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娇妻:偏执总〕〔重生空间:首席神〕〔总裁,夫人造反了〕〔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千亿盛宠:权少,〕〔农女倾城:腹黑相〕〔忘川归处:带上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降萌宝:总裁爹〕〔鱼不服〕〔报告爹地,妈咪要〕〔女总裁的超级高手〕〔通天神途〕〔穿越八零:麻辣小〕〔都市最强战医〕〔宁原爱你〕〔隐婚试爱:娇妻,〕〔最强狂兵〕〔剑仙降临都市〕〔万界终极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女荣华录 第五十九章 出手
    高秀秀被从牢房中带了出来。『→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她没有一点危机意识,甚至于还对女看护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成烟罗坐在床上冷眼旁观。

    她有些明白高秀秀必然和这个女看护熟识,或者说,高秀秀贿赂了这里的女看护,才能够进入这间干净的牢房。

    她在想,或者女看护是有什么好事找高秀秀。

    成烟罗和高秀秀都没有想到女看护等到高秀秀出来,走近她身旁的时候,朝旁边的女看护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架起高秀秀,直接把她推到旁边的空牢房中。

    高秀秀不防,被推了个跟头。

    她爬起来,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吴大姐,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呆的好好的,为什么给我换牢房?”

    那个女看护没说话。

    等了片刻,成烟罗就见牢头引了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穿着挺干净,但身材五大三粗,一脸的横肉,他负手进来,派头十足。

    牢头在他身旁陪着笑:“郝爷,咱们这牢里最近几天可是来了几个好货色,保管叫郝爷高兴。”

    那个被称为郝爷的中年男子咧嘴一笑:“什么好货色,呆会儿爷瞧瞧,对了,那个高小娘子安排好了吗?”

    “都安排好了,全都妥当了,保管叫爷满意。”

    牢头满脸的笑,一副谄媚的样子。

    成烟罗透过粗木头杆看到牢头那个样子,只觉得作呕。

    只是,她并不知道牢头引了这个男人进女牢做什么?

    说起来,成烟罗上一世是养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她的世界向来单纯,许多黑暗的东西并不知道。

    后头国破家亡,逃亡的那段时间,她才见识到了这世界上最黑暗的人心。

    可是,对于牢中的这些事情,成烟罗并不清楚。

    而高秀秀一直被她父亲保护着,比成烟罗更加天真。

    她就更不明白女看护给她换牢房是做什么的,也没有感觉到那个郝爷的不怀好意。

    牢头陪着郝爷走到高秀秀的牢房外边,指着高秀秀对郝爷道:“您瞧,人就在那里,牢房都打扫干净了,还铺了松软的被子,里头还有很多有趣的物件,保管叫您满意。”

    郝爷看到高秀秀清秀的那张脸,满意的点头:“就她吧,开门。”

    牢头使了个眼色,自然有人开了牢房的门。

    郝爷矮身进去,女看护立刻把门锁上。

    高秀秀现在似乎明白过来,一张清秀的脸立刻变的煞白。

    她满面惊恐,不住的往后缩,一边缩一边惊叫:“你,你干什么?你走开,你……女牢里为什么会进男人?你走开,不要……”

    郝爷笑着走到高秀秀身前,伸出粗大的手掌一把把高秀秀提了起来。

    看到高秀秀吓的鹌鹑一样,他哈哈大笑:“做什么?你还看不出来么?爷啊,是可怜你们寂寞,特地来陪陪小娘子的,你放心,一会儿爷一定让你快活。”

    说话间,郝爷伸手就去撕扯高秀秀的衣服。

    高秀秀尖叫着:“吴姐,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不是说过要关照我的吗?为什么……”

    那个吴姐本来转身要走的,听到这话回身对高秀秀一笑:“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了,你婆婆和你相公可是给了我好处的,就是要让我好好招待你,最好让你死在这里。”

