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超能神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女总裁的修罗战神〕〔这个魔门混不下去〕〔我的女团爆红了〕〔全球领主:从招募〕〔法武封圣〕〔我是剑仙〕〔网游之盾御永恒〕〔大佬重生后,全京〕〔核动力剑仙〕〔我有一卷降妖谱〕〔谍云重重〕〔无良神明与不存在〕〔傲世潜龙〕〔首富从盲盒开始〕〔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 第9章:糖依
    “草!!你这样做可是违规的!!物品已经被我拍下来了!”肥胖男一听到五万的价格,顿时转过脸来怒道。

    “我可爱的小肥猪,在这辆列车上不存在任何规则。”老妇女淡淡瞥了一眼猪男:“不服气你可以继续加价。”

    或许是一口涨到五万的价格让猪男开始犹豫,又或许是老妇人胸前的一枚徽章让他有所忌惮。

    再三思索后,他终于选择了放弃。

    五万银币足以购买一把刚组装好的全新步枪,用来只爽这么一下,的确太贵。

    猪男悻悻离场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在了崔赋的身上。

    “先生,请您上前来选择您的折磨方式。”兔子头套对崔赋进行了邀请。

    崔赋无论如何都没料到,这把刽子刀兜兜转转会来到自己手边。

    本想着拒绝,但是转念一想。

    这女孩落入其他人的手中,不知会怎样被折磨致死。

    倒不如自己上去一刀给她个痛快,也算是人道主义的最后一丝情面。

    深吸一口气,崔赋点头回应,起身后快步上前,从托盘内取过一把锋利的长刀之后,缓缓在铁笼不足几厘米的距离处站定。

    望着面前精致俏丽的面容,崔赋艰难举起手中长刀。

    “不要……求您了……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情……我可以认主,我愿意认主……我愿意放弃所有的尊严无比忠心的跟着您……不要杀我……”女孩跪在地上无力的小声央求,她的喉咙已经沙哑。

    眼泪也不受控制,从红肿的眼眶溢出滑落。

    崔赋咬紧牙关,一刀猛力刺出!

    在女孩瞪大的目光中,崔赋缓缓抽回长刀。

    转过身低着头,一头碎发遮住了眼睛。

    “别挡着啊!快让开!让我们欣赏她的死状!”有人喊。

    “抱歉。”崔赋缓声开口。

    “你说什么?”

    “我说啊……”崔赋缓缓抬头,眼中泛着一丝冷峻:“这个人,我罩了!”

    话音一出,在场人脸色大变。

    “我的老天,你在保护一个半葬者??”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疯了?”

    “列车员!请把这名玩家清理出这个车厢!他破坏了这节中立车厢的默认规则!”猪男对着兔子头大声吼道。

    “还等什么列车员动手?老子现在就把他给做掉!”有人掏出了一杆双管猎枪瞄准了崔赋。

    “都给我住手!!中立车厢的存在仅仅为玩家提供优质而特殊的服务!中立车厢内禁止玩家互相残杀!这是死命令!!”兔子头也拿出了一杆重型武器镇压。

    现场乱作一团,所有人情绪激动。

    崔赋却从中捕获到了一条信息。

    在这个中立车厢上,玩家之间不能互相残杀。

    那也就是说,自己还可以做一些更疯狂的事情!

    崔赋趁乱打开了铁笼,对着女孩伸出了手。

    “跟我走!”

    “啊……好!!”女孩呆滞了一秒,紧紧反握住那双对她而言如救命稻草般的温暖手掌。

    两人在无数人震惊无比的目光中,由崔赋一脚踹开朝后的大门,从哪里进来,就从哪里出去。

    在倒映着紫光的铁门即将关上的瞬间,崔赋回头。

    看见了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玩家们,看见了那位老妇人饶有兴致的对他点头微笑。

    以及,悬挂在车厢内的牌号贴。

    t13号中立车厢。

    崔赋扬起嘴角,对着猪男竖起了一根中指。

    “下次再遇到你个猪东西,肠子都给你抽了!”

    嘭!

    厚重的铁门关上,崔赋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区。

    这里一切安全,真正属于自己的地盘,那些玩家就算朝后跟着崔赋一起,也不过是回到他们自己的安全区,无法追踪到崔赋的行踪。

    “也正因为是这样,这帮子玩家才敢无法无天的做这种事情吧?”崔赋思忖一声,一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的胃液便忍不住一通翻涌。

    扭过头来,却发现刚才被他带走的女孩并不在自己的安全区内。

    “她应该也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区吧?”崔赋猜想。

    列车只有一条单行通道,往后走便会回归自己的安全区,这是列车上的铁律。

    “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就行。”轻轻叹了一口气,崔赋也再一次对这辆列车上形形色色的人有了深刻的印象。

    在摘去了法律约束之后,这里面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不能算是人了。

    “吱嘎~”

    就在此时,耳旁忽然传出一道门响声。

    崔赋警觉的回头,却发现是方才那个女孩从他后方的门内推门进来了!

    “这……?”崔赋满脸挂着惊异。

    安全区内有两扇门。

    往前是闯关列车的门,向后是无限循环的安全区。

    她是怎么从自己的后门出来的??

