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和绝色女总裁〕〔巫师生活指南〕〔诅咒之龙〕〔塞尔达入侵漫威〕〔重生网络大佬〕〔乘鸾〕〔逆变九二〕〔归一〕〔绝代神皇〕〔我是至尊公子爷〕〔仙帝归来〕〔血色大领主〕〔女友都想捅死我〕〔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我的超级悬赏金系〕〔我的夫人是凤凰〕〔神级快穿:Boss,〕〔幻符〕〔神话级联盟〕〔一吻情深,双面傲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什么没干过 第95章 我不许1
    来来回回打了这么久,田伯光也烦了。

    之前他和人过招,总是三招两式就分出了胜负。

    没办法,天龙八部里面的功夫,到了笑傲江湖里,实在是太bug了。

    这女子的武功是很厉害,但如果不是因为有错在先,也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眼见着没完没了,田伯光知道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

    窥觑美女招式间的一个破绽,他使出天山折梅手,手指拂中了对方的臂弯。

    等那女子的手臂一麻,动作凝滞的时候,左手探指出去,点中了她的穴道。

    这一下,那女子登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僵直地站在原地,唯独喷火的眼睛,似乎要将他烧成灰烬。

    总算是能喘口气了,田伯光双手合十,对女子不停的作揖。

    “我的姑奶奶,你打了这么久,也该够了吧?我都说我错了,如果你想要什么补偿,你尽管提。”

    那女子属牛的,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我想你去死。”

    “换一个。”

    “我想把你碎尸万段!”

    田伯光遍体生寒,却也毫无办法。

    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以往面对麻烦的时候也心狠手辣。可如今面对这么一朵娇艳无方的美女花,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无奈之下,他只能好说好商量。

    “美女,女侠,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普天之下也没人知道,对你的名节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的。我对天誓,绝对不会向外人提起当年之事,如违此言,天打五雷轰。你别不信,这个誓言对我很管用的。”

    那女子依旧脸若冰霜。

    “呸,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对我的羞辱,唯有用你的鲜血才能偿还。”

    田伯光欲哭无泪。

    “天上什么都没用的,云彩又没有意识。这土地也是死的,不会乱说话的。你知我知,咱俩知道就行了啊。你想要我的鲜血是吧,我给你还不行吗?”

    说着,他咬破了手指头,登时有几滴鲜血流了出来。

    “喏,你看,我把血给你了,是不是能消消气了?”

    你说能消气吗?

    那女子虽然不能动,可是却气的胸脯起伏,好像海浪翻涌一般。

    田伯光就奇了怪了,十年前啪啪啪的时候,这女子的规模似乎没有这么雄伟啊。

    不过想想也是,十年前这女子还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小丫头,如今却从里到外都蜜桃成熟了,自然差别很大。

    只可惜,这是一枚愤怒的蜜桃。

    “恶贼,你坏事做尽,迟早会造报应的。今日落在了你的手里,我也无话可说。可是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田伯光苦口婆心。

    “美女,别听他们忽悠。人一旦变成了鬼,就失去了意识,前世的是是非非全都会忘记的。真的,你还是珍惜眼前的生活吧。”

    那女子一阵错愕,不由得问道:“你怎么知道?”

    田伯光牛气起来了。

    “哼,我可是生在三界外,跳出五行中的人,就连地府也七进七出过。那里一点都不恐怖,环境优美,鬼鬼和睦,是旅行的好地方。”

    那女子又柳眉倒竖起来。

    “你这恶贼,休想用花言巧语诓骗于我。当年你害我失去了清白,这一生都毁了。今日无论如何,就算是血溅三尺,也要报此深仇大恨。”

    这怎么又来了?

    “美女啊,真没那么严重。你不说,谁会知道?咱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不行吗?要不我给你五万两银子以作赔偿?”

    那女子默默流下清泪,眼神中隐隐带着绝望。

    “我已是不洁之人,哪里还有将来?又有谁会娶一个失去贞洁的女子?”

    田伯光挠挠头,纳闷地道:“这世上老实人挺多的啊。”

    那女子眼珠子转了转,疑惑地问道:“真的?”

    田伯光抓到了机会,赶紧道:“真的真的。美女你不知道,这世上其实好人很多的。有些女人玩的比你还过分呢,到时候只要改头换面,立刻就有人接手。”

    那女子似乎被说服了,神情也不是那么的悲戚了。

    “你敢保证?”

    见她终于不再要死要活的了,田伯光终于松了一口气,随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美女,你就放心……”

    孰料那女子穴道刚解,立刻就挥爪抓向了他的面门。

    “混蛋,你这样的恶贼活在世上,是所有女子的不幸,你给我去死啊!”

