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创世元能〕〔精分少女的别样生〕〔快穿:反派boss,〕〔权少贪欢:撩婚99〕〔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将门凤华〕〔首富心尖宠:多面〕〔暖婚似火:顾少,〕〔最强军宠:蜜爱狂〕〔医色撩人:丞相,〕〔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综艺之谐星传奇〕〔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的大明新帝国〕〔牛头人领主〕〔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美梦成真〕〔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女荣华录 第七十七章 豁出去
    宁寿伯府

    傍晚时分,宁寿伯回府。

    他一脸怒火急匆匆进了正院。

    待见到兰氏的时候,他就没什么好脸色,兰氏叫小丫头上了茶。

    她端着笑脸问宁寿伯:“老爷这是怎么了?是外头有什么事吗?”

    宁寿伯喝了一口茶,猛的把茶杯摔到地上。

    一声脆响,茶杯被摔的四分五裂。

    “兰氏我问你,自打七娘进了监牢,你可有没有叫人看过她,有没有派人给她送过吃食衣物?”

    宁寿伯脸色更差,对着兰氏怒气冲冲的质问。

    兰氏都愣了。

    同时,一股子心火涌起。

    她万般委屈,千般的怒意。

    这时候,她也不想忍了。

    兰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老爷这是在怪我吗?说起七娘的事来,我倒要问一问老爷,当初谁说七娘丢了人,叫我不必管她的,是谁说她进了牢房就不是您的女儿的,说咱家当没这个孩子的?老爷记性不好,我来提醒老爷一句,你可是七娘的亲生父亲,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着?说句不贤良的,七娘可不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管她是情面,不管她也是本分。”

    “你,你……”

    宁寿伯被气坏了,指着兰氏说不出话来。

    兰氏这会儿撒了气,越说越是尽兴:“总归如今我什么都不怕了,我跟了老爷大半辈子,到现在这样大的年纪,我也不怕老爷休了我,老爷后院那么些莺莺燕燕的,自来也没喜欢过我,我也不指着老爷的宠爱过日子,现在更不必顾忌什么夫妻情面,往后,我只指着我的儿女过光景,老爷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有了事,你只管找你的小老婆,也别往我这地面上来。”

    说到这里,兰氏直接走到宁寿伯跟前,伸手一指外头:“老爷贵足踏我这践地,小心污了您,还请您出去。”

    “兰氏,你,你好大的胆子。”

    宁寿伯气的不轻,一径道:“老爷我要休了你,我要休妻……”

    兰氏倒给气笑了:“行啊,但我要问问老爷以什么理由休妻?要知道,我可是给老伯爷和老太太守过孝的。”

    一句话,让宁寿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本朝规定,凡替父母辈守过三年孝的,不得轻易休弃。

    再加上宁寿伯府的嫡长子和嫡长女可都是兰氏生的。

    就算是为了长子长女,宁寿伯也是不会休了兰氏的。

    兰氏也是有恃无恐。

    她发现不管她做的怎么样,就算是把事情做的再好再妥当,可在宁寿伯眼里她都一无是处,有了事,就会找她来背锅。

    既然这样,那她索性由着性子来。

    反正这么大年纪了,也活不了几日,还受这些闲气做什么。

    “好,好,老爷走,老爷我走,以后你求着我来我都不来。”

    宁寿伯拂袖而去。

    兰氏气道:“还愣着做什么,收拾屋子,洒扫地面,给我把那腌臜都收拾干净。”

    片刻后,兰氏屋里的大小丫头就行动起来了。

    兰氏叫过乳母来,叫她去打听外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宁寿伯又拿成烟罗的事情来发作?

    兰氏的乳母出去约有一个来时辰就回来了。

    她悄悄走到兰氏身边低声道:“是七娘在牢里惹了事?”

    兰氏一惊:“在牢里能惹出什么事来?”

    兰氏乳母又压低了些声音:“据说七娘威胁牢头,叫他在外头找那些有钱的色鬼带入牢中,七娘再出其不意将人打昏,抢了那些人的钱财,把人再扔出去,结果这事叫威远侯世子得知了,就在陛下面前告了一状,七娘进了宫,在陛下面前也承认了,可陛下拿她没办法,只能把气撒到老爷身上。”

    “这关老爷什么事?”

    兰氏有些好奇。

    乳母气道:“还不是七娘那个鬼丫头,她当着陛下说什么吃的多,在牢里吃不饮,咱们府里也没个亲人看她,她想买吃的没钱,只能自己想办法,陛下说这是老爷的错,如果老爷但凡有丁点父女之情,也不能叫七娘做出这等不知羞的事来。”

    兰氏越听越气,不由骂道:“好一个不要脸的鬼丫头,才多大点年纪就敢这么着……这以后,这以后名声可就毁了,恐还要带累我的元娘,她怎么敢,怎么敢?”

    乳娘撇了撇嘴:“太太,还有什么是七娘不敢的,她都敢怼陛下了,又怕个什么。”

    兰氏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你去准备些东西,明儿送到牢里去,就跟七娘说因着她把白姨娘打的落了胎,咱们府里乱着呢,我这一时半会儿的太忙了,竟是顾不上她,叫她原谅则个。”

    乳母点头:“太太,我记下了。”

    兰氏一抬手:“再叫四娘写些诗词文章,过些日子散出去一两篇,替元娘扬一扬名。”

    乳母记下,又和兰氏说了几句话才告退。

    侯丞相府

    为着侯惠珠,侯丞相以及侯大郎二郎费尽心力去寻夜玄,寻了好些日子终于在深山老林把人找着了。

    侯大郎恭恭敬敬的把人请到府里来。

    侯丞相特地留在府里招待夜玄。

    两个人喝了几杯酒,侯丞相才问:“夜兄,按理说你给小女换了命,小女该,该身强体健才是,怎么如今还心悸呢,前儿疼的直打滚,这是怎么回事?”

    夜玄一愣:“这不能吧。”

    他放下酒杯思量:“惠珠姑娘的命太薄了,身体又太过不好,原如果她换了真凤命格就没事了,换成虚凰的名格有些不保险,我为了让她能好,特地寻了两个虚凰的命格换给她,按理说,这已是极贵的命格了,不该再犯心悸之症啊。”..

    想了一会儿,夜玄就对侯丞相道:“不如把惠珠姑娘请出来我瞧瞧。”

    侯丞相赶紧叫人去带侯惠珠过来。

    两个继续喝酒,喝了几杯酒之后,就有丫头引着侯惠珠过来。

    侯惠珠比没换命之前气色好了许多,人也显的更标致了。

    她虽年幼,可仪态却极好,教养看着也不错,再加上那张美人胚子的脸,倒是很能给人好感。

    侯惠珠走过去见过侯丞相,侯丞相一指夜玄:“惠珠,见过你夜叔父。”

    侯惠珠上前见礼:“见过夜叔父。”

    夜玄一边虚扶一下,一边仔细打量侯惠珠,看她面色极好,又开了天眼观她的命格,见她的命格确实已换了极贵重的,便点了点头。

    待夜玄视线移到侯惠珠的头顶,看到她头上的玉簪时,便惊道:“这玉簪子……你拿过来我瞧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