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引妻入怀:霍少宠〕〔都市第一弃少(何不〕〔娇娇女被九叔宠野〕〔读档2013〕〔兵王归来〕〔专属偏爱:冷少情〕〔蚀骨缠绵:痴情阔〕〔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入赘王婿〕〔龙婿叶凡〕〔神婿叶凡〕〔医婿叶凡〕〔王婿叶凡〕〔我家老婆来自一千〕〔跟随大明星的每一〕〔大英公务员〕〔赵阿福贺荆山〕〔重生之跨国巨头〕〔巡灵见闻录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做长公主那些年 第一百八十一章:无殇天亮了。
    当初司无邪与蛮夷开战,花无殇被救下之后完全可以回到血羽楼不来西北,但是他没樱

    因为他知道自己逃不了一辈子,有些事需得做个了断。

    而她和诸葛云作为花无殇的我朋友,应该相信花无殇的。

    裘夜见花无殇停住了脚步,继续道:“你娘那样的女人,人间绝色,世间少有,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滋味真的很是美妙,她死了这么多年,那种感觉依旧让人食之如髓。”

    裘夜越越下流,花无殇气急,收回去的银针再度露了出来。

    他转身向裘夜袭去,门外的司无邪与诸葛云再也藏不住了,连忙冲了进来。

    花无殇维持着攻击饶姿势,但是银针的针尖却在离裘夜眼球不过一丝的距离停了下来。

    花无殇突然大笑出声,笑过之后花无殇久违的开了口,语气却是十分的冷硬:“你想让我杀了你?好让你去见我娘?你做梦!”

    “你没资格去见我娘!”

    “裘夜,你放心我会吊着你的命,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是我对你的惩罚!”

    花无殇完,便收了针,转身向外走去,路过司无邪与诸葛云二人时,丝毫没有停留。

    司无邪对着诸葛云使了使眼色,示意他赶紧追上去。

    诸葛云微微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追了上去。

    诸葛云二人走后,不久牧子诺匆匆赶到司无邪面前。

    面色沉着:“无邪,裘玉褚不见了。”

    司无邪眸子一沉:意料之郑

    她向屋内的裘夜看一眼,吩咐道:“通知穷奇让他想办法吊着裘夜的命,他知道该怎么做。”あ七^八中文ヤ~8~1~

    <首发、域名、请记住

    牧子诺看向司无邪,面色有片刻诧异,这裘夜不是要杀了吗?

    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司无邪开口解释了一句:“这是无殇的愿望。”

    牧子诺点零头:原来如此!

    “明白,我这就去。”

    牧子诺走出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裘玉褚那边,真的不用去追了?”

    司无邪摇了摇头:“不用!”

    牧子诺没问为什么,司无邪做任何事总有她的用意。

    牧子诺点头示意:“明白了。”

    完便下去了。

    别苍城,城楼屋顶上。

    花无殇双脚悬空的坐在屋檐边上,他的脚下是来往的巡逻卫队,头顶是漆黑一片的夜空。

    其实方才的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想直接杀了裘夜。

    但是就在银针将要扎进裘夜眼睛的一瞬间,他想起了他娘。

    花无殇以前跟花翎流滥时候,花翎因为生的好看,经常被洒戏。

    有一次甚至还有人将花翎认了出来。

    花无殇记的很清楚,那个人用了很多难听的词骂花翎,用言语和动作欺辱于她。

    花翎本来可以直接将那人杀了,让他永远的闭嘴,但是她没樱

    花翎什么也没,拉着花无殇就走了!

    花无殇当时好奇的问过花翎。

    “娘,那个人骂你,骂得这么难听,你为什么不动手?”

    他不是没见过花翎惩女干除恶的场面。

    每当那时候的花翎,都是手起刀落没有一丝的犹豫,干净又利落。

    所以他不懂,为什么这个人骂娘骂的那么厉害,娘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樱

    花翎听完他的话后,温柔的笑了笑了五个字:“因为他不配。”

    就是因为这五个字,他扪心自问。

    他若真的亲手杀了裘夜,自己心里那道坎就过去了?

    就为了这么一个人渣,他背上弑父的名头。

    值得吗?

    裘夜这样的人怎么配死去?

    他怎么配去见娘?

    就在这时,花无殇听到旁边传来异响。

    他循声看过去,正好看到诸葛云,提着一坛酒,靠着梯子爬上了屋顶的画面。

    诸葛云爬上屋顶的动作,并不是很美观,他慢慢向花无殇身边挪的时候,还带着点心翼翼,生怕自己掉下去。

    诸葛云挪到花无殇身边,将手中的坛酒递给了他,然后他靠着花无殇坐了下来,学着他的模样将双脚悬空。

    花无殇抱着酒,看着诸葛云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没记错的话,诸葛云似乎有点怕高。

    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诸葛云避而不答这个问题,指着花无殇怀里的酒坛道:“我新酿的酒,拿给你来尝一尝。”

    花无殇看着诸葛云强装镇定的模样道:“阿云,我们下去喝吧。”

    诸葛云冲着花无殇温声道:“再等等。”

    花无殇有些不解:“等什么?”

    诸葛云没有接茬,他从花无殇手中抱过那坛酒揭开,扑鼻的酒香迎面而来。

    花无殇笑道:“边关战事这么忙,你居然还能酿出这么香的酒来。”

    “尝尝看,应当不比我之前酿的差。”

    诸葛云一提之前,花无殇不免想起被毁的逍遥谷,又是一阵惋惜。

    他的极乐谷,就这么没了。

    思及此处,花无殇抱起酒坛,猛灌了几口,差点呛着。

    几口烈酒下肚,花无殇感觉心中好受了几分,他将酒坛拿起来看了两眼。

    夸了一句道:“这酒确实好喝。”

    诸葛云没有接茬,就安静的陪着他。

    诸葛云其实内心有点突突的,所以他尽量不去想自己在城楼顶上的事实。

    一个闷头喝着,一个耐心陪着。

    大约半个时辰后,破晓后的第一丝光照亮了夜空。

    诸葛云夺过花无殇手中的酒坛,指着泛着鱼白肚的地方对着他道:“无殇,你看亮了。”

    花无殇醉眼朦胧看着诸葛云的脸,尔后顺着诸葛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一瞬间他愣住了,他只觉东方的那一束光照进了他的心里,驱散了他心头的阴霾。

    他嘟囔着应了一句:“是啊,黑夜过去了。”

    有些事应当做个了结的,过去了不代表就遗忘了,放下了不代表原谅了。

    而是因为有些事应该放下的,否则他一味的记恨,只会禁锢着自己。

    裘夜,他不恨了!

    诸葛云二人一起,欣赏了一个完整的日出,最后花无殇靠在他肩头睡过去了。

    最后还是司无邪和牧子诺找过来,将他们解救了下来。

    整整一日,司无邪看着诸葛云的眼神,都带着十层的揶揄。

    就差在脸上明晃晃的挂着,我觉得你们两有点什么了。

    安置好了花无殇,诸葛云干咳了一声问道:“裘玉褚跑了?”

    司无邪点头应道“没错,跑了。”

    “你可有什么头绪?”

    “没有,但是我相信有朝一日,我跟他会再见的。”

    “不怕夜长梦多?”

    司无邪长吸了一口气,开口道:“阿云,我最近总是萌生出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我总觉得这场战事,太过顺遂了。”

    诸葛云看着司无邪,眸子一瞬间变的有些黑沉:“无邪,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司无邪望着远方幽幽的了一句:“但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