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印至尊〕〔主神调查员〕〔斩魄之剑〕〔桃运邪医〕〔天脉谜踪〕〔逆天命:问梦情〕〔末世农场:黑心商〕〔演戏从超神学院开〕〔每一秒都在修炼〕〔剑逆天穹〕〔帝尊在上,医妃宠〕〔万界黑科技聊天群〕〔诡世将星〕〔纯阳第一掌教〕〔玄元立道〕〔帝妃惊天〕〔偏不入中宫〕〔系统之屠仙灭神〕〔强取豪夺:二少,〕〔都市之地狱之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什么没干过 第98章 交手
    眼见那女子游移不定,老头心里有数了。

    他高声向田伯光离去的方向大喊道:“臭小子,给老夫滚过来。”

    他知道田伯光没有走,只是躲在那边。

    他想的也确实没错,田伯光当然没走。

    虽然这家伙做事很没品,但头脑还算是清明。

    如今不同于十年前,那个时候他初出江湖,籍籍无名。做了坏事,一跑了之,普天之下也没有人知道。

    可如今的他已贵为丐帮帮主,那女子略一调查,就什么都知道。

    到时候,如果人家真的找上门来,那他这个丐帮帮主可就没脸见人了。

    无论何时,武林之中,奸**女可都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所以今日之事,必须要解决,还要妥善的解决。

    田伯光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只要那女子不再喊打喊杀,他都愿意接受。

    实在不行,拿出一门绝世神功来补偿好了。

    之前的交手中,他已经察觉到,那女子的武功高则高矣,但是内功心法方面似乎有着极大的疏漏。

    此时听到老头的呼唤,他不敢怠慢,连忙走了出来。

    那老头见他出来了,特意高声问道:“臭小子,做了错事,就要承受相应的后果。现在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打算怎么做?”

    田伯光很乖巧,径自走到那女子的面前,十分诚恳地道:“姑娘,十年前是田某凡心涌动,做了天理难容的恶事。但凡可以弥补姑娘所受到的伤害,田某在所不辞。”

    那女子偏过头去,唯独清泪交织,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虽然她家里对于女子的贞洁不是那么的看重,可到底活在这个世间,碰到这样的事,她也没有了主意。

    此时此刻,还得老头出来主持公道。

    “臭小子,你说的轻松。人家是如花似玉的黄花大闺女,因为你一辈子都备受煎熬。余下的人生,还不知道怎么凄惨。你身为一个男人,该怎么做还不明白吗?”

    我……我明白个屁啊!

    田伯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却注意到了老头那别有意味的目光。

    顺着老头的指点,田伯光再次看向那女子,才终于发现,对方的神态竟似不是那么的悲怆和愤怒,怎么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期待着什么一样。

    这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老头话里有话地道:“这世道啊,对女子无比的严苛。一旦失去了贞洁,就等于失去了一切。就算是杀了败坏她贞洁的人,也备受世人冷眼,孤苦终生。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期盼那做了坏事的人啊,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对她百般怜惜,才是唯一的出路。”

    田伯光浑身巨震,不可思议地看向那女子。看到的却只有半面红晕,以及手足无措的娇羞。

    不是吧?

    这个发现和老头的话,让他的人生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什么情况?

    难道十年前的强上,因为哥们器大活好,这女子还食髓知味了?

    所以她喊打喊杀是假,其实是心里是莫名其妙地爱上了自己?

    田伯光爽歪歪地胡思乱想着,但很快就清明了过来。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是龌龊而已。

    归根结底,还是这个礼教吃人的时代,对女子的压迫太过了。

    他十年前败坏了人家的清白,还可以当成是一场艳遇。过后就忘,拍拍屁股走人了。

    可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那真的是人生尽毁,希望灭绝。

    就算是杀了他复仇,也改变不了这种局面。

    加上武功上又胜不过自己,所以那女子才会在悲伤和绝望之下,想着干脆一死了之。

    可没有想到,生死关头,又被田伯光救了。

    自古艰难唯一死,这一下连死都没有死成,女子的心境就发生了强烈的变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这个时候老头冒出来,言语中劝告她化干戈为玉帛。与其闹的两败俱伤,不如让田伯光负责她今后的余生好了。

    这样,孤苦无依的女子有了归宿,她不清白的身份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不会成为世人的笑柄。

    女子茫然无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要说就因为一炮,让这女子喜欢上了自己,那真是想多了。

    可不管怎么说,有了这种趋向,对田伯光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最起码他丐帮帮主的名声能够保住了,他也不会成为江湖上人人喊打的采花大盗了。

    太祖老人家教导过,宜将剩勇追穷寇。追大妞,其实也是这样的。

    机不可失,田伯光振奋之下,立刻道:“姑娘,我知道十年前的事对你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小人、奸贼。可我真的想要告诉你,你现在见到的我,跟十年前真的不一样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姑娘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重新认识一下我,可以吗?”

