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奇动物管理者〕〔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重生九零:小辣妻〕〔权势滔天:大少的〕〔一品带刀太监〕〔三国之裴元庆传奇〕〔女神的超凡高手〕〔重生之地球游戏〕〔末世危机〕〔存在感什么的我才〕〔大叔,轻轻吻〕〔绝色美女的极品保〕〔漫威世界的术士〕〔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权倾红楼〕〔飞剑问道〕〔法医颜妃:王爷,〕〔学霸的星辰大海〕〔偷个宝宝:总裁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红莲轨迹 第二百三十五章 深埋于帝国的诅咒
    因为莎莉的热情招呼,莉夏在晚餐时终于将紧张的情绪放松了不少。

    而由于溺爱孙女的凯恩公爵特许,原本用餐时间应该悄无声息的餐厅中今天时不时传来欢声笑语,让周围服侍的女仆们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

    晚餐后莉夏应莎莉邀请带着琪雅一起去公爵府的大浴场中泡澡,莱恩则是和米尔蒂露、蔡特、罗赛与薇塔一起来到了那处熟悉的地下室。

    往常总是游刃有余的薇塔此时显得有些狼狈,她的额头上还有一处红肿,正是下午被罗赛撞出来的。

    几人落座后,凯恩公率先出言说道“那么……莱茵哈特先把你们从罗赛莉亚小姐那里获得的情报讲一遍吧。”

    莱恩从善如流的整理了一下语言,将之前和罗赛讨论过的内容精简的告诉了父亲。

    “魔女和地精的血脉?没想到莎莉祖上还有这种历史吗……”

    凯恩公对莱恩的身体状况有些担忧“在你小时候那位吼天狮子巴鲁·霍恩就曾经说过,你体内的力量或许和暗藏在帝国的诅咒有一定关联,没想到还真被他说中了……”

    “对了!”

    莱恩突然一锤手掌“父亲,为什么我们会和星杯骑士团有联系,教会和结社不是死敌吗?”

    “嗯……”薇塔手托下巴解释道“说是死敌其实不怎么准确,我们和教会只是在行事理念上有所分歧,相遇时经常会发生冲突,但是……说不定在最终目的上都是殊途同归呢。”

    凯恩公出言解释道“大概就像魔女小姐说的一样,吼天狮子和另一位星杯骑士常驻帝国,一个负责东面一个负责西面。”

    “他在游历帝国西部各城市的七曜教会时,从正好被我们带去欧尔迪斯大教堂做弥撒的你身上看出了某种不详的征兆,这才会巡游途中多次上门为你缓解力量爆发所带来的痛苦。”

    凯恩公轻轻摇了摇头“当初得知你离家出走他一度很担心,害怕你会在哪里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力量化身为魔,万幸有东方修炼功法暂时压制,总算没有酿成大祸。”

    说道这里凯恩公爵叹了口气“我一直以为你体内的力量只是继承自欧特鲁斯先祖,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隐情。”

    罗赛双手抱胸插嘴说道“其实要说继承自欧特鲁斯倒也不算完全错,毕竟莱茵哈特体内的力量同样和诅咒有关,和当初污染绯之骑神的魔血出自同一个根源。”

    凯恩公爵担忧的看着罗赛问道“罗赛莉亚小姐,那莱茵哈特如果登上绯之骑神……诅咒之力会不会11大于2,到时候万一……”

    “哈!”罗赛摆了摆手说道“安心吧,绯之骑神在巴尔弗雷姆宫地下经过多年灵脉净化,原本所残留的诅咒就已经不多。”

    “倒不如说残留的少部分诅咒说不定反而能帮助同样身具诅咒之力的莱茵哈特更快同化绯之骑神。”

    说完这句话罗赛转头郑重的看着薇塔问道“你和结社到底为什么非要引发骑神之间的争斗?为此不惜和以铁血宰相为首的改革派势力发生战争?”

