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羡乔忘栖〕〔我是大佬爸爸们最〕〔一世龙皇夜宣〕〔夜宣林霜华〕〔镇狱神皇夜宣〕〔御前郡主的翻身仗〕〔重生之赘婿神帝〕〔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老祖宗在天有灵〕〔娘子万安〕〔阴美人〕〔修罗丹神〕〔反派就很无敌〕〔璞玉仙华〕〔读档2013〕〔校草的蜜宠甜心〕〔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超强狂婿〕〔上门为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做长公主那些年 第二百零四章:我想跟你合作
    司无邪这个想法了怎么都说不通,若说寒江楼自导自演,博文馆为什么要配合?

    还要搭上他们圣女。

    司无真看着司无邪眉头紧锁,忍不住宽慰道:“阿姐,你就别这般草木皆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嗯?”

    司无邪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忍不住自生自己:是她草木皆兵了吗?

    大约是多年来戒备成习惯了,她总觉得寒棋还打着其他主意。

    也罢!姑且信着吧。

    司无邪又想到前面寒棋让牧子诺带来的话,她只是微微一想。

    便搁置在了一边,眼下去找他的时机还不对。

    又想到前面自己那个荒谬的想法,觉得有几分好笑。

    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戒备成习惯了。

    司无邪脑子里虽然这样想着这事儿先搁置着,但她还是忍不住一直想那桩事。

    她需得找个理由说服自己,不然她真的于心不安。

    想到这里司无邪还是决定,再过几日,她亲自去会会寒棋。

    日落月升,人地沉睡。

    京城二太客栈,最近一直隐匿居住在此的玄城,突然睁开了闭着的眸子。

    玄城起身了,给自己披了一件外衫说道:“我知道你来了,七长老。”

    诸葛云从黑色的阴影里走了出来,走到月光照耀的到的地方。

    “你为什么还会留在京城?”

    这是诸葛云对玄城说的第一句话。

    玄城认真的答道:“等你。”

    诸葛云轻笑一声:“我不过是博文馆叛出的一届小人物,少馆主找我何事儿?”

    玄城严肃的说道:“如果你想救司无邪,你就必须的听我的。”

    诸葛云这才将目光,落在玄城面上。

    带着几分笃定的语气说道:“你们那个异想天开的计划,实施对象是无邪?”

    玄城微微颔首,算是默认了。

    诸葛云袖中拿着折扇的手紧了紧。

    笑道:“所以你一开始便打着这个目的?”

    玄城看着诸葛云未置可否。

    诸葛云看着玄城的动作,便知道他猜对了。

    再看玄城的表情时,诸葛云语重心长的说道:“玄城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何时才能学会不与我较劲?”

    “学会忽略别人的目光,单纯的为自己而活?”

    玄城沉默了。

    云天行这个名字,就是压在他身上的一块巨石,他挪动不了分毫。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拿他跟云天行比。

    比阅书的广泛,比考核的成绩。

    无论他多努力,想努力忽视云天行这个名字的都没用。

    他十六岁拿下博文馆的金色印章,但是却没有任何人真心夸他一句。

    他们口中总是念叨着:“虽然你很优秀,但是跟云天行比起来,还差了一点。”

    “就是,就是,云天行十四岁就拿到了。”

    “玄城,你比之云天行始终差了一点。”

    ……

    这些都是他从小到大听到的话。

    在那些人眼里他永远都比不上云天行。

    就算云天行叛出博文馆多年,他七长老的位置始终空悬都空悬着。

    可是他不明白到底差比云天行在哪里了呢?

    他从来无意与人争个高下,可是总有人将他和云天行放在一起比较。

    他在佩服云天行的同时,又分外的厌恶他。

    他心里明白,其实云天行什么都没做错,可是他就是克制不住的厌恶他。

    就像总有人不顾他的意愿把他跟云天行比较一般。

    玄城听到诸葛云教训的语气,轻笑一声:“七长老,还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

    “凭心而论,将你放在我的位子,你还说得出这样的话来吗?”

    诸葛云看着玄城的眼睛,认真说道:“别人怎么想,怎么说,与我何干?”

    玄城听完诸葛云这句话,直接愣在了当场。

    随后笑了。

    多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玄城讥讽道:“说的倒是轻巧,当有人日复一日在你耳边念叨时,你还会这般想吗?”

    “那就让他们闭嘴。”

    玄城一时语塞:“你…”

    诸葛云微微挑眉:“怎么?身为少馆主,这点魄力都没有?”

    “若你一心只知道读死书,还是趁早让贤吧。”

    玄城有些羞恼,他留在这里,是想让诸葛云来求他的,不是让他来教训他的。

    玄城恼怒的喊道:“云天行!”诸葛云就是云天行,云天行就是诸葛云,不要懵逼

    诸葛云气定神闲道:“少馆主这般恼怒做什么?我这个人一向快人快语,还望少馆主莫往心里去。”

    玄城只觉心中郁气难平,若不是这么多年博文馆文化的熏陶,让他克制着。

    他真想破口大骂。

    他算是明白了,他对上云天行是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

    就像云天行方才说的,他总是恼怒别人拿他跟云天行比较。

    为什么就没想过,让那些说这种话的人闭嘴呢?

    他是博文馆的少馆主,又不是路边的阿猫阿狗。

    何至于把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弄的这般狼狈?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自己魄力不够。

    诸葛云瞧着他似乎想通,心中微微肯定了一番:还算是个可教之才。

    诸葛云方才的那番话不是没人跟玄城说过,只是那些人说的都不像诸葛云说的这般直白。

    文人嘛,说大道理总是喜欢文绉绉的,说上一句话总要拐上几个弯儿才行。

    两人沉默了良久,最终玄城低声说了一句:“多谢。”

    诸葛云手中的折扇一开,回了一句:“不必。”

    玄城抬头看向诸葛云,动了动嘴说道:“司无邪的确就是那个的天命女。”七八中文最快^手机端:https://

    诸葛云听罢,手中摇着折扇的动作一顿,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天命女?司无邪?”

    玄城面色有点尴尬:“是,除了一点微末的偏差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按照设定路,走过来的。”

    诸葛云难道带着几分好笑的语气说道:“少馆主,那群老匹夫冥顽不灵,你也要跟着一条道走到黑?”

    玄城面色一顿,又些艰涩的说道:“有些事,不是我一人之力能左右的。”

    诸葛云手中的折扇一收,正色道:“所以你引我来,是想?”

    玄城面色有点难堪:“我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你一定要我挑破了说吗?”

    诸葛云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玄城捏了捏手心,一副豁出的模样:“我说我想你跟我合作,咱们各取所需,你救司无邪,我救博文馆。”

    诸葛云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这就对了,有些事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就好了,何必拐弯抹角?”

    “不喜欢就说不,不想听就叫他闭嘴,明白了?”

    玄城点了点头:“明白了。”

    诸葛云拿着折扇在右手的手心,敲了两下尔后说道:“即如此,那我便走了。”

    诸葛云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

    玄城连忙追问道:“那合作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