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团爆红了〕〔全球领主:从招募〕〔法武封圣〕〔我是剑仙〕〔网游之盾御永恒〕〔大佬重生后,全京〕〔核动力剑仙〕〔我有一卷降妖谱〕〔谍云重重〕〔无良神明与不存在〕〔傲世潜龙〕〔首富从盲盒开始〕〔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列车:火力全开的我仍然恐惧 第29章:危急!糖依踏入虚假之间!
    猫雕像为罕见的充能道具,充能条3格,通关怪物车厢后即可完成一格充能。

    也就是说,每通过三个怪物车厢便可充能完毕一次。

    不单单只是拿来保命,先发制人也是不错的选择。

    崔赋正思忖间。

    “噗通。”

    身旁忽然传来摔倒的声音,他扭头望去才发现。

    糖依不知何时从猫变成了人形,晕厥在地。

    精致的脸蛋此时毫无半分血色,薄唇紧抿,身躯也在无意识的发抖,情况似乎不太好。

    崔赋皱了皱眉,右眼扫过她的身躯。

    图鉴镜片迅速折射出她的基础数据。

    其他数据都无关紧要,崔赋目光紧盯着最后一行浮现的红色小字提示。

    崔赋不是半葬者,这两天内糖依对他有问必答,但唯独半葬者这种敏感的问题,她时常会以沉默示人。

    导致崔赋不太清楚39点理智值到底是什么概念。

    但从图鉴镜片给出的红字警告来看,似乎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威胁。

    建议处决?

    开什么玩笑。

    哪怕在列车这种无法地带之上,崔赋也严格遵守着自己最后的底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绝不会滥杀无辜。

    更何况糖依并未冒犯过他,在两天内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他通关车厢,甚至不惜顶着理智值过低的风险,生怕自己觉得她没作用,将她一脚踢开。

    这些东西,崔赋从来没提及过,但是都看在眼里。

    她没做错什么,只是想要拼尽全力的活下去而已。

    心中一声轻叹,崔赋无奈摇摇头。

    目前唯一能够解决的方法,就是将她抱回安全区稍作歇息。

    一只胳膊绕过她的后脖颈,另外一只手托起她的双膝弯,将糖依横抱着回到安全区内。

    轻轻平放在座椅上,脱去外套替她盖上。

    电脑内的交易市场中,有关于半葬者的信息几乎没有,就算崔赋想调查这类的信息也无从下手。

    道理很简单,已经成为半葬者的玩家,不会在众人聚集的地方暴露身份。

    而真正的玩家,也不会作死的去了解半葬者的信息,以防被人当成半葬者直接找上门来进行处决。

    此时,原本还算安静的糖依忽然猛地抽搐了一下。

    崔赋迅速转过头去,发现她双眼紧闭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双腿似在自我保护般的乱踹。

    “不要杀我……我虽然不幸成为了半葬者……但绝对不会害你们的!不会连累你们的……”

    “不!!不要!!!”

    伴随着她尖锐的叫声,她的四肢开始无意识拼命挥舞。

    胳膊肘直接重重撞击在列车的专用u型桌上,脑袋也在用力,似是在顶着什么东西。

    但实际上,在她面前的只有一堵车厢墙。

    “嘭!”

    糖依一头撞在了铜墙铁壁上,又狠狠摔到座椅底下。

    崔赋看了都觉得疼。

    他算是知道糖依的小指甲盖缺了一大片是怎么弄的了。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完全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这期间,崔赋并不是没有试过上前阻止。

    但他一去阻止,糖依的叫声便更加凄厉与害怕。

    仿佛崔赋才是她梦里面的施暴者本身。

    梦?施暴者?

    猛地,崔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她进入虚假之间了?”

    虽然不曾对崔赋提起过半葬者,但是关于理智值,糖依此前解释过几句。

    理智值低于50以下,便有一定概率会进入虚假之间,理智值越低,进入虚假之间的概率就越大。

    在虚假之间内,内心恐惧的事物便会开始上演。

    并且对于半葬者而言,虚假之间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宛若真实,会对半葬者本身造成极大的心理冲击。

    就在崔赋思绪急转间,糖依在地上弓成虾状。

    继而又狠狠抽搐几下后,没了动静。

    吓了崔赋一大跳,赶紧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息。

    小巧的鼻翼轻轻翕动,气息温热。

    “还好……”崔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两人在一起互相配合两天多,年龄也较为相仿,已经算得上是熟悉。

    要是真的眼睁睁看着糖依死在车厢内,这是崔赋不能接受的,对他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心理阴影。

    不多时,糖依再次发出尖锐求救声,身躯挣扎,四肢拼命甩动。

    “不要杀我……我虽然不幸成为了半葬者……但绝对不会害你们的!不会连累你们的……”

    崔赋眉头皱起。

    看来这是进入了循环状态。

    将刚才的事情重新上演了一遍。

    “意思是……如果在虚假之间内,她自己的心魔如果没有被她自己亲手打破。那么令她感到畏惧的事情,便会一直上演么?”

    看着在地上不停翻滚的年轻小姑娘,宛若失去了理智般的不断用四肢极力拍打,猛击着地面,桌椅。

    她的头发已经散乱,娇柔的脸蛋上挂满泪痕。

    胳膊肘甚至迸裂出血,四肢上皆有不同程度的紫青淤血,全都是因刚才不同程度的‘自残’行为而留下的。

    崔赋的目光变得心疼,想帮忙却半点忙都帮不上。

    正值青葱芳华的年纪,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姑娘,到底在这辆列车上经历过什么遭遇,才会如此痛苦。

    “对了……还有一个方法!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奏效。”崔赋迅速冲向电脑,找到了秦蓁的id后,点开私聊窗口。

    迅速敲字。

    几乎是瞬间,那头便回复。

    崔赋急促打字询问。

    崔赋发送消息之后。

    收到信息的秦蓁明显愣了愣。

    迟疑了片刻后,细眉轻挑,修长的十指敲击键盘回复道。

    盯着屏幕上刚发过来的明显只是搪塞般的文字,秦蓁默默轻叹了一口气。

    虽然察觉到那年轻人这么着急要名单,肯定有什么意图。

    不过自己好心提醒了两次他都不听,自己实在没辙。

    秦蓁觉得这小子是有点潜力,等时机合适,她甚至想把这小子招揽过来当处决者,成为自己的直系下属。

    处决者的身份在整辆列车上算不得多高贵,但也总比位于最底层的玩家权利大。

    不过么,这也仅仅只是她的一个想法。

    理性看待问题的话,她与那小子两人的关系,只能算得上是合作,仅此而已了。

    他若执意,自己也不可能像是管教亲弟弟那般苦口婆心。

    不多时,秦蓁将整理好的名单文件通过电脑传输。

    望着对方飞速接受成功的提示,秦蓁于心不忍,又一次打字道。

    字还没敲完。

    那头又发来一段话。

    秦蓁苦笑着抿了抿唇,将打出来的字全删掉。

    “唉。”轻叹一声,修长玉指沉重的在键盘上敲出两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全球诡异时代〕〔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