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完球!我的崽居然〕〔魔尊怀了我的崽[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 第16章:初遇献祭车厢!首次完成献祭解锁恶魔车厢!
    1-8车厢。

    头顶的红光诠释着这间车厢的特性。

    丧尸从5名增加到了6名。

    糖依凭借着半葬者对于诡异的感知,飞速分析车厢内的几名丧尸实力。

    “呕血丧尸两名,其余四名皆是1-7车厢右二丧尸的强度。”

    “可惜没有图鉴表,无法看到它们的实际强弱,只能凭感觉打了。”崔赋惋惜轻叹,他现在急需一个可以甄别道具属性,怪物属性的东西。

    总不能每次有什么都丢到电脑的扫描端口去进行查询吧。

    在崔赋还在思索战斗计划的时候,身旁的环绕物土豆射手已经擅自开火。

    从叶片的炮孔中,一粒粒仅有玻璃球大小的子弹高速弹射。

    威力不俗,直接洞穿面前丧尸。

    虽然看着像是一粒粒的小土豆,但是伤害却惊人无比。

    按照50%主武器的伤害折算,这一发子弹也足有13点伤害。

    1.3/s的射速,仅仅在短暂的三四秒内便解决一只丧尸。

    这个稀有级环绕物最imba的地方在于,它没有装填弹药的时间,在一天枯萎期内,弹药量无限。

    10枚银币一发子弹的价格就连崔赋都舍不得乱用。

    土豆射手则毫无压力。

    既然如此,崔赋也不打算再开火,而是不断的在狭窄的车厢内小幅度跑动,调整自己的角度。

    主力输出全权交给土豆射手。

    你负责c,我负责喊牛逼。

    战斗仅仅持续了不到五分钟便迅速结束,丧尸纷纷倒地,落下满地战利品。

    崔赋发现,如果自己只负责移动躲避,面对这些行动迟缓的笨重丧尸,过关似乎轻而易举。

    此前难缠的点就在于,需要一边躲避敌方攻击,在狭小的车厢内到处乱窜的同时,还要绞尽脑汁找攻击角度。

    “这个小家伙真厉害啊,主人喵。”结束了战斗,糖依也松了一口气,跳上崔赋的肩膀。

    猫性又开始大发,伸出小爪爪蹲在崔赋肩膀上一个劲的够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土豆射手。

    手短是硬伤,她够了一会摸不着,又扭过屁股用尾巴轻轻拨弄土豆射手的叶片,如同抚摸脑袋般的夸赞。

    崔赋则开始打扫战场。

    腐肉似乎是击杀丧尸之后的固定掉落物,这玩意崔赋之前查过。

    倒是可以食用,味道就像是穿着球鞋跑了一天的步然后脱下来的袜子再浸泡入臭鸡蛋液里面发酵三天。

    据说烤熟之后能勉强下咽。

    烤熟了的味道如何崔赋不知道,反正它生着的时候是不如屎的。

    几乎没有价值,勉强能作为玩家走投无路的极端应急食品。

    除此之外,斩获银币12枚,一根血红色液体的针筒。

    随着车厢难度系数增高,丧尸掉落的银币也从1枚增长到了2枚。

    “状态如何?”清理完车厢,崔赋扭头望向糖依。

    “没事,还能再坚持一会,状态太差之后我会跟您说。”糖依回应。

    “好,那就继续。”

    这次,没有选择返回整理,崔赋选择直接杀进了1-9车厢。

    只要不断的向前,只要不断的变强。

    那么终有一日会无限接近真相。

    “吱嘎~”

    伴随着1-9车厢的铁门被推开,入眼散发着青绿色的光泽。

    “嗯?”崔赋迅速警惕。

    光源不对。

    不是怪物车厢的红色,也不是宝箱车厢的橘黄色,更不是中立车厢的幽紫色。

    直至车门被完全推开,这节车厢内空荡无比,没有任何座椅。

    车厢中间伫立着一尊奇怪的石雕像。

    一名面容极为抽象的女子怀抱着一条粗大的蟒蛇。

    在她的脚下放置着一块正方形的石板,石板内置着面积不均等的三块拼凑碎片。

    每块石碎片内还有奇怪的图案凹痕,仿佛可以放置进去什么东西一般。

    “这应该是献祭车厢。”糖依凝重道。

    “献祭车厢?”

