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生再一次重逢〕〔玉手遮天:邪王独〕〔全职武神〕〔头号强婚:军少,〕〔豪门崛起:重生校〕〔踏上巅峰〕〔都市之最强仙人〕〔西游之金乌大圣〕〔商女有佞〕〔网游之拼命成神〕〔都市至尊群主〕〔网游之最强法王〕〔宠你入怀:傅少撩〕〔网游之成为BOSS〕〔神术武装〕〔终极学生在都市〕〔重生悍妇〕〔股神传奇〕〔魔术之王〕〔万武帝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宗女荣华录 第一百零五章 自己造的孽
    慈仁宫

    曹太后歪在榻上,低着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德子。wwΔw.『ksnhu『.la

    “查的都怎么样了?”

    小德子轻声道:“娘娘,奴才都查清楚了,吴翰林那里已经把那位姓夜的法师给抓了。”

    “什么?”

    曹太后猛然间坐了起来。

    她一双眼睛十分有神的盯着小德子:“你确定?”

    “是。”小德子点头。

    他再抬头的时候,神色十分坚定:“奴才这三年一直尊照娘娘的命令探查侯丞相府,原先侯相并没有什么不妥,侯姑娘闲时在家读书做女红,也会随侯夫人出去参加宴会,和寻常闺秀也无不同,奴才沉下心一直守了两年多,自去年时,就发现有一位姓夜的法师经常出入侯家,后头,奴才又审问了李婆子一回,再自己推断,便怀疑侯相请那位姓夜的法师帮侯姑娘换了命格,所换的命格,估计是吴翰林家的姑娘。”

    说到这里,小德子神色有些愤怒:“两年多前,奴才就不露声色的向吴翰林透露出侯府的人害死他家姑娘的消息,后来慢慢的把侯府的事情叫吴翰林打听到,吴翰林那边也开始怀疑起来,这两年,也一直派人监视侯府,前儿也不知道吴翰林知道了什么,竟然请了人埋伏在路边,把那位姓夜的法师一举擒拿。”

    “原奴才想把姓夜的抓来,可惜叫吴家捷足先登了。”

    小德子说完朝曹太后嗑了个头:“请娘娘恕罪。”

    曹太后摆摆手:“也罢,我原就是想叫吴家知道的,既然吴翰林已经把人抓了,这事也就算了。”

    她沉思片刻,又问小德子:“你知道姓夜的是如何给二人换命的?这侯姑娘和吴姑娘到底是什么命格?”

    小德子摇头:“奴才不知道,娘娘若是想知道,奴才再打听就是了。”

    曹太后叹了一声:“算了,甭打听了,哀家也不过白问一句罢了,在这深宫之中,长到拔日的无聊极了,也就这些事还能提起些精神来。”

    说到此处,曹太后又想起了成烟罗:“你说七娘如今在做什么?”

    扑哧一声,小德子先笑了。

    “这个奴才倒是真知道,自从七娘归家之后,宁寿伯府就没有一日安宁,每天都有人上门寻事,那些人估摸着是拿七娘没法子,就把几年积攒下来的火气全发散到宁寿伯身上了,搞的宁寿伯府鸡犬不宁,现如今啊,宁寿伯正跪在宫门口请陛下把七娘再送入牢中呢。”

    “哈哈!”

    曹太后捂着嘴笑:“也只有七娘才有这般的本事了,只是,哀家想着,皇帝大约是不肯再叫七娘进监牢的吧。”