    薇塔原本笑呵呵的想打马虎眼,但看到罗赛眼中那不善的眼神时只能叹了口气。

    “简单来说,结社的最终目的是打算利用巴尔弗雷姆宫地下某个特殊场所引发骑神之间的‘相克’,借此引出‘钢’所带来的诅咒,进而观测人类在面对至宝时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奶奶,还有凯恩公,你们应该都知道埃雷波尼亚帝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出一系列诡异的事件,最后甚至可能引起战争吧?”

    “嗯,有所耳闻。”

    凯恩公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原本,但凯恩家族也保留了一部分残缺的黑之史书,似乎书上记载的事情之间都有某种联系。”

    薇塔轻轻耸了耸道“岂止是联系,源头就如奶奶你说的一样,全都来自深藏在帝国暗面的诅咒。”

    “12年前引发百日战役的哈梅尔惨剧,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

    薇塔脸上带着微妙的笑容说道“不管怎么说,屠杀本国的国民来挑起战争口实,这种做法未免太超出常理了吧?”

    莱恩脸色一紧,他想起了曾经和约修亚的约定,凝重的向薇塔确认道“你的意思是说,是诅咒在背后推动了这一切?我怎么听说是贵社的前任三柱怀斯曼在其中插了一脚?”

    “呵呵~”薇塔轻轻笑了笑“这一点我不否认,白面阁下确实有在其中出力,但……”

    薇塔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所做的无非就是为诅咒指引一个具体的方向而已,就算白面阁下不出面,诅咒同样会以其他形式在帝国任意地方引爆。”

    凯恩公抬头望着天顶上的吊灯喃喃的说道“不可逆转,不可违抗,否则会让事态爆发的更加猛烈……吗?”

    莱恩诧异的抬头看着凯恩公问道“父亲你在说什么?”

    凯恩公摇了摇头“黑之史书上所记载的一部分内容,原本这部分神神叨叨的描述我是当天方夜谭来看,但现在看来……似乎带上了一点现实的味道了啊。”

    莱恩皱眉问道“这个黑之史书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父亲你认为上面说的是真的?”

    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罗赛“简单来说,黑之史书的原本其实是由亚诺尔皇族代代保存的一种古代遗物,它能某种程度模糊的预测到帝国未来可能发生的灾难。”

    薇塔接过话道“而这些灾难基本上都是由诅咒所引起,我怀疑如今的皇帝尤肯特三世应该把黑之史书给铁血宰相看过,不然他那如未卜先知一般的多次预测明显说不过去。”

    凯恩公放下双手诧异的问道“你是说前年那场利贝尔异变吗?确实,宰相居然在导力停止现象发生时派出了老式蒸汽坦克,这实在是……”

    薇塔摇了摇头“不,那次其实是宰相和我们结社有过合作,白面阁下提前将导力停止可能发生的时间告诉了他,问题是……”

    薇塔凝重的说道“哈梅尔事件之前,吉利亚斯·奥斯本准将的家遭到猎兵袭击,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在这场灾难中丧身,他本人也因此失踪了一段时间。”

    “当他再次出现后,原本温柔而上进、深受部下爱戴的准将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光手段变得铁血无情,更是仿佛无师自通一般得知了帝国乃至全大陆很多里世界的情报。”

    薇塔看着在场众人沉思的表情继续说道“十三工房之一的黑之工房,结社就是通过他们的牵桥搭线和宰相取得了联系,从那以后我们一直暗地里有所合作,直到……”

    “前年那次利贝尔异变后,宰相突然与我们彻底斩断了联系,并且开始大刀阔斧的进行军备扩张,摆明了一副想要挑起战争的姿态。”

    莱恩神色一动,提到黑之工房他想起了之前去星见之塔偷书的那个阴沉中年人。

    ‘好像是叫阿尔贝利希?原来那家伙是结社中最早和宰相取得联系的人,也就是说不是结社找宰相合作,反而是宰相那边主动抛出橄榄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凌天至尊〕〔回流大时代
  sitemap