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 第20章:秋后算账!获得丰厚战利品!
    “老大,我们还要等吗?”塌鼻有些不安的来回搓着手:“他们会不会已经跑了?”

    两人依靠着雷达追到了崔赋所在的车厢,在千钧一发之际那小子居然原地直接消失了。

    陈明断定他应该是通往恶魔车厢了,但迟早会回来。

    “跑什么?回头连他在恶魔车厢获得的东西一块抢走!他的武器只有一把手枪,而且刚经历完一场大战,补给肯定很少。”陈明对这一次追击战势在必得。

    处于列车上的玩家能够获得补给的方式不多,要么通关车厢,要么下车打野。

    但无论哪种都伴随着极高的风险,火力补给成为了每个玩家的重中之重。

    “老大,其他的你都拿去,那个女孩能不能给我……我这也……好一阵子没开过荤了,嘿嘿。”塌鼻同为半葬者,刚才在踏入车厢的瞬间,就能看见那只猫的不同之处。

    “一天到晚就想着女人,真是没出息的东西。”陈明怒斥一句,但没再多说,显然默认了他的要求。

    就算只是随时都可以出卖的小弟,但两个人的小队总比一个人要强,所谓打一巴掌给块糖。

    这个道理陈明还是懂的。

    “啪嗒。”

    就在此时,脚步落地声响起。

    陈明迅速回头,果不其然看见那位年轻人又一次回到了车厢中。

    但两人的距离变得有些远,自己在车门入口处,而对方在通往下一节车厢的车门处。

    两人天南地北,各占一隅。

    陈明拉栓抬起短冲正欲瞄准,却发现那年轻人反应更快,箭步躲在了座椅后方。

    “草!”陈明低骂一句,放下了手中的短冲。

    距离过远,短冲子弹容易落空,再加上对方有遮挡物。

    远距离直接射杀不太现实。

    “小伙子,我并非要为难你。这列车上的环境你也清楚,物资就那么多,我也得活着。被逼无奈走投无路,只能作此下策。不过你要是肯把你刚才获得的东西全部交出来,我可以放你回安全区。”陈明大声喊道。

    这该死的小子手是真的快,自己在冲门的一瞬间,他不但传送走了,还特么把booss刚爆出来的东西一股脑全部卷走。

    陈明愣是半个子都没捞着。

    见那头没有任何动静,陈明压着心头的火气又道。

    “我的武器可是短冲,而你的是手枪,只要照面你必然会被我击毙!现在放下武器投降,我说话算话!”

    话音落下,陈明似是隐约听见座椅后方传来的不屑哼声。

    “照面?”

    只这么一句话,却让陈明心中警惕拉满。

    作为半葬者苟活了这么久都没被处决者抓住,陈明的直觉不可谓不敏锐。

    他当机立断,直接把短冲塞到了塌鼻的手上,对他使了个眼色。

    “你去,见到人直接开枪就行。”他压低声音道。

    “可是……老大……”

    “别怕,短冲射速比手枪快,他慌乱之中撑死开一枪,你一直扣着扳机可以把他打成筛子。”陈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赢了,女人是你的。我刚就答应过,不是吗?”

    塌鼻定了定神,刚朝前踏步的下一瞬间。

    座椅后方冒出了一支黑漆漆的手枪。

    不过,手枪的射击角度却非常偏,与他们站立的位置八竿子打不到一块。

    “没瞄准你往哪里射?”塌鼻一看这举动,顿时来了自信。

    对面看起来就只是个运气比较好的小菜鸟,这会估计已经被吓傻了,想靠盲射拼运气?

    “想太……”

    砰!

    塌鼻的额头多出了一个血洞。

    他的‘多’字至死都没能说出来。

    陈明见塌鼻在自己身前无力倒下,霎时额头冷汗狂冒。

    他方才也看见了那支手枪的角度,不能说没有瞄准,只能说完全乱射。

    可偏偏,那支手枪的子弹却划过了一道诡异无比的路线……

    弧形……

    谁他妈的子弹能打出弧形来的啊!

    你搁这儿拍抗战神剧呢?