    可不是么。

    自从成烟罗归家,长安府大牢的一众牢头看守全都喝酒庆贺。

    总算是反这个祸害送走了,还了大牢一片安宁。

    说起来,这长安府大牢修建了百余年,碰到的穷凶极恶的犯人也不少,可哪一个都没有成七娘这般难缠。

    成七娘在大牢这三年,可算是把他们折磨坏了,弄的他们全都想辞职。

    可惜长安令不准,他们不得不在牢中看成七娘的眼色。

    这大牢中的一众人员喝的烂醉,又闹又笑的欢喜坏了。

    就连元康帝也感觉心中大石头落了地,总算是不能再操心哪天有人突然跑来告状,他还得替成七娘兜着了。

    可偏偏宁寿伯就这般没眼力劲。

    竟然带病着朝服跪在宫门口请见,还说什么要状告成七娘忤逆不孝,请陛下将成七娘打入大牢。

    元康帝怎么会再把这个祸害给弄到牢里啊。

    大牢那也是大齐衙门的一部分,成七娘进了大牢,便归朝庭管豁,闹出事来,受害的人家自然就得找元康帝这个皇帝做主。

    可成七娘在宁寿伯府出了事,那就是宁寿伯的责任了,元康帝现在理清了这一点,巴不得成七娘永远在宁寿伯府,再不见她呢。

    元康帝叫太监去宫外告诉宁寿伯,只说成七娘是宁寿伯府的姑娘,要打要杀全由着宁寿伯,他是管不得的。

    宁寿伯一听元康帝要推卸责任,便在宫门口哭着不走,撒泼打滚的求把成烟罗关入牢中。

    他这一闹腾,引了许多人看热闹,几乎成了长安城一景。

    “陛下。”

    宁寿伯一边哭一边嗑头:“臣无能,管教不了七娘,让她在家中上欺父母下打兄弟姐妹,实在是……臣都没脸说啊,臣实在是没办法了啊,求陛下帮臣一把吧,怎么说,臣也是宗室子弟,是朝庭的宁寿伯,朝庭不能逼着臣去死啊。”

    他狠狠的嗑了个头:“陛下,若是陛下不管,臣只能,臣只能哭宗庙去了,臣便是死,也得死在老祖宗跟前啊。”

    宁寿伯这番话传入宫中,让元康帝头疼极了。

    他气的砸了茶盏子:“去,把这个混帐东西给朕带进来。”

    慈仁宫

    小德子站在门外,一个小太监急匆匆跑来跟小德子说了几句话。

    小德子赶紧进屋对曹太后道:“娘娘,刚才有人来报说陛下着命将宁寿伯带入当阳殿。”

    “再探。”现在曹太后兴致很高,一切让元康帝头疼的事情,她都很喜欢弄清楚。

    小德子出去又吩咐几句,便站在门口守着。

    当阳殿

    元康帝看到宁寿伯进来,不等他跪下,直接就拿了镇纸扔了过去。

    宁寿伯肯定不会挨砸,头一偏躲了过去,他趁势跪下:“陛下,救命啊陛上。”

    元康帝气极,一脚踢了过去。

    宁寿伯脸皮真的很厚,直接抱住了元康帝的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陛下啊,您是不知道啊,自从七娘归家,我们府上没有一天安宁的,先不说外头有多少人闹腾,就是七娘独个儿就折腾的臣与拙荆没有一日能消停的,这七娘太过厉害了,臣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着实没办法了啊,臣想着,再叫她闹下去,臣得一命归天,陛下,臣怎么说还姓成呢,您就看在这个份上,拉臣一把吧。”

    元康帝想拔腿,宁寿伯抱的死紧。

    元康帝脸都憋红了:“放手。”

    “不放,臣就不放,除非陛下答应把七娘再关起来。”

    “你当朕傻吗?”

    “陛下不傻。”

    “知道朕不傻,你还敢提这种无理的要求,你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是关起来,你知道关了七娘朕得多心烦吗?朕不但得花钱养着她,供她吃喝,还得白白提供上等的牢房给她住,朕养着的那些牢头看守还得当沙袋被她打,朕还得给她解决所有的祸事,关了她,朕别的事情全不干了,就光顾着她了。”

    宁寿伯狠哭:“臣也知道这个条件太无理了,可臣也没办法啊,臣,臣就想求陛下救上一命啊。”

    “自己生的闺女,自己造的孽,你且生受着吧。”

    元康帝脸色青白:“总归,朕是不会再关七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