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上医仙凌冽〕〔我的老婆是校长〕〔攻略极品〕〔惊世战帝〕〔我家娘子猛于虎〕〔仁师请接锅〕〔天师少女:灵异事〕〔诸天降临大逃杀〕〔史上最牛道观〕〔学霸的灵气复苏〕〔乡村朋友圈〕〔末世基因猎场〕〔重生影后小甜妻〕〔大祝由〕〔我不是妖宠〕〔最强万界大神豪〕〔盛唐女帝〕〔赠我予星光〕〔韩娱之透视未来〕〔重回九四好种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什么没干过 第97章 月老
    迎着女子探寻的目光,田伯光变得无比郑重。

    “姑娘,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所以见到你之后,我才会慌了神。解风虽然重要,但是却不及姑娘给我的压力大。总之,无论如何,还请姑娘指点明路。只要能够弥补姑娘的损失,在下做什么都行。”

    那女子张口就来。

    “我想你……”

    田伯光爆喝道:“打住!”

    随即他就软语央求道:“咱换一个行不行,人死不能复生,那个没了也不能还原,现在没那个技术。”

    想想也真是奇怪,如今没有那样的复原技术,可女子失贞之后却要死要活的。

    到了后世,那种技术无比的发达,却又没有人在乎了。

    人的奇怪,真是一言难尽。

    女子话到一半,被他打断,立刻恼怒的要动手。

    幸好那老头开口,才缓和了气氛。

    “你这个混蛋家伙,对人家女孩子做了那样的事,难道还不准人家开口吗?”

    田伯光摊着手,诉苦道:“老先生有所不知,这位姑娘口口声声都是要在下的命。在下已经知道错了,除此之外,任何条件都不在话下。”

    那老头向看妖怪一样看着他。

    “臭小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女人说的话能当真吗?她要真想要你的命,刚才为什么不使出杀招,只是扇你耳光?”

    田伯光也愣住了,仔细想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按照正常理解,这女子恨透了自己,从咸阳一路追到了这里,明显是不死不休的架势。

    刚才她踩了自己的脚,那是自己毫无还手之力,也没有注意别的。如果她再使出那种爪功的话,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可真的是奇了怪了,明明有那么好的机会,她为什么跟泼妇一样只是乱打呢?

    从见面到现在,一直都是田伯光牙尖嘴利,把自己怼的喘不过气,如今终于找回了场子,老头十分的高兴。

    “哼,你就是一个白痴。给我滚到一边去,不许偷听。”

    田伯光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却看到了老头偷偷递过来的眼神。登即明白,这老头是打算帮自己和那位姑娘转圜一二。

    毕竟他和人家的关系已经如此僵硬了,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如果有第三者帮着说项说项,或许这个难关真的能够过去。

    想到了这些,田伯光二话不说,赶紧往绝顶的另一边走去。很快地,身影就消失在了眼前。

    那女子见他要离开,脚步一动,就准备追上来,却被老头给制止了。

    “呵呵,姑娘,稍请留步。放心,那小子只是避开一会儿,老夫保证,他不会离开的。”

    这老头气质不凡,凭空让人心生信任。

    那女子纠结了一下,还是站住了。

    眼瞅着田伯光走的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听不到这边的声音了,老头才好奇地问道:“姑娘,你很恨他吗?”

    那女子不假思索地道:“小女子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也难以消除我心头的恨意和悲伤。”

    老头追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动手?”

    同样的问题,让那女子也错愕了半天。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出谁也不信的理由来。

    “他……他……他武功那么高,我打不过他。”

    老人的表情似笑非笑,知道女子此刻的心境并不平稳,不能去刺激,而是转换了问题。

    “据老夫刚才的观察,姑娘似乎对失贞一事,好像并不是多么的愤怒。当今之世,一个女子失去了贞操,可谓是寸步难行、千夫所指,姑娘缘何如此?”

    讨论着自己失贞的事,这多少让那女子有些不自在。但也还能接受,和这个世道的大部分女人完全不同。

    “这个……我家祖上有人曾经历过这样的事,但却和家祖两情相悦,并无芥蒂。当年的祖上就传下了遗训,让我等后辈无须在乎这些凡尘缛节。”

    老头一阵意外,浑然没有想到,这个世上还有如此奇怪的人。

    但他很快清醒过来,又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非要坚持杀了那个小子呢?他已经诚恳道歉了,而且还愿意尽一切补偿于你。”

    那女子柳眉倒竖,煞气逼人。

    “小女子行走江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不报此仇,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我这一生,什么都不缺,有什么好让他补偿的?”

