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完球!我的崽居然〕〔魔尊怀了我的崽[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 第8章:有钱玩家的变态玩法!
    “我要是你们,我就不会这样做。”崔赋转瞬回过神,露出一丝微笑,将恐慌强压在镇定的表情之下:“调侃一个实力未知的人,可不算什么绅士。”

    大方迈步上前,将剩余的一张空座椅拉开。

    坐下后,有模有样的将白色餐巾布塞到衣领中。

    旋即,绅士般的对着一旁的兔子头套点了点头:“可以开始了,我很期待今晚的体验。”

    崔赋这么一出故弄玄虚,反而给在座的人都整懵了。

    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他会不会是那种喜欢扮猪吃虎的家伙?”

    “什么意思?”

    “就是那种平时喜欢隐藏自己身份,但是关键时候亮出身份让你我都感到大有来头的货色。”

    “而且枪的外形是可以改装的,咱们看到的柯尔特,不一定真的就是柯尔特。”

    “……不知道,但从他的表现来看,他好像参加过不止一次杀戮晚宴。”

    啪踏。

    崔赋直接将柯尔特轻轻放在了餐桌上,交头接耳那两人显然被吓了一跳。

    想仔细看看那把枪的真假,可是一抬头就能迎上那名年轻人礼貌的笑容。

    只得作罢。

    列车上的人藏龙卧虎,谁也说不好这小子有什么来头,还是小心为妙。

    “呼……”崔赋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至少,从他落座之后的悄然观察中,每个人望向自己的眼神里少了几分调侃,多了一丝忌惮。

    未知,让人恐惧。

    而未知,同样是他武装自己的最好杀手锏。

    “女士们,先生们,抱歉久等了。晚宴正式开始!”兔子头套拍了拍手,从车厢的后方缓缓推出几辆餐宴车。

    崔赋这才注意到,在圆桌后方几米远的地方,搭建了一个小型的舞台。

    刚才因为打光的问题,这舞台潜藏在黑暗之中,现在随着追光灯闪烁,才呈现出来。

    那些同样带着兔子头套的侍从彬彬有礼的将食物呈上,一份牛排与红酒,每个人都一样。

    崔赋眼角余光打量着身周,发现大家都已经开始动用刀叉,他也紧随其后。

    “难道这里只是一节简单的晚宴车厢?那杀戮又是什么意思?”崔赋一边心想,一边细细咀嚼嘴里的牛肉,肉质软嫩多汁,是上好牛排的口感,并无异味。

    红酒这玩意他喝得少,根本品不出年份口感之类,但可以肯定的是,并非什么鲜血制成。

    就在这时,身后的兔子头套再次开口。

    “现在开始,拍卖一号物品!”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向舞台上。

    崔赋也调整了椅子的角度。

    “原来只是个拍卖会?”

    “会拍卖什么东西?”

    舞台中央从半空中悬挂的一个大铁笼带着崔赋的疑惑一并缓缓降落。

    落地后,主事的兔子投胎上前将遮盖的白布拉开。

    崔赋目光微微凝固。

    拍卖的物品……是人。

    是一名浑身伤痕累累的中年男性,只穿着一身简陋的衣服,表情显然十分惊恐,一出场嘴里还在不断神神叨叨的念叨着什么。

    “1号物品,转手八次的半葬者!他被他的前面七位主人折磨的不轻,理智值接近崩溃边缘,起拍价1000银币!”

    半葬者?

    崔赋瞳孔微微收缩。

    面前的中年男性除去伤痕之外,与人类体征并无异样,但是神智似乎受到了损害,瘫坐在笼子中,不断自言自语。

    “1500!”

    “2000!”

    在崔赋打量那名半葬者的过程中,拍卖价格被抬高到了3500成交。

    只见身旁有人起身,拿起兔子头套手举托盘上的短剑,快步走向牢笼,铁笼同步开启。

    在崔赋震撼的目光中,锋利的短剑横向一刀,直接砍下了对方的头颅。

    血柱从断颈处喷洒而出。

    “好!!”