    “跪下,把手举起来。”座椅身后传出年轻的声音。

    陈明稍有迟疑。

    这次对面连演都干脆不演了,陈明发誓自己连手枪的影子都没看到,就看见一颗子弹在狭小的车厢内如飘移般极速划过一道大直角。

    直接命中了他的右耳。

    鲜血飚出,陈明顾不上疼痛,‘噗通’一声直接给跪了。

    你他妈给子弹上面按了导航是吗!!陈明很想怒骂。

    但眼下显然没有他说话的份。

    两者的实力目前来看,就如同一个游戏萌新连键位都还没摸清楚,就看见一个开了飞天挂的老油子在他面前上窜下跳,一边跳一边问他‘兄弟买挂吗?’

    “东西,所有的火力全部拿出来,丢在地上。”

    陈明照做,又窸窸窣窣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刀,一把手枪,若干子弹,以及一颗手雷。

    崔赋对着糖依使了个眼色。

    在踏入车厢后重新幻化成猫形态的糖依,飞速上前将陈明丢下的东西全部踢进塑料袋里,再叼到一旁。

    崔赋这才从座椅后站起,端枪走来。

    “两个问题,第一,你是谁?我需要最详细的答案。答案令我满意的话,我放你走。”

    陈明一听有生还的希望,不敢怠慢,如数家珍般将自己的全部情况,甚至连uid都吐了出来。

    崔赋这才得知,这两人皆为半葬者,之所以过来阻击,是因为恶魔车厢内可以交易自己的理智值。

    正常情况下,理智值归零会化身成诡异。

    但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把自己的理智全部贡献给恶魔,理智值归零,成为恶魔附属。

    比起成为人人追杀的诡异,变成恶魔这种事情似乎听起来更靠谱。

    这也是陈明认为的唯一出路。

    “第二个问题,雷达哥,是什么意思?”

    “是一群拥有‘雷达’的玩家,输入对方uid之后可以大致定位车厢。”陈明战战兢兢掏出那块模样像是怀表的雷达,递给崔赋:“这是神器……虽然比较低阶。”

    “嗯,你可以走了。”崔赋顺手将雷达揣进兜里。

    陈明稍稍松了一口气,心中窃喜不已。

    刚进车厢的萌新就是年轻,居然还怀有怜悯之心。

    在这种列车上,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

    “待老子养精蓄锐东山再起,下次遇到你必然是你的死期!”陈明暗暗心道,站起来还没走两步。

    嘭!

    后脑勺便多出了一个血洞。

    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正面倒地,听见身后那名年轻人满脸平静道。

    “抱歉,我是说,以这种方式走。”

    ……

    糖依似乎经历了太久高强度的战斗,体力下滑的非常严重,直接在车厢内幻化成了人形。

    崔赋让她先进安全区休息,自己则留下来打扫一番战场。

    从两个人身上,崔赋翻出了一些压缩食物,一个便携式的军用水壶。

    除此之外,他还意外发现在陈明倒下位置的不远处,有一片类似隐形眼镜般的薄膜。

    拿过用水壶清洗一番后,崔赋尝试性的戴在自己的右眼上。

    顿时满脸欣喜。

    这片隐形眼镜的功能居然是图鉴!

    目光所及之处,右眼上会迅速呈现自己右眼中心点获取到的信息。

    不仅仅只是各类道具的属性,他还能够看见单位的战斗力。

    譬如倒地的陈明,战斗力已经归零。

    “好东西。”崔赋一直都想要这么个玩意,作战与道具鉴定都会方便不少。

    但苦于没有获得渠道。

    现在居然有人亲自送上门来。

    老哥你要有这好东西你早说啊,我让你多活30秒来答谢你。

    1-10为常规boss车厢,不进入2-1之前,1-10不会消失。

    利用这个机制,崔赋让糖依假扮自己的口吻,给秦蓁发去私信,让她过来认领两名半葬者。

    自己则索性停留在1-10车厢内,一边等秦蓁来,一边用镜片探查自己所获得的战利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我的老婆从游戏里〕〔宇宙职业选手〕〔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大唐之第一逍遥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