。

    偌大的帐篷里兔起鹘落,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也彻底镇住了剩下的头人们。

    谁也想不到,那么多活生生又彪悍无比的勇士,竟然在眨眼之间就被屠杀的一干二净。

    眼见着齐尔汉的亲信们死的不能再死,腥臭的血液浸湿了地毯,所有人都冒出了一身冷汗。

    同时他们也不免庆幸,觉得自己没有掺合进去,实在是太明智了。

    “哼,还有谁反对的吗?”

    无论什么时候,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在田伯光和白使的武力胁迫之下,即使还有人存着异心,也只能做缩头乌龟了。

    眼见着达沃里部落控制住了,田伯光也不耽搁,从帷幔后面把齐尔汉提溜了出来,扔在了大家的面前。

    看到昔日作威作福的首领如今好像待宰的羔羊一般,剩余的头人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

    立刻就有人跳出来,朝着扈尔汗行了大礼。

    “小王,当年部落在老王的带领下,和平安宁,睦邻友好,大家都生活的很幸福。可是自从齐尔汉做了首领之后,逼着大家四处征伐,把往日的朋友们都得罪光了,我们部落也有很多勇士死去。恳求小王继承汗位,带领我们大家恢复从前的日子吧。”

    其余的头人们心里不约而同的咒骂了起来,愤恨被这个无耻的家伙抢了先。

    他们也不敢怠慢,呼啦啦地跪满了一地。

    “恳请小王继位。”

    “达沃里部落只有在小王的领导下,才能重现生机。”

    扈尔汗转过头来,看向田伯光。

    他能够得脱牢笼,全都是田伯光的能力。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做,田伯光的态度至关重要。

    田伯光却指了指一动不能动的齐尔汉,对扈尔汗道:“这个人从你的父亲手里夺走了本该属于你的东西,所以你要亲手拿回来才行。”

    扈尔汗懂了,几步跨出去,抢过来一把弯刀,虎视眈眈地走向齐尔汉。

    齐尔汉眼见着以往从来不被他看在眼里的小孩子,如今举着凶器靠近,吓的呜呜大叫。

    可惜他被点了哑穴,根本就发不出声音,眼神里的惊慌和哀求,也不能换取扈尔汗的怜悯。

    草原上的人最清楚,打蛇不死的后果。

    哪怕扈尔汗只有十三岁,可他还是稳稳地在齐尔汉身前站定,然后高高地举起了明亮的弯刀。

    刀光映衬着烛火,闪烁着璀璨的异芒,也反射进了所有观望者的心头。

    这片领地,从此要换新的狮王了。

    而新狮王的上位,必然是要用老狮王的鲜血来祭奠的。

    众人的见证下,扈尔汗刀杀齐尔汉,宣布重新夺回了达沃里部落的汗位。

    这个十三岁的少年,成为了这片草原最大部落的首领。

    可是却没有人敢轻视他,因为他的背后站着鬼神莫测的田伯光。

    扈尔汗也清楚自己的汗位是怎么来的,所以继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征求田伯光,今后该怎么做。

    “你们草原上本来很和睦,大家都与世无争,生活的很幸福。你也不是什么野心勃勃的人,所以一切照旧就是了。你可以派人通知其他的部落,让他们派出代表,大家一起完成一个约定,保证安宁可以继续下去。”

    扈尔汗对田伯光言听计从,立刻派出了许多的信使,连夜奔赴其他的部落。

    而终于解决了达沃里部落,虽然没有抓到木高峰,但草原的危机总算是解除了,也算是对得起喀丝丽的期盼了。

    田伯光纵马返回喀丝丽的等待之地,就看到少女正在无边的夜色里翘首以望。

    看到他飞奔而来,少女的脸色猛然绽放出比鲜花还要璀璨的喜悦,张开双臂迎来。

    离着还有五十多米,田伯光就哈哈大笑地从马上飞了下来。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滑过这段距离,然后一把将喀丝丽带入了怀中。

    感受着男人宽阔博大的胸怀,喀丝丽娇羞无限,愣是抬不起头来。

    田伯光这么开心的回来,已经预示了一切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