    “对,碎片上的图案凹痕是提示,如果你身上恰好有它所需要的东西,把东西嵌入凹痕中,便可完成献祭喵。”

    “奖励呢?”

    “我也没凑齐过,但是据说保底奖励都会给稀有级的道具,或者青铜级以上的武器。”糖依迟疑,又摇了摇头:“不过这个任务非常难做,它所需要的献祭物都是一些非常奇怪的东西,比如说吃剩的苹果核,也不一定非要是苹果核,我只是这么打个比方,它也有可能是枣,可能是鱼干,可能是猫饼。”

    “我严重怀疑你在暗示我给你买这些。”

    “……”糖依扭过猫猫头一声不吭。

    如果是她的本性,就算真的馋一些食物,或者物品,也不会无理的直接对崔赋提出要求。

    但是化作猫之后,猫性着实有点难控制。

    “但是我说的情况是属实的喵,它需要的献祭品非常奇怪,一般人闯关车厢怎么可能会带这种东西喵。而且这种献祭车厢只要你退回安全区就会消失喵,这样难度就更大了,我感觉不可能会有人能完成这种要求的喵!不可能!绝对不可……”

    头顶突兀弹出一道乘务员的提示音,看这架势似乎是全列车通知。

    糖依猛地一惊,瞪大猫瞳难以置信的扭头望着崔赋。

    “主人,您做了什么喵!”

    不等崔赋回答,糖依就已经寻找到了答案。

    她看见崔赋正从背着的塑料袋里面翻出一块软趴趴的腐肉,按压在凹陷的图案纹路之中。

    用力拍了拍,就像是小时候玩的橡皮泥模具那般,尽可能的将腐肉挤压贴合在凹痕的每一寸。

    做完这一切后,再用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丧尸身上折下来的手骨断裂处,充当切割物。

    将多余的腐肉给切掉。

    腐肉已经高度腐烂,且还有蛆虫蠕动,肌肉组织十分松散,倒也不需要费几分力气便能轻松分开。

    不多时,又一处图案贴合完成。

    糖依差点把猫眼都给瞪出来。

    这……这特喵的……

    这都可以???

    这个游戏是这样玩的吗???

    正常人谁能想的到用高度腐烂的腐肉去注满这些‘模具’啊!

    不对,正常人压根不会背着一个塑料袋闯关车厢好吧!而且连腐肉都当宝贝捡起来……

    糖依一时之间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自家这个主人在发散性思维方面的天赋,实在是惊为天人……

    愣神之间,便听崔赋在旁边喊她。

    “糖依,过来帮我一下。这边这个凹陷面积有点小,我施展不开,你过来踩两脚。”

    糖依看着崔赋又取出一块腐肉,将大面积凹陷已经填满,但是旁边分裂出的一个小凹陷的确不好用力拍平。

    虽然心里很想帮忙。

    但是啊但是啊……

    那块腐肉上面还蠕动着蛆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好歹不管怎么说也算的上是花季少女吧……

    不待糖依回答,崔赋不分由说上前将她抱起,抓住她的梅花爪用力将小凹陷按了下去。

    第三道列车通知在车厢顶端盘旋。

    ……

    糖依生无可恋的侧躺在地上,连尾巴都不想摇了。

    湛蓝如宝石般的猫瞳中透着几分绝望。

    她甚至在考虑自己的猫jiojio是不是该剁掉了。

    耳旁还能隐约听见自家主人兴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卧槽!首次献祭?’、‘恶魔邀请函?真特么牛逼啊!’、‘糖依,我们两个真厉害!’、‘话说这么高调的全列车通报,我们不会被人追杀吧?’、‘对了,你那个……’

    崔赋的声音越来越模糊,糖依的眼睛也缓缓闭上。

    主人说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小爪一撑,与世无争。

    累了,毁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诸界第一因〕〔宇宙职业选手〕〔全球诡异时代〕〔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