    那女子卓然而立,漫天飘舞的雪花为她平添了几分圣洁。

    她的语气不再是那么的愤懑,清冷的带着几分寒意。

    “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又哪里算得上认识?”

    田伯光挠头不已,心想这确实是够搞笑的。

    两人结下了十年的宿怨,可是竟然彼此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说出去又有谁会信呢?

    他赶紧抱拳施礼,态度真诚。

    “好叫姑娘得知,在下是丐帮帮主田伯光,不是十年前那个初出江湖、受了坏人影响的小贼。”

    说着,他又把自己的经历详细说了一遍。

    女子和老头才知道,原来他从小就是无人照顾的乞丐,是被一个江湖上的恶人收养长大的。

    这样的人,当然不能指望他会变成什么好人。

    待听到田伯光在天山遭遇了雪崩,有了一番奇遇,十年之后才下山重出江湖,还帮着草原部落驱逐了恶人,又清理了丐帮风气,还在极力阻止嵩山派的野心之后,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想着,看来他的变化确实很大,已经和曾经的那个小贼不同了。

    不过那老头听着听着,剑眉却竖了起来,看向田伯光的目光也锋利了许多。

    “等等,臭小子,你说你叫什么?”

    田伯光不疑有他。

    “晚辈名叫田伯光,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那老头冷哼一声,飘散的白发全都膨胀了起来,语气森然。

    “好哇,原来田伯光就是你。混蛋家伙,今天老夫就好好伸量伸量,你到底有什么能耐,敢瞧不起我们华山派的剑法。”

    田伯光莫名其妙。

    “老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怎么又扯上华山派了?”

    那老头喝道:“你认识令狐冲吗?”

    田伯光点点头,没有否认。

    “当然认识那小子了,学了一点独孤九剑,就翘尾巴,觉得自己很厉害了。教训了他一通,他才知道天高地厚。”

    老头气的浑身颤抖。

    “哼哼,你又有什么本事,敢教训我们华山派的人?独孤九剑乃天下最了不起的剑法,是令狐冲那小子用的不到位,才让你这个小人猖狂。来来来,咱们比划比划,倒要看看你小子有多厉害。”

    听到令狐冲学了独孤九剑都没有打赢,老头气的够呛,转身离开,不大一会儿,拿着一柄长剑回来了。

    架势拉开,直指田伯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这让田伯光和那女子全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这里。

    刚才是老头劝慰女子,现在则反过来了。

    那女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前辈,您和……您和他有什么宿怨吗?”

    老头犀利的目光始终盯着田伯光,似乎在寻找他周身的破绽。

    “本来没有,但他说他叫田伯光,那便有了。混蛋小子,竟然敢瞧不起我华山派的武功,还打伤我华山派弟子,今日老夫要是不出手,还让人觉得华山派无人了呢。”

    看到他气度俨然,如渊如岳的样子,田伯光脑子里灵光一闪。

    “这里是华山?你是风清扬?”

    老头哼哼一笑,“臭小子脑筋倒是转的快,居然知道老夫的名号。不过既然知道了,那还等什么?老夫让你三招,免得世人说老夫欺负后辈。”

    田伯光苦笑连连,对自己的后知后觉十分的羞愧。

    他和女子相遇的地方,乃是在咸阳。随后两人一追一逃,一路往东,最终上了这陡峭如壁的高峰。

    陕西境内,有如此奇景的所在,可不就是华山嘛。

    而除了风清扬,又有谁能够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的身旁,他却没有察觉的?

    虽然他当时被跳崖的女子分了心神,但武功到了他这个境界,百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能逃避开他的耳目。

    也只有风清扬这样的世外高人,才有这样的本事吧?

    得知这老头就是风清扬,田伯光好奇心大作,立刻仔细观察起来。

    果然和书中所说的那样,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万事不萦于怀。

    或许只有别人瞧不起华山派的功夫时,他才会如此发怒吧?

    凡是看过笑傲江湖的人,对于风清扬肯定都印象深刻。

    虽然他出场的次数很少,寥寥几笔,但人物形象却无比的鲜明。

    尤其是他传授给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让这小子一跃成为了江湖上顶尖的高手。所以读者们都很好奇,这老头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他和东方不败打的话,到底谁胜谁负?

    这个争论,可谓是经久不息,也始终没有一个定论。

    但总之,风清扬是了不起的高手,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

    他就和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书剑恩仇录里的袁士霄、射雕英雄传里的王重阳、神雕侠侣里的独孤求败一样,属于世外高人的类型。

    出场不多,但震撼力十足。

    田伯光也不免好奇,这老头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妖娆炼丹师〕〔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时来孕转:总裁欺〕〔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