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说我是啃妻族[快〕〔为死者代言〕〔三国战神赵云〕〔守望先锋入侵美漫〕〔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太古帝尊〕〔下山虎〕〔冥王绝宠:嫡女狠〕〔轩城绝恋〕〔重生九零俏军嫂〕〔隐婚缠绵:宫少,〕〔火影之线遁〕〔仙武神帝〕〔最强狂仙在都市〕〔同桌凶猛〕〔三国大气象师〕〔惊天剑帝〕〔棺香墓火〕〔超级神眼〕〔拥吻热可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女荣华录 第一百零一章 还算是个人吗?
    宁寿伯在前院听着了后院这些纷争。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他吓的都不敢去见成烟罗。

    三年未见,他不料这个女儿变成如此模样,想想外头的传言,宁寿伯觉得还是不要去招惹成烟罗的好,就像成烟罗所说,她在这府里也不过是要一个睡觉的地方罢了,给她就是了。

    只是宁寿伯想的很好,但现实并不能让他如愿。

    他才想去后院和兰氏商量一下,就见管家着急忙慌的跑了来:“老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魏王和威远侯打上门来了。”

    宁寿伯心中咯登一下子,顿觉心中更加不好。

    “走,去看看。”

    别人打上门来了,宁寿伯总不能当缩头王八躲着吧,他带着管家急急忙忙到了大门前。

    离的老远,宁寿伯就瞧见魏王正指挥着人拆宁寿伯府的大门。

    “王兄这是什么意思?”

    宁寿伯小跑着过去想拦住。

    威远侯一把抓住宁寿伯拉到一旁。

    宁寿伯是个文人,身娇体弱的,可威远侯却是武将出身,长的壮力气大,他使劲拉着宁寿伯,宁寿伯是真挣不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王把宁寿伯府的大门拆下来劈了。

    “王兄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宁寿伯急的脸都紫胀起来,气的跳脚大骂:“我敬重王兄,谁知道王兄竟然如此欺负人,这事不成,我得去寻陛下说一声,陛下若是不管,我也哭宗庙去。”

    魏王转过身,冷笑一声:“成沣,你还别威胁本王,本王如今可什么都不怕。”

    “你是王爷又怎么着,都是成家儿郎,谁还怕谁不成?”宁寿伯更气:“再几辈过去,你家子孙说不定连个伯爷都没得继承呢。”

    “呵。”魏王又笑了一声:“成沣,你别怨我,怪只怪你生了个好女儿,你家七娘踹了我家门,在我家作威作福,我不和一个小丫头计较,但是,我得和这个小丫头的爹算帐,都说子不教父之过,成七娘做出这种事,是你没教好,你说,本王不劈你家的门,又要劈谁家的门呢?”

    威远侯也笑了:“正是,王爷说的是,来人,把另一扇门也给我劈了。”

    “你们敢……”

    宁寿伯又急又气,就这么直接昏了过去。

    威远侯把他扔在一旁,还真带着人把另一扇门给劈了。

    宁寿伯府的管家带着人把宁寿伯抬了出去,又紧着叫人再去打造两扇大门安上,不管好不好,总得得有个门啊,若不然,宁寿伯府大门洞开,谁都能进去可怎么行?

    宁寿伯被抬进屋里。

    兰氏带着一群儿女赶着过来。

    下人们又是伺侯茶水,又是紧着请大夫,总归是一团乱。

    成烟罗却在后院吃吃喝喝的。

    她前两年跟着宋启学会了一种叫烧烤的食物,如今回了家,就在自家院中支了架子,又去厨房拿了些肉和新鲜的蔬菜,自己串了做烧烤。

    整个后院叫成烟罗弄的烟熏火燎的,也是五娘和六娘到了前头宁寿伯的房间探视,不然,这两人绝对受不住的。

    成烟罗坐在小马扎上,一边烤串一边哼着小曲,她翘着二郎腿,头发全部扎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洒脱极了。

    “二月里来春光好,家家户户种田忙……”

    成烟罗唱了一句,咬了一口烤串美滋滋道:“幸好前儿跟胡商换了些孜然,若不然,这烤串的味可不地道。”

    她正吃的高兴,便见青杏推门直入:“七姑娘,你还在这儿吃呢,前头都乱套了,老爷叫人欺负了,太太带着爷们和姑娘都过去了,唤你也过去呢。”

    成烟罗站起身:“欺负了?谁欺负他了?”

    青杏轻声道:“是魏王和威远侯。”

    成烟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拍拍屁股再次坐下:“哦,是他们啊,没什么事,我心里有数。”

    青杏看她紧着吃,一时急了:“七姑娘,你这可是不孝啊,老爷都病了你不说探视反倒……”

    成烟罗一瞪眼,串着青菜的串子直接就扔到了青杏身上:“我做什么哪用你罗嗦,再者,我在牢里三年,别人何曾看过我一眼,老爷不过就是被劈了个门,没病没灾的,用得着我过去,退一步说,我过去能怎么着?我又不是大夫,还能看病不成?别老爷原没什么事,看到我反倒气出个好歹来。”

    青杏简直就要气坏了,甩了甩袖子便走:“总归该说的我都说了,听不听是七姑娘你的事了。”

    成烟罗悠然道:“我倒是要谢谢你了,不过我不需要你提点我。”

    青杏气哼哼的离开。

    过了一会儿,便又有一个小丫头过来唤成烟罗,只说宁寿伯醒了,叫成烟罗过去呢。

    成烟罗这才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尘慢悠悠的往前院走去。

    再说宁寿伯这边。

    他醒过来之后,睁开眼睛发现躺在床上,也不管旁边都有什么人,立时就放声大哭。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丢人啊,丢死人了,往后我还怎么出门?”

    兰氏站在旁边撇了撇嘴。

    成钟往后退了几步,成铄更是躲在了李姨娘背后。

    只有成钧往前挪了两步:“父亲,事已如此,也无可奈何,还请父亲保重身体。”

    “我怎么保重身体?”宁寿伯拍着床大哭:“我就站在门口眼睁睁的看着咱家大门被毁了,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去?我这么些儿女,可我被人拦着看人家劈门的时候,一个都没出来啊,一个上手的都没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成烟罗正好走了进去,就听到这句话。

    她瞬间就明白了,宁寿伯这是专门哭给她听的。

    宁寿伯府丢了这么大的人,依着宁寿伯的性子,他是绝无可能敢报复威远侯以及魏王的。

    而他现在能够想到的帮他找回场子的只有成烟罗。

    谁叫成烟罗厉害呢,谁叫成烟罗先前就踢了魏王家的门呢?

    因此,宁寿伯掐着点的在成烟罗快到的时候这么哭,为的就是让成烟罗心烦意乱,然后去魏王府打上一架给他出气。

    可成烟罗怎么可能帮宁寿伯出气呢?

    她又不傻?

    她看着嚣张,看着拔扈,可却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货色。

    因此,成烟罗笑着大步迈过去:“老爷醒了?没事了吧?”

    “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没事的?”宁寿伯气喘吁吁的骂成烟罗:“你老子叫人给欺负了,你就这么着?你还算是个人吗?”

    “是啊。”成烟罗笑着看了成钧和成钟一眼:“大哥二哥,老爷都叫人欺负哭了,你们不说帮老爷找回场子出口恶气,一个个就知道团在这里劝慰,你们还算是个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