    老头更是意外。

    从没有想过,这女子一心报仇,并不是悲愤自己的失贞,而是源于吃亏。

    都是一些奇怪的家伙啊。

    他却不想想,他出现在这里,其实也很奇怪。

    胡思乱想之间,他又注意到了那女子的样子,不禁问道:“据说那事发生在十年前,如今过去了这么久,姑娘还做这样的装扮,还没有嫁人吗?”

    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个,那女子老实地回答道:“还没有。”

    老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女子。

    这一仔细观察,他才发现,女子的脸上不知为何,清冷之色渐退,隐约间竟似有红鸾涌动。

    不会吧,天下间哪有这等奇事?

    可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理由能够解释,这女子为何对恨了十年的人始终不下杀手的呢?

    想到这些,老头大概有了一些思路。

    “姑娘,试问一下,除了让他以死谢罪之外,难道没有别的办法让你消气吗?”

    那女子呆立无语,眼神茫然,显然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十年来,她每每午夜梦回,想起的都是田伯光那张可恶的脸。不知道多少次告诫自己,再见到这个恶贼,一定要杀了他报仇雪恨。

    可真的见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又始终空落落的。

    见到他转身而逃,她想也没想,就紧追不舍,一如十年前那场万里追击。

    究竟是不想再次放弃仇人,还是什么,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按理说,既然知道他是丐帮帮主,那么寻找起来不要太容易,完全可以不用在意一时的得失啊。

    可她就这么做了,义无反顾地做了,一直追到了这里。

    随后两个人就是交手,打的难解难分,她却始终奈何不了对方。

    十年未见,她的修为提升了不少,可那个可恶的家伙却变得更加恐怖了。

    可打来打去,却始终打不赢那个家伙,她的心态就彻底崩了。悲观之下,便想着干脆这样死掉算了,也免得继续丢人。

    奈何那个可恶的家伙却好像胶皮糖一样,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将她救了下来。

    为什么要救自己呢?

    这一救,牵牵扯扯,把她的心绪也扯乱了。

    见她这幅迷茫无措的样子,老头人老成精,就更加什么都了解了。

    他轻声问道:“姑娘,人生苦短,坎坷诸多。你还年轻,有没有想过未来的人生怎么过?”

    那女子怅然若失。

    “我这样,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每日里如同行尸走肉,始终被那种痛苦折磨着,真是生不如死。”

    老头劝慰道:“为何这么说?姑娘不也是说,令家先祖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却也和自己喜欢的人合合美美地生活了一辈子嘛。姑娘乃人中龙凤,也完全可以找到自己心爱的人,今后子孙满堂啊。”

    女子痛苦地摇摇头。

    “先祖的境遇实在是千年难遇,世人更多庸俗,岂会如同先祖那样高洁?小女子已不敢奢望这些,就此孑然一生,远离俗世算了。”

    老头抓住机会,引导着道:“姑娘说的没错,世人确实很多庸俗。可唯独一人例外,肯定不会在意姑娘曾经的遭遇。”

    那女子只是不信。

    “这世间哪里会有这样的奇人?”

    老头试探着道:“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到底是谁害的姑娘如此的?那家伙不是口口声声愿意做任何的补偿吗?不如……就让他补偿姑娘后半生的幸福如何?”

    “岂有此理?那个恶贯满盈的混蛋,我恨不得……恨不得……恨不得……”

    您倒是坚决点啊,怎么不说下去了?

    看到女子那犹犹豫豫、面色纠结的样子,老头心里就好笑不已。

    “诶,姑娘此言差矣。老夫以过来人的经验,希望姑娘不要介意。事已至此,姑娘就算是真的杀了那个臭小子,又能如何?与此如此,为何不为将来的日子多想想呢?”

    那女子心口起伏,显然很是激动。

    “老前辈,小女子无才无德,就算孤苦伶仃,也不能以身饲虎。这样一个无耻卑鄙的恶贼,焉知将来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老头附和点点头,先让那女子的情绪缓和一些。

    “姑娘言之有理,确实应该如此担心。只是老夫多少吃过了很多盐,所以有些拙见,希望姑娘能够听听。当然了,认不认同还要看姑娘自己。”

    这女子也不说什么,就只是静静地站着。如果是田伯光面对她,那肯定是当即麻爪,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这老头却了解的一清二楚,也不等女子的回应,径自道:“那臭小子当年确实可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如今的他,以老夫来看,改变十分巨大。别的不说,他能够揭发解风的罪行,把堕落的丐帮拉回正规,就足以说明,他是孺子可教,改邪归正了。既然如此,姑娘又别无所求,为何不给他一个改过自新,也给自己一个开启新生活的机会呢?”

    那女子依旧还是一言不发,可是扭捏的表情和默默绞在一起的小手,似乎预示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