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潜龙〕〔首富从盲盒开始〕〔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 第26章:解锁二号车窗!到底谁亏了?
    拿着奖励,在所有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之下,崔赋拂袖转身离去。

    那些个参与了火力试炼的玩家们,此时似乎意识到了组队的重要性。

    光靠一个人的火力很渺小,团结起来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

    以前是没机会,现在好不容易能碰个头。

    于是纷纷尝试互相连接车厢,组成一支支小团体。

    整个过程简直就跟相亲大会一样,互相试探对方长短深浅。

    嗷,是家长里短的长短,内涵学历的深浅。

    这期间,那个看起来还算可爱漂亮的团子头妹妹眼神一直在往崔赋这边飘。

    似是想上前询问组队事宜,却又有些不敢,低头抠了半天手指。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鼓起勇气。

    再一抬头,却发现崔赋早已经推开通往安全区的后门溜之大吉。

    连给她搭讪的机会都没有。

    开玩笑。

    美女虽可贵,火力价更高。

    换做以前社畜身份的时候,有个漂亮妹妹上来搭讪,崔赋自然一百个乐意。

    但现在这环境下。

    招揽个啥用没有,火力严重不足的队友天天跟着自己?

    她但凡有一点作用也不至于一点作用都没有。

    “嘭。”伴随着安全区的大门闭合,崔赋习惯性的将马格南插进腰间。

    结果马格南顺着裤腿就流了下来。

    4斤重的手枪,皮带还真卡不住。

    喊糖依童鞋帮自己在网上购买了一副枪套,崔赋自己则快步走到了闭合的二号窗台前。

    也不是第一回干这事儿,掏出钥匙轻车熟路对着狭窄的锁孔一顿捣鼓。

    嗯,弄出来了。

    锁被弄出来了。

    伸手拉开车叶,车外仍旧是熟悉的一片漆黑。

    不多时,外面忽然冒出一个大眼珠子,大小足有人脑袋般,眼球后方还连着一根筋膜直通窗户顶。

    仿佛悬挂在窗台的风铃。

    如果它是风铃的话。

    “好家伙,你这是被分尸了吗?”相比起第一次出现的那只白骨手臂而言,这次看见大眼珠子崔赋已经见惯不怪了。

    这八个车窗里装的都是些啥啊这都……

    被封印的艾克佐迪亚了属于是。

    “开门见山吧,你能提供什么服务。”崔赋出声询问。

    那大眼珠子眨了眨眼皮,它的睫毛粗细甚至比一根筷子也不遑多让。

    不过,它似乎没办法完成独立回答。

    很快,连接眼珠子的筋膜将它吊了回去。

    再次出现的时候,是跟隔壁的白骨手老兄一起出来的。

    “哟,这不是我骨子哥吗,怎么哪都有你?”

    白骨手很不满的抽出一张小纸条强调道。

    “好好好,骨子姐,你说。”

    崔赋:“……”

    不是。

    是我对女孩子有什么误解,还是你们对女孩子有什么误解?

    你这眼球还能分公母的?

    手骨又掏出一张纸条。

    “比如说?”

    “好项目!我崔多鱼投了!”崔赋大喜过望。

    别的都先不谈,光是在列车角落开辟一块农田就满足了崔赋作为华夏人烙在骨子里的种田基因。

    更何况它还有列车扩建体系。

    要说华夏人有两大刻写进dna里的基因。

    一个是种地,另一个就是基建。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国外都流行什么血刺拉忽恨不得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的枪战游戏的时候,国内一款简单轻松的秋秋小农场却风靡全国上下。

    主要是爽点反馈太直观了。

    你打手枪打大炮打飞机,不管什么类型的枪战游戏,你一枪爆头别人的时候爽的一笔。

    但你也有被人一枪嘣死的可能性,对吧?

    那这时候爽吗?

    不爽。

    不但不爽,有时候脾气上来了还要跟队友互喷。

    什么‘啊对对对’,什么‘天桥底下我盖小被’之类的经典圣经早已传遍大江南北。

    但是种田呢?

    点点鼠标就播种,过段时间就能收获,完事农田还能升级。

    升级之后就能种植更高级的植物,卖更多的钱。

    这还不够爽吗?

    只有娘炮才玩枪战游戏,真正的男人就应该去偷菜!

    “开一块小菜园子怎么收费?”崔赋刚问完。

    就听见大眼珠子跟手骨躲在窗后,一阵叽叽咕咕。

    崔赋也听不懂,也不敢问。

    主要是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发出声音来的。

    不多时,两个异物又钻出来。

    手骨亮出一张纸条。

    “太贵了,我说一个数。”崔赋竖起一根手指头:“1000”

    那俩货又继续去交头接耳。

    不多时,手骨再摸出一张纸条。

    崔赋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上了个大逼当,感觉对方能含泪怒赚他999块钱。

    对着糖依使了个眼色,让她去交易市场有偿提问,看看这类菜园子的价格是多少。

    很快,糖依折返回来,趴在崔赋耳旁小声道。

    “我看他们说,这种列车微型农田,一万块钱开一块地,主要是一劳永逸,不用浇水施肥晒太阳。一万块钱种那么几个月就能回本,后面就是纯赚的了。”

    好家伙,每个安全区内的售货员还不一样是吧?不然价格怎么波动这么大。

    听完叙述,崔赋面无表情的扭过头来,紧紧握住了手骨。

    “成交!”

    而与此同时的手骨视角。

    它正偷偷将一张写着‘算了,大家都是熟人。收你好了’的字条随手撇掉,又扯出一张纸条。

    一人一骨合作愉快,崔赋爽快付钱,手骨承诺最迟晚上之前一定给他整理好一块肥沃的厚土。

    待车叶被合上后。

    手骨戳了戳大眼珠子,又抽出一张纸条给它看。

    至此,有一个尖锐的问题浮出水面。

    问。

    崔赋以1000块钱买到了均价10000块钱的肥田一块,赚麻了。

    手骨跟大眼珠子白白赚了1000,也赚麻了。

    那么,谁亏了?

    ————

    ————

    大家新年好呀~

    先去睡觉,起来再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全球诡异时代〕〔诸界第一因〕〔宇宙职业选手〕〔我家娘子,不对劲〕〔神秘之劫〕〔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