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街区〕〔独家私宠:帝少的〕〔溺宠天师大人〕〔蜜婚娇妻:老公,〕〔残王的特工宠妃〕〔女主穿成了个蛋〕〔阅读封神系统〕〔绝望末路〕〔元尊归来〕〔侠武大宋〕〔六界商城〕〔快穿通缉令:黑化〕〔穿越农女修仙记〕〔梅开一度〕〔阆风〕〔七十年代大佬生涯〕〔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校花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女人,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什么没干过 第22章 报恩的人
    作为华山派的大师兄,令狐冲的武功自然要比师弟们高的多。

    可他的这个高,那也是有限的很。

    即使是在五岳剑派内部,他都排不上场面。

    所以看到他持剑刺向自己,田伯光不禁失笑起来。

    “干嘛呢?比比划划的。”

    说着,他也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抄起桌子上的一根木筷,横着就斩了过去。

    刚才见田伯光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就没收了师弟们的武器,令狐冲还是很小心的。

    可此时自己全力以赴,对方不光坐着不动,竟然还用筷子来和自己的宝剑相拼。

    这也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

    令狐冲心高气傲,焉能受这种屈辱?

    当即手上加了三分力,准备给田伯光添点彩。

    他倒是没有杀人的心思,纯粹是为了报复田伯光轻辱于他的举动罢了。

    他的宝剑几经磨砺,锋利无双,吹毛断发。

    而田伯光用的筷子,就是普普通通的竹筷,到处都有,一点都稀奇。而且这种筷子随手一折,就能断为两截。

    眼见着宝剑和筷子要撞在了一起,令狐冲内心窃喜不已。

    他已经在想象着,宝剑削断筷子,然后剑尖递过去,在田伯光的身上刺个洞出来。

    可就在这时,他的眼神猛地变了,身子也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原来说那时、那时快,田伯光的筷子已经和他的长剑撞在了一起。

    结果令狐冲想象中的筷子断裂的画面没有出现,相反还从筷子上传来了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犹如千斤巨石一般让人无可抵挡。

    他的那柄爱护有加的宝剑,竟然呛啷一声断为了两截,闪烁着寒光的剑尖一直飞到了半空中,过了好久才猛地坠落,掉在了泥地里格外的显眼。

    这还不算,那股巨力让令狐冲根本无法承受,手中握着的剩余半截宝剑也被震飞。

    他只能捏着虎口,紧咬着牙关,忍受着手掌出血的剧痛。

    同时他的眼睛更是不可思议地看向田伯光,直如见了鬼一般。

    以他多年行走江湖的经历,怎么也想象不到,一根细细的竹筷,到底要怎样才能震断锋利无比的宝剑呢?

    这到底是什么功夫,令狐冲闻所未闻。

    田伯光却好像做了微不足道的事,看着彻底傻眼的令狐冲,无奈地摇摇头。

    “花拳绣腿的,也不嫌丢人。回去再好好练练吧,你这样可维护不住华山派的名声。”

    足足过了半晌,令狐冲麻痹了的右臂才稍微有了些知觉。

    他虽然高傲,可也不是傻子。

    对方坐着不动,不但没收了师弟们的兵器,还只凭一根竹筷就震断了自己的宝剑。这份惊世骇俗的功夫,他们是拍马也赶不上了。

    再继续斗下去,那也只是自取其辱。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什么过节,等日后再说好了。

    想到这里,令狐冲双手抱拳,十分严肃地道:“这位兄台有了,阁下武功高强,我们师兄弟不是对手。还请阁下赐下名号,华山令狐冲改日再向阁下讨教。”

    看着令狐冲可爱的样子,田伯光十分的贱。

    “你想知道我名号啊?行啊。等有朝一日你能打过我了,我就告诉你。”

    令狐冲脸色猛地浮现出了一层青气,但也知道今日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回场子了。当即怒哼着对师弟们道:“咱们走。”

    华山派的众人开始的时候还得意洋洋,此时却跟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二话不说,紧追着令狐冲的脚步,急匆匆地跑路了。

    刚刚来到衡山,就教训了一通令狐冲,田伯光也不禁莞尔。

    不过原著里令狐冲为了救仪琳,和田伯光大战了许多回合,受伤无数,流了很多的血,还被名门正派误会。

    如今自己不再采花为业,令狐冲自然就没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也不知道他这个主角,今后该怎么重复那些奇遇。

    他这边胡思乱想呢,那个小乞丐可没有走。

    一直到令狐冲等人不见了踪影,小乞丐才激动地上前,二话不说,噗通跪倒在了田伯光面前。

    “恩公在上,请受小生一拜。”

    “嗯?”

    没去管对方的磕头行礼,田伯光意外的是对方的称呼。

    “小生?你不是乞丐吗?”

