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野小村官〕〔侠行水浒〕〔超级神眼〕〔掠夺诸天万界〕〔无限求生〕〔仙界科技〕〔随身带着个世界〕〔圣武称尊〕〔贴心兵王〕〔幻界仙途〕〔绝世神医〕〔重生军婚:首长,〕〔军少心尖宠:早安〕〔诸天万界辅助系统〕〔系统的神级小店〕〔女师爷〕〔民国女先生[燃爆]〕〔医冠天下〕〔大戏骨〕〔盛宠医品夫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女荣华录 第七十八章 大问题
    侯惠珠吓了一跳。

    她慌忙去摘头上的玉簪子,可因为紧张,竟然没有摘下来。

    侯丞相这时候已经叫伺侯的丫头们下去了。

    他只能亲自起身帮侯惠珠把簪子摘下来送到夜玄手上。

    夜玄接过玉簪子打量了片刻,神色严肃的问侯丞相:“这便是我说的吴家小丫头生前用过的簪子?”

    侯丞相点头:“正是呢,夜兄不是说过要拿了来给惠珠戴,才能帮她稳固气运吗?”

    夜玄眉头皱的更紧:“侯兄,惠珠气运太薄,身体又差,只能用大气运才能帮到她,只是她的身体……如果将两个虚凰的气运都给她,她也受不住的,我也是没办法,便将一只虚凰的命格转换给惠珠,而吴家小丫头多数气运就封存在这个簪子里,别看这簪子不起眼,可却是难得的法器,我想着你拿到簪子给惠珠带在身上,天长日久的滋养惠珠的身体,总归是对她好的。”

    侯丞相听到这里赶紧朝夜玄行礼:“多谢夜兄费心了。”

    侯惠珠也朝夜玄福身:“谢夜伯父。”

    夜玄摆手:“可这簪子却不是那只。”

    “什么?”

    侯丞相和侯惠珠同时惊问:“怎么会不是呢,分明是从吴家拿出来的?”

    夜玄一边把玩那只簪子一边问:“这事你们叫谁办的?中间经了谁的手?那簪子玉质并不是特别好,按理说也不会叫人贪默,除非……”

    “除非什么?”

    侯丞相急问。

    夜玄思量道:“除非那人也是有些道行的,看出了簪子里封存的气运,抢了自己来修行。”

    滋……

    侯丞相顿觉事情大条了。

    夜玄似乎还嫌不够,看了侯惠珠一眼又道:“而这只簪子虽和那只看着很像,但那只簪子封存的是气运,这只里边却沾染了许多阴气晦气。”

    侯惠珠吓的退了几步,离那只簪子远了许多,才惊呼:“究竟是谁要害我?”

    侯丞相更是担心侯惠珠,不住的问夜玄:“夜兄,这簪子,这簪子在惠珠身上也带了解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大碍?惠珠最近常常心悸是不是因为它?”

    夜玄点头:“这簪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总归里边怨气很重,惠珠带在身上只有坏处。”

    他叫侯惠珠站过来,从怀里摸出一张符折好递给侯惠珠:“带着吧。”

    侯惠珠接过来珍重的放在身上,又给夜玄见了礼。

    侯丞相吩咐侯惠珠:“你身子不好就先回去吧,我和你夜伯父说话。”

    侯惠珠脸上还带着一些担心,可还是行礼告退了。

    等侯惠珠一走,侯丞相忙不迭的高呼:“叫管家来,叫林忠过来。”

    过了一会儿,丞相府的管家林忠一溜小跑的过来,他走到近前给侯丞相嗑头:“老爷唤小的作甚?”

    侯丞相一见林忠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抬脚一脚踹在林忠身上,直接把林忠踹了个跟头:“作死的东西,叫你办事都办不好。”

    林忠吓坏了,爬起来小心的跪好:“小的有错老爷只管大骂,只求老爷别气,气坏了身子才是小的的过错。”

    侯丞相深吸了一口气:“我问你,我叫你寻人去吴家拿簪子,你拿回来的是什么?”