    这一爪凌厉非常,角度诡异,威力无穷。

    田伯光刚才放松了下来,戒备不是那么的严。一时疏忽,登上脸上就被挠了五个爪印。

    要不是他功夫太高,躲的迅,估计眼珠子都要被抠出来。

    “靠,刚才不是说好了吗?”

    那女子双手化爪,武功和刚才的轻灵完全不同,舞动之间,竟似有阵阵妖风,诡异的很。

    “我说要你去死啊!”

    田伯光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运用龙爪手抗衡起来。

    这一打起来,他豁然现,龙爪手似乎有点不是对手呢。

    那女子的爪功别出新裁,和他见过的所有功夫都不同。明明一双白嫩如玉的小手,五指竟然如同金铁一般的锋利。

    迫不得已,他只好打起精神,仔细应对起来。

    “喂喂喂,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你不是答应了赔偿条件吗?”

    那女子也是了狠,知道田伯光的武功是她生平仅见,所以拿出了全力。

    “恶贼,你毁我清白,竟然还想要阿堵物来玷污我的人格。今日我们就做一个生死了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田伯光左格又挡,嘴里念念有词。

    “我必须得活,你也不能死。女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那女子攻势不减,愈凌厉。

    “我是女子,不是佛。”

    田伯光斗嘴还是很厉害的。

    “女菩萨也行啊,善心啊,真的不能给我一次真心悔过的机会吗?”

    打了半天,那女子一套诡异绝伦的爪法已经用遍了招数,还是没能奈何得了田伯光,情知今日是报不了仇了。

    她猛地退开数步,愤恨地道:“好,只要你立刻自杀,我就相信你是真心悔过了。”

    怎么又是这一套?

    田伯光劝说道:“美女,我们都还年轻,还有无限的未来。何必纠结于曾经的那点瑕疵呢?不如我们好好坐下来,喝点酒,相逢一笑泯恩仇如何?”

    那女子已然泪流满面,神情中带着绝望的行将就木。

    “恶贼,你武功高强,我是报不了仇了。我好恨,好恨不能杀了你还我的清白!”

    田伯光唏嘘不已,摊开两手。

    “你就算杀了我,清白也找不回来了啊。”

    说完他就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还以为这是平常聊天打屁,随便毒舌吗?没看到人家已经伤心欲绝,而始作俑者就是他啊。

    不过很快地,他的后悔就更加强烈了。

    听了他的话,那女子表情震惊不已,腾腾腾连退了三步,身形也摇摇欲坠。

    同时木然的目光完全失去了焦距,只是喃喃地道:“是啊,已经找不回了。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意义呢?”

    说着,她猛地抬头,用尽了力气大喊道:“恶贼,你一定很得意吧?今日我不能报仇雪恨,来世定当要你生不如死,”

    说完,白影一闪,这女子竟然直奔悬崖冲去。

    她武功本来就高,这一突然动作,那真是快如闪电。

    田伯光吓了一跳,浑然没有想到这女子如此刚烈。

    亡魂大冒的同时,身子也激射而出,迸了所有的潜力。

    其实那女子已经从悬崖上跳了下去,而下面就是云雾渺渺的万丈深渊。到底有多高,谁也看不清。

    但可想而知,肉体之躯从这里跳下去,必然会摔的粉身碎骨。

    田伯光没有多想,跟着飞纵而出。

    身子刚刚迈过悬崖,总算是抓住了那女子的手腕。

    但下坠之势已成,千斤的重量带着他也往悬崖下面坠去。

    田伯光吓坏了,来不及多想,所有的内力都集中在手指之上,愣是插进了岩石的缝隙中。

    一股似乎要将他胳膊撕裂的剧痛传来,好歹是止住了下落的威势。

    那女子原本以为,就此跳下,必定阴阳永隔。唯一的遗憾,就是未能报仇。

    可身子在半空中恍惚了一下,随即就飘飘荡荡了起来。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只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石壁。随后感受到犹如棉絮的云雾从身边飘过,好似仙境。

    “难道这就是仙界了吗?”

    这种想法只是一瞬,胳膊上传来的剧痛一下子又让她清醒了过来。

    她猛地抬头,就看到了田伯光呲牙咧嘴地抓着自己的手腕,整个人都吊在悬崖的边缘。

    这一下,她急了,猛烈地晃动起来。

    “恶贼,你放开我!”

    田伯光也有点缓过来了,叫道:“我不放。”

    那女子又喊道:“你让我去死。”

    田伯光回道:“我不许你去死!”

    那女子声音尖利无比。

    “我不想活啦!”

    田伯光痛苦地喊道:“你必须活下去。”

    开玩笑,因为自己的缘故逼得人家自杀,这让他万分的过意不去。虽说不能以死谢罪,可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绝世佳人就这么香消玉殒啊。

    这两人,一个想死,一个不让她死,结果就在悬崖边上僵持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