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爱后,她成了仙〕〔吻天的狼〕〔六零医妻有空间〕〔天赐福妻〕〔末世来的桃花仙〕〔颤抖吧昏君〕〔王爷,王妃又去打〕〔恋语集:织梦书〕〔我只会拍烂片啊〕〔推衍娘子:状元相〕〔战神奶爸〕〔猛兽动物园〕〔一个被纲手追杀的〕〔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天命之族〕〔超级神医女婿〕〔宋乔夏殷厉霆〕〔超级女婿-神都猛虎〕〔染指帝婚爹地妈咪〕〔总裁情牵小娇妻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做长公主那些年 第一百八十九章:阿姐,我在
    司无真满头疑问,他几时要纳牧姐姐了?

    “阿姐,不是…你…”你想多了。

    司无邪一边想着怎么跟殇离,要结亲家的事,一边对着司无真道:“你要纳你牧姐姐也可以,只要你牧姐姐愿意,我倒是也不反对。”

    司无真:!!!!!!

    司无真哭笑不得,伸手敲了一下司无邪的脑袋:“阿姐,你想什么呢?”

    “我对牧姐姐的感情可是跟你一样的,那是只有亲情没有其他的。”

    司无邪瞧着他开之后,越来越没大没的样子,怒目瞪之:“那你好端赌提你牧姐姐做什么?”

    司无真觉得今晚喝了酒的阿姐,格外生动,跟个孩似的。

    “真儿最近在想在朝中开设女官,想让牧姐姐做这女官之首!”

    司无邪恍然,原来是如此。

    想法倒是极好,只是时机…

    司无邪思索了片刻开口道:“开设女官这事儿,容后再议。”

    司无真不解的问道:“为何?”

    司无邪解释道:“我们刚攻下了蛮夷,还有很多事要做,与蛮夷那边的风俗习惯,还要有诸多磨合。”

    “所以这事暂且不急,也急不得!”

    听完司无邪的解释,司无真了然的点零头。

    倒是他有些操之过急了。

    开设女官之事,被暂且搁置了。

    司无真又想到之前国师曾在朝堂上,提到的三百年前的赢朝。

    他忍不住问道:“阿姐,对寂夜可有想法?”

    司无邪听罢,皱了皱眉,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想要寂夜?”

    完之后,还不等司无真回答,又继续道:“你想要寂夜,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在等几年。”

    “等风翔死了,寂夜大乱了,我们再下手不迟。”

    司无真愕然,他就是随口问问,阿姐还真在谋划着啊?

    瞧着阿姐这出口的话,似乎对寂夜的内情,掌握的极好?

    见司无真一直没回话,司无邪突然话锋一转:“真儿,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走到今太过顺利了?”

    大约是酒劲儿上来了,司无邪出口的话,毫无章法,似乎是想到什么便什么。

    也不管别人听没听进去。

    司无真听到司无邪这么一句话,皱了皱英气的眉,不解的问道:“阿姐何出此言?”

    “阿姐,从到大您吃了多少苦,哪里顺利了?”

    “远的不提,就你独自流落江湖那五年,你受了多少次伤?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一瞬?怎么如今反倒是怀疑自己了?”

    道这里,司无真起身走到司无邪面前,双手按着她的肩,一字一句,郑重其事的道:“阿姐,你走到如今的每一步都不顺利,都是你一点点拼命,拼回来的,我不准你这么否认自己!”

    “嗯?”

    司无邪瞧着面前,司无真严肃的模样,微微一笑:“瞧你那样子,我不过随口一问,别那么较真。”

    “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儿还得早朝!”

    着便起身将司无真往外赶,在即将关门之际,司无真双手支撑着门缝的最后一点空隙。

    看着司无邪又一次认真的道:“阿姐,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在!”

    “你不要一个人扛,我在,我会一直在的”

    司无邪是真的被他认真的模样逗乐了,连连应下:“知道了,知道了!”

    完便毫不留情的关上了寝殿的门。

    司无邪一直都知道,她喝醉酒之后会做一些,平常却不会做的事,和一些平常不会的话。

    通常这些话她醒来之后,就忘了。

    但是今她确信自己眼下是十分清醒。

    司无邪脑子里不断在回想着,国师今夜的态度。

    太奇怪了!

    她从收到司无真的家书时,便知道那封家书被人打开过。

    皱成那样,一眼就看出来了。

    子诺还命人反复检查过家书和披风,都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在这封家书与披风,在送到她手里这期间发生过什么?

    为什么被拆过了不复原,便送到了她手里?

    为什么既然劫走了又要还回来?

    更让她讶异的是,如今在轩辕境内,竟然还有敢劫她的东西。

    而且还没惊动无崖馆和血羽楼。

    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势力并不多,博文馆算一个。

    另一个则是寒江楼,但是寒江楼最近与血羽楼走的极近。

    他们若有什么异动血羽楼应当会觉察到才是。

    那么剩下的便是就只有这博文馆了。

    不过素来听,这博文馆隐世不出,低调的很。

    怎的会突然做出这等事来?

    司无邪想不通。

    随即她又想到其他的可能,难道轩辕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侵入了其他的势力?

    会是寂夜的吗?

    司无邪又很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

    寂夜那边殇离一直派人盯着的,若有什么风吹草动不可能血羽楼没有察觉!

    那将东西送回给她,给她提醒的又是谁?

    余洛尧?国师?

    还是哪个神秘势力在跟她宣战?

    思及此,她当时便叫住了,准备去吩咐无崖馆,大肆追查的牧子诺。

    她并有选择打草惊蛇,而是选择按兵不动。七八中文天才一秒记住

    敌人是谁还未可知,此时妄动非良机。

    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上策!

    所以她装作无事发生一般,专心扑在收服蛮夷的事上面。

    直到今日回京,她在百官中发现,国师没有出现。

    一瞬间她便明白了,下午趁着玩飞花令的功夫,她装作无意的问过司无真,国师今日怎么没来。

    司无真却:“国师以年纪大了为由,已经告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所以她今夜才趁着夜色,走了一遭国师府。

    一是担心国师出事了。

    二是去破解或者验证心中的疑问。

    当她瞧见国师由一个迟暮老人,变成了一个青年男子时。

    老实她并不太意外。

    从到大,国师的外貌就没怎么变过。

    大家都觉得,是因为他术数高深的缘故,实则不然。

    司无邪很早以前就知道这国师机子,远没有别人看上去那么简单。

    没有人可以多年如一日的一成不变。

    当她确定了机子与那神秘势力有所关联之时。

    她不知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觉得本该如此。

    从到大她跟她身边所有人都沾着因果。

    跟牧子诺相交,是因为她时候救了殇离。

    跟花无殇诸葛云相交,是因为她给他们的生活添了色彩。

    就连刘勿那也是因为他与凉家的关系,只有机子这个人,从到大他都是无条件的站在她身边。

    教她东西,让她增长见识。

    如果殇离是她武术上的启蒙人,那机子便是她学识上的老师。

    她时候读的每一本书都是机子给的,她会的第一个阵法机子教的,她人生学会的第一个道理机子讲的。

    不上有多难过,只不过认识久了,发现有些事并不是想象中那样,总会有些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