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喜嫁〕〔血尊的甜心夫〕〔夜帝独宠:天才萌〕〔重生冥婚:傲娇鬼〕〔奇葩女神屋〕〔宫女木岚〕〔重生洪荒之帝皇〕〔史上最牛主神〕〔花都最强医神〕〔主宰星河〕〔蜜爱100分:不良鲜〕〔穿越长姐持家〕〔妈咪九块九:总裁〕〔机甲王座〕〔邪皇宠上瘾:爱妃〕〔慕川向晚〕〔鸿蒙道〕〔绝世冥仙〕〔无限进化系统〕〔特工重生:快穿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女荣华录 第七十二章 面圣
    “太后是怎么知道成七娘进宫的?”

    元康帝负手而立,满脸怒火:“给朕查查,是谁透露给太后的。”

    威远侯世子往后缩了缩,不敢在这时候再捋虎须。

    元康帝生了一会儿气,也知道拿太后没办法,只好作罢。

    不过,他还是叫了小太监侯在慈仁宫外头,以便等成七娘出来的时候直接叫过来。

    威远侯世子这时候才赶紧上前,小心翼翼的和元康帝说了好一会儿话,又对元康帝道:“陛下不知道,魏楼那边出了一个清倌人,长的是真好看。”

    元康帝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声。

    威远侯世子笑道:“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元康帝这才提起了几分兴致:“真有这般好。”

    威远侯世子小声道:“陛下去瞧了就知道了,是真好,还会唱歌跳舞,画的画也是一绝……”

    元康帝爱书画,一听那名妓书画一绝,就起了结交的心思:“赶明儿朕去瞧瞧。”

    慈仁宫

    曹太后听成烟罗说起宫外的事情,越听越精神。

    她拉着成烟罗的手:“平安坊那边有个卖炊饼的,现在可还在?”

    成烟罗点头:“在,那家的炊饼真好吃,我买过好几回呢。”

    曹太后叹气:“没想着还在呢,哀家小的时候也爱吃他家的烧饼,还爱用碧罗坊的胭脂,可惜了,这么多年没出过宫,也不知道宫外如今是什么样子。”

    成烟罗便道:“太后娘娘若是有兴致,赶明儿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曹太后摆手:“虽说如今皇帝也不大管哀家,哀家想出去并非难事,可哀家还是不太愿意出去,劳民作财不说,便是出去了也不能随意走动,还不如不动弹呢。”

    成烟罗见曹太后是真喜欢听民间的事情,就捡好玩的说了许多,她也长了个心眼,还跟曹太后提起了高秀秀的事情。

    当然,她没跟曹太后说高秀秀是做贼的,只说高秀秀如何被夫家昧了嫁妆,怎么送到牢里。

    曹太后虽然年纪大了,可脾气还是那么烈,又有几分侠义心肠,听闻这件事情顿时怒了:“岂有此理,这世上怎么有这般可恶的人,若是叫这样的人考中进士做了官,不知道怎么鱼肉百姓呢。”

    成烟罗点头:“您说的是,我年纪小不知事,没您想的那么长远,我就是替秀秀姐抱不平,又不忍心她老死牢中,就,就托了关系买通牢头报了病亡,又叫人帮她办了个户籍文书,好让她能自由,想来,威远侯世子应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非得和我一个孩子过去,竟然到陛下跟前告状,我倒是没什么,总归就是这样了,可我担心秀秀姐,这事要真是……秀秀姐恐怕活不成了。”

    “你放心。”曹太后拉着成烟罗的手拍了拍:“你也是善心,想要救人一命,那高氏也没过错,原不该关进牢中的,你这么做虽有违律法,可却合乎人情,要真是为着这件事情闹出什么来,哀家替你兜着。”

    成烟罗赶紧起身朝曹太后深施一礼:“那我就先替秀秀姐谢谢您了,要是秀秀姐知道,必然感激不尽。”

    “你是个好孩子。”