    小生这个自称,可不是随便用的。在古代,只有有功名的人才会自称小生。

    眼前这里衣装破破烂烂的,连一双行走的鞋子都没有的小家伙,居然自称小生,真的是太奇怪了。

    小乞丐已经抬起头来,眼含热泪,絮絮叨叨地说了自己的身份。

    “恩公有所不知,小生贾迎,本为此地富家之子,三年前就考中了举人。奈何家里掺合进了朝争,站在了失势的一边。结果我们贾家就被抄家灭族,只剩下小生一个人了。”

    田伯光挠挠头,只能对于贾迎的遭遇表示同情了。

    谁叫他家的长辈那么没有眼光,竟然在政治上站队错了呢。

    不过他也有疑惑的。

    “既然被抄家灭族,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贾迎犹豫再三,可实在是田伯光对他有大恩。

    今日要不是田伯光,他的猴儿酒被令狐冲喝了也是白喝,一点补偿也拿不到。

    他流落江湖,沦为乞丐,衣食无着,即使是一个铜板也无比的宝贵。

    田伯光出手,帮他讨要回了二两银子,足以让他起码半个月不用挨饿了。

    光是这份恩情,就让贾迎无法隐瞒。

    “不敢欺瞒恩公,当年家里遭逢大难,多亏了刘正风刘三爷的帮助,小生才逃得一命。刘三爷乃本地豪强,消息灵通,正是靠他的恩情才为我贾家保留了一丝血脉。”

    田伯光明白了。

    这个贾迎家族本来就是朝廷命官,家世不凡。而刘正风虽为武林人士,可豪强富足,自然和本地的贾家关系匪浅。

    也正是靠这个关系,有了刘正风的出手,才让贾迎逃了一劫。

    不过他就更加奇怪了。

    “你既然都逃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当地认识你的人不少吧?你不怕被人认出来,再把你抓进去?”

    贾迎的面上露出坚定的神色。

    “小生也知道重回故地,危险重重。可刘正风刘三爷于我有大恩,如今他要金盆洗手了,小生岂可不报答万一?奈何小生流落天涯,身无分文,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恰好在武当山撞见了猴儿们酿制的稀奇酒浆,所以便偷了来,想要献给刘三爷,也算是略尽绵薄之义。”

    听的原委,田伯光不禁对令狐冲恼恨了起来。

    这个混蛋家伙,自己贪嘴就算了,还把人家小乞丐千辛万苦弄来报恩的猴儿酒给喝了。

    怪不得小乞丐不依不饶,那么纠缠呢。

    要不然的话,平常的乞丐,见到令狐冲等人多势众,又持刀拿剑的,即使是吃了亏,也逃的远远的了。

    “你如今没了猴儿酒,准备拿什么报答刘正风啊?”

    见贾迎两手空空,田伯光关心地问道。

    换做以往,这样貌不惊人的小乞丐,他也不会多加注意。

    可这个贾迎,身背逃犯的身份,却不畏艰险,千里迢迢从武当山赶回来。只为了报答刘正风的活命之恩,敬献猴儿酒,光是这份忠义,就足以让世人敬服。

    听的田伯光问起,贾迎却惨然一笑。

    “如今……罢了,酒没了也不能再生。再说了,刘三爷高门府邸,我这样一文不名的乞丐,连门都进不去,自然也见不到刘三爷的面,报恩一说也就休提了。”

    刘正风好歹是衡山派的二当家,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豪侠。他的金盆洗手,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与的。

    从各地赶来的武林中人,都持有请帖方能入内。

    像贾迎这样的小乞丐,又去哪里弄请帖呢?

    没有请帖,再看他衣着如此寒酸,守门的自然不会放他进去。

    进不去门,就见不到刘正风。他想要报恩,都没有门路。

    这就是小人物的辛酸,却也无比的现实。

    不知道为什么,田伯光对这个贾迎很是顺眼。

    这个小乞丐,在原著中也只是惊鸿一瞥,寥寥数字。

    只是通过他人之口,得知令狐冲喝了他的酒而他不依,随后就没有了下文。

    但如今田伯光身处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里,切身实地地了解了小乞丐的事迹,对于他的忠义也不禁万分的佩服。

    想了想,他也是要到刘府去的。

    既然如此,多带一个人又有何妨?

    “我倒是有办法带你进去刘府,不过该怎么报恩,就只能你自己想办法了。”

    田伯光起意帮忙,直言自己有办法。

    贾迎却是惊喜莫名,不可思议地看过来。

    “恩公,您真的有办法进入刘府,让我见到刘三爷?”

    田伯光呵呵一笑。

    “天下虽大,但我去不了的地方还没有。区区一个刘府,对我而言,又有何难?”

    他虽然也没有请帖,但进个小小的刘府,那真的是不在话下。

    他的自信感染了贾迎,本站起来的小乞丐,又再次重重地跪倒在了他的面前。

    “恩公,如果您能让贾迎进入刘府,面见救命恩人刘三爷,我贾迎今生今世将为奴为仆,誓死追随于恩公左右。”

    田伯光笑了。

    “去去去,我要你这么一个奴仆干什么?你手无缚鸡之力,还不够碍事的呢。”

    贾迎急了。

    “可是我勤快啊,恩公心怀高义,是要做大事的。类似于端茶倒水这类的琐事,正好可以交给我服侍。”

    田伯光开怀大笑。

    “算了,我可没那么高贵,让一位举人老爷给我当奴仆。行了,你也坐下来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去换身衣服,咱们想办法进刘府。”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