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要当天帝〕〔三国之武魂通天〕〔九剑一玺〕〔穿越者的求救信〕〔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为将死之人献上卡〕〔我从末法来〕〔机甲天魔〕〔崛起废土〕〔崩坏纪元〕〔黑巫师朱鹏〕〔轮回乐园〕〔才不要做使魔〕〔海贼之无限觉醒〕〔武步诸天〕〔绿茵之传奇草根〕〔焚霜之歌〕〔超凡格斗时代〕〔超神制卡师〕〔将门娇女之冷王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莲轨迹 第八十五章 解放
    “奇妙的气息……看来你身上有不少秘密。”

    莉夏虽然亲自投入“银”的第一线工作才两年,但要传承这个称号必然会接受不少战斗方面的教育。

    上一代银每次任务归来都会将自己的经历当做重要的经验讲述给莉夏听,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一部分体内含有奇特力量的特殊人群。

    从莉夏的角度,她感受到莱恩身上原本中正平和的气息突然变得暴烈起来,那仿佛能点燃空气的炽热具有极强的存在感。

    由于摸不清对手的底细,莉夏决定先用远程暗器试探一下。

    “鬼针!”

    一连串细小的钢针被莉夏戴着银色臂甲的左手飞掷而出,莱恩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简简单单的挥出一记袈裟斩,太刀上暴起的黑焰立刻将所有飞针烧得不成原型。

    “鬼针……以前见到上代银用过,利用透体而入的飞针中蕴含的劲力中断敌人体内的气息流动,短暂封锁敌方的动作。”

    莱恩看了看吹雪刀身上逐渐被火焰灼烧出的痕迹,有些心疼的将刀指向莉夏。

    “我的时间不多,战决吧。”

    “疾风、红叶切、始源三式合一……”

    莱恩全身的火焰逐渐凝聚到太刀上,整把刀身都变成了略微暗淡的橘红色,并非神兵利器的吹雪恐怕坚持不了太久。

    “炽炎七闪!”

    当莉夏平气凝神做好应对准备时,莱恩几乎转瞬之间就出现在了莉夏的身前,七道暗红色的刀光将她全身都笼罩在内。

    莉夏在巨大的压力下,短时内巨剑爆出数次斩击,同时左手多种多样的暗器也同时飞射而出,意在打乱莱恩的攻击节奏。

    但此时莱恩不躲不闪,不管是小规模的爆雷符还是鬼针之类的暗器都被他体表犯规般的烈焰提前解除威胁。

    “锵锵!”

    一连串金属相撞的声音过后,仓库前再次恢复了平静,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莉夏已经杵着那把巨阙剑半跪在地上,她的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已经重新恢复银亮光芒的太刀。

    “呼……”

    莱恩全身的黑焰随着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而消散,头和眼睛的颜色也随即恢复原状。

    “到此为止吧,我并没有想过要杀死你,不过……作为获胜者的报酬,我希望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莉夏此时双手依然有些颤抖,虽然她刚才在短时间内勉强接下了莱恩的攻击,但太刀上蕴含的炽热气息却借机侵入了她的体内,现在她还没能将这些入侵的气劲完全祛除。

    “呵……”

    莉夏苦笑一声,双手从巨阙剑上放开,干脆就势半跪在地上说道“果然我还是给银的名号丢脸了……也罢,胜者获得一切,你想问什么?”

    莱恩见莉夏双手脱离武器,也知趣的将太刀收回,心疼的看了看吹雪刀身上出现的灼烧痕迹,他将太刀归鞘后沉吟着问道“先嘛……自然是最近的那封威胁信,那不是你本人出的吧?”

    莉夏面色恢复了沉静,她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自然,银不会用那种浮夸带着表演性质的方式来做出事先预告,倒不如说我真心期待支援科能在这件事上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嗯……”

    莱恩单手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也就是说……有人冒用了你的名号,这个人应该从某种渠道知道银进入了克洛斯贝尔,你有什么头绪吗?”

    黑月雇佣银的消息只在小范围内流传,知道的人无非就是警察局、警备队、州政府、游击士协会和鲁巴彻等地下势力。

    莉夏遗憾的摇了摇头“如果知道是谁我也不会这么被动,最近李曹也问我是不是暗中接了什么外快……他也太小看银的契约精神了。”

    莱恩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暂时放弃了这个话题“那么,第二个问题。”

    莱恩蹲下身来伸手拨开莉夏额前被汗湿的黑,看着那张精致的容貌上逐渐浮起的羞红微笑着问道“和黑月的契约我就不问了,想必你也不会违约回答。”

    “我的问题是……你打算继续这样同时兼顾黑月的任务和彩虹剧团的工作吗?”

    “剧团的训练应该很辛苦吧?在用银的身份出任务时还需要做出伪装,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同时完成这两项工作的……”

    听到莱恩带着吐槽的温和话语,莉夏脸上刻意摆出的冰冷表情终于开始解冻,她恢复了往常的温柔笑容说出了让人心疼的话。

    “虽然确实很辛苦,但比起以前在父亲手下接受训练时要好多了,而且……这也算是对我的惩罚吧。”

    “惩罚?”

    莱恩一脸懵逼的问道“为什么你会认为这是一种惩罚?这种生活是你自己选择的吧?”

    莉夏苦笑着说道“没那么简单……”

    也许是某些事情在心里憋了太久,莉夏的心中十分苦闷,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揭穿自己真正身份且并无太多敌意的熟人,她终于忍不住想要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

    “介意听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吗?一个关于家族传承的故事。”

    看到莉夏以东方特有的侧跪方式坐了下来,莱恩也干脆盘膝坐在这处仓库前的青草地上,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反正长夜漫漫,和你这样的美人对月而谈也是一件风雅之事吧。”

    莉夏看到莱恩那戏谑的表情,脸上再次露出了让莱恩心疼的苦笑“我这样双手沾满血腥的人也能被你称为美人吗?”

    “当然。”

    莱恩故作轻佻的用右手食指抬起莉夏低下头的下巴,看着眼前东方美女那越来越红的俏脸调笑道“虽然看似手下不留情,但刚才的那次爆雷符……应该也不会伤及我的性命吧。”

    在月光的映照下,莱恩带着温和笑容的脸上反射出点点银光“你果然还是那个温柔的莉夏,再怎么伪装你也成为不了辣手无情的杀手,这样的你怎么会不算美人?”

    莉夏微微闭上双眼,扭头挣脱了莱恩的手指,羞涩中带着些埋怨的说道“莱恩先生……你这样不检点的行为可不符合你往常的绅士风度。”

    “哈哈,抱歉抱歉。”

    莱恩双手合十,真诚的笑着道歉“看到你这幅我见犹怜的样子忍不住做得有些出格了,如果让你感到不快,我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

    莉夏红着脸动作很小的摇了摇头“我没有不快……算了,我们还是说正题吧。”

    莱恩点了点头,脸上恢复了正经的神色“是关于银的传承吧,如果能让你获得哪怕一点的心灵解脱,我一定洗耳恭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妖娆炼丹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九龙刀帝〕〔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