    林忠愣了。

    “老爷,小的的确寻了人去吴家拿簪子的,拿到之后小的就赶紧回来复命了。”

    侯丞相看林忠的神色不像在说谎,再者,林忠是侯家的家生子,他一家老小的命都在侯家手里捏着呢,他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故弄玄虚。

    “我问你,你拿着簪子回来的时候可曾碰到什么人?”

    林忠想了好一会儿使劲摇头:“没有,小的拿到簪子赶紧坐着马车回来,路上根本没在哪儿停,更没碰到什么人。”

    侯丞相更加费解。

    夜玄喝了一口茶问林忠:“你是寻谁做的这件事情,那人可靠吗?”

    林忠老老实实的回答:“回夜大师的话,小的寻的是刘家做的这事,刘家娶的儿媳妇是神偷后人,这簪子是她去吴家偷出来的。”

    “刘家?”夜玄琢磨着:“你仔细说说这刘家一家都是做什么的?还有他家的儿媳妇又是怎么回事?”

    林忠便将他打听来的刘家几辈子的家底说了出来,又将高秀秀的生平讲了。

    “那高氏的爹就是高淮,不过高氏并没有得到高淮部传承,而且那高氏性格温柔贤惠,也没多大主意,一心只想伺奉公婆相公,只是一个寻常妇人。”

    侯丞相听到这里又怒了:“寻常妇人?要是寻常妇人的话,怎么敢去翰林家偷东西?林忠,你太不小心了。”

    夜玄却道:“这也说不得。”

    他思量片刻又问林忠:“那刘家现在如何?”

    林忠开始回想,越想脸色越是难看。

    侯丞相气的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夜兄问你话,你耽搁什么?”

    林忠赶紧跪好,小心回道:“回夜大师,实在是小的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怠慢了您老人家,现在小的想起来了,前儿听说,听说刘家的小媳妇高氏偷东西被人抓住,后头刘家大义灭亲,将她送进牢中。”

    林忠才说到这里,侯丞相就是一惊。

    他猛的站了起来:“不好,刘家误我啊。”

    夜玄也是这么想的:“这事说不得就是刘家弄出来的,不然,好好的媳妇怎么舍得送入牢中?”

    侯丞相一把提起林忠:“你赶紧再叫人出去打听刘家的事情,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直接把那一家子给抓起来审问,好好的问问他们真正的从吴家拿的玉簪子放到哪儿了?”

    林忠这时候已经知道是玉簪子出了事情。

    他吓坏了,生怕一个不好叫侯丞相要了他一家的性命,就赶紧答应着:“老爷放心,这次小的亲自去办,一定不会再出差错。”

    长安府大牢

    成烟罗一边吃着鸡腿,一边指使牢中的看守给她收拾牢房中的东西。

    吃完鸡腿,她左右无聊,就想出去转转,另外,她还想去寻宋启,瞧瞧他那里有没有新的话本子。

    想了便去做,成烟罗拍拍手站起来,就径自往外走。

    牢中不管是牢头还是看守都不敢拦她。

    看守们是早先得过成烟罗的好处,也知道她有武功在身,情知打不过她,便不敢拦。

    新的牢头是来了之后就叫成烟罗收拾过,更不敢往成烟罗跟前凑。

    成烟罗就这么大模大样的从牢中出来,看着外头碧蓝的天空,只觉得神清气爽。

    她先去了小酒馆,在那边等了一会儿也没等着宋启,便想着随意逛一逛。

    走了一会儿,成烟罗看着四周的景象,就想到一件事情。

    前些日子她和高秀秀搬空了刘家,后头高秀秀去了徐家庄,而刘家怎么样了,她还不知道呢?

    也不知道刘家失了钱财如今过的是什么日子?

    一家子是不是在互相埋怨,李婆子那个侄女会不会还在刘家住着?

    这么一想,成烟罗就决定去刘家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