    “非常感谢您!救了我一命!”女孩用力对着崔赋躬身行礼,直起身子之后似是有些局促,两只小手无处安放的交织着,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崔赋的表情变化。

    ————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两个人共同后退,他们的安全区会连接在一起?”

    几分钟后,听完了女孩对目前状况陆陆续续的解释,崔赋声音抬高了不少。

    又解锁了一条新的设定。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但是似乎也有特例,比如说有一方玩家过于抗拒,似乎也不会触发这个机制……至于判定方式是什么,我还真不太知道……”女孩弱声弱气道。

    崔赋像是求证般,径直朝着安全区后门走去。

    推开门。

    果然发现了另外一个与他车厢有所不同的空间,同样拥有八个窗户,密密麻麻一排的车椅,但物品摆放却与自己安全区迥然不同。

    “再往后走呢?”

    崔赋穿行过她的安全区,继续朝后走。

    则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区。

    “也就是说,咱们两个的安全区现在合并成了一个大区域,之间隔着一扇房门。”崔赋分析。

    女孩乖巧的点点头。

    崔赋在女孩身边的座椅旁坐下,微微抬头盯着她。

    “如果是这样,你应该也算是正常的玩家,为什么会被判定为半葬者。”

    女孩樱唇紧闭,表情似是有些痛苦,不愿再说。

    崔赋换了个方式。

    “我叫崔赋。”

    “糖依。”

    “糖衣炮弹的糖衣?”

    “小鸟依人的依。”

    “你刚才提到了认主,对吧?”

    “……嗯,从现在开始,您是我的主人。”糖依低着脑袋,似是有些羞耻般的轻轻点了点头。

    主人这两个词,一般放在现实中,只存在于一些特别的电影,或者沦为有钱人玩物之间的一种称呼。

    第一次被女生这么称呼,崔赋心中有一丝怪异感。

    但又隐隐伴随着一阵酸爽。

    男人与生俱来的征服欲在这一刻得到了些许满足。

    “这个判定怎么生效?”

    “没办法生效,只能凭借我对你的认可度……认定你是我的主人。”

    “为什么?如果你不认可我呢?”崔赋又问。

    糖依轻抿薄唇,似是有些无助般的苦笑:“这是我唯一活下去的方式。”

    崔赋沉默了。

    联想到她刚才的遭遇,看来半葬者在列车上的地位非常低,她说的不像是假话。

    说的粗鲁一点,半葬者的地位,看起来就像是大街上的流浪猫狗,指不定哪天就被人乱棍打死或者剥皮抽筋去卖钱。

    但是有主人的则不同,多少会忌惮几分主人的面子。

    “以前没认过主?”

    糖依飞快摇头。

    “为什么不考虑?”崔赋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像是在盘问,不由放柔和了些许:“我是说,之前没想过这个方式?”

    糖依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粉嫩的指甲盖。

    指甲盖并不是粉嫩的,只不过她的食指处有半截指甲都被折断,露出了里面的嫩肉。

    没有血渍,看来受伤不是这两天的事。

    “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半葬者,因为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诡异化。而且,就算被买去,大部分人对待我们,也会如同那个中立车厢那般,当成一个出气筒。女孩子则更惨一些,甚至还要沦为*奴。”

    崔赋皱眉,回忆起了方才的第一位拍卖物,据介绍那是一名被转手了八次的半葬者。

    从他遍体鳞伤的伤势来看,这个半诡半人的家伙日子过的并不好。

    哪怕在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还被像是一件道具般摆在台上,仍人挑选,最后被人宰割。

    “那为什么会考虑我?”崔赋又问。

    糖依闻言迅速抬头,黯淡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丝生气,带着些许激动道。

    “您是刚才唯一一个没有鼓掌叫好的!您的表现与那帮麻木的变态全然不同!我全看在眼里!我们在后台的时候就在商量,如果能被您买走,肯定是一件幸运的事!”因为激动,她的脸色多了一丝潮红,整张本就精致的小脸因为有了血气,宛若泼墨的红色绸缎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散发着鲜艳红润的色泽。

    是一个底子很漂亮的女孩,崔赋心想。

    “我们?”

    “对,除了我……后面应该最少还有六七个半葬者等着被打上标签,可以被买走,但是大家都知道自己最后的命运,不会有人买他们……”

    “这样么。”崔赋轻轻点了点头,望着少女眼里的几分希翼,又缓缓摇了摇头:“我没办法帮他们,能把你带走是因为刚才有人出钱了,我出不起这份钱。”

    “我知道……”糖依难过的低下头:“而且就算现在您再回去,也不是那个车厢了。有列车员所在的中立车厢是随机性的,离开后无法再次踏入,除非您有他们的中立车厢邀请函。”

    “中立车厢,列车员?”崔赋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似是在思考,片刻后又问:“对了,那个老妇女你知道关于她的信息吗?就是替我出资的那位。”

    他发现,在救了糖依之后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

    糖依此前同样作为玩家,知道的信息比自己多的多。

    而且她为了活命,会毫无保留的把信息共享给自己。

    这是一个很大的价值,可以让自己少走许多弯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神秘之劫〕〔宇宙职业选手〕〔全球诡异时代〕〔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