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信〕〔禁欲总裁,求放过〕〔仙尊夫人你马甲掉〕〔丁修〕〔我究竟重生到哪儿〕〔娱乐小白进化史〕〔露泣梨花白如玉〕〔楚千尘顾玦〕〔锦绣医妃之庶女凰〕〔绝品上门女婿〕〔开局就和老婆离婚〕〔男人三十〕〔我的猫系夫君〕〔多情小僧〕〔异界争霸之最强召〕〔万世为王〕〔人到中年:青云直〕〔开局统治了武魂殿〕〔三国之他们非要打〕〔欢想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做长公主那些年 第一百七十章:司无邪?没出现!
    裘夜耐着性子听着裘玉褚说完,待他听到最后只觉心中气血翻涌。

    抬手指着裘玉褚“你你”了半晌都没能吐出一句完整得话出来。

    甚至还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裘玉褚靠近裘夜在他耳边,阴狠的说道:“父王,现在是不是觉得心中气血翻涌,呼吸不畅?”

    裘夜想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眼,心中巨骇:“逆子!”

    裘玉褚冷笑一声:“父王还是省点力气吧,记得保持心态平和,这样您还能多活些时日!”

    裘玉褚说完也不管身后裘夜的模样,转身出去了军帐。

    别苍城,画云阁,裘玉褚的一个落脚点。

    裘玉褚披着月色来到画云阁,早早等候着的仆人给他开了门。

    他进去之后径直去了西厢房。

    一靠近西厢房,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七八中文更新最快^电脑端:

    身后得仆人都偷偷的,捂住了自己得鼻子,而这裘玉褚却恍然未觉。

    他推开了厢房的门,门打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玲珑的身段的女子身影。

    裘玉褚走过自然而然的抱住了那女子,接着门扉便嘭的一声被关上。

    里面传出银铃般的笑声,仆人彼此面面相觑,然后自觉退了下去。

    西厢房内,裘玉褚怀抱着女子,瞧着她的眼神都是痴迷。

    女子一袭黑纱裹身,姣好的身段若隐若现,带着些许诱惑。

    若不是她瞧着裘玉褚的眼神是冷,再接下来可能会是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了。

    女子的纤纤玉指,在裘玉褚的面颊上划过,划出道道红痕,那裘玉褚似乎感觉不到疼,看着女子的眼神里只有痴迷。

    更神奇的是女子划下的红痕,很快便从裘玉褚的脸上消失。

    过了一炷香之后,女子大约是觉得乏味了,便收回了自己的手。

    全程这裘玉褚就像是个木偶一般,什么反应也没有。

    女子开口问道:“殿下的事儿,办的如何了?”

    裘玉褚面色木然的回答道:“谨遵您的吩咐,已经喂给父王吃下了。”

    女子听完这句您的吩咐,连忙纠正道:“那是殿下的想法,可不是我的吩咐,殿下可要记住了!”

    裘玉褚木然的点头应道:“对,是我自己的想法,不是您的吩咐,是我自己的想法!”

    女子面上一乐,在裘玉褚的额头上弹了一下:“这才乖!”

    说完便抽身离开了裘玉褚的怀抱。

    从帘后从新拿了一件衣裳,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等她再出来时,裘玉褚瞧着她的眼神里痴迷全无。

    裘玉褚站起身,对着女子拱手一礼说道:“多谢圣女大人的救命之恩。”

    裘玉褚只觉得自己睡了好久,好久,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的内容他已经记不真切了,但是眼下瞧着自己现在完好无损的肌肤,以及恢复的容貌。

    裘玉褚倍感开心,他之前还一直觉得这新上任的圣女无甚能耐,眼下确实是不得不服了。

    圣女神秘一笑,娇俏的说道:“救命之恩不过是举手之劳,殿下不必挂在心上。”

    裘玉褚懒得跟这圣女在这救不救命之恩上做过多纠结。

    开口问道“圣女大人,不知眼下是过去多少时日了?”

    圣女瞧了他一眼,樱唇微启:“不过月余。”

    裘玉褚猛的一顿,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吗?

    一个月前父王带来了这圣女叶染,并向她提出医治他的请求,裘夜本以为会破费一些周折。

    没想到叶染居然一口就答应了,这着实让裘夜十分意外。

    叶染说:“二王子中是的赤漆蛊,我可以出手治好二王子,但是要求一个独立的院子来做这件事。”

    叶染提的的要求并不过分,救治裘玉褚毕竟涉及到了她的看家本事。

    她自然是没有白白给人看去了的道理。

    但是裘玉褚在听到赤漆蛊,三个字之后,心顿时沉了大半。

    赤漆蛊在蛮夷属于禁蛊,因为此蛊过于凶残,前期会使中蛊者全身溃烂不说,若救治不及时,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便会受蛊虫啃食而亡。

    中蛊者会在这个过程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的啃食殆尽,可谓是一项残暴至极的酷刑!

    所以早在百年前赤漆蛊便被那时的蛮夷王禁了。

    全身溃烂,可不就跟他眼前的情况差不多吗?

    轩辕怎么会有人有这种蛊?

    裘玉褚强忍着心中的不安,问道:“圣女大人,可有万全把握救治于本王子?”

    他还不想死!但是古籍里赤漆蛊的后果明明白白的记录在册,他不得不担心一番!

    叶染听罢他的话,看向裘玉褚的眼神里带着几分不虞:“你质疑我?”

    裘玉褚连忙否认“不敢,不敢,本王子也就只随口一问,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圣女多多包涵。”

    这叶染手里捏着他的命,裘玉褚自然是不敢过多嚣张的。

    叶染看了裘玉褚一眼,笑了一声没再接茬。

    裘玉褚不敢再多说什么,事关他的命他连忙吩咐人,去将别苍城的画云阁西厢房,整理了出来,供这叶染居住,

    叶染一改方才的不虞,客气有礼的说了一句:“有劳了。”

    若裘玉褚细点心,定会发现这圣女看着他的眼神有点意味不明。

    只不过眼下他被赤漆蛊三个字吓着了,自然是顾不上太多的。

    在一旁的裘夜则早就有了一些困顿,除了听到了那句叶染愿意出手救治裘玉褚的话,后面的话他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许是这两天赶路有些累了,眼下他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这令他不得不再心里感叹一句: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从前了。

    裘玉褚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他进了画云阁,接受圣女的医治。

    再睁眼便是眼下月余之后,他倒是真的没想到此次医治会耗费这么长时间。

    也不知与司无邪的这场仗打的如何了。

    叶染走上去前将手搭在裘玉褚的肩上,尔后围着裘玉褚转了一圈问道:“二王子眼下感觉如何?”

    裘玉褚只觉,这圣女如兰的呼吸一直在他身边环绕。

    他回了四个字:“感觉很好。”

    叶染微微一笑,伸出纤纤玉手在裘玉褚额前虚虚一点,意味深长的说道:“很好便好!”

    裘玉褚眨眼间又变成了先前那番木纳的样子,双眼无神的应了一句:“是。”

    叶染满意的打量着裘玉褚现如今的模样,这他这幅皮囊看着是恶心了点,但是好歹有用。

    裘玉褚,裘夜。

    你们父子欠下的债,迟早是都要还的!

    叶染从始至终来这别苍城,都不是来救这裘玉褚的。

    眼下的裘玉褚外表看上去姑且还算是个人,但是却不能真正的称之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真的是正派〕〔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林平李静名字〕〔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