    曹太后看着成烟罗,越看越是喜欢。

    她平生只得一子,还早早的就病亡了,如今深居宫中难免寂寞,看到成烟罗,又觉得投缘,就仿若是自家的孩子一般,心中是极喜欢的。

    曹太后想着,若是平昌帝有子女的话,比成烟罗的岁数还要大上许多呢,说不得也会有像成烟罗一般大的孩子。

    想到平昌帝,她又有些难受。

    成烟罗也惯会是个看眼色的。

    她一看曹太后心情低落了,便又寻了话头来说。

    她不说旁的,单单说起宋启和秦诩写的话本子,捡那好的稀奇的讲给曹太后听。

    曹太后听起故事来,顿时便忘了平昌帝的事。

    成烟罗这一讲,竟然讲了一个多时辰,还是元康帝那边等不及了派人来催,曹太后才意犹未尽的让成烟罗跟着元康帝派来的小太监离开。

    自然,曹太后也投桃报李,她对彦嬷嬷道:“你跟着去当阳殿,就说我说的,七娘还小,真要是有什么不当之处,皇帝这个当叔父的也该包容才是。”

    彦嬷嬷果然跟着过去了。

    成烟罗前脚才进了当阳殿,后脚彦嬷嬷就追了来。

    她并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就这么瞧着成烟罗。

    元康帝看到成烟罗气就不打一处来。

    成烟罗也不管他气不气,走上前见了礼:“拜见陛下。”

    元康帝等成烟罗跪下了,也不叫起,只是板着脸问:“成七娘,你可知罪?”

    成烟罗抬头,一脸的无辜:“臣女本就犯了罪啊,不然陛下为什么将臣女关入牢中?”

    元康帝这个气哟。

    这天还怎么聊?

    彦嬷嬷低头忍笑,忍的十分辛苦。

    她决定把这事回头学给曹太后听,必然哄着她能高兴好些日子。

    “朕问的是你入了女牢之后又犯了错的事。”

    元康帝使劲的咳了一声,让自己不显的那么尴尬。

    成烟罗眨眨眼睛:“犯了错?臣女并不知道,还望陛下告之。”

    元康帝拿眼去瞅威远侯世子。

    威远侯世子一步上前,指着成烟罗道:“成七娘,我代陛下问你,你犯错进了牢中,为什么不思已过,反倒随意出入大牢,你当长安府大牢成什么了?是你过家家的地方吗?”

    成烟罗也不急,更不气,不紧不慢道:“这个啊,要说这个,还真有这么回事。”

    “成七娘。”元康帝一拍桌子:“你说,该当如何罚你?”

    成烟罗皱眉:“陛下,臣女也知道这么做不好,可臣女不想让陛下背负不敬祖宗,不敬太祖爷的罪名,没有办法才出入大牢的。”

    “你还敢狡辩?”

    威远侯世子气的指着成烟罗就要开骂。

    成烟罗冷笑一声,伸手拉住威远侯世子的一根手指,没怎么用力,就把他的指头给掰断了。

    威远侯世子不想成烟罗这般利落,不过一句话的功夫,就把他的手指给弄断了,他疼的吱哇乱叫,那凄惨的叫声听的人心里发毛。

    “成七娘?”

    元康帝吓了一大跳,先缩了缩身子,后头有些恼羞成怒:“你不知悔改……”

    成烟罗没理会元康帝,反倒冷着一张脸看向威远侯世子:“我与陛下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岂容你随意插嘴,我再不济,犯了天大的错,我也是宗女,与陛下同宗同祖,还轮不到你一个外姓人教训,你难道忘了太祖爷曾留下什么规矩?我再说一遍与你听,随意羞辱宗女者,罚……”

    威远侯世子疼的都要打滚,还叫成烟罗这样教训,他满心恨意,恨不得立刻把成烟罗给咬死。

    元康帝也怕威远侯世子出个好歹,赶紧叫人把威远侯世子拉下去,叫宫中御医给他接骨。

    等威远侯世子走后,成烟罗才再次看向元康帝:“陛下高居龙椅之上,根本不知道牢中是什么情形,牢中犯人的饭菜都是有定数的,量很少,而且也很差劲,差劲便不说了,谁叫陛下非得说我有罪,硬要把我关进牢中呢,那我就全当自己有罪,合该吃那些猪都不吃的东西,可吃的再差,起码得叫人吃饱啊,陛下也知道我力气大,吃的也多,那么点的东西,都不够我塞牙缝的,若我不出去觅食,不出两天,准管饿死,我要是死在牢中,陛下还不得背负骂名啊。”

    成烟罗差实的能言善辩,几句话的功夫,就把一项天大的罪名推的一干二净:“我如此替陛下着想,可陛下呢?就仅凭威远侯世子两三言便要定我的罪?陛下如果觉得我有罪,那便定吧,我一个小女子除了领罪又能怎么着?反正我也就这样了,天大的罪过也不过从一个牢中转到另一个牢中罢了,说不得,别的牢房中的饭菜还要好一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