    说完话,吴姐冷着一张脸离开。

    就近牢中的那些女犯听着高秀秀尖叫惊呼的声音,根本就没有动弹。

    她们一个个眼神麻木,神色呆滞,现在就是天塌上来,她们恐怕也不会惊到一星半年点。

    那样的麻木不仁,根本不是活人该有的样子。

    成烟罗看着这些女犯,心渐渐沉了下来。

    这些女犯在牢中被折磨许久,一个个便成了活死人,人是活着,可心动死了。

    想来,高秀秀遭遇到的事情,她们肯定都遭遇过,而且不止一次,甚至于,比高秀秀更悲惨的遭遇,她们都曾有过。

    看着这些女犯,成烟罗深吸一口气,心中的愤慨不平竟然奇怪的消失了。

    她只说她上一世已经遭遇到了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

    可是,看着这些人,她明白,这里的每一个人所遭遇到的事情,恐怕比她更不平,更加悲惨。

    世界上不止她一个人命运悲凉,这世上,成千上万的人遭遇着不公平,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怨天怨地?

    成烟罗又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一刻,她下定了决心。

    往后,所有的善心,所有的天真,所有的慈悲全都收起来。

    她只是冷硬如冰的成烟罗,她只会为自己而活,她要自强自立,不再依靠任何人。

    只是,她才下定了决心,耳边传来高秀秀哭泣声,以及奋力抵抗的声音,还有那位郝爷的笑声。

    成烟罗只觉得刺耳异常。

    她隔着木栏看过去,就看到高秀秀的上衣已经被扯落,郝爷还在抓着她,撅着嘴想亲高秀秀,高秀秀扭头不依,郝爷一巴掌扇在她脸上:“装什么贞节烈女?要真是个好的,做什么还要犯罪?即是进了牢中,就给爷乖乖的受用着。”

    成烟罗眼睛微眯。

    高秀秀不动了,她原先清亮的眼神渐渐变的麻木。

    郝爷笑着:“这才对嘛,到了这里就该认命,反正你进了牢房这辈子就别想出去,那还不如得快活且快活,活一日算一日呢。”

    看到高秀秀那样的眼神,成烟罗心中微微的刺痛。

    看着郝爷扒下高秀秀的衣服,意图不轨时,成烟罗再也忍不住了。

    她握紧拳头起身,走到牢门前,一伸手,扯过锁着牢房的粗大的铁链,就这么一个用力,便把那么粗的铁链扯断了。

    牢门被打开,成烟罗迈步出来。

    她走到高秀秀的牢房外头,把铁链扯断,拉开牢房进去。

    抬脚,成烟罗一脚踢在郝爷身上,直接把他踢了个跟头。

    随后,成烟罗捡起衣服给高秀秀盖在身上。

    “谁?谁敢坏爷的好事。”

    郝爷被踢倒,浑身发疼,他满面怒火的起身,转头看向成烟罗:“你个黄毛丫头,你想做什么?”

    成烟罗张嘴一笑,一拳打在郝爷肚子上,打的他捧着肚子弯着腰,疼的说不出话来。

    鲜血顺着郝爷的嘴角落下来,一滴滴的滴在黄土地上。

    成烟罗拽过郝爷,一字一句道:“畜牲不如的东西,这里的女人虽犯了罪,可也不是你能够欺侮的,我成烟罗住在这里一日,就不能让你们这样的人进女牢,凡是敢进来的,进一个我打一个,进一双我拆两个。”

    郝爷疼的满面青白,听着成烟罗威胁的话,吓的不敢说话。

    成烟罗还不放过他,伸手扯着郝爷的衣裳,将他腰间的玉佩给扯了下来,又把他手上戴的金链子给拽下来,再搜了一遍身,从他随身荷包中翻出几张银票,还有一些散银子。

    等到把郝爷浑身上下搜*净了,成烟罗直接把他扔了出去:“滚出去。”

    郝爷爬起来,吓的赶紧就往外跑。

    这时候,牢头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看到这一切,整个人都吓傻了。

    成烟罗看到郝爷往外嘴,眼珠子一转,竟是有了主意。

    她紧跑两步,拽过郝爷的衣襟:“等一下。”

    郝爷几乎吓尿了:“小,小姑奶奶,做,什么?”

    牢头吓的两股战战,可还是得上前劝成烟罗:“我说,这位,这位小姑奶奶,咱们再,再不敢了,你就把人放了吧。”

    他虽然心痛一项收入没了,可是,面对这个煞星,牢头别的顾不上,只想着保命要紧。

    成烟罗武力值太高,力气太大,牢头都拿她没办法。

    打是打不过的,关也关不住。

    只能忍让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