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引妻入怀:霍少宠〕〔都市第一弃少(何不〕〔娇娇女被九叔宠野〕〔读档2013〕〔兵王归来〕〔专属偏爱:冷少情〕〔蚀骨缠绵:痴情阔〕〔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入赘王婿〕〔龙婿叶凡〕〔神婿叶凡〕〔医婿叶凡〕〔王婿叶凡〕〔我家老婆来自一千〕〔跟随大明星的每一〕〔大英公务员〕〔赵阿福贺荆山〕〔重生之跨国巨头〕〔巡灵见闻录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做长公主那些年 第一百六十九章:司无邪欺人太甚!
    神射手阿宝一身粗布衣,背着箭拿着弓跟在司无邪身侧。

    数日来司无邪一直带着这阿宝在城楼上巡视,城楼下蛮夷的将领一直叫嚣着。

    “薛氏小儿,快快出来受死。”

    他们一开始不是没拿过司无邪作文章。

    就在前几日,一个小将领不过说了:“无邪小儿…”四个字

    便被不知从那飞出来的数支箭矢,射成了刺猬当场殒命。

    这一下虽然威慑到了一不少人,到底还是有不服气的,纷纷不信邪的提了提司无邪的名字。

    最后都无一例外的被人射杀于阵前,他们这才发现司无邪就在城墙上,身边还跟着一个人,那人架着弓,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

    被这么接二连三的震慑之后。

    蛮夷的那边这才没人再敢拿司无邪几个字来做任何文章。

    因为他们心中都明白只要敢开口提司无邪的名字。

    无论是谁,无论是否身处万军之中。

    司无邪身边那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的箭头便会瞄准你,一击必中想躲也躲不掉。

    就这短短几日,那小个子已经拿着那张不起眼的弓,射杀了不下百人,没人知道他是如何辨别声音源头的。

    也没人瞧见他是如何瞄准的,他似乎就是很随意的搭了箭,拉了弦,然后放了箭。

    那箭就跟阎王的催命符一般,支支要人命。

    别说对面蛮夷将士胆寒,轩辕西北的将士也是心中大骇。

    他们军中何时出了这么个厉害的人物?

    以前竟一点都没发觉!

    刚开始休战的那几日,蛮夷也不是没想过强攻,但是吃过几次亏损失了不少人之后。

    后来他们就学乖了,便日日到这城楼下叫骂,他们不敢骂司无邪,便就只能拿这薛清羽来开骂了。

    薛清羽早就过了那血气方刚的年纪,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也都一笑而过,左右他也不会掉块肉。

    兴致起来了,他还会跑到城墙上当面听听别人是怎么骂他的。

    眼见着太阳快落山了,司无邪突然说了一句:“薛将军,被人骂了这么多日,想不想报仇?”

    躲在一旁听墙角的薛清羽,眸子一亮大声回答道:“全听长公主安排!”

    司无邪撇见城楼下蛮夷军队正在缓慢撤军,唇角一挑大声喝道:“开城门,迎敌!”

    按耐了几日的兵卒连连齐賀:“迎敌!迎敌!”

    紧闭了数日的万州城的城门终于开了,憋屈了几日的轩辕将士如猛虎出栏一般,飞扑向正在撤退的蛮夷大军。七八中文最快^手机端:https://

    尽管蛮夷大军很快反应过来,还是被轩辕冲散了阵型,乱成了一团。

    轩辕的将士来的快,去的也快。

    等蛮夷从新整备好准备反扑之时,轩辕的将士又全部撤回了万州城里。

    留下蛮夷将士彼此大眼瞪小眼,气的裘玉褚想吐血。

    这司无邪是个流氓吗?这么赖皮?

    就会偷袭,打完一轮就跑。

    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司无邪简直欺人太甚!!!

    西北军营,薛清羽看着司无邪,想到了她方才的无赖打法。

    不由得啧啧出声:“长公主没瞧出来啊,你这行军打仗手段挺高明啊!”

    放了百来人出城烧骚扰了一圈出了气,又全部撤了回来。

    他从小在军营耳濡目染,还真没见过这种打法的。

    司无邪微微一笑,没有接下话茬。

    薛清羽搓了搓手,继续问道:“不知长公主这招叫什么?”

    牧子诺瞧了这薛清羽一眼,微微摇了摇头:上来就直奔主题不就得了?弯弯绕绕的尽说些有的没的。

    司无邪唇角一挑,瞧了他一眼:“薛将军也有想不透的事?”

    这薛清羽那个脑子一天到晚跳脱的很,司无邪至今还记得前几日犒赏三军时。

    这薛清羽喝多了酒,凑到她身边说的醉话。

    他说:“长公主好福气啊,身边的诸葛公子,花公子皆是人中龙凤。”

    “长公主准备何时娶他们过门啊?”

    幸而当时大家都在庆祝,这话听到的人不多,不然司无邪可能当场就会把他给埋了。

    什么话,娶花无殇,诸葛云?

    她有毛病,好端端的娶他们做什么!

    她到没想到自己跟诸葛云和花无殇之间,会被人说成这样乱七八糟的关系。

    她从小到大糙惯了,有时候自己都把自己当男的了。

    小时候她还教导着无真注意男女有别,没想到长大之后自己反倒忘了这茬了。

    当时她听到薛清羽这么一提醒,还暗自决定之后要注意点,结果一到商议事情的时候。

    她就全然忘了这一茬了。

    该怎么还是怎么。

    完全没用。

    薛清羽自然是不记得自己酒后之言的。

    但是他明显能感觉到,最近长公主身边这位侍女,看着他的眼神带着点怜悯。

    瞧瞧眼下这牧姑娘瞧着她的眼神又开始怜悯了。

    薛清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长公主方才这话什么意思?

    话里有话?

    牧子诺见他那呆呆愣愣的模样,也是无奈的很。

    这薛将军有时候想象力挺好,这有时候嘛答案都摆在面前也看不到。

    就跟个睁眼瞎似的,这脑子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长的。

    司无邪什么也没再多说的就走了,牧子诺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提醒道:“薛将军,好好想想方才蛮夷在干什么,我们在干什么。”

    薛清羽满脑子疑问,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方才蛮夷不是在退兵?而我们不是在进攻吗?

    等等!

    退?进?

    敌退我进!

    居然这么简单?薛清羽拍了拍自己脑袋。

    暗槽一句:“哎哟我去,我这什么脑子啊!”

    不过这招数简单是简单了点,但是胜就胜在出奇。

    这长公主一连晾了他们好几日,任他们谩骂,做足了我们不会迎战的样子,以此来降低了他们不少的戒备心。

    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么一出。

    蛮夷大营,短短一月,裘夜似乎老了许多。

    他最近的精神头一直不是很好,裘玉褚带着一身怒气进来。

    裘夜的身子有些虚弱,连带着说出口的话都带着些有气无力。

    他训斥道:“就算那司无邪不应战,你作出这般姿态给谁看?”

    “这般沉不住气,以后如何能堪大任?”

    裘玉褚冷笑出声:“父王倒是能耐,蛮夷在你的治理下,不还是打不过轩辕?”

    “司无邪不迎战,父王所依仗的东西如何能成事?”

    “即使那司无邪最后出了事,父王莫不是忘了她还有个弟弟?”

    “那司无真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她们姐弟的关系,儿臣见的真真儿的可不是父王想象中那般不睦,相反姐弟二人关系和睦的很!”

    “父王老了,还是早点退位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