    “漂亮!!!”

    登时,晚宴爆发出一阵喝彩。

    无头男浑身抽搐一下,倒地不起。

    拍卖者如打了胜仗的将领般,摆手向众人示意,旋即回到自己座位。

    至此,崔赋弄懂了这场晚宴的主要目地。

    杀戮,是指虐杀这些半葬者。

    这些口味独特的家伙们,会以一定的价格把半葬者当成一件物品拍卖下来。

    或干净利落的一刀斩死,或凭借自己独特口味慢慢折磨。

    拍卖还在持续,但接下来的血腥暴力场面却一次比一次更胜,有部分折磨的手段甚至让崔赋的胃液凶猛翻涌,险些吐出来。

    那些惨死的半葬者至少从外形上来看与人类一般无异,在同胞的手中致死,有些人甚至还拥有理智,临死前那绝望的眼神,嘶声力竭的求饶与哭喊。

    尤其是一想到,他们或许前不久时都还是正常的人类。

    他们也并非自己意愿而踏上这辆列车,如果被他们的子女与父母得知他现在的惨状……崔赋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虽然内心清楚这些半葬者对人类的危害,但是完全可以采用一击暴毙的手段。

    折磨致死,完全是个人特殊而变态的怪癖。

    很显然,在这个脱出于现实法律之外的列车内,任何事情都默认被允许。

    “第8位半葬者,此前无主,理智值维系在50以上,是一件优质的折磨物。起拍价格5000银币!”

    又一个铁笼降落,白布被掀开后,一名看似年仅十七八岁的女孩瘫坐在笼内,满脸的骇然与惊恐,娇柔的身躯轻轻颤抖。

    很显然,她似乎知道自己之前的七位半葬者是什么下场。

    在白布掀开的瞬间便双手紧紧攥住牢笼,脸色苍白的尖声哭喊,铁笼被她摇晃的‘铃铃’作响。

    “我还有理智!!不要杀我……不要……不要杀我!”

    崔赋望着她年轻而俏丽的脸庞,心中不由轻轻叹息。

    从刚才的七名半葬者的经历来看。

    理智值越高的半葬者,反而越受到这些变态们的欢迎。

    折磨一个理智崩溃的死物,那跟捅死一根木头有什么区别?

    但是理智还尚存的半葬者,体验感则刺激的多。

    果不其然。

    女孩的美貌与超过50的理智值,瞬间引爆了在座宾客们的热情。

    价格瞬间被拔高至上万,还在不断激增中。

    数字在接近3万银币的时候,势头有所抑制。

    “3w3。”有一名肥胖如猪般的男子闷闷喊出这个价格。

    周围人都安静了。

    “3.3w都可以买一把不错的步枪了,买一个折磨一下就死的玩具……算了。”有竞争者念叨了一声后,摇头放弃。

    猪男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肥肉横生的胖脸上,笑容狰狞而恐惧。

    “小宝贝,嘿嘿嘿……我会好好疼爱你的。”他喘着粗气,眼里布满血丝一步步上前,从一旁兔子头套手举的托盘上挑选出了几样器具。

    一把剪刀,一根手腕粗细的铁棒,一根带刺的铁鞭,以及一捆结实的麻绳。

    女孩似乎被吓傻了,呆滞的抬头盯着那只肥胖丑陋的男人,浑身被吓的动弹不得,只能无助的摇头大哭:“不要……放过我……放,放过我吧……我还有理智……我们都是人类,不是吗……”

    “把铁笼打开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猪男轻轻舔舐着嘴唇,满眼的跃跃欲试。

    就在此时,圆桌上传出一道声音。

    “我出五万。”

    坐在圆桌角落从未吭声过的一名气质优雅的老贵妇,优雅的单手环胸,轻轻呷了一口烟斗后,将青烟喷出。

    这才将目光缓缓挪动到崔赋的脸上。

    “我出五万,但是让他来代替我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诸界第一因〕〔宇宙职业选手〕〔全球诡异时代〕〔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