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潜龙〕〔首富从盲盒开始〕〔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 第19章:与恶魔的交易!那么,代价是什么?
    一尊丑陋且巨大的恶魔雕像伫立在面前,栩栩如生。

    身周虽是一片漆黑,但莫名从某处射出光源,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只照亮了恶魔雕像。

    光源的折射路径非常巧妙,就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般,无论从各个角度去看,她仿佛都在注视着你。

    崔赋揉了揉发涨的脑袋。

    方才击杀了boss之后,下一瞬便被人找上了门来。

    看起来像是那帮信息里所提及到的‘雷达哥’。

    不知道他们有何等能力,但似乎可以定位到自己想要寻找的车厢。

    且那人倒也是个果断的主,照面甚至不问缘由直接开枪,摆明就是冲着抢夺自己的东西来的。

    短冲虽威力一般,但射速非常恐怖。

    近距离贴射只需几秒钟就能把自己给打成血刺拉忽的筛子。

    迫不得已,崔赋动用了最后一张底牌——恶魔车厢邀请函。

    前不久才在献祭车厢内拿到的奖励,并且触发了全站通告,这些人怕不是闻着味儿过来的。

    恶魔车厢邀请函的特性是,无论此时身处列车何地,只要使用后,便会强制传送到恶魔车厢内。

    本来么,崔赋打算将其当做一张保命的底牌,遇到危险可以随时碾碎邀请函进行传送。

    结果谁知没用在诡异身上,反而用在了同类的身上。

    “主人,这里是……?”糖依在经历了一阵大脑晕眩后也逐渐恢复神智。

    也不知是恶魔车厢的缘故还是她本体的理智值达到了使用极限,总之变回人形。

    好在刚才在碾碎邀请函的瞬间,崔赋捉住了她的手腕。

    否则现在糖依恐怕会被留在1-10车厢,会遭到什么待遇就不好说了。

    念及此处,崔赋眼里生出了几分戾气。

    虽身处异境,但他对同类还是带有一丝怜悯与真诚。

    无论如何大家都同为人类,比起互相残杀更应该互帮互助。

    不过这是之前的想法。

    现在看来么……

    “恶魔车厢。”崔赋冷哼着甩掉心中不快,又抬头望向面前那尊栩栩如生的恶魔雕像。

    “这东西该怎么交易啊?”糖依亦走上前来,小手轻轻贴在雕像上端详打量。

    “会不会是有什么咒语口号之类的。”崔赋摩挲着略生胡茬的下巴,转瞬打了个响指。

    “以吾之名,召唤魔界之王撒旦!现我将与你完成契约,进行一场灵魂的交易!”话音落下,雕像纹丝不动。

    崔赋无奈偏头看着眉角抽搐的糖依,耸肩解释道:“只是试试,之前看小说里好像是这样写的。”

    “试试最简单的话?”糖依提议。

    “比如。”

    “我,糖依,愿献祭自己的灵魂。这种?”糖依檀口轻张,一句话才刚从小嘴里迸出。

    “——轰——!!!”

    面前的雕像忽然开始震颤,长着巨大羊角与尖锐虎牙的恶魔脸庞上,红光从眼瞳中激亮而起。

    糖依被吓了一跳,如同触电般猛然抽回自己按在雕像上的小手,后退两步拽住了崔赋的衣角。

    “凡人,唤醒我所谓何事?”厚重低沉的声音宛若直击灵魂,乍响而出。

    崔赋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感觉自己的魂魄都要被这声音给勾走。

    “我,崔赋,愿献祭自己的灵魂,与你交易。”崔赋深吸一口气,定神道。

    雕像持续颤动,转瞬变成一只庞然活物,身后漆黑的羽翼展开,与黑暗融为一体。

    随着它的羽翼挥动间,四下狂风大作,崔赋险些被这股劲风掀翻在地。

    这光是一尊雕像被激活的力量的羽翼所震出的一道风,威力就如此惊人。

    不多时,在崔赋的面前,一道紫色光柱凭空出现。

    定睛看去,光柱内是一张古老的羊皮卷。

    且崔赋惊讶发现,自己不需要借助电脑端口,就能看见羊皮卷上浮现而出的字样。

    属性:无需瞄准自动锁定至多三个单位目标,并造成主武器150%伤害。冷却时间:5分钟(手枪专精:使用手枪爆头伤害可提升至300%)

    描述:强大的能力,素来朴实无华

    ……

    锁……锁头挂?

    崔赋目瞪口呆。

    好家伙,这居然是个精美级的武器技能,比稀有级还要再高一级。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整个交易市场至少这两天内,他还从来没看到有人售卖武器技能的。

    要么说明武器技能这种东西垃圾的无人问津,像是腐肉一般卖不出去。

    要么只能说明它贵的有价无市,根本没有人愿意出手。

    崔赋觉得,能被称之为精美级的东西,肯定不会是前者。

    好东西!绝对的好东西!

    如果能够获得,将会是他速通车厢的绝佳助力。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雕像恶魔发问,声音震耳发聩。

    “代价是……我们恶魔鼠鼠实在是太厉害了!”崔赋企图蒙混过关,化身成崔拉夫,一边拍马屁一边想伸手去拿紫色羊皮卷。

    却被一道外力强行将手给推开。

    “你还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恶魔眼瞳中的红光锁定崔赋:“我给你三个选项。”

    “是贪婪?”它伸出手指凌空一抓,崔赋的上帝之骰从口袋中飞出,直接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是色欲?”它又挥了挥手,糖依惊慌尖叫着飘向了半空。

    “还是暴怒?”最后,他的目光直视崔赋。

    “主人……救救救救救……救命……呜哇哇哇哇哇哇!”失重感与身后的压迫感交织,更要命的是,糖依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理智值正在飞速疯狂的下降。她的小脸被吓的没有了一丝血色,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选暴怒!!”崔赋几乎连思考时间都没有,马上喊道。

    上帝之骰不能丢,糖依也不能。

    最后的暴怒虽然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但他没有选择的时间了。

    伴随着崔赋的话音落下,上帝之骰重新进了他的裤兜,糖依也缓缓飘落。

    她落地的瞬间,上前拼命的抱住了崔赋的胳膊,娇小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仿佛看见了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一般,嘴里如猫儿般低声呜咽:“别过来……别过来……”

    直到崔赋猛地晃了晃她的肩膀,糖依这才回过神,娇嫩的脸颊重回半分血色,马上用手掸去眼泪。

    “对不起主人……我失态了……”

    “没事就好,其他不重要。”崔赋轻笑着揉了揉糖依的脑袋。

    “你选择了暴怒,代价已付清。”恶魔雕像再度开口:“暴怒指数+1,累计三次暴怒指数后,你将会遭遇暴怒之主,届时请谨慎对待。”

    崔赋还想再问点什么,可当偏头侧目望去时。

    却发现恶魔雕像已经重归于安静,纹丝不动的伫立在两人面前,再无声响。

    崔赋伸手将羊皮卷拿入手中,稍微一用力,羊皮卷便无火自燃起来。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似是根深蒂固了。

    崔赋盯着自己手中的柯尔特m2000。

    模样外形都没改变,却明显能够感觉到一丝不同之处。

    不远处的一道圆弧镜面传送门开启,崔赋甚至能够透过镜面看见1-10车厢内来回走动的两人,他们还未离开。

    崔赋目光阴沉,握紧手枪柄,牵着糖依的手腕朝着传送门走去。

    “走,是时候算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全球诡异时代〕〔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